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咸寧市嘉魚縣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紀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七日】嘉魚縣,屬湖北省咸寧市的下屬縣,與赤壁市、洪湖市、武漢市相鄰,面積約1018.4平方公里,有8個鎮(魚岳鎮、潘家灣鎮、簰洲灣鎮、官橋鎮、新街鎮、渡普鎮、陸溪鎮、高鐵嶺鎮),18個居委會,82個村委會,人口約369468人。

嘉魚,古代稱之為「沙陽堡」,是個魚米之鄉,物產豐富,人傑地靈。一九九五年,法輪功咸寧市輔導站到嘉魚縣弘法,把法輪功傳到了嘉魚,從此很多善良的嘉魚人紛紛學法煉功,沐浴在法輪佛法的慈悲佛光之中,成千上萬的人從中受益多多,人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義,找到了人生的真正目的,不斷地提升自己的道德境界,人們生活得健康、快樂、充實、幸福。

然而,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在江澤民為首的流氓集團操控下,舉國風雲變色,包含嘉魚在內,成千上萬一心向善的法輪大法修煉者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殘酷迫害。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一日,嘉魚縣被迫害致死或在迫害中含冤離世的法輪功學員有九人;被迫害致瘋、精神恍惚、藥物摧殘的法輪功學員有四人(包括一名青少年);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有23人次;被非法拘禁在洗腦班的有13人次;被非法關押、騷擾的法輪功學員有371人次;被打家劫舍的有150人次,被敲詐勒索現金共計107萬元,搶走的存摺、現金、電器等大量私人財產不計其數。

本文收集了咸寧市嘉魚縣部份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實例,在未來,提供相關國際人權組織審判的依據,也提醒著世人,二十二年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殘忍事情仍發生著。

目錄
一、嘉魚縣被迫害離世部份實例
二、嘉魚縣被劫持到洗腦班部份實例
三、嘉魚縣被騷擾、非法關押部份實例
四、嘉魚縣被非法勞教部份實例
五、嘉魚縣被迫害致瘋、精神恍惚、藥物摧殘部份實例
六、嘉魚縣被非法判刑實例
後記

一、嘉魚縣被迫害離世的法輪功學員部份實例

據不完全統計,嘉魚縣被迫害致死或在迫害中含冤離世的法輪功學員有九人,其中年齡最大六十三歲,年齡最小二十三歲。現列舉如下:

1、 劉德瑚,女,六十三歲。在嘉魚縣看守所遭毒打、野蠻灌食等酷刑。一九九九年八月劉德瑚去北京上訪,被綁架到嘉魚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五天,期滿又被非法加期十天。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劉德瑚發真相資料救人,被牌洲政法委書記金維好發現後誣告,又是趙守懷、黃賓鴻把劉德瑚綁架到一看守所非法拘留五十八天。二零零一年元月十三日,劉德瑚被政保科非法提審,政保科警察周文得,只要他一非法提審劉德瑚,就對她踢、揪、打、罵。六十多歲的劉德瑚一直站二十八個小時,白天不准坐、晚上不准睡,他們見問不出甚麼來,也沒招了,就送劉德瑚進監號,人都說劉德瑚變形了,青紅紫綠很嚇人。在監號裏,劉德瑚因絕水絕食,幾天後被強行灌食。第六天獄警和在押嫌犯六、七個人把劉德瑚拖去灌食,拖倒在地,用膝蓋壓住劉德瑚的腿,全身上下死死被按住,撬的撬、灌的灌,把牙齒撬掉了一塊,下牙板撬變了形。從看守所回家後,警察天天來劉德瑚家騷擾,一時非法照像、一時非法抄家。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七日,趙守懷帶好幾個人來劉德瑚家非法抄家,翻箱倒櫃,搶走了所有大法書籍和師父講法錄音帶。劉德瑚老人由於長期受殘酷迫害,內臟傷勢過重,身體一直沒有恢復,在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含冤離世了。

