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省第二監獄2005~2020年迫害法輪功學員事實綜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綜合報導)陝西省第二監獄(渭南監獄)原先是專門關押重刑犯的監獄。2005年11月,在陝西省「610」的指使下,陝西省監獄管理局把全省各監獄非法關押的男性法輪功學員全部集中到渭南監獄。從此,這座被陝西省司法廳標榜的「文明監獄」就成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一大魔窟。

2005至2020年,渭南監獄忠實執行了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和「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法西斯政策;採用了遼寧馬三家勞教所、河北冀東監獄、陝西女子監獄、陝西女子勞教所、陝西棗子河勞教所的殘酷手段,對非法關押的近百名男法輪功學員通過實施酷刑折磨、身心摧殘、高強度勞役等手段,旨在達到強逼法輪功學員「轉化」和實現監獄高經濟效益的罪惡目的。監獄共有十六個分監區(又稱隊),幾乎都關押了多名法輪功學員,其中最為邪惡的是作為入監隊的十一分監區。

據不完全統計,從2005年到2020年的16年間,渭南監獄非法關押過的男性法輪功學員至少有90人次(其中3人兩次入監)(詳見表二),遭受過毒打、體罰、酷刑和高強度長時間的勞役等折磨。由於中共邪黨的信息封鎖,所以,本文所收錄的只是已經在明慧網上曝光的迫害真相;而在高牆內還隱藏著許多在酷刑摧殘和高壓威逼下充滿血淚卻不為人知的苦難遭遇。

中共黑獄迫害法輪功學員所實施的種種酷刑
中共黑獄迫害法輪功學員所實施的種種酷刑

從2005年到2020年底,16年間,法輪功學員最少有164人次在渭南監獄遭受過32種酷刑折磨(詳見表一),3人被迫害致死,多人被迫害致殘。

2005-2020年 在渭南監獄遭受各種酷刑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分類統計表
序號酷刑遭受酷刑的法輪功學員名單人數/人次
1毒打張會普、韓旭、駱效雲、張拴財、李鳳鳴、張姓學員、王鋒、李鳳鳴、何忠武、楊明、高滿堂、謝新昊、龐寧、周標、韓東晉、段寶軍、段石寶、高滿堂、謝新昊、龐寧、賈燁、馬傑、高壽海、林濟隆、呼忠厚、馮新成、強孟生、王新年、陳敏敢、劉衛東、馬明海、向前富31
2打耳光駱效雲、張拴財、高滿堂、謝新昊、龐寧、林濟隆、陳敏敢7
3頭撞地磚李鳳鳴、高滿堂2
4戴鐐銬張會普、韓旭、王鋒、段寶軍、段石寶、賈燁、林濟隆、陳軍、陳敏敢、馬明海、向前富、王新年、劉衛東、強孟生、馮新成、呼忠厚、韓東晉、席栓省、賈燁、馬傑、林紅軍、周標、高滿堂、謝新昊、龐寧25
5戴背銬李鳳鳴1
6銬在門、床李鳳鳴、林濟隆、2
7上手背 銬強孟生、陳敏敢、劉衛東3
8吊銬李鳳鳴、段寶軍、林紅軍、張會普、高滿堂、謝新昊、龐寧、韓旭、賈燁、馬傑、高壽海、林濟隆12
9拉十字架李鳳鳴1
10倒 掛馬傑、賈燁、高壽海3
11捆綁張會普、韓旭2
12上「殺繩」張會普1
13「治腰疼」王鋒1
14坐鐵椅子、銬鐵床韓旭、強孟生、王新年、陳敏敢、劉衛東、馬明海、向前富、陳軍8
15坐小板凳駱效雲、張拴財、何忠武、高壽海4
16罰站席栓省、駱效雲、張拴財、呼忠厚、強孟生、陳軍、王新年、陳敏敢8
17蹲「兵馬俑」呼忠厚、馮新成2
18關禁閉韓旭、張軍權、周標、謝新昊、龐寧、高滿堂、張耀榮、段石寶 駱延庭9
19關小號韓旭、王鋒、何忠武、賈燁、強孟生、陳敏敢、劉衛東7
20浸水張會普1
21嗆水張會普1
22噴水李鳳鳴1
23吹冷風韓旭1
24冷凍韓旭、王明義、何忠武3
25摧殘性灌食韓旭1
26不許睡覺韓旭、席栓省、呼忠厚、馮新成、強孟生、陳敏敢6
27不許喝水李鳳鳴、何忠武、劉衛東3
28不許上廁所李鳳鳴、何忠武、陳敏敢、劉衛東、馬明海、向前富6
29不許吃飯王明義1
30鼻子裏面灌風油精馬傑、賈燁、高壽海3
31超負荷勞動張軍權、劉偉、王全錄、張旭午、曾朝華、屈育吾、屈樹吾7
32電擊王鋒1
合計164(人次)

一、迫害致死、致傷殘案例

渭南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無法無天的殘酷迫害,使所有被關押過的法輪功學員都遭受了精神上和肉體上的嚴重摧殘,有的被折磨致死,有的落下了嚴重殘疾。

1、三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高壽海,男,48歲,原陝西省咸陽市七零四廠藥劑師。高壽海於2008年9月25日,被咸陽市秦都區法院非法判刑8年,同年12月被劫持到渭南監獄迫害。因為高壽海堅定修煉、拒不「轉化」,所以,在監獄裏長期遭受毒打、體罰、肢體倒掛等多種酷刑的摧殘、折磨,於2012年5月15日晚11時在監獄被迫害致死。

