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體行業中的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迫害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月三十日】(明慧網通訊員綜合報導)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是上乘的佛家修煉大法,於一九九二年五月由李洪志師父傳出,以真、善、忍為原則指導人修心向善,輔以簡單優美的五套功法,可以使修煉人在極短的時間內達到身心淨化,道德回升。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在中國大陸據官方統計有上億人修煉法輪功,遍及各行各業。一九九六年三月二十二日,《北京晚報》刊載一、二月份暢銷書,《轉法輪》名列其中。一九九八年八月十一日,《北京日報》載文介紹京城晨練,特別提及法輪功並配以法輪功學員煉功的壓題照片。一九九八年十月二十日,中國國家體育總局到長春和哈爾濱對法輪功進行調查後肯定了法輪功的健身效果及對社會穩定和精神文明的促進作用。

然而,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這些因為修煉而恪盡職守、兢兢業業使社會繁榮、帶動良善民風的修煉人,卻因堅持信仰真、善、忍,遭當地中共政法委、610特務組織殘酷迫害。

據明慧網資料不完全統計,截至二零二一年八月,在中國大陸遍布三十個省、直轄市、自治區,僅個體行業中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60人被迫害致死,238人次遭非法判刑,234人次遭非法勞教,1028人次遭綁架迫害。

一、遭迫害致死主要案例

1、河北石家莊市美髮師丁延遭承德監獄迫害致死


丁延

丁延,女,32歲,河北省石家莊市美髮師。丁延是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八日「北京法輪大法新聞發布會」的組織者之一,該新聞發布會第一次將鎮壓法輪功的詳情從中國內地公布於西方媒體,當時引起極大轟動。國外媒體在報導中稱:「北京法輪大法新聞發布會是打在江澤民臉上的一記響亮的耳光。」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因參加「法輪大法廣州法會」被綁架迫害。

丁延被河北省石家莊市610非法判刑四年,先後非法關押在石家莊市二監獄女子中隊、河北省保定太行監獄女隊、河北省承德監獄五監區女隊遭迫害。據悉,丁延於二零零零年夏天由河北承德監獄轉到保定市滿城縣的「太行監獄」迫害,因堅修大法,拒不承認強加罪名,不參加所謂的「勞動改造」迫害,不配合監獄邪惡610的命令和指使,遭到監獄惡警及犯人的殘酷迫害:

丁延先被單獨非法關押在一個與外界隔絕的監牢遭迫害,與四個犯人同住。一天,丁延站在幾百名犯人面前公開講大法真相,自那以後三個月時間,獄警及指使的八名犯人開始對丁延輪番迫害,每天早晨六點多鐘由四名犯人揪著她的頭髮,拽著手,頭朝下從樓上往下拖,她的身體重重地摔在一級一級的樓梯上,衣服、鞋拖爛了,全身是傷,拖進犯人隊伍中由數名犯人進行毒打,惡警在旁邊幫兇,然後在院中凍、罰站,前後左右四名犯人,換一下腳都招致一頓毒打,一站就十多個小時(當時正值嚴冬)。這樣持續整整一個冬天,在一次惡警和數名犯人殘酷毆打和電刑迫害後,再也沒見到丁延。聽知情犯人講「打失手了」。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八日晚,丁延在河北承德監獄被迫害致死。

中共酷刑示意圖:拖拽
中共酷刑示意圖:拖拽

丁延被迫害致死後,當地610警察封鎖消息,直接將遺體火化,然後只把骨灰送到丁延的家鄉石家莊作為了結。當時參與迫害的惡人榜:承德監獄獄長蔡金剛、女惡警曹靜等;保定太行監獄地點:保定滿城縣南行五公里。

2、山東省沂水縣個體戶王永東遭610政保殘酷迫害致死

王永東,男,35歲,原山東省沂水縣法輪大法輔導站副站長。是沂水縣縣城陽西街人,從事職業是以賣青菜為主的個體戶。

二零零一年十月一日前夕,沂水縣政府再次在全縣範圍內非法抓捕、關押法輪功學員,並將抓捕到的法輪功學員強行送到沂水鎮馮家莊法輪功洗腦班進行強制洗腦、摧殘迫害。王永東對沂水縣政府惡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非法行為予以堅決的抵制。九月二十一日上午八點左右,王永東在沂水縣縣城東市場(沂水縣城汽車站附近),被沂水縣公安局610治保科(後改為國保大隊)綁架,並在市場遭到惡警的凶殘毒打迫害。隨後惡警張覺遠、張志田、王京文等六人把王帶到王家中,強行非法搜查。王當場指明惡警的所為非法,惡警氣急敗壞再次對王永東實施毒打迫害。到上午十點鐘左右,王在家中被沂水縣公安局610迫害致死。隨後,惡警們將王永東的遺體從四樓上拋下,企圖製造王永東跳樓自殺的假相。

王永東的遺體傷痕累累、慘不忍睹,見證沂水縣公安局610惡警們非法抓人、毒打迫害、草菅人命的獸行。王永東的家人向縣法院對縣公安局惡警提出訴訟,要求嚴懲殺人兇手。沂水縣法院接到王永東親人的上訴狀後,由山東省高級法院、臨沂市中級法院和沂水縣初級法院的法醫共同對王永東的遺體進行了解剖鑑定。結果發現:王永東全身皮膚青紫;脖子上有明顯的手指掐痕;喉結異常突出;鎖骨斷裂,左肋骨折斷三根,右肋骨折斷兩根,小腿一處有明顯的凹坑。法庭判決後,王永東的親人及所在村居民不服,向沂水縣政府反映,整個訴訟過程,王永東的親人並沒有得到遺體鑑定結論、被告答辯及法院判決結果的正式文書,兇手山東省沂水縣610治保科罪責難逃。

3、遼寧李英被撫順市610公安局一處虐殺

李英,女,遼寧省撫順市望花區岫岩街法輪功學員。李英於二零零三年三月三十一日被遼寧省撫順市公安局一處警察綁架,並刑訊逼供,酷刑折磨迫害,三天後於四月二日被凶殘虐殺。

李英
李英

李英原是古田商場營業員,在海城街開個體糧店。了解她的人都知道她煉功以後身輕體健,為人正直善良,豁達開朗,無論遇到甚麼事都先考慮別人,與周圍的人相處的很融洽。

二零零三年三月三十一日中午,幾個警察闖入李英的店內實施綁架,將她帶到撫順市公安局一處後,四個警察刑訊逼供,酷刑折磨迫害。李英的家人找到撫順市公安一處要人,要求見李英,遭到拒絕。在家人一再要求和抗議下,家人看到當時李英躺著,身體上罩著白布。掀開白布,李英已經被迫害奄奄一息,她只來得及告訴丈夫:「四個警察打我」,隨即死去。

李英被打死後,遼寧省撫順市610散布謠言,稱李英得病而死。經屍體解剖後,發現肩部呈黑紫色,深度達四公分。腎積水,肝發黑,心臟有一個洞向外流血。遼寧省撫順市封閉消息,威脅家人不許說。有事實證明,遼寧省撫順市610公安一處的關勇,張濤,許長慶,在李英被活活打死一案上有重大凶手嫌疑。作為遼寧省撫順市610公安一處處長,郝建光罪責難逃。

4、山東青島市45歲法輪功學員何立芳被迫害致死

何立芳,男,青島市即墨區北安街道長直院社區居民,個體經營者,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大法,信仰真、善、忍,十九年來,被即墨區610操控當地派出所多次騷擾、非法抓捕、非法關押,遭刑訊逼供,九死一生。二零一九年五月五日按照派出所的說法,何立芳到北安派出所辦理身份證,遭綁架關押。何立芳絕食抗議,六月二十五日在即墨區普東看守所被抬出來所謂「開庭」,七月二日被迫害致死,年僅45歲。何立芳的大姐何淑榮,兩次被非法勞教,其中一次被山東女子監獄非法吊刑八天八夜,後於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六日含冤離世,年僅50歲。


何立芳

二零一九年五月五日,何立芳按照所長的說法來到派出所辦理身份證,遭綁架關押,在青島市即墨區普東看守所,一直絕食反迫害,被強制灌食……,於五月二十三日就將構陷案件遞交法院。六月二十五日,即墨區法院漠視生命,在何立芳大小便不能自理、生命垂危的情況下,卻在普東看守所臨時布置的提審室內對何立芳所謂「開庭」。何立芳被幾名法警從監室內抬出來,四、五名法警把他按坐在椅子上,旁邊一名法警不間斷的給他擦拭鼻孔裏流出的液體。非法庭審過程中,何立芳神情呆呆的沒有任何反應,何立芳的老母親看到兒子被迫害得無法言語,當庭提出去醫院給兒子看病,卻沒人理睬。

二零一九年七月一日,家屬突然接到普東看守所電話,稱何立方被送到青島市城陽區第三醫院(屬鄉鎮醫院)。家屬到醫院後,看到何立方身上插滿了管子,不知道往身上打一種甚麼針,每打一次何立方就渾身顫抖,像被電擊一樣痛苦萬分。警察一直不讓家屬靠前,第二天早上,全部換上了即墨區北安派出所的警察,他們一來就強制把家屬趕出醫院。到七月三日上午十點左右,家屬被告知何立方已經死亡。家屬提出要何立芳的屍體,被他們拒絕,稱屍體由他們處理。