2、沈國焱,男,六十歲。因堅持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一年九月被人誣告,被當地派出所警察強行非法抄家,搶走大法書。二零零一年九月底在一次發真相資料救人時被綁架,被非法關進嘉魚縣第一看守所。關押期間遭警察嚴刑拷打,被惡人當胸猛擊一拳。他受盡各種酷刑折磨,直至全身浮腫,身體極度虛弱,生命垂危,於二零零二年十月才被釋放回家。二零零三年二月含冤去世,留下曾與他過去相依為命的十歲孫子,後來這個孩子失蹤沒有音信。

3、張亞琴,女,三十四歲。修煉前患有嚴重肺結核病。自一九九六年得法後身心健康、年輕漂亮。二零零一年她與其他法輪功學員進京證實大法,途中被人誣告,遭警察綁架回當地。被非法關押不久,她與另一名法輪功學員理智地從看管處安全走出,被迫流離失所。一家三人各住一方(因丈夫在廣東打工)。當地警察經常非法追捕她,還經常到家中對親屬進行威嚇、逼迫,連小孩在學校也被欺負。由於種種迫害,身心受到嚴重摧殘,導致舊病復發,於二零零二年四月下旬回到家中沒幾天,就含冤離世。

4、陳金蓮,女,二十三歲。陳金蓮曾經患慢性腎炎,求醫求方不見效,一九九七年修煉法輪功後不需再常年背著藥罐子,可幹農活。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惡黨迫害大法後,她依法去省政府請願、說明真相。二零零零年做大法真相救人,多次遭前八斗鄉派出所(現在八斗鄉與高鐵鎮合鎮稱高鐵鎮派出所)警察熊文生(所長)、陳南京(副所長)、黃木清、尹泰山等及鄉610與現在的高鐵鎮派出所副所長熊國清及610、村支書來豐愛(一直在背後指使)等不法分子的多次非法抄家、騷擾、恐嚇及勒索。在二零零一年她哥哥陳海水(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後,陳金蓮的精神遭到摧殘,導致舊病復發,惡變為尿毒症,於二零零二年六月初八含冤去世。

5、徐曉春,男,四十二歲。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開始後,新街鎮鎮政府和新街鎮派出所不法人員強制他到下水溝防汛,新街鎮派出所警察將徐曉春騙到所裏,下毒手向他兩肋猛擊,徐曉春當場倒地。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新街鎮派出所警察再次將徐曉春騙到所裏,進行毒打,打得不省人事,並被詐去三千多元後,於二零零一年六月一日回家。徐曉春回家後身體一直不能恢復。即使這樣,曬甲山邪黨幹部李冰山、李永祥、李柏林,還不斷強制上門騷擾迫害。由於體內有內傷,長期不能正常生活,徐曉春於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三日上午含冤離世。

6、張玉燕,女,二十三歲。二零零零年五月張玉燕依法去北京上訪被非法抓捕後被非法關進嘉魚縣第一看守所,在關押期間受到殘酷迫害,被折磨得多次吐血,直至生命垂危才被送入嘉魚縣人民醫院治療,看守所警察怕擔責任,隨後將她送回家中。但牌洲灣鎮610不法官員仍多次到其家中騷擾,強行搶走一車木製沙發。二零零二年三月張玉燕含冤去世。

7、郭孝炎,男,六十多歲,原嘉魚縣牌洲供銷社退休職工。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得法煉功後,腦血栓等疾病沒吃一粒藥好了。一九九九年八月去北京證實大法,在天安門被非法抓捕後被敲詐勒索三百元回家。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七日,縣政保科趙守懷帶多個警察非法抄家,並定期上門恐嚇、威脅,使其身心受到嚴重威脅,精神崩潰,導致生活不能自理,於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七日含冤離世。

8、張虎,男,三十多歲。二零一一年前後的時間裏,法輪功學員張虎被潘家灣鎮派出所警察綁架兩次,被非法關押在嘉魚縣看守所迫害七天,遭到毒打,內臟受到嚴重傷害。由於身心受到很大傷害,身體長期不能恢復,最後又出現肝部位病變和糖尿病,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九日含冤早世。

