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上半年北京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情況綜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月一日】(明慧網通訊員綜合報導)根據二零二一年上半年明慧網的報導統計,北京市法輪功學員18人被非法判刑,至少七人被非法庭審,129人被綁架,148人被騷擾、恐嚇,四人被關入洗腦班,一人被迫害離世。由於中共網絡封鎖等原因,還有許多沒有報導出來的迫害案例。

本文收集整理的只是明慧網已經報導出來的迫害概況,簡要敘述如下:

一、張淑香被迫害離世

北京市平谷區法輪功學員張淑香女士,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一日遭中共不法人員綁架,非法判刑三年,關入北京女子監獄,被迫害的奄奄一息。二零一九年四月三日被120急救車送回家中,一直臥床不起,當地司法所和派出所屢次騷擾她,她的養老金也被扣發,導致她病情惡化,於二零二一年三月三十日含冤離世,終年七十三歲。

二、十八人被非法判刑

據二零二一年上半年明慧網報導,北京市法輪功學員又有18人被非法判刑、勒索罰金。部份名單和基本情況如下:

大興區:張慕傑、張慧雲;
昌平區:梁新;
豐台區:李淑雲、姚俊清、郝庭珍;
朝陽區:鮑守智;
西城區:楊學華;
房山區:常淑榮;
延慶區:王朝英;
海澱區:付晨生、李佔金;
地區不明:時邵平。

● 海澱區溫泉鎮付晨生,69歲,因講真相被綁架,被海澱區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三個月(判刑時間不明),曾被送往監獄,被監獄因年歲大拒收,退回看守所,已在海澱區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年。

● 大興區張慕傑女士,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九日被清源路派出所警察綁架,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被大興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 西城區楊學華,因向民眾發送真相資料,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三日被豐台區太平橋派出所警察綁架。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楊學華被豐台區法院秘密非法判刑七年,被勒索七千元。

● 豐台區李淑雲,於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八日被非法抓捕,關押在東城區看守所,同年十二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勒索罰款四千元。

● 豐台區蒲黃榆姚俊清,於二零二零年一月失蹤,二零二一年二月得知被非法判刑一年半。

● 昌平區60多歲的梁新女士,被中共警察綁架、關押大半年,今年二月三日被東城區法院枉判三年六個月,勒索四千元。

● 二零二零年九月八日,東城區法院在網上對朝陽區法輪功學員鮑守智非法開庭,後又一次網上開庭。二零二一年約二月,鮑守智家屬接到通知,鮑守智已經被非法判刑兩年零六個月,勒索罰款五千元。


法輪功學員鮑守智

● 房山區常淑榮被非法關押近一年時,房山區法院在二零二一年三月十八日秘密開庭,對她枉判一年六個月,並勒索罰金兩千元。

● 大興區張慧雲,今年三月被豐台區法院非法開庭,被誣判四年半,開庭時法院沒有通知家屬。

● 中科院碩士時邵平,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八日在北京租住房內被綁架、非法抄家,此後一直被非法關押,二零二一年四月得知已被非法判刑九年,送北京市第二監獄。二零零一年時邵平遭中共非法判刑十年,一直被關押在北京前進監獄,遭受長期迫害。

'法輪功學員時邵平'
法輪功學員時邵平

● 豐台區蒲黃榆郝庭珍,現年81歲,(具體時間不明)被豐台區法院非法判刑一年,監外執行。郝庭珍老人要求立即停止對她的迫害,撤銷一年監外執行的刑期。

● 四月三十日,延慶區法院三人由派出所一個警察領路來到延慶區千家店鎮王朝英家,也不進屋,站在院子裏向他們宣讀判決書,讀了沒幾句,判王朝英二年六個月,勒索罰金五千元。家屬出來質問法院人員,人都被你們折磨成這樣了,你們還要判她刑、罰金,你們還是人嗎?在家屬的質問下,三名辦案人員把判決書丟到一邊,草草收場,趕緊上車逃走。