5、四川善良婦女胡霞被成都女子監獄迫害致死

四川成都崇州市羊馬鎮法輪功學員胡霞(55歲左右)於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九日早晨五點被成都女子監獄迫害致死,據悉,她女兒去把骨灰盒取回。

胡霞是一位賢妻良母,她勤持家務,無微不至的照顧丈夫、女兒,自己還開了一個門市,一家人過著平穩的生活。胡霞於一九九八年五月有幸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的原則嚴格要求自己,處處為別人著想,身體的多種疾病不翼而飛,生意也越加紅火。

一九九九年七月後中共瘋狂的對法輪功的迫害,胡霞被迫一個人過著清苦的生活,然而中共崇州市羊馬鎮政府、政法委、610、派出所、社區、新津洗腦班的人員還不放過她,二零一五年七七月十八日,胡霞在自家開的鋪面,被崇州市羊馬鎮派出所綁架,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一日被崇州市610法院非法庭審。二零一六年五月左右,胡霞被劫持到四川龍泉女子監獄迫害,殺人犯、牢頭姜利(音)在惡警指使下,在監室裏將胡霞悶水迫害、暴力毆打……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日左右,胡霞獄中反迫害,胡霞被弄到六樓嚴管折磨迫害。後來胡霞被轉到六監區,躺著不能動了。有曾接近過胡霞的人悄悄透露說,胡霞身上穿的那件黑色的毛衣,領口、胸口全是血,小臂,手背,撓出很多血痕,自己撓的。不知胡霞是否被注射了有毒藥物,……成都監獄對胡霞進行長期滅絕人性的迫害,致使胡霞身心嚴重受損,於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九日早晨五點被迫害致死於龍泉醫院。

6、天津河北區法輪功學員李希望遭天津市港北監獄酷刑殘酷迫害致死

天津河北區法輪功學員李希望是一位個體業主。他身材魁梧,體格健壯,而且心胸寬廣、樂於助人、心地善良,交友廣泛。在中共對法輪功長達十多年的迫害中,李希望因堅定的修煉法輪大法,曾被非法判刑八年,由於堅修法輪大法,在天津港北監獄被殘酷的迫害八年,九死一生,受盡各種酷刑迫害。

李希望
李希望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上午十點左右,李希望夫婦在海門路的住宅門口被天津市政法委、610國安和河西區大營門派出所的警察綁架至河西看守所迫害。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李希望被劫持到港北監獄迫害。

惡警楊波見李希望還不轉化,就把他的手反銬上,掛上「地錨」迫害,用地錨在李希望身上持續迫害三十九天,最後人暈倒了,用涼水澆,用銀針扎也不醒,才抬回監室,人一直處於癱瘓狀態。楊波還稱:這回殘疾了,看他還怎麼煉法輪功?而且還不讓家人去探望。

李希望身體剛剛恢復好一點時,第二輪迫害藉口是李希望沒有轉化,以提訊為理由,每天從一樓拖到四樓,再從四樓拖回一樓,並戴上四十八斤重的手銬腳鐐迫害。當時李希望的手腳腕上已血肉模糊,鮮血淋漓,惡警楊波狠毒的稱:他不轉化,在鐐子上再站上一個人。一次次把李希望折磨得死去活來。

為抵制洗腦攻堅轉化迫害,李希望絕食抗議。天津市港北監獄五監區的監區長張仕林授意下屬夥同行惡,對李希望進行最殘忍的「Λ」型地錨迫害。「地錨」是一種極其殘忍的酷刑,將被迫害人的兩條腿至臀部像樁子一樣直立固定在地上,兩腿不能彎曲,再用手銬將人的兩隻手銬在地上,被迫害人被迫弓腰在地上,腿一點都動不了。這種酷刑對人折磨的極限是兩小時,而李希望竟被天津市港北監獄610惡警「錨」了十多小時,直到半夜零點,才發現他已被酷刑迫害致死。

7、四川西昌法輪功學員胡芸懷被西昌市公安局迫害致死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三日十三時四十九分,四川省西昌市法輪功學員,54歲的胡芸懷女士,在西昌市拓荒看守所被迫害致死。五月七日,胡芸懷被綁架時還是精神奕奕、紅光滿面的,短短幾個月的時間卻被迫害致死。

胡芸懷
胡芸懷

胡芸懷女士是四川射洪縣人,製衣個體工商戶。自從修煉法輪功後,曾經身體虛弱、病痛纏身、面臨腦癱威脅的她重獲健康,幾年來從未上過醫院。人也變得和氣大度,她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在家庭中尊夫愛子,勤勞善良,鄰里關係很融洽,人們都覺得她親切。她的全家來自外地,在西昌市開了一家裁縫鋪,全家靠手藝謀生。靠著勤勞,做生意不欺不詐,日子也過得踏踏實實樂在其中。

二零一零年五月七日,胡芸懷在接小孫兒回家的路上,被一群西昌市610國安警察綁架,並被非法關押於西昌市拓荒看守所遭迫害。胡芸懷五月七日被關押看守所時身體非常健康,在關押迫害中身體才出現問題,期間她本人和家屬多次申請檢查治療,四川省西昌市610特務組織都不予理睬。

拓荒看守所、當地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610」、國安草菅人命,經過五個多月的非法關押,致使原來身體健康的法輪功學員胡芸懷被迫害致死。

8、吉林朝鮮族金永男遭圖們市610國保大隊、九台勞教所殘酷迫害嚴重致死

金永男,男,朝鮮族,一九四八年生,原吉林省圖們市五工村村民,曾經崩過爆米花,一提「爆米花老金」很多人都認識。


金永男

金永男年輕時患有嚴重的肝炎,血壓低,加上身體又單薄,難以從事繁重的農活,所以生活非常困苦。自從一九九四年修了法輪大法,金永男血壓正常了,肝部也不痛了,好像身上有使不完的力氣,家庭生活也有了較大的改善,有了新家。可還沒住進新家幾個月,迫害便無情的降到了老人的身上。

迫害發生後,法輪功學員金永男遭四次綁架迫害、一次洗腦班迫害、二次非法勞教迫害。金永男回到家僅半年後,於二零零一年二月四日被強制綁架並被非法抄家,惡警連續毒打迫害老人六天六夜,不讓老人睡覺,……身上的衣褲成了血衣血褲,一隻腿被打成了殘疾。惡警還用煙頭燙掌心迫害,用膠帶封嘴,使老人喘不上氣。他們還用牙籤紮打破的頭部上的傷口逼問資料的來源,甚至還揚言打死了算自殺,他們不承擔責任。六天六宿也沒給老人一口飯吃,沒給老人一口水喝。一週連續的酷刑後,金永男根本無法自己走路,被折磨的奄奄一息,被惡警們送到圖們市醫院。

因金永男的身體遭迫害嚴重,圖們市公安局沒能馬上把金永男送勞教,二零零四年十月才將金永男劫持到九台勞教所迫害。金永男在九台勞教所因拒絕寫「決裂書」受到更加殘忍的酷刑和折磨迫害,經歷過抻床、「盪鞦韆」等酷刑,但始終沒有放棄修煉。後因金永男出現吐血等嚴重現象,九台勞教所怕承擔責任,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允許其妻子「取保」把生命垂危的金永男接回家。

回家後,金永男的身體變的極度虛弱。長期遭受酷刑迫害的金永男回家後也是處於緊張狀態,哪怕是稍微大一點的聲音都足以讓他驚嚇。五月三日,金永男因遭迫害嚴重致死。

9、河南李現習被安陽市610公安局看守所迫害致死

河南省安陽市法輪功學員李現習,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一日遭當地610公安國保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一個月,於六月十二日被迫害致死,年僅52歲。李現習的遺體顯得特別消瘦,頭腫大,腰、背部、膝蓋下有傷痕。家屬追問死亡原因,相關人員含糊其辭,家屬沒有在火化單上簽字。

李現習修煉法輪大法後,身體健康,體型勻稱,皮膚白淨。他善良淳樸,樂於助人,是家庭、社會公認的好人。他在安陽市文峰立交橋下新興街開門市,兢兢業業經營他的小店,是家裏的頂樑柱。

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一日下午五點左右,李現習從家中出去買饅頭,據悉,他在安陽市火車站旁(他家住附近)講真相,被河南省安陽市610警察綁架迫害。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二日晚十一點簽發拘留證,將李現習劫持到安陽市看守所迫害。在看守所監號裏,李現習堅持煉功,被戴上手銬、腳鐐,他絕食抗議反迫害,被折磨的奄奄一息,一個月後,於六月十二日被迫害致死,年僅52歲。

10、遼寧省遼中縣法輪功學員鄭守君被東陵監獄迫害致死

遼寧省瀋陽市遼中縣法輪功學員鄭守君,二零零六年二月十六日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被遼中縣潘家堡派出所綁架,關入遼中縣看守所,頭部被打成重傷。