9、張玉旺,男,六十三歲。二零零二年十月份,魚岳鎮派出所警察以趙守懷為首的一行人強行將張玉旺綁架到縣看守所,獄警故意折磨張玉旺,如「吃餃子」,就是把人包在被子裏被眾人拳打腳踢;又如叫做大字狀緊貼牆壁靠著,然後獄中的號霸用膝蓋用力的強頂胸部,疼痛難忍。兩個多月後張玉旺才被放回家,回家後由於被迫害得內臟傷勢過重,胸部經常一陣陣的疼痛,一度連家務活也幹不了,二零一零年含冤去世。

二、被非法劫持到「洗腦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部份實例

據不完全統計,嘉魚縣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進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有十五人次,何桂紅、王小梅、徐長新、王金燕、何平、楊振莉、張清文、萬小琴、陳風玉、陳金秀、駱名枝、李玉華、羅翠紅。

1、何桂紅,女,四十多歲,咸寧市嘉魚縣簰洲灣鎮財政所職工,曾被評為 「湖北省蘆葦系統勞動模範」、「嘉魚縣財政系統勞動模範。」是當地民眾公認的好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開始後,二次被綁架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武漢板橋洗腦班),遭多種酷刑折磨。第一次在湖北省所謂「法制教育所」遭受酷刑折磨九十天,第二次在湖北省所謂「法制教育所」遭受酷刑折磨九十四天,搶走現金、手機、鑰匙、電動車等私人合法財物;在拘留所非法關押八天,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一百七十二天,共計三百六十天。期間,何桂紅遭遇注射不明藥物、被野蠻灌食、強迫坐老虎凳、胡高偉連續用電警棍電擊她三天,至電棍沒電、電暈;被強扯頭髮二十多天、遭胡高偉和季幫教毒打嘴巴子。二零一零年十月三日,何桂紅一家三口離開家鄉,居無定所。為了生活,女兒被迫放棄了已就讀一年的大學學業外出打工。

2、王小梅,女,三十九歲。二零零零年八月份,王小梅被縣610的人綁架到縣洗腦班迫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王小梅在天安門廣場喊了一句真話「法輪大法好」,被幾個穿軍大衣的人綁架,後來本地政保科的警察來接王小梅回嘉魚縣,警察趙守懷把王小梅身上僅剩的三百多元錢非法搜走佔為己有,回嘉魚縣後,王小梅被非法關押在縣看守所。三個多月後,被非法送到沙洋勞教所。 二零零一年夏天,再遭綁架,王小梅被非法關押五、六天,被敲詐勒索了五百元錢。二零零二年六月份政保科的人將王小梅綁架到政保科,並非法關押到縣拘留所,非法拘留了十五天。二零零二年秋天時,又一次非法關進縣看守所,王小梅被迫離開家流離失所去了昆明打工。二零一一年五月份,王小梅因在外面講大法真相救人,被魚岳派出所警察綁架,被劫持到縣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三天後,610主任陳名保、王芙蓉等人,將王小梅綁架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武漢板橋洗腦班)迫害,差一點被逼瘋。

3、徐長新,男,五十五歲,農民。先後六次被非法關押到嘉魚縣第一看守所、第二看守所,一次被非法關押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武漢板橋洗腦班)。第一次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下旬,徐長新依法到北京上訪,被嘉魚政保科綁架後非法關押到嘉魚縣第一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第二次是一九九九年九月下旬,被新街派出所司機熊金伍、王啟發劫持到嘉魚縣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了十五天。第三次是二零零零年元宵節前,因寫了一封公開信給所長龍天成,被劫持到嘉魚縣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幾個月。第四次是二零零一年上半年,由新街派出所所長李自文帶領,新街鎮邪黨幹部童新明、警察劉國和、王啟發等人,非法將徐長新家裏搶劫一空,並將徐長新綁架到嘉魚縣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六個多月。第五次是二零零二年下半年。肖碼村書記徐斌全、警察王啟發到地裏將徐長新叫回家,綁架到新街鎮派出所,隨後被劫持到嘉魚縣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幾個月。第六次是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九日中午十二點左右,王家月村書記張天次帶領「610」主任陳名保、國安孫宗文、新街派出所所長萬輝、警察劉國和、程志紅,還有鎮政府等人,將徐長新劫持到嘉魚縣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十天。