後來(2016年),一個服刑人員(經濟犯)告訴寶雞市法輪功學員林濟隆:「高壽海是被惡警張仲秋指使惡人蘇明英、路廣清、陳碩逼瘋、致死的。他們強迫高壽海冬天穿襯衣,夏天穿棉襖,使高壽海大小便失禁,吃不下東西,最後器官衰竭而死。」他還對林濟隆說:「蘇明英、路廣清、陳碩以後還得回來坐牢,張仲秋他也跑不了!」

◎高世遠,男,50歲左右,延安市延川縣法輪功學員。2016年4月,高世遠被西安市警察綁架,被灞橋區法院非法判刑1年6個月,劫送至陝西省渭南監獄繼續迫害。高世遠身體非常虛弱,被診斷處於肺結核並發期,所以關押在監獄醫院肺結核室。渭南監獄不僅不許高世遠保外就醫;還讓惡警張仲秋於2017年6月10日,找高世遠「談話」,對他施壓、強逼「轉化」,致使高世遠病情惡化。高世遠出渭南監獄幾個月後,於2018年4月下旬含冤離世。

◎畬程邦,男,安康市漢陰縣優秀高中教師、漢陰縣原法輪功義務輔導站站長。畬程邦於2009年12月24日,被漢陰縣法院秘密判刑7年,於2010年被劫持到渭南監獄迫害。因為拒絕「轉化」,遭受了極大的身心摧殘,被折磨得身患重病。2017年,畬程邦拖著病身從渭南監獄回家後,一直只能躺臥在床上,不能進食,於2019年3月份含冤離世,時年53歲。家中只剩下年邁的母親(父親在他被監獄折磨時悲憤離世)和孤苦的妻子,拉扯一個十幾歲剛剛上初中的孩子。

2、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酷刑折磨後重傷、甚至落下殘疾

◎2005年,寶雞市法輪功學員駱效雲被惡犯打得臉部變形。

◎2006年,蘭州市法輪功學員韓旭被群毆昏死過去。連續幾天毒打,使他滿身傷痕,奄奄一息。九年的監獄折磨,使韓旭被摧殘得十分虛弱 。

◎2006年,寶雞市張姓法輪功學員左腿被打斷。

◎2007年,漢中市法輪功學員何忠武曾被毒打得滿身傷痕,奄奄一息。七年的酷刑摧殘,使何忠武精神幾乎崩潰,身體消瘦,血壓高得驚人,出現多次吐血。

◎2007年,七十歲的渭南市法輪功學員王鋒在遭受「治腰疼」酷刑時,幾乎斷氣。四年的牢獄折磨,使他的身體受到極大創傷。

◎2009年,西安市法輪功學員賈曄被酷刑折磨得出現幻覺、精神異常,胃部出血、疼痛不堪。

◎2011年,西安市法輪功學員張會普肋骨被打斷,腳趾被踩掉。

◎2013年,寶雞市法輪功學員林濟隆手指被打斷。

◎2016年,西安市法輪功學員馮新成被打得遍體鱗傷、腿腳腫脹,走路腰直不起來。

◎2017年,西安市法輪功學員劉衛東、陳敏敢及寶雞市法輪功學員強孟生,在被施行坐鐵椅子、上手背銬酷刑時,手銬卡到肉皮裏面,使肉往外翻,裏面的白骨清晰可見,落下殘疾。陳敏敢被酷刑折磨罹患心臟病。

◎2017年8月中旬,西安市法輪功學員王新年被群毆、暴打得突然暈倒,休克好幾分鐘。 四年的酷刑迫害,使王新年落下了高血壓的疾患。

◎2019年,西安市周至縣法輪功學員高滿堂被折磨的半身癱瘓 ,不得不坐著輪椅服刑。

二、渭南監獄縱容惡警利用在押刑事凶犯殘害法輪功學員

渭南監獄為了完成強迫法輪功學員」轉化」的指標和完成奴工產品的生產任務,縱容、支持獄警利用在押的刑事犯殘害法輪功學員。監獄裏迫害法輪功學員最為殘暴、狠毒的是重點「轉化」法輪功學員的十一分監區(入監隊 )的專職警察、隊長張仲秋。法輪功學員剛入隊就被戴上手銬,用張仲秋的話說:這是「戴銬反省,不是懲罰。」 但是,對其他真正的犯人(如殺人犯、搶劫犯等)卻不給戴銬反省。

獄警張仲秋為了迫害法輪功學員,在十一分監區的犯人中挑選了一些打手。如:殺人犯韓超、李佳、蒿榮華、李周明 、申貴海,販毒犯文阿波,經濟犯鮑小偉,強姦犯蘇明英、陳碩及路廣清 、白亞文等。其中張仲秋最重用的是最為邪惡歹毒、外號叫「牲口」、被判無期徒刑的流氓強姦犯蘇明英。

張仲秋指使蘇明英酷刑折磨了西安市法輪功學員張會普、賈燁、高滿堂、謝新昊、龐寧,蘭州市的法輪功學員韓旭,寶雞市法輪功學員席栓省,咸陽市法輪功學員馬傑、高壽海,山東籍的法輪功學員韓東晉等。尤為殘忍的是蘇明英夥同陳碩及路廣清,把高壽海逼瘋、致死。張仲秋對蘇明英的縱容、袒護,使蘇明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更加肆無忌憚。十分無恥的是,蘇明英還到處在警察面前炫耀自己有手段,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專家」,甚至揚言比某些警察都更有「經驗」。

張仲秋在迫害法輪功學員時,連老人和殘疾人也不放過。例如:他親自用電棍電擊七十多歲的渭南市法輪功學員王峰;他縱容惡犯馬佳、路廣清把寶雞市老年法輪功學員林濟隆朝死裏整;指派惡犯蒿榮華和李佳對七十歲的榆林市法輪功學員呼忠厚暴打摧殘;把身帶殘疾的寶雞市法輪功學員林紅軍吊銬在床架上15天。

然而,就是這麼一個雙手沾滿法輪功學員的血和淚的惡警張仲秋,正是利用了蘇明英等惡犯迫害法輪功學員「成績卓著」 而「立功」,被陝西省監獄管理局、渭南監獄表彰。凸顯了陝西省司法系統的邪惡!