鄭守君和女兒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八日,瀋陽警察突然電話通知鄭守君的家人,讓到「監管醫院」見鄭守君。家屬趕到,見到的卻是鄭守君的遺體。中共邪黨人員怕迫害罪行曝光,已將鄭守君的遺體在瀋陽市文官屯火葬場秘密火化。據知情人透露,從鄭守君被迫害死到火化期間,他家中(妻子和孩子的暫住地)進出的都是惡警便衣等,使外界很難靠近以得到更確切的消息。

鄭守君,男,45歲,家在瀋陽市遼中縣牛心坨鄉,一九九八年修煉法輪功,有個幸福的三口之家。妻子和女兒沒有修煉法輪功,但她們從鄭守君身心的健康變化,看到了大法的美好。鄭守君曾在瀋陽市和平區「八一」市場等地做買賣,周圍很多顧客都知道有個煉法輪功的個體業戶,人們稱讚他「熱心、實在,愛幫助人」、「做買賣從不缺斤少兩,還多給」,有顧客說:「還得是人家學『真善忍』的,真正的好人哪!」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後,鄭守君堅持自己的信仰,堅持做好人的權利,卻屢遭邪黨迫害。遭三次綁架迫害,一次非法勞教迫害、一次非法判刑迫害。二零零零年底,鄭守君到北京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被綁架、非法勞教三年。


法輪功學員鄭守君生前親身演示所遭受的中共酷刑

法輪功學員鄭守君生前親身演示所遭受的中共酷刑:「燒雞大窩脖」

瀋陽市張士教養院為逼迫鄭守君放棄信仰,對他長期用各種手段酷刑洗腦。鄭守君二零零四年出勞教所後親身演示所遭受的酷刑「燒雞大窩脖」。當時這一姿勢持續迫害三個半小時~四個小時,鬆綁時鄭守君已失去活動能力,即使鬆了綁身體依然保持酷刑的姿勢無法動彈,稍被人一碰立即萬分痛苦。但他們還是又踢又掐又打的把他的上半身硬掰起來。這掰的過程中撕心裂肺的疼痛幾近昏厥,痛苦無法形容。之後三個半月鄭守君無法正常行走,腳和腿錯位,變得腳心朝上、腳踝骨著地。「走路」時,必須有人攙扶才勉強能動。

二零零五年三月一日,鄭守君向民眾散發法輪功真相光盤,被巡邏的瀋陽市和平區河北派出所警察劫持迫害,三月三日非法轉押到瀋陽市和平區看守所迫害,鄭守君絕食抗議,一週後回到家中。據悉,在派出所裏,惡警把鄭守君強行摁住,給注射一種不明藥物,使其出現病狀。

二零零六年二月十六日晚九點左右,鄭守君和丘清華在潘家堡鄉發資料時,被潘家堡派出所惡警綁架,二月十七日被非法關押到遼中縣看守所迫害,鄭守君都遭到瀋陽市遼中縣610惡警李偉等人的毒打迫害,頭部被打成重傷,中共邪黨610人員卻封鎖消息,不給醫治,不准家屬探視。在遼中看守所,他多次絕食抗議非法關押迫害,遭野蠻灌食,身體出現了肝病。因身體有病,一直未送監獄,二零零八年因奧運一直不許家屬接見。後得知八月六日被秘密送到東陵監獄迫害,八月十八日鄭守君在東陵監管醫院被迫害致死,而直到鄭守君迫害致死當天,瀋陽警察才給家屬打電話。

11、山西劉志斌遭山西省第一監獄凶殘迫害致死

劉志斌,男,51歲,山西省靈丘縣武靈鎮西關村個體經商者。劉志斌曾因去北京上訪和證實大法被多次非法關押迫害。二零零二年七月份,因發放真相資料被惡人舉報遭到抓捕,被非法關押在靈丘縣看守所迫害數月後,被山西省靈丘縣政法委、610非法判刑四年,非法關押在山西省第一監獄(即晉中監獄,位於祁縣)迫害。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日上午,山西省第一監獄(晉中監獄)五大隊八分監區惡警為完成司法部「百日轉化攻堅任務」,將三名法輪功學員強行關進「轉化號」迫害。在晉中監獄610惡警韓曉亮(該監區指導員)指使下,重刑犯張維政、曹聯帥等人,首先體罰迫害三名法輪功學員,強迫寫「轉化書」。在體罰到晚上六點沒有結果的情況下,惡警、惡人氣急敗壞,將法輪功學員劉志斌扒光衣服,用警棍、手銬、木棍輪番毒打迫害,犯人舒德慶還用開水從頭澆,暴打持續一個多小時,將劉志斌迫害致死。事後山西省第一監獄為掩蓋殺人罪行,惡警又指使殺人犯作偽證,以心臟猝死,矇騙家屬親人。在未徵得家屬同意的情況下,將遺體匆匆火化,企圖毀滅殺人罪行。當時參與迫害的責任單位:山西省晉中監獄五大隊八分監區;行兇惡人:韓曉亮、舒德慶、曹聯帥、張維政。

12、遼寧蘇晶岩被營口市大石橋610公安迫害致死後扔入水窪

蘇晶岩,女 ,38歲,大石橋市法輪功學員。她身體健康,心地善良、勤勞手巧,曾是做裁剪衣服的個體戶。一九九九年大法被迫害後,她為證實大法的美好,被綁架非法關押在戒毒所、看守所、勞教所遭迫害。


蘇晶岩遺照

二零零一年八月初,蘇晶岩被非法勞教三年,但中途逃脫迫害。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一日,蘇晶岩與法輪功學員馬素豔、趙桂琴一起到砬山地區發大法真相資料,在講真相時被發現,馬素豔、趙桂琴被警察非法抓捕,分別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看守所,而蘇晶岩卻死在大石橋市夏屯的一個水窪裏。據一大石橋市金橋分局裏的內部人士(也是蘇晶岩冤案的參與者)直言稱:蘇晶岩在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一日晚,並沒有走脫,而是被金橋分局的警察非法抓進了金橋分局,並問她砬山地區的傳單是不是她撒的,而蘇晶岩不配合他們的審訊,於是警察就對她大打出手。蘇晶岩被迫害致死後,被拋屍於水窪裏。

13、遭二次非法勞教、十年冤獄迫害遼寧大連市張偉含冤離世

遼寧省大連市法輪功學員張偉先生,個體經營者,遭六次綁架迫害、曾二次被非法勞教,又遭十年冤獄迫害折磨,被迫害得患有重度肺結核,呼吸困難,身體極度虛弱,歷經四年身心痛苦的煎熬,於二零一九年十月六六日下午含冤離世,終年五十二歲。

張偉一家人都因為修煉法輪功遭受嚴重迫害。他的妻子陳梅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判刑三年;父親張錫明被非法勞教二年,關押在大連教養院;母親王秀香(77歲)曾在馬三家勞動教養院遭受迫害,二零一五年被大連市中山法院非法判三年,看守所不收,二零一八年一月被劫持入獄,曾被非法關押在瀋陽女子監獄迫害。

張偉出生於一九六八年九月二十七日,被迫害前在大連市從事個體經營。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發生後,張偉遭六次綁架迫害,二次非法勞教迫害、一次非法判刑十年迫害。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三日,張偉與兩位法輪功學員外出辦事時被大連市國家安全局非法秘密綁架,十月二十二日被秘密轉移到遼陽市看守所迫害。在遼陽市看守所,張偉絕食抵制無理迫害,幾度陷入昏迷被搶救,生命垂危。家屬去公安局要人,卻遭拒絕,警察稱,國家安全局、遼寧省公安廳一號發的指令,拒絕放人,就是死在監獄也不讓放人。

張偉後來因利用插播方式向民眾講述法輪功真相被遼陽縣政法委610、法院誣判十年,二零零六年五月被劫持到營口監獄迫害。在營口監獄,張偉被迫害的無力行走。二零零七年十二十二月,張偉又被秘密轉移至盤錦監獄四監區迫害。在盤錦監獄,因不放棄信仰,張偉被關監獄禁閉室迫害。據悉,被關進禁閉室的法輪功學員,隨時會被用腳踹、電棍電擊、上老虎凳等各種酷刑迫害。

二零一二年七月,張偉又被秘密轉移至瀋陽東陵監獄迫害,非法關押在監獄醫院傳染病單間。此時的張偉,肺部出現嚴重空洞,呼吸困難,每天戴著口罩,身體極度虛弱……。二零一二年九、十月間,張偉被秘密轉移至鐵嶺監獄醫院。

十年冤獄後回來的張偉,曾住院或被送重症監護室,多次被下病危通知。由於張偉身體的極度虛弱,只有依靠妻子打工、租房子維持生計,生活艱辛。歷經四年身心痛苦的煎熬,於二零一九年十月六日下午含冤離世,終年52歲。