'昌平看守所把王朝英送回家時在120急救車下來時的照片'
昌平看守所把王朝英送回家時在120急救車下來時的照片

● 北京大學75歲的退休高級工程師李佔金女士,被綁架關押構陷近兩年,於二零二一年五月三十一日被海澱區法院非法判刑五年,老人上訴到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

三、綁架關押,非法搜查

二零二一年上半年被綁架並非法關押一百二十九名北京法輪功學員,其中多數被非法入家強行搜查,掠走財物。被非法關押時間長短不同,有的以「取保候審」放回,有的被非法批捕,也有當天放回的個別情況。

其中部份名單:

東城區:王樹祥、張鴻儒;
西城區:郝瑞華、蔣京庸、楊波夫婦和女兒蔣荷(禾);
海澱區:王春萍、甄渺及女兒、甄渺丈夫張師大、胡貴蘭、傅蓉、霍志芳、柯興國、丁曉義、鐘華健、張淑霞、張淑霞保姆、賈曉玲、林燕、傅秀雲、朱榮華;
石景山區:田姓法輪功學員、劉翊;
房山區:李蘭強、李秀玲、牛北彥;
豐台區:邢國慶、張傑夫婦、二名女學員,李春芳,陶玉琴;
大興區:齊世純、仇冬雲、李豔、張廣香;
朝陽區:雷中富、黃清香、馮穎軍、王淑英、李淑清、孫仲芳、王彥明、王寶軍;
通州區:李淑芳、崔秀玲;
順義區:單叔江、王宗才、王淑蘭夫婦、孫秀英、杜海華、張秀娟、楊士傑、張桂淑、楊士敏、張子雲、王素榮;
平谷區:張廣和;
密雲區:尚素蘭、馬福東、柳娜新、柳娜新弟弟、弟媳,王志勇;
懷柔區:彭興雲、於佔芹、趙秀梅;
延慶區:焦玉芳、魏東梅、郭振革、丁曉藝、吳芳齡、楊玉蘭、楊敬霞、韓世民夫婦,郭金山、范紀榮、孫志剛、劉俊、宋秘枝夫婦、楊來小;
昌平區:於莉、侯宇新、劉全桃、張淑蕊、張雷、呂梅俠、張成果;
京外法輪功學員:河北省武安市郝虎城、河北省三河市劉振、河北省張家口市李潤梅、河北省滄州市劉希傑、吉林省吉林市劉瑞雲、陶亞威夫婦、山東省冠縣徐海東。

部份案例:

1、二零二一年一月十四日凌晨,北京香山派出所警察協助海澱區公安分局警察非法搜查法輪功學員王春萍(女,70歲上下)及其女兒甄渺家,王春萍和女兒及女婿張師大分別被綁架到清河派出所。甄渺十二歲的女兒也一同被綁架到派出所,當晚被奶奶領回。

2、一月三十一日上午,懷柔區泉河派出所所長趙某帶領七、八個警察,闖入彭興雲家,到處亂翻,把屋子搞的一團糟,三、四十本大法書,二千九百元真相幣等被搶走,彭興雲被綁架,當日取保候審放回。

3、二月四日晚約八點,順義區趙全營派出所兩輛警車,七、八個警察叫開木林鎮東沿頭村王宗才家門,進門就亂翻,師父法像、新經文及護身符被搶走,王宗才、王淑蘭夫婦被綁架到順義區趙全營派出所。

4、豐台區方莊方星園三區法輪功學員邢國慶、張傑夫婦和二名女同修三月二日在家學法被綁架,非法抄家。

5、三月七日,海澱區霍志芳出門,給住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老父親送了一碗粥,被片警陳炳超打電話騷擾,說中共「兩會」期間不許出門,還讓她到中關村派出所一趟。下午中關村派出所警察上門抄家,暴力綁走了霍志芳。

年3月7日,法輪功學員霍志芳被中關村派出所警察暴力綁架(視頻截圖)'
2021年3月7日,法輪功學員霍志芳被中關村派出所警察暴力綁架(視頻截圖)