三、渭南監獄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殘酷迫害的部份案例

◎2005年11月,西安電信科學技術第十研究所法輪功學員張會普被非法判刑13年後,被劫持到渭南監獄。因拒不配合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張會普被關進十六分監區,一天只給吃兩個饃,晚上睡在潮濕的地板上。後來,張會普被關押在十一分監區。在被關押的十一年裏,張會普遭受了極其凶殘的酷刑折磨。分監區隊長張仲秋指使外號為「牲口」的強姦犯蘇明英等對張會普殘酷迫害。由於張會普不寫轉化材料,蘇明英用繩子將他五花大綁並投入水池,長時間折磨。蘇明英常常把張會普打得昏死過去,給張會普上「殺繩」,用水龍頭嗆水。2011年前後,在施暴過程中,蘇明英將張會普肋骨打斷,腳趾踩掉,殘忍至極。

酷刑演示:上繩
酷刑演示:上繩(五花大綁)

◎ 2005年11月,甘肅省蘭州市法輪功學員韓旭( 在西安市被非法判刑10年)被劫持到渭南監獄。因為韓旭始終堅定信念、不配合邪惡,所以被迫害得極為嚴重。在被關押的九年多時間裏,韓旭曾三次絕食反迫害,每次幾十天,都遭到野蠻灌食和拷打。2006年的一天,獄警嚴峰準備給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開會時,還未等獄警開口講話,韓旭就大聲喊:「法輪功學員不要怕,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嚴峰立即指使幾名犯人將韓旭打倒在地,按住拖回監室,用鐵鏈緊緊勒住韓旭的嘴巴到後腦勺,並把手腳綁起毆打,直打到昏死過去,等韓旭醒過來再打。獄警逼迫韓旭認錯、放棄修煉法輪功,均遭拒絕。韓旭連續幾天被毒打,滿身傷痕,奄奄一息。後來,獄警給韓旭惡狠狠地戴上手銬,抓住脖領拎起來,押到禁閉室迫害三個月。2009年冬天,韓旭向外寫信揭露監獄內迫害法輪功學員黑幕,因信件落入獄警手中。韓旭再次被關禁閉兩個月,不給韓旭放風,二十四小時都關在禁閉號裏,白天被逼坐在冰涼的瓷磚地上,地上只有一張破氈子,身下不能有任何鋪墊。晚上韓旭穿著棉衣睡覺,每天夜裏兩點左右就被凍醒,只好圍著被子坐到天亮。每頓飯只有一個空心黃窩頭,一口菜。禁閉室的警察把韓旭手腳鐐在提審室的鐵椅子上三個多小時沒人過問,鐵椅子冰涼透骨,提審室門窗大開,穿堂風幾乎把韓旭凍僵。

◎2005年,渭南監獄六分監區監區長(又稱隊長)屈世宏重用殺人犯毛焜、楊玉海、石彥飛等毒打、迫害寶雞市法輪功學員駱效雲( 被非法判7年)與渭南市法輪功學員張拴財。惡人強制駱效雲和張拴財坐小板凳,要求前不露手、後不露肘,不達到要求就打;逼迫駱 、張二人抽煙,不抽煙就打;逼迫二人站得直直的,兩腿之間夾上兩三張紙,掉下來就打;強逼駱、張看黃色圖書,不看就打;強迫二人罵法輪功師父,不罵就打;逼迫駱、張二人互相搧耳光,不搧就打。毛焜隔三差五把駱效雲拉到管事犯辦公室,毒打一頓。有一次駱效雲被毛焜拉到犯人醫務室打得多處流血。駱效雲急要上廁所大便,毛焜在廁所左右開弓,用拳頭打駱太陽穴,駱效雲被打得兩眼放金星、臉部變形。毛焜揚言:「打死算自殺,這是屈隊長說的!」

◎2006年,漢中市法輪功學員李鳳鳴(被非法判刑7年)被劫持到渭南監獄七分監區。一天早晨,獄警點名點到李鳳鳴時,他大聲答道:「法輪功學員李鳳鳴到!」立時遭到張亞革等六名獄警的群毆。李鳳鳴當時就被打得昏死過去,血流一地。然後,獄警又用冷水將他潑醒,繼續毒打。期間惡警張亞革兩次親自動手打,還多次指使犯人毆打。在監獄七隊,李鳳鳴拒絕「轉化」,七隊惡警對他實施了吊銬、毒打等多種折磨手段。熱天不許他喝水,不許用風扇,不許洗澡,理髮;牙被打掉了不讓補,不許上廁所。一天,惡警肖波叫來兩名包夾(姚國豪、王拴強)給李鳳鳴戴上背銬,兩包夾把李鳳鳴用腳踏翻在地,按著頭用力在地板上撞,撞得滿頭是血,打得全身是傷。惡警肖波卻說:「你在搞破壞,想用你的頭撞爛我們監獄的地板呀!」犯人姚國豪對李鳳鳴腳踢拳打更是家常便飯,這樣每天毒打十幾次。李鳳鳴被折磨了二十多天後又被嚴管23個月。一次,惡犯把李鳳鳴的兩隻手分別銬在兩個床上,腳向後拉直,人成十字形,還說:「耶穌受刑只是一會兒。我每天把你銬上十幾個小時,我不信你有多堅強,看你寧死不屈到底還屈不屈?」 後來,其他法輪功學員連續幾次要求向監獄長反映獄警的迫害,但七隊隊長卻以監獄長忙為藉口而推脫。監獄七隊警察們對法輪功學員說:「我們七隊對你們夠客氣了,在其它隊你試試,整不死你才怪!」