14、安徽省合肥飯店副總經理朱維英遭八年冤獄 雙目失明含冤離世

朱維英,60多歲,原安徽省合肥梅山飯店副總經理,女中精英,因堅修法輪功,屢遭三次綁架迫害。她在看守所、勞教所、精神病院、洗腦班、監獄,被強行「轉化」、野蠻灌食、綁老虎凳、電棍電擊、鞋底抽耳光、惡徒從廁所撿來用過的衛生巾、衛生紙塞入嘴內等迫害。

二零一一年六月,合肥市廬陽區公安局、檢察院及法院暗箱操作、秘密庭審、秘密判刑,朱維英被非法判重刑八年,投入安徽省女子監獄迫害,遭電棍電擊、打毒針、藥物迫害。

二零一三年,朱維英的兒子到監獄探監時發現,母親因拒絕「轉化」,已經被監獄惡警迫害出嚴重病症:「頭抬不起,眼看不見,腿不能走」──這是朱維英兒子看到的母親的悲慘狀況,當時他母親是被人用擔架抬出來相見的。監獄頭目還說:甚麼條件都夠保外就醫了,但她不「轉化」不行。二零一五年十月,朱維英被迫害得雙目失明、頸椎被踩傷致癱,生活不能自理,監獄不給治療,也不肯放人。

二零一七年六月底,朱維英冤獄期滿出獄,奄奄一息,目光呆滯,經常哭喊,有時神志不清,卻仍遭監控,出獄不到半個月的朱維英含冤離世。

15、成功企業家陳西卜被辛集市610國保大隊迫害含冤去世

從事商業經營的陳西卜一家,遵紀守法做好人,多年來一直受到河北省辛集市政法委、610無端迫害,正常生活和工作無法進行,基本人權被剝奪。56歲的陳西卜,一個成功的企業家,身體虛弱,身心交瘁,於二零零八年八月三十一日含冤離世。在陳西卜去世後的當天,中共政府在他家外蹲坑的人還到家中騷擾,看到人都死了,才灰溜溜的離開。

陳西卜,男,辛集市大士莊村人,他一直住在辛集市商業城,是個皮衣行家。他正直善良,為人厚道,忠誠老實,親朋好友、鄉里鄉親及所有接觸到他的人沒有不誇他的,真是一個難得的好人。因為他人品好,不坑騙人,守信譽,買賣很興旺,收入很高,生活很富裕,全家幸福歡樂。自煉了法輪功,他終於找到了人生的真諦,全家也隨他陸續修煉了法輪功,日子過得更紅火,生活更加美好。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惡黨對法輪功迫害以來,陳西卜全家受盡迫害。惡警耿超、耿佔鋒、賈立超等人利用職權,對他多次的非法抄家,綁架定罪,搶劫勒索大量錢財和貴重物品,至少搶劫現金四萬五千元,電腦一台,打印機一台,照相機一部,微型採訪機一台……自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三年,陳西卜多次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受盡了酷刑和折磨,惡警認準他家有錢,經常到家騷擾、恐嚇、抄家、綁架勒索。勒索一次不久,又來綁架,不掏錢就被綁架走。

二零零三年元旦前,惡警聽說陳西卜的女兒要結婚,就乘機勒索錢財,非法闖入陳的住宅抄家,亂翻一氣,看到陳西卜女兒陳蘇戴的戒指就強行搶走,又想將陳西卜和女兒綁架,這時候,陳西卜的心臟病突發倒在地上,救護車來了之後,一個惡人揚言,不准搶救,硬是把父女二人非法押送到看守所,並對他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三年底把陳西卜關到唐山豐南區監獄,把他女兒陳蘇關入石家莊市勞教所迫害。

陳西卜的弟弟陳西健和妻二人自二零零一年四、五月份被非法關押在辛集市看守所,受盡了折磨和虐待;陳西健二零零三年底和哥哥同時被非法判刑,刑期為七年,被非法關押在唐山冀東監獄。在唐山監獄,陳西卜遭受殘酷折磨,被蹲小號、不讓睡覺等酷刑,一直到心肌梗塞病情惡化,在沒辦法的情況下,才給辦了保外就醫。

二零零七年在公安局國保大隊被關押時,耿超等三人給陳西卜灌藥,直到口吐大量鮮血才停止。二零零八年奧運前,邪惡之徒更瘋狂的開始迫害陳西卜,因其流離在外,二零零八年八月六日,河北省辛集市610國保大隊李曉峰、商業城派出所魏朝暉等六人到石家莊強行把當時在石家莊的陳西卜夫婦及其女兒綁架回辛集,又日夜派人在其門口蹲坑守候,每天幾次到家中騷擾,不准他們出門。

一個善良的好人,一個依法納稅的個體商戶,一個成功的企業家,一個按真、善、忍修心向善的法輪功學員就這樣被他們迫害致死。

16、唐山市個體經營者倪英琴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八日,河北省唐山市開平區法輪功學員倪英琴在當地長期的騷擾、殘酷迫害下,含冤離開人世,終年61歲。這樣一個善良的婦女,只因堅信使自己身心受益的法輪大法,遭到中共當局強制送安康醫院打毒針、電擊、毒打、野蠻灌食等酷刑折磨,最終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而離世。


倪英琴

倪英琴,女,一九四八年生,河北唐山人,從事個體經營,做過服裝、陶瓷生意,開過工廠,是當時有名的女強人。修煉法輪大法前,她患有嚴重的高血壓,走路頭昏得不能轉動,走幾步就得歇一會兒,去市裏做生意得打車去。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高血壓等都痊癒,在親朋及同行中是個公認的大好人。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開始後,倪英琴遭四次綁架迫害並被非法勞教迫害。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二日倪英琴去北京,在天安門廣場打坐煉功,警察拽她時就喊「法輪大法好」,「還大法師父清白」,之後被天安門廣場派出所銬在暖氣管子上一天,晚上九點被當地派出所接回,後半夜一點多鐘送到看山第一看守所。看守所給她戴上大腳鐐子,逼著她在風場上跑步,腳脖子都磨出了血。有個法輪功學員高喊「法輪大法好」,惡警就開始電人,問誰還煉,倪英琴說她還煉,也遭到電棍電擊。後來,倪英琴因為絕食,被幾個武警抬出去送到安康醫院,她看到有法輪功學員被銬在床上打毒針就去制止,結果惡醫也給她打了一針。打完針後全身哆嗦,四肢無力,走不了路,還被強迫幹活,肉體和精神上遭受雙重折磨。

倪英琴回到看守所後繼續絕食,被強行灌食的管子上都帶血,沒有人性的惡醫卻侮辱性的叫她們「大象」。倪英琴在這種邪惡環境下被折磨迫害了近一年,血壓一直高達二百六十,看守所仍不放人,還把沒轉化的都送開平勞教所繼續迫害。從勞教所回家後,倪英琴不斷受到開平派出所和開平街道辦事處的騷擾,倪英琴丈夫和兒子都是老實人,被單位、街道和派出所逼得沒辦法,精神壓力太大,就把倪英琴又送進安康醫院迫害。安康醫院說必須得有派出所開的證明,才不放人,一切費用還都得自負。從所謂的「安康醫院」出來後,她家人怕她出去惹惡警迫害一家人,就限制她外出,不讓她與同修來往。後來,倪英琴出現腦血栓症狀,生活不能自理近三年,最終於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八日離世。

17、遼寧大連「春光書店」老闆丁振芳在遼寧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死

大連法輪功學員丁振芳,60歲,原在大連經營「春光書店」。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四次被惡警綁架,均遭受酷刑折磨迫害。一次非法勞教迫害、二次非法判刑迫害。丁振芳在馬三家勞教所、遼寧省女子監獄等遭受幾十種酷刑,最後於二零一一年八月一日在遼寧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死。


丁振芳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因經銷大法書籍,丁振芳和丈夫在大連市甘井子區被西崗區分局警察高應忠和石道街派出所片警用欺騙、監控等手段綁架,惡警們抄了他們的家和另外一處暫住房。丁振芳夫婦被劫持到大連姚家看守所,兩人被非法關押二十一個月,期間遭受非人的待遇,丁振芳曾多次長時間被鎖在地環(刑具的一種)上。二零零一年九月丁振芳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瀋陽女子監獄非法關押十五個月。丁振芳的丈夫被非法判刑三年緩刑四年。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六日中午約十二點,丁振芳第四次被中山區葵英派出所綁架,當晚送到姚家看守所。其母親幾次去派出所要人,警察說沒辦法,上級叫抓的。

大連市中山區法院先後三次審判丁振芳,於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被法官王雪飛宣判八年,於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被秘密關押在瀋陽女子監獄九監區,在小號遭受迫害。獄方為強迫丁振芳老人放棄信仰,將她關小號、動用各種刑罰。家屬零八年九月下旬去監獄要求見丁振芳時,獄方以各種藉口不讓見;二零一零年八月二日第二次到監獄,經交涉只允許她丈夫見了她一面。當時丁振芳是被用擔架抬出來的,已被迫害得瘦成皮包骨頭,說話聲已很微弱。二零一一年八月一日在遼寧省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死。