6、四月二十二日,在北京以修理空調電器為生的河北省武安市法輪功學員郝虎城,在租住房內被昌平區沙河鎮七里渠派出所警察綁架。

7、五月十一日,懷柔區趙秀梅在家休假,上午被泉河派出所警察帶走去醫院做核酸檢測等,趙秀梅丈夫不放心隨後去了醫院,中午泉河派出所警察哄騙說,他妻子沒事,讓他先回去,一會就讓趙秀梅回家。丈夫信以為真就回去了。結果等到下午趙秀梅也沒回家。她丈夫給泉河派出所打電話無人接聽,給趙秀梅打電話,關機。後來得知,趙秀梅被泉河派出所與單位(懷柔區成人教育局)合謀綁架到順義看守所非法關押。

8、海澱區傅秀雲在居住處被六月十八日、十九日兩次敲門騷擾後,三十日晚遭敲門後撬鎖,把鎖鋸開,被恩濟莊派出所警察、八里莊街道、小區居委會等單位人員搜家,傅秀雲被綁架後拘留。

9、六月二十日早晨,朝陽區82歲的孫仲芳正在家裏吃早飯,突然闖進七、八個警察,說是潘家園派出所第四大隊的。進屋後說有信息證實孫仲芳發資料了,沒有出示任何證件,也沒有搜查證,就開始在屋裏翻東西。最後拿走一本老太太每天看的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的書《轉法輪》,和一些《明慧週刊》,強行帶老太太到派出所錄口供、到醫院檢查身體。

四、非法批捕,構陷至檢察院

已知上半年至少14名北京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批捕,構陷至檢察院。

1、二零二一年二月上旬,海澱區甄渺、張師大夫婦被非法批捕,三月十二日被構陷至海澱區檢察院。

2、二月上旬,朝陽區東湖派出所警察宣布,被取保候審的李玉根、劉辛荷夫婦被朝陽區檢察院立案,並批准逮捕。後因身體原因被檢察院「取保候審」。

3、昌平區侯宇新於二月二十一日去平西府派出所後被拘留,二十四日家屬被告知逮捕通知書,通知書是「北京市檢察院第一分院」,公章是北京市公安局,簽發逮捕證日期是二月十八日。

4、被非法關押的西城區蔣禾及母親楊波、父親蔣京庸一家三口的冤案被遞交到西城區檢察院。

5、三月五日,構陷平谷區付素芹的案子被送到門頭溝區檢察院。

6、三月十一日,順義區楊士傑被後沙峪派出所警察綁架,後被非法批捕。

7、豐台區方莊地區法輪功學員胡行銑,78歲,三月二十二日,被豐台區檢察院通知去拿傳票,被胡行銑拒絕。四月八日,方莊派出所兩個警察把胡行銑和他兒子送去接受傳喚。胡行銑不承認他們的指控,認為自己不是犯罪嫌疑人,拒絕簽字,辦案檢察員大吼大叫,揚言下兩次傳喚不到,對他實施非法抓捕、判刑,扣發養老金。

8、四月八日,豐台區張傑、邢國慶夫婦被非法批捕,構陷到豐台區檢察院。

9、五月十二日,西城區孟秀珍接到西城區檢察院的電話,告知案子已到檢察院,讓去做筆錄,被孟秀珍拒絕。隨後孟秀珍向西城區檢察院、北京市檢察院第一分院、國家信訪局、北京市公安局紀檢監督局郵寄了控告書。