'酷刑演示:吊銬'
酷刑演示:吊銬

◎2006年,渭南市法輪功學員張軍權(被非法判刑8年)被劫持關押在渭南監獄一分監區。因為跟其他服刑人員談了一些社會問題,就被和幾位服刑人員一起關進禁閉室。在渭南監獄,法輪功學員沒有言論自由,與人說話的權利都被剝奪。張軍權於2014年再次被劫持到渭南監獄。他兩次被非法判刑共15年8個月,有最少13年在渭南監獄遭受迫害。

◎2007年,年近七十歲的渭南市法輪功學員王鋒被劫持到渭南監獄。他剛走進大廳,就因為說了一句「法輪功不是×教」,就被獄警打了二十警棍,然後被戴上手銬關進監護號遭受酷刑折磨。在一次遭受名曰「治腰疼」的酷刑時,他被打倒在地,面朝下,惡犯壓在他的背上,雙手用力掐住他的脖子,往上扳腦袋使腰往上彎,兩邊一人抓住一隻胳膊擰到背後用力往上拉(這種酷刑可以使人當場疼死)。王鋒疼得支撐不住、要斷氣時,從嗓子眼裏擠出很微弱聲音喊道:「師父救我!」才緩過氣來,保住了生命。惡警張仲秋曾用電棍電擊王鋒。

◎2007年冬天,獄警將拒絕「轉化」的寶雞市王明義(被非法判刑3.5年)等多名法輪功學員限制在過道、風很大的工房通道裏遭受冷凍折磨。獄警經常在中午開飯時將他們幾人關在房子裏訓話,故意延長訓話時間,不讓他們吃飯。還命包夾監視不准他們煉功,強迫他們寫「思想認識」,逼迫他們寫「三書」。

◎2007年,漢中市法輪功學員何忠武(被非法判刑9年)被劫持到渭南監獄。二監區指導員張亞革為了「轉化」何忠武,將他關押在東監的雜物房內,不許見任何人。張亞革指使多名犯人可以隨意採用任何辦法對何忠武毒打、侮辱。打完後,犯人們逼迫何長時間保持直坐姿勢坐在小板凳上,如稍有動彈就遭到打罵,而且不給水喝,也不讓何忠武上廁所,大小便只能解在褲子裏面,也不能用水洗。何忠武曾被毒打得滿身傷痕,奄奄一息。

◎2007年下半年開始,何忠武等三名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在東監潮濕骯髒的水池通風道近一年之久。2008年冬,連續幾天下大雪,氣溫降到零下七、八度,他們仍被關在那裏遭受冷凍。他們寫條子勸張亞革善待法輪功學員,得到的是變本加厲的折磨。連續幾年的迫害,使何忠武的備受摧殘,身體消瘦,非常虛弱,血壓高得驚人,還出現多次吐血。

◎2007年底,被關押在三中隊的寶雞市法輪功學員楊明,由於不放棄信仰、不寫「三書」,獄警就指使同監室犯人對他經常打罵,而值班警察假裝沒看見。一次,教育科劉庚年來監室檢查,楊反映了自己被打的情況,結果招來更大的迫害,並強逼他「轉化」。

◎2007年8月,西安市法輪功學員高滿堂(被非法判刑8年)被劫持到渭南監獄。他被惡人摁在地毒打,惡人壓在他身上雙手抓住頭往地板「瓷磚」上猛磕。

'酷刑示意圖:抓頭撞水泥地'
酷刑示意圖:抓頭撞水泥地

◎2007年,惡犯蘇明英迫害西安的三個法輪功學員高滿堂、謝新昊( 被非法判刑7年)、龐寧( 被非法判刑 7年),搧他們耳光,用腳蹬他們,還把其中一條腿弄得走路一瘸一瘸的。

◎2008年,西飛公司職工、西安市法輪功學員周彪(被非法判刑9年)被劫持到渭南監獄的入監隊(即十一分監區)。周彪剛剛走進入監隊大廳,因為說了一句「法輪大法好」, 獄警就指使犯人對他群毆,有個惡犯竟掄起木凳往他腳上猛砸。之後,周彪被關禁閉一個月。禁閉結束回隊的當晚,就被包夾用硬物砸手指, 不停地打罵逼他表態「轉化」。

◎2008年底,寶雞市法輪功學員段寶軍(被非法判刑8年)被劫持到渭南監獄,與2005年被非法關押的哥哥段石寶(被非法判刑7年)同時在渭南監獄遭受迫害。他們都在入監隊(即十一隊)被「戴銬反省」,都因抵制「轉化」被毒打折磨。張仲秋對段寶軍曾施以「吊飛機」的酷刑。這種酷刑是用兩隻手銬分別將人的兩手掛在牢房雙層床上鋪的兩頭,人身體被扯了起來,只能腳尖點地,支撐全身重量,兩隻胳膊被自身體重墜的幾乎被拉斷。

'酷刑演示:一字吊銬 (吊飛機)'
酷刑演示:一字吊銬 (吊飛機)

