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通化縣張巧蕾家人控告警察違法行為遭報復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吉林省通化縣法輪功學員張巧蕾,2020年12月9日下午遭縣公安局國保大隊朱文鑫等綁架、非法抄家。不法警察綁架的藉口竟然是2020年2月27日張巧蕾告訴善良人二次瘟疫來時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保命,因此被10多個警察闖入家中非法抄家,警察扣除了搶走的其中三千元錢說用做取保費用。

張巧蕾失蹤幾天了,家人非常著急,找朱文鑫要求聯繫見一面或通個電話確定一下是否在本地拘留所,朱說不可能讓你通電話,你就上長流給張巧蕾存錢,疫情期間不讓存衣物。家人說:「我們也不能你說往哪存錢就往哪存錢啊,你們拿執法記錄儀不錄你們抄家時的違法行為,我們自己錄的你們又強行刪除,而且連門上貼的『行善事百福臨門,積重德財源廣進』的對聯也撕毀。」朱文鑫說:「你別跟我說這個,這事就是我負責。」

針對兩次抄家過程中警察的明顯違法行為,張巧蕾家人諮詢和查閱了相關法律條文,依據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依法寫了一封控告信。朱文鑫一直說他對張巧蕾被綁架一事負責。張巧蕾家人考慮到多人控告可能會導致朱文鑫丟掉工作,決定只張巧蕾女兒一人控告朱文鑫,控告的目的只是希望警察能了解事實真相,不要再做執法犯法的事,將來司法公正時會給自己帶來很多不幸。

張巧蕾家人於2020年12月17日將控告信送達相關人員,希望善良人能幫助老百姓維權,共同抵制不正之風。

張巧蕾女兒因接到朱文鑫電話讓去公安局取批捕通知,於是2020年12月21日上午10點左右,張巧蕾兩個姐姐陪同張巧蕾女兒到達公安局後,張巧蕾女兒看到朱文鑫正在辦公室看控告信複印件,張巧蕾女兒問:「我的控告信怎麼會在你這?」

朱文鑫讓張巧蕾女兒在逮捕通知上簽字,同時對張巧蕾的姐姐威脅並罵罵咧咧。張巧蕾女兒說:「這個字我不簽。」

這時張巧蕾姐姐對朱文鑫說,那我錄照一下吧,於是拿出手機,這時一警察和朱文鑫開始搶張巧蕾姐姐的手機,門外進來一幫人,其中一人拿著執法記錄儀,朱文鑫不斷翻看張巧蕾姐姐的手機,這時一個警察對朱文鑫說:「把手機給我。」朱文鑫說:「等會兒,我把這個刪掉。」

張巧蕾姐姐對著執法記錄儀說出了剛才發生事情的經過,並問朱文鑫為甚麼隨意看自己手機中的東西,還要刪除自己手機裏的東西,怕甚麼呢?

這時上來好多派出所警察將張巧蕾家人強行送往派出所誘供,在派出所期間一直有國保人跟著。派出所警察在訊問張巧蕾家人時朱文鑫突然進來並把張巧蕾姐姐的手機放到訊問警察面前,不知對手機做了甚麼手腳。

張巧蕾姐姐從拘留所回家後發現自己手機裏的個人錄照一個也沒有了,有些東西如「匿名登錄」等也被打開。在派出所的非法關押中,不斷聽到警察和朱文鑫通電話。

21號下午,國保大隊隊長徐岩告訴張巧蕾女兒要對她家違法抄家問張巧蕾女兒同不同意,張巧蕾女兒說當然不同意,後來又問張巧蕾姐姐:「到你家抄家你跟不跟去?」張巧蕾姐姐說:「你們在違法,你們這是非法抄家。」

具體抄家過程不清楚。從拘留所回家後看到家裏很多地方被翻,連鞋盒也不放過,將私人電腦搶走,連去世親屬的遺物──兩個大箱子和打印機也被搬到派出所,還有幾本大法書,幾封串門時在別的樓裏看到的2017年左右的給公檢法人員的4封信和一個小本《九評》也被抄走,還有上面寫有「真善忍好」的一張年曆。抄家前沒有給出任何抄家的理由。