五、非法起訴

上半年至少24名北京法輪功學員被非法起訴。

1、二零二一年四月前,豐台區王君萍、郝庭珍、胡行銑,先後被構陷到豐台區法院。

2、石景山區楊婉馨,二零二零年八月被非法抄家、綁架,非法關押在石景山區看守所,已被構陷到石景山區法院。

3、被非法關押在東城區看守所的許娜、孟慶霞、李宗澤、李立鑫、鄭豔美、鄭玉潔、張任飛、劉強、鄧靜靜、焦夢姣、李佳軒等,四月初已被構陷到東城區法院。

4、五月十四日,房山區李文才、李素娟夫婦被房山區檢察院構陷到房山區法院,面臨非法庭審。

5、石景山區付秀芹被構陷到門頭溝區法院。

6、西城區蔣禾及母親楊波、父親蔣京庸被構陷到西城區法院。

7、六月二十八日,豐台區張傑、邢國慶夫婦被構陷到法院。

8、六月底,順義區張桂書的家人接到順義法院助理米京京的電話,說張桂書被構陷的案子到了法院。

六、非法開庭

上半年至少七名北京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開庭。

1、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五日,海澱區山後法院對劉紫璇、葉琳琳進行非法審判,兩位律師對提供的證據進行反駁,當庭未宣判。

2、四月十九日,朝陽區谷小華被朝陽區法院非法開庭。此前谷小華曾三次被中共非法關押共八年。谷小華認為信仰無罪,拒絕戴各種刑具。最後法院只好借用朝陽區看守所的一個房間,草草開庭。

3、延慶區67歲的王朝英,四月二十日被北京公安醫院120急救車送回家,身體消瘦到皮包骨。送回家之前,延慶區法院在看守所非法對王朝英所謂網上視頻開庭。

4、豐台區73歲的王君平女士,被劫持構陷半年,五月十三日被豐台區法院非法開庭。律師梁小軍為王君平做了無罪辯護。

5、昌平區國秀蘭,在家人不知道的情況下,被二次非法庭審。

6、西城區王蕾,於五月二十五日在西城區法院被非法開庭,當庭沒有宣判。

七、騷擾、恐嚇

二零二一年二月中旬,北京政法委以「兩會」安全為名,布置大面積騷擾法輪功學員。三月一日開始全面鋪開,特別對所謂「重點戶」、「重點人」,由政法委、公安派出所、社區警察、街道居委會十幾個人入戶騷擾,威脅,要求在兩會期間不得出生活小區等;六月上旬開始,北京市再次大面積普遍騷擾法輪功學員,包括學員家人和煉過法輪功的人。

上半年至少有148名法輪功學員被騷擾,嚴重干擾本人和家人的正常生活。

部份名單:

東城區:周晶;
海澱區:霍志芳、鐘華健、朱瑞、張雷、申華、申曉、傅秀雲;
石景山區:付秀芹、劉興社、潘勤、於淑芬;
門頭溝區:呂素民;
房山區:劉勝志、蘇秀榮夫婦、牛北彥、蔡玉雲;
豐台區:劉彥琴、劉敏英、鄧春仙、李小柏;
大興區:齊世純、王立君;
朝陽區:王玉紅、繆伯君、李國棟、蘇葳、賈桂蘭、王厚紅、齊愛花、寇茹敏、浦玉玲、周寶勇、董玉芝、葉玉華、崔秀麗、張佩芝、張兆雨和家人、孫仲芳、譚守禮、關英山、杜貴芹夫婦;
通州區:李淑芳、趙平;
順義區:劉建玲、王秀蘭、孫善香、劉巍、張秀芳、王國海夫婦、田雅芹、王淑榮夫婦、李豔;
平谷區:王國英、劉亞平、朱素芝、馬佔全、高立鳳、李淑偉;
密雲區:王翠蘋、付東滿、春蓮子、陳志華夫婦、桂紅、趙春玲、小明、翠娟、春華、尤春玲、老項、馬志會、張國蘭、鄭雲生;
懷柔區:孫桂青、鐘月環、喬亞鳳、肖曉伶、王柏芝、梁和平、張秀華、吳國勤、謝久娥、溫玉紅、高英、孫福英、王秀玲、張桂所、白永鳳、孫福娥、陳俊玲、張愛生夫婦、焦寶雲;
延慶區:武淑華、郭姓法輪功學員、郝峰;
昌平區:呂梅霞和家人、王寶利、王雨、郭曉清(王雨妻子)、張青山、楊秀榮夫婦、高桂華、張青山夫婦;
區域不明:張桂芝、陳雅麗;
京外人士:河北省保定市唐鳳華、貴州省遵義市塗曉敏。

