長春電視插播者孫長軍陷囹圄近十年 亟待營救(1)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一日】(明慧網大陸通訊員、明慧網記者聯合報導)二零零二年震驚海內外的長春有線電視插播已過去近十年了,中共的殘酷迫害已使法輪功真相插播參與者中的五人離開人世。當年只有二十六歲的孫長軍被關押在吉林監獄已九年多,殘酷的迫害曾使他生命垂危。

近十年的監獄迫害,長春電視插播者孫長軍經中共老虎凳、高壓電棍電擊、打折肋骨、嚴管等殘酷迫害,遭受肺結核、胸膜炎結核、腹膜炎結核、胸積水、腹積水等折磨,中共「六一零」和警方拒絕其保釋。孫長軍現在身體狀況暫時稍有好轉,亟待各界營救出獄。

事件簡述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中國長春發生了震驚海內外的電視插播事件。法輪功學員衝破中共黑幕,通過長春有線電視播出《是自焚還是騙局》、《法輪大法洪傳世界》等兩部真相電視片,其時真相電視片持續播放時間長達四、五十分鐘,把中共製造的天安門自焚騙局等真相傳達給廣大長春市民。三月六日夜裏明慧網頭版報導了此事,三月七日,英國廣播公司、路透社、法新社也相繼報導,路透社報導稱此插播事件為「法輪功最為大膽無畏的行動之一」。

時任中共惡首江澤民惱羞成怒,下令對插播者「殺無赦」,長春法輪功學員被抓捕者很快達到五千人。在大抓捕中,至少七人被打死;另有十五人被非法判刑四至二十年。

三月十五日,大赦國際發行了一份公開文件,呼籲採取緊急行動、保障長春法輪功學員人身安全。四月十一日,大赦國際再次發行公開文件,就中國長春市法輪功學員的人身安全問題再次緊急呼籲。

九年多後的今天,插播真相的直接參與者十五人被中共判刑,其中四人已被中共迫害致死,一人在強制轉化中精神失常。當年只有二十六歲的孫長軍至今已身陷吉林監獄九年之久,殘酷的迫害曾使他生命垂危。

每年孫長軍年近八旬的父母都從延邊州趕一千多里路,到吉林監獄看望兒子。老人家隔著玻璃,拿著話筒,手顫抖著問寒問暖。一次,母親含淚說:「兒啊,你啥時回家啊?爹娘怕等不及了!」看著白髮蒼蒼的老倆口,旁觀者都落淚了。

法輪大法弟子來自社會各階層各行業,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來都經歷了不平凡的人生。為了告訴人們法輪大法的美好,為了衝破中共的層層鐵幕讓世人了解真相,為了爭取對「真善忍」的信仰的自由、做敢於堅持真理的人,他們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插播前夕

二零零二年大年前夕(二月份),中共的中央「610辦公室」頭目劉京在長春南湖賓館召開部署鎮壓法輪功的會議。會議中劉京暴跳如雷地批評了吉林省「工作不力」,下達了「徹底鏟除」的死令,並在這次會議上部署對法輪功學員「可以開槍打死」。其後,長春市公安局對法輪功學員接連幾天進行了夜間大搜捕,並下令:發現法輪功人員貼標語、掛條幅,可以開槍打死。明慧網曾報導,黑龍江省密山市及遼寧省鞍山市相繼出現槍擊法輪功學員的事件。其中二零零二年二月十六日(農曆正月初五),遼寧鞍山市警察在非法抓捕三位法輪功學員的過程中,使用手槍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槍擊,一警察連開了四槍並擊中一名學員的腿部。而黑龍江省密山市警察杜永山在大年初一早兩點鐘左右,只因法輪功學員姜洪祿張貼法輪功真相資料,竟開槍將其腿打斷。

根據明慧網當時的統計數字表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公開發動對法輪功的政治迫害運動,到二零零二年初,中國大陸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能核實姓名和確認案情的已達375人,而中共內部人士承認,兩年來死於警察之手的法輪功學員實際人數至少在1600人以上。

善良正直的孫長軍

孫長軍家在延邊州汪清縣大興溝,父母淳樸善良,使兒子從小受到很好的薰陶。孫長軍青少年時期品學兼優,從不欺負別人。上大專後,社會活動多,環境複雜了,長軍感到了內心的彷徨:如今人心不古,善良人反而被人說成傻,是否不必再苛求善良美好?是否也要學會勾心鬥角?有幸看到法輪功講法錄像,又讀了李洪志先生的《轉法輪》後,孫長軍終於找到人生航標。人要善良、真實、遇事忍讓,幹好自己該幹的工作,自然就能得到該得到的。為人處事有了標準可以遵循,心裏踏實、寧靜,他從此不再迷茫。