◎2009年,寶雞市金台區峽石鎮(原峽石鄉)林家村殘疾人、法輪功學員林紅軍(被非法判刑3年)被劫持到渭南監獄遭受迫害。林紅軍被張仲秋等吊銬在床上15天,致使精神恍惚。2011年8月16日,林紅軍被釋放回到家時,人已經被迫害得枯瘦如柴,妻離子散,毫無生活來源。

◎2009年,咸陽市法輪功學員馬傑(被非法判刑 9年)被劫持到渭南監獄迫害。在十一監區獄警張仲秋指使下,外號為「牲口」的惡犯蘇明英讓人把馬傑弄到雙層床上層,面朝裏背朝外把小腿從上床的護欄拉下來往下拉、上身向後扳倒,頭朝下,膝彎處掛在四分粗的護欄管上,兩腳分別在上床的床框上,大腿壓在小腿上,他們把這叫「倒掛金鐘」,該酷刑使人疼痛難忍。蘇明英還給馬傑鼻子裏面灌風油精,以此來折磨馬傑、強逼他「轉化」。

◎2009年,西安市法輪功學員賈燁( 被非法判刑8年) 被劫持到渭南監獄。賈燁在入監隊受到殘酷迫害,但他嚴正聲明要堅持修煉。獄警張仲秋指使蘇明英給他使用「倒掛金鐘」 酷刑,往鼻子裏面灌風油精,吊銬在床上長達15天,晚上戴手銬睡覺。賈燁長期以來一直被非法關押在監舍,由犯人包夾看管,每月家人會見時才能出來,其餘時間都被關在房子裏,每日能看到的只是窗戶大的天空。不僅如此,獄警還要在精神上對他強加迫害,致使賈曄出現幻覺、精神異常。由於嚴重營養不良,賈曄被迫害得免疫力下降,胃部慢性出血,一度被胃部的疼痛折磨得痛苦不堪。

◎2009年,寶雞市法輪功學員席栓省( 被非法判刑 8年)被劫持到渭南監獄。獄警指使惡犯蘇明英對席栓省酷刑折磨,席栓省被罰站,兩腳腫脹,不讓睡覺。

◎2010年7、8月間某天晚上,蘇明英暴打、折磨山東籍法輪功學員韓東晉,其慘叫聲傳遍監舍二、三樓。

◎2011年,渭南監獄為了強迫法輪功學員「轉化」,特意挑選了蘇明英等多名重刑惡犯殘酷折磨法輪功學員。蘇明英以毒打、吊銬等酷刑折磨了西安法輪功學員張會普、高滿堂、謝新昊、龐寧、韓旭、賈燁和咸陽法輪功學員的馬傑、高壽海等。

◎2012年 5月15日晚8時,咸陽市法輪功學員高壽海( 被非法判刑7年)被迫害致死。2008年 12月,高壽海被劫持到陝西渭南監獄迫害,一直被關押在渭南監獄入監隊(即十一分監區)。幾年來,分隊長張仲秋指使惡犯蘇明英、路廣清、陳碩等對高壽海殘酷迫害。高壽海因拒不「轉化」,被罰坐塑料凳,身體不准動,一坐十幾個小時,坐了幾天,一動就遭毒打。高壽海絕食抗議。在張仲秋的指使下,惡犯蘇明英將高壽海倒掛在上鋪的床上(「倒掛金鐘」),而且給高壽海鼻子裏面灌風油精。2011年6月,渭南監獄教育科副科長劉更調任十一分監區任指導員後,又喪心病狂地加大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力度 致使高壽海被迫害致死。

◎2013年,寶雞市老年法輪功學員林濟隆(被非法判3年半)被劫持到渭南監獄。一進入監隊就被戴上手銬掛在床架子上。一個星期後,張仲秋對林濟隆說:「讓你戴手銬,是讓你知曉監獄這地方是懲罰人的地方,你們要明確自己的身份。這裏不是外面的菜市場,你必須認罪服法,儘快地把服刑人員行為規範背下來,甚麼時候去掉銬子,就看你的表現,由你自己定。」 過了兩週,林濟隆因為不背《行為規範》、而且頂了張仲秋,馬上挨了兩監管路廣清和馬佳的一頓拳打腳踢。路廣清說:「你好大膽子,還敢和『政府』頂嘴,我們都不敢。」馬佳說:「這次打你算是輕的,要記住:『政府』說話,我們只能答『是』」。 一天,林濟隆為在看守所遭受的折磨寫了一份《情況反映》。馬佳看後,瞪眼大罵,瘋狂地拳打腳踢,用拳頭砸向林濟隆的喉嚨、胃(這樣打傷人也看不出來傷),砸得林濟隆頭頂鼓起十幾個包。打了半個多小時,他們也打累了就對林濟隆罰站。晚上睡覺將林濟隆銬在床架上。