法輪功學員丁振芳,在監獄的三年中,被多次大字形的固定在醫院的床上強行灌食,直到二零一一年八月一日被迫害致死。

二、遭非法判刑迫害主要案例

1、遼寧姜偉被非法勞教、判刑後再遭重判十二年迫害

遼寧朝陽市法輪功學員姜偉女士,因起訴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元凶江澤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九日被綁架、枉判十二年,二零一六年十月投入遼寧女子監獄迫害,經常遭受挨打、受餓、遭體罰、關小號等摧殘,曾被投入精神病院迫害。獄警給姜偉女兒打電話稱,姜偉被送到精神病院在用藥。


姜偉

姜偉女士,本是藍盾酒店老闆,有一個令人羨慕的家庭,一九九八年修煉法輪功後,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肝炎,心臟病,頑固失眠症,婦女綜合症,神經性頭疼等病不治自癒。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團夥瘋狂迫害法輪功後,她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在十月份被非法勞教三年;二零零四年四月再次被綁架,被非法判刑八年。這十一年非法關押期間,她被迫離婚,失去千萬家產,遭受酷刑,被關精神病院,被摧殘的骨瘦如柴,得了胃癌。

二零一五年五月份,中國最高法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後,姜偉依法在六月份向最高檢察院遞交了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的控告書。換來的是,姜偉女士於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九日卻遭到朝陽市公安局李超等人的綁架並被非法批捕迫害。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姜偉女士先後兩次絕食抗議迫害,曾被銬上大板折磨,每天被迫害性灌食四次,身心受到摧殘。

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一日,姜偉女士被非法庭審,維權律師為她做了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並要求當庭釋放。可是,姜偉還是被中共雙塔區610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被投進遼寧女子監獄迫害,經常毒打、受餓、遭體罰等虐待迫害,家人與親友都非常擔憂她的處境。

2、黑龍江電腦公司老闆趙玉安被非法誣判七年

趙玉安,男,一九六四年二月二日出生,時年47歲,住址哈爾濱市阿城區河東街八委九組,在阿城區民權大街經營個體公司(電腦公司、禮儀公司)。於二零一一年被綁架,後被阿城區法院非法判刑七年,被非法關押在大慶監獄四監區遭迫害。

趙玉安。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受益、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多年久治不癒的肝病、肺病沒了,暴躁脾氣改了,家庭和睦。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一夥利用手中的權力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運動。趙玉安遭黑龍江省阿城區610四次綁架迫害、二次非法判刑迫害,一次五年、一次七年迫害。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日,趙玉安在回家的路上,被阿城區國保大隊楊自橫等人綁架,非法關押阿城第一看守所,他經營的電腦公司、婚慶公司被搶劫,財物損失二十多萬餘元,公司被迫停業。二零一二年五月,趙玉安被阿城區法院非法判刑七年,上訴哈市中法被非法駁回,七月二十五日被劫持到哈市呼蘭監獄集訓隊迫害,十月十八日劫持到大慶監獄四監區。

在非法關押中,趙玉安在阿城區第一看守所遭強行注射藥物、抽血、毆打;在呼蘭監獄集訓隊遭暴力逼寫「五書」、暴打、逼做奴工;在大慶監獄,因為拒絕在所謂「四書」上簽字,被惡徒鋼筆尖扎手,強行按手印。

3、拾金不昧的飯店老闆屢遭迫害 控告江澤民

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八日上午,河北三河市原個體飯店老闆張德利先生,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等部門郵寄控告狀,狀告迫害元凶江澤民。

張德利是三河燕郊的個體飯店老闆,由於飯菜經濟實惠,沒有假貨,待客熱情、實在,在燕郊地面生意紅火,小有名氣,那個年代他的個人資產就達一百多萬元。修煉法輪功以後,張德利遵照師父在《轉法輪》中的教導,說真話,積德行善,忍難忍之事。一次秦皇島某銀行一行四人去北京辦事,丟了公文包,裏面有兩張去美國的飛機票和兩張銀行卡,有三千多元現金和一些文件。張德利當眾打開包查看,馬上還給失主,不要他一分錢。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為達個人目的、下了鎮壓法輪功的命令之後,當地警察經常來他的飯店騷擾,有時他拒絕開門,警察就用石子砸玻璃門窗。常來的客人,怕自己招惹上是非,加上受媒體謊言的欺騙,很多人就不敢來飯店吃飯了,生意漸漸蕭條下來,張德利不得已被迫關掉飯店,經濟上蒙受巨大的損失。張德利不僅飯店被迫關門,本人和親屬亦多次受到江澤民犯罪集團和中共的殘酷迫害。

由於江澤民成立610組織殘酷迫害法輪功,多年來,張德利被非法抄家三次迫害,多次非法拘留迫害,兩次非法關押在洗腦班迫害,多次非法關押在燕郊開發區電影院,多次遭受酷刑迫害:戴手銬、腳鐐、電擊、上繩、暴打、關鐵籠子、強行輸液、不讓睡覺、不讓大小便、罰跪、奴役等,被非法判刑三年六個月,母親、岳母、妻子間接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五日,當地公安預謀綁架張德利等九名法輪功學員,警察以「妨礙公務」把他兒子非法拘留一個月,受盡痛苦的折磨和迫害。張德利遭受殘酷迫害持續二十五天,之後被送到廊坊洗腦班迫害,精神和肉體的迫害達到極限,精神就要崩潰,一個月後又非法押回看守所迫害,一天幹十幾個小時活,完不成還要加班受罰。

二零零七年四月五日張德利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劫持到冀東監獄迫害。在冀東監獄由於張德利不配合隊長和教導員的指使,曾被轉三個支隊迫害。

4、成都個體商人法輪功學員袁學芬被非法冤判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八日上午,四川成都法輪功學員袁學芬、文舉平被龍泉驛法院非法庭審,袁學芬面帶微笑,輕言細語的講述自己修煉法輪功以後身心受益的事實。69歲的文舉平當庭反駁公訴人對法輪功的污衊,並指出,《國家新聞出版總署五十號令》宣布對法輪功書籍的解禁,表明擁有法輪功書籍和光盤都是合法的。他們的發言不斷的被審判長打斷。

公訴人陶東梅根據省政法委相關領導的非法要求,建議法庭判袁學芬三年半,袁學芬的律師態度平和的為她做了無罪辯護,最後,袁學芬被非法枉判二年。兩人都當庭表示不服判決,要上訴。

袁學芬女士,今年55歲,四川南充人,在龍泉洛帶鎮從事個體經營。修煉法輪功後,腎炎、婦科病等各種疾病都不治而癒。她按真善忍法理做好人,成了鄰里皆知的好人。迫害後,遭三次綁架迫害被非法判刑兩年。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一日下午,袁學芬和文舉平在龍泉驛區西河鎮西南食品(市場)買東西,再次被洛帶派出所警察綁架,袁學芬被非法關押在成都郫縣看守所。十一月五日,袁學芬87歲的父親和八十五歲的母親到龍泉驛區國保大隊要人,結果遭龍泉北幹道派出所警察非法扣押。袁學芬的父母親晚上被送回家,袁學芬的弟弟和兒子被非法扣押。其弟被非法拘留七天,袁學芬的兒子也被非法拘留七天。

二零一九年二月大年前夕,袁學芬的大弟弟、法輪功學員袁斌(洛帶中學生物課老師,曾經獲教學考評第一)回家看望父母,被蹲坑的公安人員在家門口綁架,被非法關押在龍泉看守所,又被區檢察院非法批捕。老人承受不了打擊,袁學芬的母親曾昏過去,被搶救過來。袁學芬的父親氣昏引起症狀入院搶救,不幸離世。

5、四川瀘州市個體業主鄧萬英、雷煥英、羅太會等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三至九年

被非法關押兩年的瀘州市龍馬潭區特興鎮四名法輪功學員羅太會、雷煥英、鄧萬英,苟正瓊,因信仰法輪大法,在被四川省瀘州市610三次非法庭審後,二零二一年八月上旬,被瀘縣法院非法判刑:鄧萬英九年,雷煥英五年,羅太會三年半,苟正瓊三年。

羅太會、雷煥英、鄧萬英、苟正瓊,家住瀘州市龍馬潭區特興鎮。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二日晚八點,苟正瓊在瀘縣兆雅鎮給學生講真相,遭兆雅鎮派出所警察綁架。同年八月二十一日,瀘縣國保糾集其他派出所人員,在瀘州市龍馬潭區特興鎮,將在各自店鋪裏工作的法輪功學員鄧萬英、雷煥英、羅太會綁架。

當時,鄧萬英女士正在賣藥的店鋪營業,突然,有瀘縣公安局的、龍馬潭區公安局的610國保警察,及特興鎮派出所警察,七、八個人,就在店鋪裏,非法搜走人民幣兩萬多元,及打印機、法輪功真相資料等私人物品。

羅太會女士,是陽光家具店店主,她賣家具時,甚麼材質賣甚麼價,從不欺騙消費者。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一日,她的門市上,羅太會被瀘縣國保李延素、太伏派出所的徐勇,一名龍馬潭區610國保與一名特興鎮派出所警察,謊稱是去「協助調查一些事情」實施綁架迫害。