在派出所,警察拿出一份印有通化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印章的所謂鑑定書,將張巧蕾女兒控告警察的信鑑定為×教宣傳品,藉口是控告書上有修煉法輪功不違法的相關法律條文,及擁有法輪功相關資料合法的法律依據。張巧蕾是因為修煉法輪功講真相被綁架的,那控告信中當然要列舉張巧蕾不違法、而參與綁架的警察在犯罪的理由和依據。不然拿甚麼維權?把家人抓到拘留所還怎麼維權?當時抓到派出所時的理由是張巧蕾家人擾亂辦公秩序,到派出所後又說是利用×教危害社會要送到拘留所。

張巧蕾家屬在派出所被非法關押時,於濟升等幾個警察在看著家屬,張巧蕾的姐姐問於濟升幾點了,他說下午一點了,張巧蕾姐姐說超過24小時了為甚麼不放人,於濟升說:「時間我們說了算。」張巧蕾家人在派出所被關了近30小時,於2020年12月22日晚上被送到通化縣看守所。

在拘留所,拘留所醫生指著材料讓林洪飛警察看,意思是不合格,林洪飛警察看後要把醫生指的那份材料拿走,明天再送一份,醫生讓林洪飛簽字按手印之後拿走,林洪飛簽完字按了手印說明天再給送過來。送拘留前,警察強行將三人帶到通化縣醫院進行抽血等檢查,並欺騙說不配合檢查就無法讓張巧蕾女兒出來考研。

到拘留所後,張巧蕾姐姐向陳樹國(原二密派出所所長,掃黃打黑時被舉報被撤職,被舉報前幾個月曾強行將張巧蕾姐姐送長流拘留所拘留十天)警察要紙筆。陳樹國兩次表面答應卻不給拿,有的警察說縣公安局告訴的:別的被拘人員要紙筆給,煉法輪功的不給。張巧蕾姐姐又要法律方面書籍,警察說沒有。

在拘留所期間,政法委的人(好像叫樸淵)和縣國保大隊長徐岩找張巧蕾女兒,讓她簽三書。張巧蕾女兒說:「我要簽那控告信不白寫了嗎?我就是為了證明我媽合法才寫控告信的,看你們挺善良的、不像壞人。」他們二人再沒說甚麼就走了。

2020年12月30號一薛姓人員(據說是通化市政法委的)領一幫人(包括徐岩、於濟升等國保的人)說要開展所內政治教育,張巧蕾女兒問薛姓人員看沒看自己的控告信,薛說沒看,只聽徐岩說的。張巧蕾女兒用其中一名人員的手機查出了國家新聞出版署50號令第99條100條,那個警察說:「廢止了但沒說讓出版,廢止是指一個新的文件廢止舊的文件,代替舊的文件。」張巧蕾女兒讓他找出新的文件拿出來看看,他說他沒有。薛姓人員一直追問張巧蕾女兒信不信法輪功,臨走的時候還對周圍人說聽張巧蕾女兒說的話應該也是學法輪功的。

到期出所時,張巧蕾兩個姐姐沒在釋放書上簽字,當班警察把解除拘留證明書給了兩個姐姐。到張巧蕾女兒出所時是陳樹國的班,張巧蕾女兒不在解除拘留證明書上簽字,陳樹國就給拘留所所長李偉打電話。張巧蕾女兒問陳樹國叫甚麼名字,陳樹國不告訴。

張巧蕾女兒出所後,張巧蕾姐姐在門外等張巧蕾女兒,張巧蕾姐姐要看解除拘留證明書,張巧蕾女兒想起陳樹國沒把解除拘留證明書給她,於是通過門崗向陳樹國要,等了很久沒有回覆,又問門崗甚麼時候給解除拘留證明書,旁邊看守所士兵說:「是應該給人家通知的」。門崗說剛才打電話了,那邊說不用管他們,讓他們等著吧。

後來張巧蕾女兒又麻煩門崗給陳樹國打電話,等了好久陳樹國才出來,張巧蕾女兒在門外聽陳樹國對門崗說法輪功彪呼呼的。陳樹國出來後,張巧蕾姐姐說釋放時通知書應該給我們一份吧,陳樹國說字都不簽還想要,說著從兜裏拿出解除拘留證明書。張巧蕾家人說,簽字對你們不好,陳樹國一臉不屑,便往回走邊說無所謂之類的話。回家後發現後陳樹國給的解除拘留證明書是複印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