2013年3月3日晚上,路廣清對馬佳說:「明天讓林濟隆跟新犯一起出操訓練,整死這老傢伙。」到 3月4日早上,林濟隆不服從,路廣清一腳踹到林濟隆的小腹上。林濟隆覺得一陣疼痛,路廣清把林濟隆按倒在床……他抓住林濟隆殘缺的右手中指使勁向外擰。路廣清用腳踢林濟隆的腿,把林濟隆摔了出去。林濟隆側身半跪著,感到手指裂痛,低頭一看右手中指的第二關節骨頭外露脫臼,鮮血直流、濺到牆上。兩個包夾才急忙把林濟隆送到監獄醫院進行簡單的處理。此時馬佳威脅林濟隆說:「這事絕對不能說是打的,……這裏面打死一個犯人就像碾死一隻螞蟻一樣,沒人過問。家屬來就說是生病死了,誰來追究?你好好想想。」 下午,林濟隆被押解到渭南市骨科醫院,進行「開放性脫臼復位」手術,醫療費花了1742元,還得林濟隆自己承擔。過後,林欲找管理人員袁指導說明自己被打致殘的實情,馬佳立即扳起兇惡的臉孔反問道:「找袁指導幹甚麼?」衝上來一頓拳打腳踢後,把林濟隆拉到一間空房鎖在裏面。馬佳又拿來手銬,把林濟隆銬回號舍,狠狠地邊打邊罵:「你這老不要臉的,你還想告我們?」 馬佳用拳頭打林濟隆的頭、喉、胃、胸,雨點般往上打,左右開弓搧耳光。林濟隆被打得眼冒金星。

◎2014年以後,渭南監獄強制在押的法輪功學員屈樹吾( 被非法判刑3年)長時間從事奴役勞動,提供的伙食很差。西安市的屈樹吾每天被迫勞動約九個小時以上,屈育吾( 被非法判刑3年)與幾名法輪功學員每天被迫勞動約十一個小時,漢中市法輪功學員曾朝華(被非法判刑7年)、劉偉(被非法判刑4年)、渭南市法輪功學員張軍權(被非法判刑7年8個月)、寶雞市王全錄及河北法輪功學員張旭午等人每天被強制勞役十二、三個小時,從早上 7點到晚上8點左右才收工 ,禮拜天才能休息一天。而每頓只能吃到兩個饅頭和一點沒有油水的蔬菜。更為惡劣的是,獄方不把晚飯發到每一個人手裏,而是放成一小堆,開飯時,晚飯被其他犯人一搶而光,法輪功學員經常吃不上飯。

◎2015年,榆林市法輪功學員呼忠厚(被非法判刑3年)被劫持到渭南監獄。獄警張仲秋指派犯人蒿榮華和李佳兩人負責對胡忠厚包夾和強制轉化。年近七十歲的呼忠厚受到了恫嚇,遭受了罰站、「蹲兵馬俑」和暴打等酷刑,曾經連續八天八夜不讓睡覺。

◎2016年,西安市法輪功學員馮新成(被非法判刑2年10個月)被劫持到渭南監獄。獄警張仲秋指使殺人犯蒿榮華、李佳、鮑小偉對馮新成強制「轉化」,輪流看守。因馮新成堅決不放棄信仰、拒絕「轉化」而遭到毆打、「蹲兵馬俑」和「熬鷹」體罰。「熬鷹」就是每天二十四小時不讓閤眼,始終罰站,馮新成連續被折磨七天六夜。之後,惡警張仲秋又指使蒿榮華、鮑小偉對馮新成進行威脅,揚言要把馮打殘,並聲稱:「有政府支持、出了事也沒人管。」馮新成不為所動,此時蒿、鮑二人兇相露,將馮新成強行拉往樓道沒人處,手執皮管子一邊打一邊罵:「看你有多硬?」,馮新成高聲呼喊,兩人怕惡行曝光才停止毒打。但是,馮新成已遍體鱗傷、腿腳腫脹,走路腰都直不起來。接著,馮新成被罰蹲「兵馬俑」兩天兩夜。在馮新成絕食抗議下,他們這才放棄了對馮新成的暴力轉化。

◎2017年8月初,寶雞市法輪功學員強孟生(被非法判刑5年)被劫持到渭南監獄。由於不配合惡警的指使,拒絕「轉化」,多次遭到服刑惡人李佳、蒿榮華、鮑小偉的打罵、侮辱、罰站、幾天幾夜不讓睡覺等折磨。2018年3月8日早上十點左右,打手鮑小偉在張仲秋的指使下,對強孟生大打出手,逼他放棄信仰,在毆打期間,強孟生高喊:「打人了!打人了!」兩個值班獄警在監控中看到、聽到後卻置之不理;但聽到強孟生喊:「師父救我!」後,他們立即拿著鑰匙過來,不問因由,就把強孟生帶進了「反省號」。獄警強制讓強孟生坐上鐵椅子,然後把強孟生的兩條腿和整個身子用鐵環和繃帶固定住,再把兩隻手的手腕在胸前固定在板上的兩個手銬卡住。之後,獄警叫鮑小偉、申貴海來負責看管強孟生。第二天在張仲秋的指使下,鮑小偉、申貴海開始對強孟生實施酷刑。他們把戴在強孟生手腕上的手銬卡到了肉皮裏面,卡到極限。然後他們把強孟生的兩隻手來回地擺動、扭轉,肆意折磨,手腕上的皮肉馬上就爛了,那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使得強孟生不斷地高聲喊叫。白天、晚上那痛苦的喊叫聲傳遍了三層樓的每一個房間,而那些獄警們卻置若罔聞,上刑者就更加肆無忌憚,而且發出陣陣獰笑。

◎2017年,安康市法輪功學員陳軍(被非法判刑3年)被劫持到渭南監獄。入監後因堅持煉功,被戴上手銬一天一夜,並被銬在鐵床上迫害。後因拒絕做所謂的「作業」,被從早上起床就開始罰站到晚上十點才能休息,體罰持續了一個星期。