雷煥英,是一日雜鋪女店主。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一日上午,正在營業的雷煥英被警察綁架到派出所。警察問雷煥英的丈夫,雷煥英在信仰甚麼?雷煥英的丈夫如實地回答說,還說雷煥英以前養雞,買藥吃,修煉法輪功,確實病好了,二十幾年再沒吃藥。警察聽不得實話,將雷煥英丈夫雙手銬上手銬。

三次被非法庭審非法判刑:大約二零一九年九月,鄧萬英等四位法輪功學員被構陷到瀘縣檢察院。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三日、九月十五日,瀘縣法院對關押一年多的四人兩次秘密庭審。法院直接宣布:本案不公開審理,沒有說明理由,就連律師都不知道不公開審理的原因是為甚麼。二零二一年二月三日,瀘縣法院對該案進行第三次審理,由秘密改為公開,家屬憑身份證可以入庭旁聽。

庭審走完過場,無可奈何、無所適從的法官向律師合手致意。律師說,還開甚麼庭呀?把人直接放了吧!法官說,不行啊。然後又說,你提的意見(辯護意見)叫我們沒法搞。獲悉,被非法關押兩年的法輪功學員羅太會、雷煥英、鄧萬英,苟正瓊,二零二一年八月上旬,仍被瀘縣610法院非法判刑──鄧萬英九年,雷煥英九年,羅太會三年半,苟正瓊三年。

6、黑龍江省李葆華被冤判入獄省法制辦建議律師繼續申訴控告

黑龍江省七台河市電腦城新宇科技公司老闆、法輪功學員李葆華遭七次綁架迫害,二次非法判刑迫害。連遭二級法院明顯非法冤判三年六個月, 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一日被劫持入七台河市八六一監獄迫害。當事人、家屬及律師繼續申訴並控告相關責任人。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四日,律師接到黑龍江省法制辦電話表示:現在是依法治國,會儘快處理好此事,同時建議律師再向七台河市法院的上級主管部門繼續郵寄控告信,希望更多有關領導重視。

二零一六年五月八日,李葆華在自己的電腦商店被桃山派出所警察王楊、李萬金等人綁架,一直被非法關押在七台河市看守所。二零一七年四月,被桃山區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並處罰金三千元。李葆華立即上訴,並開始絕食抗議。他的家屬也將法院及辦案單位控告到上級機關。


李葆華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七日,七台河市桃山區法院法官劉曉燕、王春麗、尹麗丹、桃山區檢察院姜林等人,故意把李葆華案的庭審安排在李葆華的律師為其它案件到內蒙古出庭的時間,使律師無法到七台河出庭。最後法庭在沒有旁聽人員的情況下,在七台河市看守所對李葆華進行非法庭審。李葆華見沒有律師辯護,拒絕出庭,法官劉曉燕等人知法犯法,令四法警把李葆華抬上庭,強行按住進行所謂「審判」,整個過程二十分鐘結束。

桃山法院於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日下達判決書,對李葆華非法宣刑三年半,罰金三千。李葆華在四月二十六日接到了判決書後,立即上訴,並把上訴書遞交中院。同時為抵制非法判刑,李葆華絕食抗議。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三日上午,李葆華的辯護律師來到七台河市中級法院,和案件負責人李歡溝通,指出在處理李葆華案件中,辦案人員諸多違法處,希望中院能秉公辦理,糾正一審法院違法行為,把案件發回重審。後來李歡稱:我也得聽「領導」的,但是這個案子我們會去桃山法院核實的,給我兩個星期的時間核實。

李葆華因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曾經七次被綁架、非法關押迫害,李葆華歷經九死一生才回到家中。這次家屬為維護他的合法權益,為他聘請王振江律師,王律師指出辦案單位的違法行為,劉曉燕和王楊等人曾經多次威逼利誘家屬辭退律師。劉曉燕曾對家屬說:你們把這個律師辭退了吧。李葆華家屬沒有辭退律師,李葆華被劉曉燕報復性非法誣判三年半。

7、遭四年冤獄迫害 旅美法輪功學員李寶雲控告元凶江澤民

李寶雲,女,六十五歲,原遼寧省丹東市生意人。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風濕病、胰腺炎等嚴重疾病痊癒了。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二零零二年,李寶雲被綁架,非法判刑四年,在瀋陽市大北女子監獄遭小號等「轉化」迫害。冤獄後,歷經流離失所的痛苦,二零零八年,流落到海外,現住在美國三藩市。

中國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宣布「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後,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二日,李寶雲從美國向中國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投寄《刑事控告狀》,起訴迫害元凶江澤民。

修煉法輪功之前,李寶雲,35歲,原來的丈夫去世,獨自撫養三個未成年的孩子。生活的重擔使她積勞成疾,那時的她患有嚴重的風濕病、胰腺炎、嚴重的失眠。一九九六年,李寶雲將賣房子的錢借給一個朋友,但一年後,那個朋友不但不還錢,還搬家了。李寶雲那時的心情非常痛苦,當時李寶雲決定找人報復。就在此時,她開始煉了法輪功,看到了《轉法輪》後,放下了一切仇恨,決定不再報復他。後來李寶雲認識再婚的丈夫,他也修煉法輪功,婚後生活幸福。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一夜之間全國到處抓法輪功學員,電視、廣播、報紙、電台每天二十四小時不停地造謠、污衊,李寶雲遭二次綁架,並被非法判刑四年迫害。

其中,二零零二年七月八日下午,李寶雲第二次被綁架,被脅持到丹東市浪口派出所迫害,遭遇關鐵籠子、吊銬、電棍電擊、暴打等殘酷酷刑。七、八個警察強行雙手用手銬吊掛到派出所的鐵籠子上迫害。雙臂各掛一個輪胎,頭戴一個鐵帽子,同時不停地用電棍電擊她的脖子,雙臂,腋下,當時脖子都是水泡,他們連續折磨四\五個小時,先前兩個電棍沒電了,又新充了另兩個電棍電。後來,將她送到丹東市看守所迫害。


中共酷刑:吊銬

李寶雲被非法判刑四年,在法庭上沒有辯護律師,秘密審判,沒有通知家屬,接到判刑書後,李寶雲決定起訴,並寫了起訴狀,交上去後,一直沒有回音,他們不允許起訴,沒幾天李寶雲就直接被送到瀋陽市大北女子監獄迫害。在小號裏不讓穿鞋,不讓穿內衣和內褲,也不能穿襪子,光身穿棉衣和棉褲,李寶雲被凍的手腳像被動物咬了一樣疼痛,身體被疥瘡折磨迫害的奇癢無比,並遭洗腦和強制「轉化」迫害。

8、遭冤獄電刑洗腦班迫害黑龍江省鶴崗市趙福強又被綁架

趙福強,男,50多歲,黑龍江省鶴崗市個體出租車司機。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一日至十三日期間,修煉法輪功的趙福強被鶴崗市公安局向陽分局紅軍派出所綁架。

趙福強以前吸煙、喝酒,每天為生活奔波的又苦又累。一九九八年修煉大法後,覺得這法輪功太好了,一有時間就捧起大法書,漸漸的他不吸煙也不喝酒了。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流氓集團發動瘋狂迫害後,趙福強被迫放棄了修煉。在良知、道義世風日下的隨波逐流中,他經過深思熟慮,做出了重要的選擇:重新修煉法輪功!趙福強用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人品正、良心正,作為一名出租車司機,從不亂收費,主動交納稅款,撿到乘客落下手機、錢等物品,總是儘量想辦法找到乘客如數奉還,無論在任何環境下都做一個善良的好人。

迫害發生後,趙福強遭四次綁架迫害、一次非法判刑迫害。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二日,轄區片警淳於洋帶著南山分局、鐵西派出所一幫警察闖入趙福強家綁架了他,當晚他被劫持到鶴崗市第二看守所,天天被迫碼坐。十八天後轉到第一看守所迫害。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上午九點,鶴崗市南山法院對趙福強非法開庭。儘管律師的辯護贏得旁聽席上一片掌聲,中共法院還是非法判趙福強三年徒刑。二零零九年十月以後,趙福強被劫持到佳木斯監獄迫害,遭受「開飛機」等酷刑迫害、關小號、強迫做奴工。

酷刑演示:開飛機
酷刑演示:開飛機

二零一三年六月十四日晚,趙福強開出租車時,被綁架到南山分局,第二天警察把趙福強銬在南山分局地下室的刑房,三次用慘烈的酷刑折磨趙福強,刑訊逼供。六月十六日下午,警察將趙福強劫持到鶴崗市第二看守所迫害,遭受野蠻灌食,折磨了二十天後,警察將身體虛弱的趙福強劫持到鶴崗市洗腦班遭電刑等迫害。

二零一五年八月下旬,鶴崗市六、七名法輪功學員遭綁架,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日晚,趙福強等一出單元門就被七、八個便衣綁架,接著抄了他的家,便衣說跟蹤不是一天、兩天,參與迫害的單位是向陽分局和南翼派出所。