4、王金燕,女,五十三歲。二零零零年和二零零一年被政保科的張京瓊、趙守懷劫持到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二零零零年被非法關押在縣看守所二次;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二年,被非法關押在縣看守所一年半;二零零七年十一月至二零零九年初,被非法關押在湖北省女子勞教所,被迫進行無工資的強制勞動,受盡羞辱;二零一二年七月,被國安大隊長陳克平、「610」人員陳明寶、王芙蓉、派出所的一夥人非法闖入家中,非法綁架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武漢板橋洗腦班)迫害。王金燕共被敲詐勒索三千五百元,家人為她辦保外就醫,又被敲詐勒索三萬多元。

5、何平,女,五十九歲,中學退休英語教師。看守所進出共六次,勞教所三次。第一次是一年半,在獅子山戒毒勞教所。第二次是二年,在沙洋勞教所。第三次是二年,在沙洋勞教所。後來又轉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武漢板橋洗腦班)迫害。二零一零年七月的一天,何平又被綁架劫持到所謂的「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武漢板橋洗腦班)迫害,說是不轉化繼續判刑。二零一六年五月三十日,因粘貼真相標語,再次遭綁架,被直接劫持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武漢板橋洗腦班)迫害。每次何平被劫持到勞教所,那種酷刑是無法用文字寫的,有一次,三四個吸毒的人將她一個人關在其他人看不到聽不到的地方,長時間揪奶頭,脫得光光的拔陰毛,用板子敲打骨頭突出的地方……,目的就是要一份與法輪功決裂的書。長期被非法關押,失去了教書育人的機會、失去了晉升高級職稱的機會、婆家、娘家老人去世時也不能臨終盡孝,丈夫不得不離去,二個孩子失去正面教育,家人親人擺脫不了恐怖的陰影,至今行業不敢聘用她做事。

6、楊振莉,女,四十九歲,糧食局職工。自從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楊振莉無辜被綁架關押多次,無數次被非法抄家,當時幾乎天天有人上門騷擾,家人怕受牽連,家人也知道她受益,被迫恨她、打她、趕她走。每次被迫害被非法關押回家,都很長時間都難以恢復正常生活。其中,二零一四年十一月,楊振莉一人在家,政保科一行人直接把她抬上車綁架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武漢板橋洗腦班)迫害,並被非法抄了家。在洗腦班那裏,精神恍惚,被隊長逼寫污衊法輪功的東西,不寫就狠命搧耳光,她當時耳朵被打壞一邊。四十五天後放回家,回家後記憶力特別差,像掉了魂一樣,身和心都在顫抖,整整幾個月不敢出屋,身和心受到嚴重傷害。

7、張清文,男,四十九歲。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六日,嘉魚縣渡普口鎮派出所龍得武警察夥同嘉魚縣公安局610主任陳克平、孫宗文等警察,非法闖入張清文家洗劫一空,把他綁架到縣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五天後,又被劫持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武漢板橋冼腦班)迫害四十五天,到現在仍被非法監視著,給家人造成很大傷害。

8、萬小琴,女,五十二歲。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二日,渡普口派出所警察一夥,突然非法闖進萬小琴的家,把所有大法書籍和多年的明慧週刊洗劫一空,把她綁架到「咸寧冼腦班」迫害十天放回,身心受到很大傷害,一直到現在仍被非法監視著。

9、陳風玉,女,四十八歲。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被警察多次騷擾和綁架。新街鎮派出所警察把陳風玉綁架到長江江堤防汛一週,逼寫不修煉保證。一九九九年八月份,又劫持到新街鎮派出所非法拘禁一個月才放回。不法人員經常到家中騷擾,娘家父母雙親受不起驚嚇,過早去世了。二零零零年六月,新街鎮派出所又將她和其他三位法輪功學員劫持到派出所非法拘禁一個月。二零一三年,縣公安局以陳明寶為首和夥同新街鎮派出所、鎮領導一夥到陳風玉家想綁架未得逞。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一日,嘉魚縣國安夥同新街鎮派出所警察綁架陳風玉,劫持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武漢板橋洗腦班)迫害。