◎2017年8月初,西安市法輪功學員王新年被非法關進陝西省渭南監獄。剛去的頭一天,就遭到了惡人李佳、蒿榮華、文阿波等人的毒打。毒打後,獄警們還強制王新年坐了兩天的鐵椅子。8月中旬的一天,被罰站中的王新年,因姿勢沒達到要求,被惡犯蒿榮華、李佳、文阿波等拳打腳踢。暴打使王新年突然暈倒,休克好幾分鐘,出現了高血壓症狀。9月初的一天,王新年與陳敏敢在洗漱時說了幾句話,剛好被文阿波聽到,文阿波當場就把王新年暴打了一頓。回去後,王新年不但被罰站,還在一個多月的時間內不許他洗漱。

◎2017年3月,西安市法輪功學員陳敏敢(被非法判刑3年)被劫持到渭南監獄。以張仲秋為首的獄警將陳敏敢關押在「轉化室」裏用熬鷹、體罰、毒打等各種刑罰強逼其「轉化」。致使陳敏出現嚴重病態:胸痛、咳嗽,還有嚴重的疝氣。2017年9月,渭南監獄被迫將陳敏敢送往西安市新安醫院進行治療,當檢查出陳敏敢患心臟病後,監獄拒絕了家屬要求保外就醫的要求,陳敏敢被送回渭南監獄繼續迫害。2018年3月22日,張仲秋指使鮑小偉、申貴海強行把陳敏敢帶進「反省號」。他們先用恐嚇威脅的方式讓陳敏敢「轉化」,當遭到拒絕後,他們大打出手。而且不許陳敏敢上廁所,無奈,陳敏敢只得朝褲子裏尿。這事被姓童的獄警知道後,逼問為甚麼尿褲子?是不是有病?陳敏敢說:「沒有病,是他們不讓上廁所,逼我尿褲子!」正是由於這句實話,導致陳敏敢遭到鮑小偉、申貴海的一頓毒打。他們一看這招沒起作用,鮑小偉就開始對陳敏敢搧耳光,當天搧了近百個耳光,整個臉被打得又紅又腫,然後又用掃帚把向陳敏敢兩條腿上亂打,打得兩條腿紫一塊青一塊,腫得很粗。同時,還伴隨著侮辱和謾罵,用掃帚往陳敏敢頭上亂掃,手上的痰往陳敏敢臉上抹。還把其他犯人叫過來觀看陳敏敢被打的模樣。就這樣兩天下來,沒能讓陳敏敢屈服,氣急敗壞的張仲秋決定對其實施酷刑。那兩個獄警強制讓陳敏敢坐鐵椅子,把陳敏敢的兩條腿和整個身子用鐵環和繃帶固定住,給陳敏敢戴上手銬並卡到肉皮裏面。五天的酷刑折磨,使陳敏敢痛苦不堪。後來,家屬會見時看到陳敏敢的手腕成黑紫色,肉往外翻,裏面的白骨清晰可見,說明上刑之殘酷。

'酷刑演示:雙手反背銬在鐵椅子上'
酷刑演示:雙手反背銬在鐵椅子上

◎ 2017年10月18日, 西安市法輪功學員劉衛東( 被非法判刑4年)被劫持到渭南監獄被迫害。為了強迫他「轉化」,劉衛東還被關小房子一個月,期間經常遭到獄警和犯人的打罵。十一監區專管迫害法輪功的惡警張仲秋命令罪犯鮑小偉、申貴海、蒿榮華、韓超對劉衛東動了刑具。劉衛東被銬在鐵椅子上長達七天,手被緊銬、雙腳被套鐵環,身體被捆死在鐵椅背上,不讓喝水,不讓上廁所。七天下來,劉衛東左右手腕的筋、骨露出,皮肉外翻,疼痛至極。

◎2018年,被施以「坐鐵椅子」 酷刑的還有咸陽市法輪功學員馬明海( 被非法判刑4年)、安康市法輪功學員向前富。鐵椅子上有四隻鐵環,分別固定住人的手腕和腳腕,然後行刑的犯人毆打受害者或者收緊鐵環。法輪功學員手腳被勒出很深的血印、被打得鼻青臉腫,還有的不讓上廁所,被迫尿在褲子裏。

◎2019年,西安市周至縣法輪功學員高滿堂再次被非法判刑 2.5年。當時高滿堂已被看守所迫害出現半身不遂症狀,竟然還能送到渭南監獄。一個敢送,一個敢接,簡直都是毫無人性。高滿堂被關押在陝西省渭南監獄第十六監區,人已被折磨得非常消瘦,半身癱瘓、坐著輪椅,但仍不許保外就醫。

◎2020年,延安市法輪功學員曹化山被秘密綁架、逮捕、判刑後劫持到渭南監獄迫害。曹化山在歷次迫害中曾多次絕食,身體十分衰弱,家人十分擔心他的安全。多方打聽 才得知消息。但家人去監獄探視時,卻被監獄無理拒絕、不讓見面。

圖:2005~2020年渭南監獄關押法輪功學員人數統計
圖:2005~2020年渭南監獄關押法輪功學員人數統計

附 :2005─2020年渭南監獄關押法輪功學員統計表(共關押過 87人、90人次)