9、齊齊哈爾美容師梁水清遭非法判刑迫害

梁水清,女,40來歲,齊齊哈爾市個體美容師,本是很開朗善良的女士。梁水清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因服務熱情周到,口碑好,顧客都愛到她的店裏去美容。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梁水清因起訴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第一次遭文化路派出所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近一個月之久。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四日,梁水清第二次被文化路派出所綁架,被非法拘留一個月。二零一九年六月,文化路派出所勒索梁水清母親交二千元錢,稱是「取保」的錢。

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三日,建華區檢察院人員讓梁水清去談話,讓她在筆錄上簽字,她沒簽。同年七月九日上午,文化路派出所辦案人李易澤(多次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勒索錢財)等警察稱:「梁水清被(非法)批捕了。」將她綁架,藉口說她上次(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四日)被綁架的事沒完,屬「取保候審」,讓家屬交五百元核酸檢測錢。隨後,梁水清的家人去派出所要抓人的手續。李易澤說:「你沒權利看。」並對家屬大喊大叫,轟家屬走。梁水清後被非法關押到泰來縣看守所迫害。

二零二零年八月,梁水清被構陷到建華區法院。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梁水清被非法二審,判了緩刑。梁水清獲釋回家後,已精神不正常。

多年來,梁水清和家人遭無端騷擾迫害,嚴重影響她的個體美容生意。參與迫害的相關單位與個人理應受到法律制裁,對梁水清經濟、精神賠償。

10、廣東梅州夫妻均被冤判十年 電器店被迫關門

據悉,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七日,廣東梅州法輪功學員鄧秀芬被劫持到廣州市白雲區的省女子監獄,而她的丈夫梁順景則於八月二十三日被劫往四會監獄。

梁順景先生,現年五十五歲,原中國工商銀行梅州分行職工,早年與妻子一同開店經營家用電器等。因夫妻倆遵循法輪功真、善、忍的標準,為人厚道、誠實守信,生意有了新發展,後來擴大鋪面,從團結路的內街搬到團結路與嘉應東路交匯的大街上,未料卻橫遭中共江氏集團迫害。他們經營得好好的電器店──蘇泊爾生活館因夫妻倆雙雙被綁架,一度由讀大學的女兒請人苦苦支撐,終因父母均被迫害而女兒學業正處關鍵時期,不得不被迫關門。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日晚上十點多,梅城江南法輪功學員梁順景、鄧秀芬夫婦開車外出講真相時,被梅州市公安局梅江分局國保大隊、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非法組織的人員蹲坑綁架,非法抄家,後被非法刑拘。

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九日,梅州市梅江區法院對梁順景、鄧秀芬夫妻非法開庭,誣判梁順景十年三個月刑,其妻子鄧秀芬則被枉判十年,並且各被罰款兩萬元,兩人均提出上訴,並繼續請律師參與訴訟,但仍被劫持入監迫害。

11、黑龍江省雞西市殘疾人李永勝遭牡丹江監獄酷刑迫害

李永勝,男,41歲,個體業者,下肢殘疾,家住雞西市雞冠區紅星鄉東太村,在牡丹江做生意。僅僅因為修煉法輪功做好人,至少被四次綁架,甚至被非法勞教一次、誣判一次四年迫害。二零零八年七月二日,李永勝被惡警綁架,被牡丹江市西安區中共法院誣判,被劫持到牡丹江監獄繼續關押迫害,後分到監區,被強制勞動,甚至強制奴役,給娃娃玩具粘眼眉。為了強迫法輪功學員李永勝放棄信仰,惡警使用酷刑來強迫轉化,如電棍電、上大掛、關小號等等。

在黑龍江省牡丹江監獄十四監區,李永勝被獄警閆榮偉在監區當著全體服刑人員的面遭酷刑折磨迫害,「上大掛」數天,不讓上廁所,不讓閉眼,讓刑事犯打罵、侮辱,並公開威脅不「轉化」,一天好日子也別想過。李永勝否定強制轉化所寫「四書」,堅持煉功。監區惡警和犯人就瘋狂地拳打腳踢、用高壓電棍電擊迫害,他堅忍不動,依然每天堅持煉功。

中共酷刑示意圖:上大掛
中共酷刑示意圖:上大掛

二零一一年十月,監區大隊長王旭輝將李永勝關小號近三個月迫害,二零一一年年底解禁,不讓家屬接見。在小號中,戴手銬、腳鐐數日,而且用電棍電,小號裏面狹小無陽光,完全封閉李永勝與外界的一切往來,企圖從精神上徹底孤立、打擊他。

一個國家對殘疾人的態度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這個國家的文明程度。可是,中共迫害法輪功,對修煉法輪功的殘疾人也從來沒有絲毫的顧忌。對修煉法輪功的殘疾人李永勝的迫害,令人不齒。

12、湖南湘潭文具店老闆黃朵紅遭非法判刑十年迫害

黃朵紅,女,45歲,曾是湘潭市一家文具店的老闆,生意一直較好,現被非法關押在湖南省長沙女子監獄迫害,從二零一二年十月再次被綁架迫害起至今,親人的探視權一直被剝奪,她在監獄一直被迫害的很嚴重,曾被關監獄小號迫害。


黃朵紅

迫害發生後,黃朵紅遭四次綁架迫害,一次非法勞教、一次非法判刑十年迫害。

二零零一年,黃朵紅被非法勞教兩年,關押在株洲白馬壟勞教所。二零零二年九月,黃朵紅被勞教所關押到「攻堅隊」「暴力轉化」。期間,因不屈從「轉化」,黃朵紅遭受了殘酷的身心摧殘,被七、八個人施以「扒蛇皮」的酷刑迫害。二零零四年,在湘潭市610和當地公安的暗示、恐嚇下,丈夫被迫與她離婚。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八日黃朵紅在耒陽一位法輪功學員家被綁架。二零一三年,黃朵紅被市610等各公檢法強行誣判刑期十年,從被綁架從湘潭市看守所到湖南省女子監獄,黃朵紅親人的探視權一度被剝奪。

13、雲南趙菲瓊遭一次非法勞教、三次非法判刑迫害

趙菲瓊女士是雲南省宣威市人,家住宣威市虹橋居委會台子巷四十五號。二零二零年六月七日,雲南宣威市五十歲的趙菲瓊女士結束四年半冤獄回家。在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非法關押的三年五個月裏,她因堅持煉功被多次戴手銬、腳鐐,雙手、雙腳分別銬在床上迫害,最長時一次被銬十七、八個小時不給放下來,還被兩次送入禁閉室,被強迫穿束身衣、噴辣椒水。警察還曾當面直言不諱:「我每天一來上班前就在想,要怎麼對付你趙菲瓊!」

這是她第三次被非法判刑迫害。此前她曾被非法勞教一次(兩年),被非法判刑兩次共八年(每次四年),共陷冤獄十四年半,由於不放棄信仰,在女二監長期被關禁閉、嚴管、坐小凳子,遭到打毒針、高壓電棍電擊等酷刑折磨。

趙飛瓊女士,一九九七年修煉法輪功後,單薄的身體好了,心靈得到了淨化,她按照真善忍修煉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孝敬婆婆,體貼丈夫,一家人更加和睦,互敬互愛,鄰居都誇她是個好媳婦。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由於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曾多次被非法勞教和判刑,共在黑監獄裏,被迫害十年多:

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三年,趙飛瓊被非法關押在雲南女子勞教所兩年,由於她堅持信仰,不「轉化」,又被非法延期關押59天。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至二零零八年八月九日,趙飛瓊被非法判刑四年,關押在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集訓監區迫害。此次,趙飛瓊從女二監獄回家後,工作無著落,到處打工,丈夫強行與她離婚。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六日至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六日,趙飛瓊再次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七日下午四點多,她在昆明火車站回宣威的安檢口被非法攔截,綁架、抄家、非法判刑四年半,二零一七年一月十日,趙菲瓊被送到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期間經歷兩次關禁閉、出現可怕幻覺,疑似被監獄下藥迫害、幾十次被吊銬迫害、強迫穿束身衣、被用手銬銬腳、噴辣椒水等殘酷虐待折磨。在二零一八年,她的父親去世,趙菲瓊被關在監獄,沒能見到父親最後一面。

14、被冤判十年 段小燕在甘肅女監遭迫害

二零一五年七月四日,法輪功學員段小燕,在慶陽市慶城縣驛馬鎮工作的一個蛋糕店內,被國保警察綁架,後被慶陽市慶城區法院非法判刑十年,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四日,被劫持到甘肅女子監獄關押,遭非人迫害。

段小燕女士,今年五十歲,甘肅慶陽市鎮原縣人,從小體弱多病,外出坐車都很困難,常年精神抑鬱痛苦。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得到了健康,無病一身輕,脫胎換骨一樣;精神上開始樂觀向上,學會了做事為別人考慮,看淡名利,一心向善。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發生後,段小燕堅持信仰,屢遭中共迫害期間,她遭受過野蠻灌食、戴手銬腳鐐、上死人床、電棍電擊、拖拽等多種酷刑折磨,身心備受摧殘煎熬。因一直堅定信仰,拒絕「轉化」迫害,二零零九年,段小燕從青海監獄七年冤獄期滿,九死一生。