10、陳金秀,女,五十七歲。二零零一年五月份,陳金秀外出講真相被綁架非法關押在嘉魚縣看守所,後被秘密劫持到送武漢獅子山戒毒勞教所被非法勞教一年半。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九日,陳金秀的兒子不幸溺水而亡,家屬要求陳金秀回家見兒子最後一面,勞教所拒不放人,毫無人性。在勞教所,陳金秀遭毒打、強迫勞動、刑訊逼供等,因不放棄,幾個月後被轉至沙洋勞教所繼續關押迫害。二零零九年,被綁架非法關押到嘉魚縣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一二年,被新街鎮派出所所長萬輝、劉國和等人綁架,非法關押到縣看守所非法關押十多天,後被劫持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武漢板橋洗腦班)迫害三個月。在洗腦班遭受毒打、打耳光、打毒針、野蠻灌食等酷刑,精神和心靈的傷痛是巨大的。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三日下午,又遭陸溪鎮派出所警察綁架,劫持到嘉魚縣魚岳鎮派出所,連夜非法關押到縣看守所,騙家人說十五天後放人,十六日就被他們劫持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武漢板橋洗腦班)迫害。

11、駱名枝,女,六十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七日下午五點左右,嘉魚縣公安局、「610」、國保大隊以黃賓鴻、陳名保、王芙容為首一夥十幾個人,突然闖入駱名枝非法抄家,駱名枝被綁架到方家莊派出所,第二天被劫持到「咸寧戒毒所洗腦班」迫害,每天強迫看誣蔑大法的謊言,十天後被劫持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武漢板橋洗腦班)迫害。被非法關押洗腦迫害五十五天,由於精神和身體受到很大傷害,很長時間難以恢復。

12、李玉華,女,四十多歲。由於李玉華長年在外打工,丈夫徐剛在外有染,決定和李玉華離婚,二零一六年五月三十日開庭,法輪功學員何平陪伴李玉華剛走進法庭旁聽,倆人就被方家莊派出所警察綁架,李玉華的親人當時在現場不准他們帶人走,警方和他們鬧打起來,倆位親人受傷很重,還被非法關押一晩上。李玉華和何平被綁架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武漢板橋洗腦班)迫害。

13、羅翠紅,女,五十一歲,茶庵區錦江賓館職工。一次發真相資料救人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誣告,被綁架到縣公安局。第二天就將羅翠紅劫持到看守所迫害,警察還非法抄家,還騷擾羅翠紅親人,勒索一千元錢,將羅翠紅非法關押九個多月,孩子無人看管。二零一五年八月份,方家莊派出所警察上門騷擾,把羅翠紅的家弄得不得安寧。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二日,羅翠紅再次遭方家莊派出所警察綁架,被劫持到所謂的「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武漢板橋洗腦班)迫害。

三、嘉魚縣被非法關押、騷擾的法輪功學員部份實例

據不完全統計,嘉魚縣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進看守所拘留所的法輪功學員有一百零五十四人次,其中年齡最大七十六歲,年齡最小二十二歲,有的還被多次被非法勞教、關押。現列舉部份實例如下:

1、 何耀平,女,七十歲,嘉魚縣公路段退休職工。二零零零年的一天早上五點鐘左右,因在縣三湖連江,也就是叫黑森林的地方煉功打坐,半夜一點多鐘,何耀平被綁架到縣看守所,非法拘留四十四天。後來,時不時又被非法抄家,搞得全家人心惶惶,左右為難,家人只好背著何耀平向他們寫了甚麼保證書。二零零一年,何耀平遞交了嚴正聲明,又被綁架到縣看守所,非法關押兩個月。

2、馬賢芝,女,七十九歲,嘉魚縣糧食局糧油供應公司退休職工。一九九九年,在江澤民的操控下,糧食局油脂公司經理(張長江)帶人經常上門騷擾,沒有人身自由,在江澤民的打壓下,老伴嚇得不敢煉功了,結果病又發了,醫治無效去世了,扔下馬賢芝,孤家寡人。