年份各年被非法關押(在押與新增)法輪功學員名單在押人數新增人數
2005(新增)李文、韓旭、張會普、王新年、賀亦成、駱彥廷、蔡拉鎖、賈懷林、趙根倉、駱效雲、張安應、段石寶、王漢斌、陳雲飛、張軍權。張拴財,閻振遠、王朝陽、衛斌、劉建卓20
2006李文、韓旭、張會普、王新年、賀亦成、駱彥廷、蔡拉鎖、賈懷林、趙根倉、駱效雲、張安應、段石寶、王漢斌、陳雲飛、張軍權、張拴財、閻振遠、王朝陽、衛斌、劉建卓(新增)王明義、張軍、王栓勞、張耀榮、劉順輝、李鳳鳴、彭仕彥、何忠武、楊明、張顯斌3010
2007李文、韓旭、張會普、王新年、賀亦成、駱彥廷、蔡拉鎖、賈懷林、趙根倉、駱效雲、張安應、段石寶、王漢斌、陳雲飛、張軍權、閻振遠、王明義、張軍、王栓勞、張耀榮、劉順輝、李鳳鳴、彭仕彥、何忠武、楊明、張顯斌(新增)謝新昊、龐寧、王鋒、張全虎、高滿堂、韓東晉326
2008韓旭、張會普、王新年、賀亦成、駱彥廷、蔡拉鎖、賈懷林、趙根倉、駱效雲、張安應、段石寶、陳雲飛、張軍權、閻振遠、王明義、張軍、王栓勞、張耀榮、劉順輝、李鳳鳴、彭仕彥、何忠武、楊明、張顯斌、謝新昊、龐寧、王鋒、張全虎、高滿堂、韓東晉(新增)高壽海、王進財、周標、段寶軍、344
2009韓旭、張會普、王新年、賀亦成、駱彥廷、蔡拉鎖、賈懷林、駱效雲、張安應、段石寶、陳雲飛、張軍權、閻振遠、王明義、張軍、王栓勞、張耀榮、劉順輝、李鳳鳴、彭仕彥、何忠武、張顯斌、謝新昊、龐寧、王鋒、張全虎、高滿堂、高壽海、王進財、周標、段寶軍、(新增)林紅軍、席栓省、賈曄、馬傑、葉浩、汪建文、李會成、李鵬、王衛東、王衛平、陳文慶、楊 立、胥根發、張建華、張科明4615
2010韓旭、張會普、王新年、賀亦成、駱彥廷、蔡拉鎖、賈懷林、駱效雲、張安應、段石寶、陳雲飛、張軍權、張軍、王栓勞、張耀榮、劉順輝、李鳳鳴、彭仕彥、何忠武、張顯斌、謝新昊、龐寧、王鋒、高滿堂、高壽海、王進財、周標、段寶軍、林紅軍、席栓省、賈曄、馬傑、葉浩、汪建文、李會成、李鵬、王衛東、王衛平、陳文慶、楊 立、胥根發、張建華、張科明、閻振遠(新增)糜建新、廖基貴、畬程邦、李周文、胡紅科495
2011韓旭、張會普、王新年、賀亦成、蔡拉鎖、賈懷林、駱效雲、段石寶、陳雲飛、張軍權、張軍、張耀榮、劉順輝、李鳳鳴、彭仕彥、何忠武、張顯斌、謝新昊、龐寧、高滿堂、高壽海、王進財、周標、段寶軍、林紅軍、席栓省、賈曄、馬傑、葉浩、汪建文、李會成、李鵬、王衛東、王衛平、陳文慶、楊 立、胥根發、張建華、張科明、糜建新、廖基貴、畬程邦、李周文、胡紅科(新增)劉繼紅451
2012韓旭、張會普、賀亦成、蔡拉鎖、張軍、張耀榮、彭仕彥、何忠武、龐寧、高滿堂、高壽海、周標、段寶軍、席栓省、賈曄、馬傑、葉浩、汪建文、李會成、李鵬、王衛東、王衛平、陳文慶、糜建新、廖基貴、畬程邦、李周文、胡紅科、劉繼紅(新增)張雲深301
2013韓旭、張會普、賀亦成、張軍、龐寧、高滿堂、周標、段寶軍、席栓省、賈曄、馬傑、葉浩、汪建文、李會成、廖基貴、畬程邦、劉繼紅、張雲深(新增)林濟隆191
2014張會普、賀亦成、高滿堂、周標、段寶軍、席栓省、賈曄、馬傑、汪建文、李會成、廖基貴、畬程邦、劉繼紅、張雲深、林濟隆(新增)張軍權、劉偉、屈育吾、屈樹吾、194
2015張會普、周標、段寶軍、席栓省、賈曄、馬傑、汪建文、李會成、畬程邦、劉繼紅、林濟隆、張軍權、劉偉、屈育吾、屈樹吾、(新增)呼忠厚、張旭午、曾朝華、183
2016張會普、周標、段寶軍、席栓省、賈曄、馬傑、汪建文、畬程邦、張軍權、劉偉、屈育吾、屈樹吾、呼忠厚、張旭午、曾朝華、(新增)高世遠、馮新成、向錢富、張少華、王全祿204
2017汪建文、張軍權、屈育吾、屈樹吾、呼忠厚、曾朝華、高世遠、馮新成、劉偉、向錢富、張少華、王全祿、畬程邦、張旭午、(新增)陳軍、王新年、陳敏敢、劉衛東、杜洪願、強孟生、馬明海、張曦川、228
2018張軍權、曾朝華、向錢富、張少華、王全祿、陳軍、王新年、陳敏敢、劉衛東、杜洪願、強孟生、馬明海、張曦川(新增)袁玉龍、張立龍152
2019張軍權、曾朝華、向錢富、陳軍、王新年、陳敏敢、劉衛東、杜洪願、強孟生、馬明海、張曦川、袁玉龍、張立龍(新增)郭建國、高滿堂、楊曉東163
2020張軍權、曾朝華、向錢富、王新年、強孟生、袁玉龍、張立龍、郭建國、高滿堂、楊曉東(新增)鄺東亮、曹化山、李錄祥133
合計90

註﹕王新年、高滿堂、張軍權先後兩次被非法關押到渭南監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