實例:

1、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二日上午,豐台區東鐵匠營派出所、同仁園街道人員到劉彥琴家騷擾,當時劉彥琴不在家,她丈夫沒讓他們進屋,後來他們又給劉彥琴的親戚打電話。劉彥琴得知後直接打電話問片警:「有甚麼事嗎?」街道姓方的書記回話說:「讓你去街道一趟,因為你是煉法輪功的在冊人員,讓你在『轉化書』和『決裂書』上簽字。」劉彥琴告訴他:「我不會簽的。如果簽了,就會害你和你的家人。我修煉法輪功做好人沒有錯。你讓我往哪裏『轉』?」然後,劉彥琴又給片警打電話說:「你不要參與這些事了,我真心為你好,希望你能平安幸福,有個美好的未來。」

2、王國英是平谷中學退休教師,住平谷區海泰家園,曾遭洗腦班和勞教所迫害,丈夫和女兒受驚嚇,丈夫已去世,女兒得抑鬱症而輟學。現在王國英癱瘓在床,仍遭平谷區警察不斷騷擾。三月二十六日,王國英聽到有人敲門,保姆開門後,三個人未經允許闖入,其中兩個警察,一個姓王,稱自己是新調過來的轄區片警(警號:061925),一個人開著執法儀,另一個人拿著手機非法拍照。

3、六月九日上午,北京大學燕園派出所和北京大學燕園街道辦到北京大學蔚秀園騷擾申華、申曉,他們不聽勸善與真相,並多次辱罵法輪大法和大法師父,而且強行闖入申華、申曉家中,在沒有搜查證的前提下進行搜查。張豔輝還強行打開申華的電腦搜查。張豔輝和不敢說姓名的警察每個人喊了三次:「迫害法輪功不怕報應。」不敢說姓名的警察還說:「我們共產黨不信報應!」

4、六月十日前後,懷柔區九渡河鎮派出所警察以「100週年」為由,騷擾九渡河村孫福英等多名法輪功學員,威脅他們別再煉法輪功,別出去,嚴重干擾他們的正常生活。被騷擾的名單包括學過法輪功的村民和法輪功學員的家屬,共二十多人。整個過程中一直錄像。

八、非法監控、跟蹤

所有在冊的法輪功學員都被各種形式不同程度長期監控,特別是在所謂的重要時期或者遇有重大事件更加嚴重。

部份實例:

1、北京八旬老人陸秀玲,一九三八年生,被非法判刑一年,在北京女子監獄被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出獄後仍然被監視。

2、三月一日,朝陽區常營鄉、派出所、居委會聯合對常營地區的夏春鳳的住所樓道進行二十四小時監視跟蹤。六月十五日,常營麗景園居委會僱人對夏春鳳在樓道進行二十四小時監視、跟蹤。

3、家住東城區安德路乙六十一號院(工人日報宿舍)的周晶,自四月二十五日又一次被片警劉軍騷擾,甚至還要筆錄,門外設有二十四小時便衣保安看管。

'北京法輪功學員周晶'
北京法輪功學員周晶

4、朝陽區法輪功學員王玉紅,被長期監視、騷擾。一到敏感日更是如此。上半年又有七、八個人在王玉紅的家門口,躲在一輛灰色的麵包車裏,二十四小時把守,搞得街坊鄰居很恐懼。