孫長軍畢業後考取了公務員,分到當地鎮政府做鎮長助理,作為預備基層幹部試用。當時正處二零零零年年初,中共迫害法輪功最厲害的時候,電視報紙天天都有污衊大法的報導,天天都有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被抓。孫長軍決定:沒有任何人和事能讓自己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二零零零年年初,孫長軍給單位領導寫了封信,說明自己去北京上訪了,但在路上被領導追回,送到拘留所強制關押了一個月。縣委副書記找他談話,說寫個「悔過書」就可以上班,孫長軍沒有寫,並因此被剝奪了工作。

二零零一年九月,孫長軍到吉林省長春市工作,遇到了一些法輪功學員們,經常一起出外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不畏艱險。有一天,孫長軍看到一篇報導,有一個法輪功學員在林場的電視台成功播放了法輪功真相片。

假如在中國大地上有任何一個電視台允許報導法輪功學員的真實情況,讓人們有最起碼的知情權,法輪功學員們也用不著搞電視插播。但中共不但殘酷迫害而且搞一言堂,顛倒黑白、連篇累牘地抹黑法輪功。中共利用電視對法輪功造謠最甚,很多人就是看了電視後對這些善良的煉功人產生了歧視、疏遠甚至仇恨。法輪大法這麼好,怎麼能讓謊言堵死人向善的路、希望的路呢?在這種不公下,得允許人說話,可怎麼把話說出來、讓更多的人知道呢?

「如果能在大城市播放真相電視片,看到的人不更多嗎?」孫長軍把這個想法告訴了大家,也因此想到了在長春搞電視插播──包括孫長軍在內的幾位法輪功學員開始學看線路、光纜等技術,精心為插播做準備,很快就不斷的在技術上有所突破。經過一段時間的準備後,他們決定在二零零二年三月五號插播長春市有線電視。

當時正處於中共迫害法輪功最瘋狂時期,插播真相給自身帶來的危險性,每個法輪功學員都很清楚,但是沒有人退縮。大家討論再三,當事的大法弟子們當時都想,只要這事能救了人,我們就要去做。……

孫長軍很善良。在監獄裏,很難見到有人情味的人,但孫長軍不一樣,大法修煉者任何情況下都要做個好人,善待他人。有一次,一起關押的人看到他給一個得腦囊蟲病、半身不遂的犯人剪腳趾甲。那人非常髒,渾身腥臭,誰都嫌他,長軍看他手腳趾甲都長到肉裏了,就給他用熱水泡泡,然後也不嫌棄就給他剪。

孫長軍在家時也給他老母親修腳。他母親裹的小腳,腳趾頭都是折的。母親不讓他修,說你都在政府上班了,讓人看到多不好。長軍說:您是我媽,侍候您是天經地義的事,誰能笑話?

如今,孫長軍在獄中度過了近十年艱難歲月,遠在家鄉的父母牽腸掛肚。他母親聽說兒子被綁架入獄,一病兩年。高血壓、心臟病腦血栓常常侵擾老倆口。孫長軍家在延邊州汪清縣大興溝,離吉林有一千里多。老倆口每次來時都要受幾天苦,父親有暈車的毛病,老倆口為了省錢,總是坐硬座,看完就走,從不住店休息。十年的煎熬也使他們蒼老了許多。

近十年的獄中迫害,孫長軍心中依舊堅守「真善忍」真理。

插播電視,長春民眾看到真相

插播是分三條線路同時進行的,包括松原、省賓館、南關區。大家分頭做準備工作、等待同時插播的一瞬。法輪功學員們發出強大的正念,一定要排除中共干擾,一定要讓人們知道真相。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晚八時左右,長春有線電視網幾十萬用戶正在收看電視節目,電影、新聞、財經等八個頻道的節目突然切換成了《法輪大法弘傳世界》、《是自焚還是騙局》等法輪功真相電視片,時間長達四、五十分鐘。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鏡頭及世界各地大法弟子集體煉功的場面赫然出現在大陸電視觀眾眼前,人們有的驚奇,有的害怕,有的激動,有的愕然,還有人因以為是特殊廣告而疑惑不解。一時間眾生萬象,人心受到強烈震撼。當第二天,長春市民到處都在議論著中共的邪惡與謊言。真相插播不但把法輪功美好的真相傳達給了世人,更把中共為栽贓法輪功而製造的所謂天安門「自焚」事件全面揭露了出來。

法輪大法從一九九二年五月從長春市首次公開傳出,到中共一九九九年七月開始迫害的七年間,早已在人們心目中紮下了「真善忍」的種子。法輪功學員們按「真善忍」修煉,高尚正直的為人處世給人們印象深刻;法輪功在祛病健身方面功效顯著,長春市民也耳聞目睹。電視插播的影響就像衝擊波一樣,擴散開來,讓人們在重重黑幕下看到了光亮。很多觀眾當時以為法輪功被「平反」了,心裏高興。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