3、熊群蘭,女,五十九歲。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二日早上五點,到三湖連江黑森林裏煉功打坐一小時後,回家上班,被人發現誣告。半夜一點半,被劫持到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了四十四天,還要寫保證書才放回家,還被敲詐勒索了兩千元,以後陸續非法抄了四次家,搞得家人心惶惶,造成了很大的傷害。二零一五年十月九日,嘉魚縣公安局警察用吊車上二樓,翻窗入室綁架了熊群蘭,被送往洗腦班迫害。十月十四日,姐姐熊梅蘭和妹妹熊秋蘭到當地派出所要人,熊群蘭己被打得全身青紫,妹妹熊秋蘭當時被派出所綁架了。

二零零零年七月,「610」找單位通知熊群蘭去辦參加所謂的學習班(實質是洗腦班)。二零零一年九月底,熊群蘭和幾個法輪功學員在一起學法煉功,晚上十點多鐘走在回家的路上,被政保科警察張京群、汪旋等多名警察搜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縣看守所一個多月。

十七年來,熊群蘭三次被非法抄家,多次被非法跟蹤綁架,逢年過節電話騷擾不斷,導致親朋好友遠離她,街坊鄰居用鄙視的眼光看著她,備受歧視。

4、汪光元,女,六十一歲,嘉魚糧食局職工。二零零零年元月,被警察欺騙去了公安局,被非法關押在縣看守所長達七十八天。被和另外三位法輪功學員腳鐐手銬連在一起,叫「穿花銬」,長達十八天。從監號回家後,「610」的人對她丈夫說,必須寫「三書」,逼得她精神簡直快崩潰了。

5、吳巧雲,女,七十八歲,嘉魚縣絲織廠退休工人。二零零零年正月,吳巧雲被一名警察騙去問話,被非法關進縣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四個多月。二零零零年九月,咸寧來一幫人非法闖進吳巧雲家中洗劫一空,其中有一本價值四十五元的《轉法輪》精裝本。將吳巧雲這高齡之人綁架到縣看守所折磨一個多月,後來又由姪女被敲詐勒索交了五百元錢,才放吳巧雲回家。二零一五年六月,吳巧雲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外出講真相被誣告,吳巧雲被綁架到魚岳派出所,當晚放回。

6、向蘭姣,女,漢族,五十五歲。因派出所、單位的人員天天上門或工作地騷擾,向蘭姣的丈夫精神壓力大,一九九九年十月三日,丈夫胃部大出血住進了縣醫院。晚上八點多鐘,政保科張科長,黃賓鴻科長,陳麗等人,不管向蘭姣那病重的丈夫,強行將向蘭姣從醫院綁架到縣公安局,然後劫持到嘉魚縣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給向蘭姣和家人都造成了精神上的痛苦。向蘭姣被非法關押了十五天。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一天下午四點左右,「610」政保科黃賓鴻科長,張科長,陳麗等一夥人強行將向蘭姣帶走,被非法被關押七十二天。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二日,於三湖連江黑森林煉靜功被誣告,再一次被綁架到縣公安局,之後又被劫持到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五十六天。 二零零零年臘月二十六日,南街派出所葉所長把向蘭姣騙到縣公安局政保科,綁架到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了兩個多月。二零零一年十一月的一天,向蘭姣回娘家做客時去複印的真相資料準備救人,被仙桃市新裏仁口派出所警察綁架,嘉魚縣政保科黃賓鴻科長、張科長、陳麗等人把向蘭姣劫持回嘉魚,非法關押到縣看守所十三個月。到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因精神和身體受到嚴重迫害,被送往醫院搶救。

7、熊秋蘭,女,五十五歲。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被非法抄家、劫持到赤壁市看守所異地非法關押半年,家人不知道其下落。二零零五年四月十日下午,又被非法抄家,四、五個人強行把她綁架到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後,直接被劫持到武漢女子勞教所非法判勞教一年半。

8、其他被非法關押、騷擾的法輪功學員

羅雪英,女,六十四歲。一九九九年八月遭非法拘禁一個月,二零零零年六月被綁架到縣看守所非法拘禁了四個月。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和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一日分別被綁架到新街鎮派出所,被非法關押到縣拘留所非法關押了五天。