5、每到所謂敏感日,豐台區鄧春仙所在社區人員僱人在她家門口,兩人倒班二十四小時監視、跟蹤。還經常有警察上門騷擾。六月十一日晚九點,馬家堡兩警察敲門,鄧春仙已睡覺,就敲鄧春仙家鄰居的門(老頭88歲,老太太85歲,都已睡覺),向他們了解鄧春仙和誰來往,老太太說:她很少出門,沒有看見有人來。老太太說:她都80多歲了,能犯甚麼事?你們沒完沒了的來找她。另一警察說:把你的身份證拿出來,登記你的身份證號,老太太把身份證給他登記了。

6、朝陽區芍藥居社區馬秀雲、唐平順夫婦家門前,六月十五日開始每天二十四小時有兩個人進行監視和跟蹤。

7、六月以來,朝陽區和平街派出所警察不斷騷擾法輪功學員譚守禮,又二十四小時在門口安插人監控。

8、朝陽區法輪功學員關英山、杜貴芹夫婦經常被派出所、居委會人員騷擾,後又被二十四小時監控。開始在家門口有人看著,後來在樓下看著。

9、六月十六日以來,豐台區鎮國寺社區居住的王秀珍、郉昌旺夫婦二十四小時被隨身監視。

10、朝陽區警方、街道人員,分別委派無業人員跟蹤水南莊地區張金芳和齊姐,還有紅廟地區的幾位大法弟子,她們都是六、七十歲的老人,只因為修煉法輪功,在臨近七一前行為受限並且被人監視,跟蹤。

11、昌平區昌平六街社區趙少寬,六月三十日起被社區和保安人員二十四小時監控,外出時,這些人在後面跟著。

九、關押場所的迫害

監獄、各看守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情況被嚴密封鎖,傳出來的也只是一些片段。

1、許那等11名法輪功學員於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被綁架到東城區看守所,家人和他們失去聯繫,音訊皆無,心情十分焦急,四處尋找,在相當一段時間(約三十天)後,家屬們沒有收到任何通知及法律文書,只好請律師問明情況。整個綁架、關押過程不但違憲、違法操作,同時進行秘密審訊,強制洗腦,誘騙寫悔過書、保證書等。

2、被非法關押在東城區看守所的許那、孟慶霞、鄧靜、鄭豔美等,被要求打疫苗。開始說是自願打疫苗,可是開始打疫苗後,竟變為強制性打疫苗。不打疫苗,將要把購買日常生活用品的購物卡收走。許那拒絕打疫苗。同時對她們進行洗腦迫害,看守所獄警找到每位法輪功學員談話,要求寫「悔過書」等,遭到許那等人的抵制和拒絕。

3、延慶區王朝英於二零零零年十月被非法關押到昌平看守所,她長期絕食反迫害,三次被送到公安醫院。延慶區法院今年四月在看守所所謂網上開庭後,把她送到公安醫院,公安醫院看到她的情況也不留,延慶法院才通知家屬接人。家屬接到通知表示:人是好好地被帶走,現在這樣了,誰送走的誰去接回來。這樣他們用120急救車把她送回家。原本一百一十多斤的人,回來瘦得不到七十斤。據醫生說,體內還有嚴重症狀。

十、失聯

上半年關於法輪功學員失去聯繫的報導如下:

1、朝陽區垡頭地區趙春英,於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三日失去聯繫,至報導時大約一個月。
2、朝陽區小關地區馮女士(融融)失聯十天。
3、海澱區張福蘭老人(76歲),大概在二零二一年四月中旬失聯。
4、石景山區賈彥茹(60多歲),大概在二零二一年四月五日後失聯。
5、法輪功學員賈小玲,約在五月上旬有警察開車去了她家,賈小玲下落不明。
6、家住西城區月壇附近的佳木斯法輪功學員李秀雲失聯。
7、朝陽區王玉紅失蹤。

上半年,大興區採育鎮綜治辦主任屈樹國、副主任趙春民,與邪悟者李桂紅、甄寶華辦洗腦轉化班迫害法輪功學員。他們下一步密謀再轉化三名法輪功學員,已選好了目標,其中包括甄寶華的妻子。並揚言,不轉化者將被強行送到更加邪惡的房山區法制教育培訓中心進一步轉化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