然而六年後,二零一五年七月四日,法輪功學員段小燕再次被綁架,遭被慶陽市慶城區法院非法判刑十年,二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四日,被劫持到甘肅女子監獄關押迫害。遭包夾焦麗娟毒罵毆打迫害、不讓睡覺、被迫一個姿勢蹲著、犯人包夾在飲食、上廁所等方面虐待迫害、監獄阻止律師申訴、阻止家人見面等生活迫害。

由於中共甘肅監獄不允許段小燕正常會見家屬,再加上恐嚇、威脅,段小燕被迫害的更多事實仍然被掩蓋著。

15、佳木斯王英霞六次被綁架屢遭酷刑迫害

佳木斯王英霞女士,一九六八年七月九日出生,家住佳木斯市永紅區十四委,曾從事個體運輸業。曾經是佛教居士,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受益,胃病不治而癒,遇到矛盾寬容忍讓,與人相處真誠善良,內心平靜,神情清朗,活得充實。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集團在全國範圍內,發動了對善良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為了給法輪功說句公道話,王英霞遭六次綁架迫害,三次非法勞教、一次非法判刑三年迫害,共計非法關押六年半。王英霞遭受多種酷刑折磨:長時間碼坐、做奴工、野蠻灌食、大背銬等。由於長時間被上大背銬,導致王英霞右側手臂被迫害致三級傷殘,獲得自由後,王英霞通過煉功,身體神奇般康復。

迫害期間,老實能幹的丈夫在巨大的壓力下,被迫離婚。家庭的破碎,加之媽媽一次次被綁架,孩子幼小的心靈受到了極大的傷害。王英霞看到孩子有超出同齡人的成熟,她的心在滴血,她說:「如果時間能夠倒流,我願意加倍彌補本屬孩子的那份母愛。」


王英霞和他的兒子

中國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宣布「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後,王英霞女士控告元凶江澤民。內容述及以下迫害事實:

二零零零年六月的一天進京上訪,王英霞在天安門廣場被便衣警察劫持、遣送回當地看守所,八天後放回家,過後得知丈夫被勒索三千元錢。

二零零二年四月的一天,王英霞在自家超市賣貨,衝進來四、五個警察,沒出示任何證件就開始亂翻東西,好半天,搜到兩盤煉功錄音帶和一盤真相錄音帶,然後把王英霞強行架上車,王英霞被劫持到新立派出所,遭枉判勞教三年,在勞教所被使用大背銬,致殘,右手傷殘,到醫院檢查結果三級傷殘,提前兩年被釋放。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份,王英霞在同江散發真相資料時,被同江市清河鄉派出所所長吳紅偉夥同多個警察綁架,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二年九月因為串門被非法勞教兩年,二零一三年九月五日,勞教所解體的情況下才被放回。

16、冤獄迫害十三載 遼寧伏豔女士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

遼寧大石橋法輪功學員伏豔在北京經商,二零零一年八月在北京的家中被中共警察綁架,並被非法勞教三年,關押在馬三家教養院,期間因不配合而絕食,十幾個人每天按著她灌食、輸液,灌食時食管插進去,特別痛苦,拔出來上面全是鮮血。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二零零三年法輪功學員李豔華被迫害致死在明慧網曝光,二月十七日,大石橋警察指定伏豔「到鞍山在互聯網上發布」「李豔華被警察打死」的消息,並且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強行劫持伏豔到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迫害。伏豔被非法判八年徒刑(二零零三年二月十七日,遼寧省大石橋市法院(2003)大刑初字第15號)。三月二十九日,伏豔逃出他們的非法看管。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四日,大石橋公安局又把伏豔從馬三家教養院非法批捕迫害,劫持到大石橋看守所非法關押迫害。伏豔在看守所被迫害出心臟病症、高血壓症,從在醫院走脫,兩個月後被綁架,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大石橋市法院追到監獄,非法對伏豔加刑五年半。

期間,二零零九年八月,伏豔開始拒絕奴工勞動。從十一月十一日起,之後的兩個月時間裏被送進小號,小號的搜身是帶有侮辱性的,要你脫得一絲不掛。小號的溫度只有攝氏零度左右,不給棉褲,棉絮,整日凍得無法入睡,只能靠來回走動取暖。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在痛苦中度過了十三年半監獄生涯的我回到社會時,已由一個三十歲不到的青年,被迫害成滿頭花白頭髮的中年人,可謂家破人亡:父母分別於二零零八年和二零一一年雙雙去世,丈夫和我離婚後另娶;我沒有房住;沒有工作,只有一個需要扶養的孩子。」這是伏豔女士飽受十三年冤獄後對自己當時境況的描述。

伏豔在遼寧女子監獄期間多次被停止家屬接見,最長一次長達一年半,就連在同一個監獄的姐姐伏英十三年來也從沒讓見一次面。二零一一年三月伏豔的母親佟書萍就是在長期停止接見期間,在思念的痛苦中含恨去世。

17、陷冤獄遭迫害十三年 浙江劉德喜控告元凶江澤民

浙江省台州市法輪功學員劉德喜、羅素娟夫婦原有穩定的生意和不菲的收入,一九九九年之前,他們每年的收入高達幾十萬元。然而,僅因他們堅信「真、善、忍」,堅持做一個好人,遭到中共江澤民集團的殘酷迫害,劉德喜被非法判刑十年,兩次被非法勞教,總共陷冤獄長達十三年,生意早已失去,目前家中經濟狀況極為拮据,女兒須靠親屬接濟才能上學。

劉德喜、羅素娟夫婦於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五日向最高檢察院控告元凶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責。其中提及以下內容:

一九九八年九月,劉德喜在大連經商時,修煉法輪大法,後來戒掉賭博的惡習,修煉後夫妻倆相敬如賓。劉德喜修煉後,上貨時由於進貨量大,每次碰到貨主算錯少收貨款時,都主動提醒,一分不少的支付貨款,多則幾千元,少則幾百元。貨主感慨的說:「做一輩子買賣也沒碰到過這樣的好人。」

看到劉德喜的變化,劉德喜妻子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也走上修煉的道路,不到兩個月一些病全都好了。一家人過的和和美美,生意也蒸蒸日上。法輪功對個人對家庭對社會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發生後,劉德喜被綁架四次,遭二次非法勞教迫害、一次非法判刑迫害,羅素娟遭三次綁架迫害。

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日,劉德喜被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區法院非法判刑十年,劉德喜依法上訴。二零零五年三月一日法院第二次開庭,卻非法維持原判。

二零零五年一月十六日,610警察把劉德喜劫持到浙江第五監獄迫害,結果浙江第五監獄拒收,後來警察將劉德喜劫持到浙江省第二監獄迫害。在浙江省第二監獄,劉德喜絕食抗議迫害,他們就把劉德喜手往身後反銬連拉帶推第二監獄醫院迫害,兩手兩腳分開綁在床上,用管子插在鼻孔上灌食,強行打吊瓶。後又轉到四大隊三中隊迫害,派七個犯人二十四小時看著,逼看誣蔑法輪功的書和碟片,逼坐小板凳、罰站……劉德喜被關押在四樓小房間,拉上窗簾,單獨迫害;中隊指導員曹國明還指使犯人包康和王海波對劉德喜拳打腳踢,毒打迫害半個多小時,身上打得青一塊,紫一塊的,嘴上牙齒上打得全是血,衣服都染上血。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一日,劉德喜結束冤獄回家。本以為歷經苦難的一家人終於可以團聚,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二日下午,劉德喜在大連市三十里堡北樂市場附近一居民區內粘貼揭露迫害的真相不乾膠時,一不明真相居民誣告,劉德喜被三十里堡派出所綁架、後來被非法勞教兩年,劫持到大連教養院七大隊迫害。

綜上所述,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輪功發生以來,截至二零二一年八月,在中國大陸遍布三十個省、(直轄市)、自治區,個體行業法輪功學員遭江氏犯罪集團和中共610特務組織及各省(市)、自治區、(直轄市)政法委、610迫害,至少造成60人遭迫害致死,234人次遭非法勞教、238人次判刑迫害,1028人次遭綁架迫害。

上述遍布中國大陸三十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個體行業修煉的法輪功學員,其中黑龍江省、四川省、遼寧省、吉林省迫害案例多,他們因這場迫害面臨困境,但他們依然在各自崗位上按照「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在工作和生活中從好人做起,遇到矛盾找自己,善待他人,做更好的人。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參與迫害的610頭目周永康、李東生、孫力軍,還有最近落馬的傅政華,當初是何等的瘋狂,現在遭惡報鋃鐺入獄。上述那些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各級政法委、610、國保、派出所、街道社區等人員,如不及時了解真相,將功補過;不僅自己面臨終身追查問責、法律的嚴懲、本人和家屬將面臨國際社會的經濟制裁、還有天理的大審判。

上述參與迫害的主要責任人是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市、縣政法委、610及公安國保、派出所、街道(社區)人員,幕後真兇則是江澤民犯罪集團和中共610迫害體系。

附錄:個體行業修煉法輪功的學員遭迫害明細表(10.7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