周新姣,女,五十歲。被公安警察綁架過三次,其中第二次是在二零零零年九月三十日綁架到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五個月,第三次是在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三日中午,綁架到縣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張京友,男。二零一六年一月十日,到九灣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被人構陷,遭到潘家灣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該派出所,當天天黑夥同嘉魚縣公安局一起強行綁架到嘉鑫賓館非法關了一夜;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一日清晨遭強行綁架到嘉魚縣拘留所非法關押了五天五夜。

曾憲娥,女,五十八歲。曾被劫持到新街鎮派出所非法拘留一個月、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

孫回香,女,四十五歲。 二零零一年八月份遭劫持到新街鎮派出所非法拘禁一個月才放回;二零零零年被逼流離失所兩年。

胡桂香,女,三次被嘉魚縣春光鎮派出所騷擾、非法抄家,第三次是在二零零四年四月,綁架到派出所非法關押了一天。

胡美枝,女,五十多歲。嘉魚縣簰洲灣中心校中學教師。二零零零年九月九日,被校方不法人員帶領的當地警察綁架。

何耀軍,男,二零零四年九月十七日被當地邪惡「六一零」負責人殷先祥等人強行綁架到嘉魚縣第二看守所,強迫進行超強度的體力勞動(在白雲山砸石頭)。

何紹珍,女,五十多歲。二零零九年九月九日上午被一名不明真相的人誣告,與劉德瑚被強行綁架到嘉魚縣第一看守所遭受迫害。

劉進華,男,三十一歲。二零零八年的五月四日被法泗派出所拘捕,交送到武漢市公安局江夏區公安分局,被非法關押在紙坊看守所遭受迫害。

另有:熊梅蘭(女);揚高潮(男);尹風英(女)、六十一歲;趙道秀(女)六十九歲;徐坤全(男)、六十九歲;陳海水(男)、三十歲左右、劉德瑚(女)、六十多歲;何平(女)、五十二歲;陳金秀(女)、五十多歲;王國平(男);王金燕(女)、四十多歲;耿良勤(男),五十多歲。他們均曾被警察不同程度騷擾、綁架、。

四、嘉魚縣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部份實例

據不完全統計,嘉魚縣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的有二十三人次,有的甚至被多次非法勞教。現列舉部份實例如下:

1、黃淑其,女,八十八歲。二零零三年四月,去湖南女兒家,講真相時卻遭到湖南省公安局橋一派出所警察綁架,被非法勞教一年,折磨、敲詐勒索六仟元錢,後又轉到嘉魚縣看守所拘留半個月才放回家。

2、何萍,女,四十多歲,嘉魚縣城北中學英語教師。她曾經三次被非法勞教,在勞教所遭受摧殘。何萍曾經多次遭到中共邪黨人員的非法拘留,累計遭受非法關押迫害的時間超過六年,其中二零零零年她在沙洋七里湖勞教所遭迫害、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七日,在湖北省獅子山戒毒勞教所、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三日被非法勞教二年,送湖北省女子勞教所迫害。她上有八旬老母患腿疾在床無人照顧,下有剛滿週歲的小外甥無人照看。丈夫因怕受牽連迫害,早些年就與她離婚。好端端的一個家,就這樣被邪惡中共迫害得家破人散。

3、王金燕,女,四十多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三日,因受邪黨謊言毒害,不明法輪功真相,嘉魚縣原漁場職工汪開爽誣告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王金燕,使王金燕被方家莊派出所惡警何軍、孫斌、付絢等綁架,非法關押在嘉魚看守所。後來王金燕被非法勞教二年,送湖北省女子勞教所迫害。

4、王國平,男,三十多歲。一九九九年八月份王國平依法進京上訪後,被嘉魚縣惡警非法誣判勞教二年,先非法關押在咸寧市官埠橋勞教所,後轉送到沙洋七里湖勞教所三大隊迫害。在勞教所裏,王國平刷過花生、挑過塘泥、挑過大糞、做過竹蓆、搞過基建等等,回家時被迫害得脫了相。

5、陳金秀(女),五十七歲,如前述。

五、嘉魚縣被迫害致瘋、精神恍惚、藥物摧殘的法輪功學員部份實例

據不完全統計,嘉魚縣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瘋的有二人(包括一名青少年),被迫害致精神恍惚的有一人,被藥物摧殘的有一人。現列舉如下:

1、姜亞伽:女,三十多歲,嘉魚縣陸溪口人。

一九九九年八月十六日,姜亞伽和丈夫帶著八個多月的獨生子到北京上訪,八月二十五日夜間被警察非法抄租住的房子,並把她母子倆非法關押在昌平收容站,她的還在吃奶的兒子也被一起非法關押。第三天被非法遣送回咸寧後,從此其丈夫長期先後被非法關押在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洗腦班、勞教所、監獄,斷了她家唯一的經濟來源;她也被嘉魚縣化工局無理開除;兒子又小,公婆又不在本地。在內外交睏的情況下,她承受了巨大的壓力,超過了她的極限承受力,導致她精神失常,經常把家裏弄得髒兮兮的,那麼好的兒子也被弄得髒兮兮的,也不讓兒子上學。二零零八年八月至二零一三年,姜亞伽母子倆失蹤五年,後來她的丈夫才找到他們,把他們接回家。

姜亞伽的獨生兒子,長期面對警察的土匪般非法抄家的場面,多次看見自己的父親被一群陌生人綁架走了,自己也被強行硬塞進警車裏帶到雙鶴橋拘留所,自己被非法關押到北京昌平收容站,長期只跟媽媽在一起,長期生活在令人恐懼、陌生的環境中,其心靈受到了嚴重的摧殘,性格被扭曲,怕人,不敢說話,甚至不怎麼會說話,思維遲鈍、反應遲鈍、思維愚納,不能過正常人的生活。姜亞伽在精神病院治療,沒有恢復健康。姜亞伽母子倆的悲慘遭遇,都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造成的,江澤民要為此負全部責任。

2、楊振莉,女,四十九歲,如前述。

3、何桂紅,女,四十多歲,如前述。

六、被非法判刑實例

陳金秀被非法判刑三年:陳金秀,女,五十九歲,嘉魚縣王家月村人。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三日因對民眾講法輪功真相救人而被警察綁架。二零一六年九月六日,嘉魚縣法院以《刑法》三百條對陳金秀進行非法庭審,未宣布結果。她被非法關押在三湖賓館。十一月二十六日,法院不通知家人,偷偷將陳金秀劫持到湖北省武漢女子監獄。直到十一月十五日,有女子監獄的兩個女獄警到當地了解陳金秀的情況,家人這才知道陳金秀已被非法判刑三年。

結語

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是上乘的佛家修煉大法,於一九九二年由李洪志師父傳出,他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為原則指導人修煉,輔以簡單優美的五套功法,可以使修煉人在極短的時間內達到身心淨化,道德回升。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在中國大陸據官方統計有上億人修煉法輪功。而在中共全面迫害後的近二十年中,法輪功傳遍了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法輪大法的主要書籍《轉法輪》被翻譯成四十種語言文字在全世界公開發行。今天,在世界所有的主要國家和地區,都有法輪功的煉功點,也都可以看到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洪揚法輪功的美好畫面。

信仰自由、言論自由是天賦人權,也是憲法賦予公民的合法權利。公檢法作為國家的司法機關,是用來懲惡揚善,打擊真正的犯罪者的,而不是當權者隨心所欲迫害好人的工具。「文革」已過去數十年,在今天的中國大陸,假「法律」之名,製造冤假錯案,踐踏信仰自由與基本人權、迫害修煉「真、善、忍」的好人的悲劇還在上演著,生活在這樣的社會不可悲嗎?為甚麼還要推波助瀾呢?!

中國古代有句話古訓叫作「人在做、天在看」,善惡有報是天理。那些還在為一己私利仍舊追隨江澤民和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各級官員們,在對待法輪功的善惡一念,就在你面前;你的未來是福?是禍?就在你今天對待法輪功的一念中。立即停止夥同中共迫害法輪功,並收集身邊仍然行惡者罪證,揭露邪惡,遠離中共,並在自身職權範圍下,智慧保護法輪功學員,才是棄惡從善之義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