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暖榮父子被非法關押 家人盡力營救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省報導)吉林省通化縣個體經營者王培臣和父親王暖榮於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被通化縣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綁架抄家。八月八日,通化縣檢察院非法提審王培臣。在此期間,正義家人不屈不撓,據理力爭,並反覆向各部門人員講真相,終於在八月十日在看守所通過監控室屏幕見到王暖榮父子。

煉法輪功身心受益

王暖榮,男,六十四歲,兒子王培臣,四十歲。父子二人是通化縣快大鎮經營個體商店的法輪功學員。

王暖榮在沒煉法輪功之前,是個病包子:有慢性腸炎、支氣管炎、黃疸型肝炎、關節炎等多種疾病。冬天甚麼活都不能幹,一幹活就喘不上氣來,只能在屋裏呆著,花了很多錢也治不好。自從學了法輪功之後,病都不治而癒了。而且,修煉以前還愛賭博、喝酒、抽煙,輸錢了不順氣回家就和妻子打仗,三天兩頭大呼小叫罵罵咧咧的,經常娘三個都說王暖榮不對,有時王暖榮氣得不行了搬著行李到別人家裏去住。學了法輪功後,不但病治好了,脾氣也給改好了,壞習慣也沒了,家庭和睦了,鄰里之間相處的更好了。外人都說:「這個人像換了個人似的。」學了法輪功受益的不是王暖榮一個人,全家都受益了。他們全家人從心裏感謝法輪大法師父,給了王暖榮健康、給了全家安寧。

被國保大隊警察綁架抄家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傍晚六點三十分,通化縣公安局國保大隊於計生領了八、九個便衣闖進天福食品商店。幾個便衣強行把王培成(王暖榮的兒子)帶走,剩下王培臣十四歲的女兒在店裏。

其他便衣讓王培臣的女兒帶他們到家裏搜查,女兒被警察嚇壞了,不敢動。便衣就在店裏亂翻。五分鐘後,王培臣的妻子到店裏換王培臣回家吃飯。七八個便衣逼著王培成的妻子帶他們回家搜查,一個便衣留在店裏看著王培臣的女兒,不讓給任何人打電話。

於濟生等便衣挾持王培臣的妻子到樓下院裏,正好王培臣的母親領著三歲的孫子在院裏玩。小孫子平時就喜歡玩鑰匙,每天屋裏外面玩的時候手裏都拿著一串鑰匙。便衣警察疾步上前惡狠狠地一把從孩子手裏搶走房門鑰匙,孩子被嚇得大哭起來。王培臣的妻子沒見過、也不相信,警察會對一個三歲孩子如此邪惡,當時也被嚇得腿軟一屁股坐在地上。一個便衣看王培臣的妻子嚇成這樣,不給警察開門,破口大罵。然後拿著搶來的房門鑰匙每個門洞都開,最後把房門打開闖進屋。王培臣的父親剛吃完飯,也在家裏。這伙便衣進屋就開始抄家,又打電話叫來七八個人,把所有房間、櫃上、櫃下、櫃裏、床,所有東西都翻了個遍。把私人電腦、打印機、電子書、mp5三個、mp3、僅有的一部手機、電話本和房門鑰匙等物品都拿走了。把王暖榮也非法綁走了。

三歲天真無邪的孩子最喜歡的鑰匙被警察惡意從手中搶走;媽媽被嚇坐地上還被警察破口大罵;又親眼看見這些警察野蠻的把正常的房間、櫃子、床翻騰的亂七八糟;還撕扯綁架心愛的爺爺。孩子驚恐得眼睛一直盯著警察,一直大哭個不停。有個便衣於心不忍,對孩子說:「你長大也當警察,你當了警察你家人就理解我們了。」另一個便衣狠狠地說:「說那些有甚麼用,你就幹你該的活得了!」孩子直到今天(八月六日),再不要鑰匙玩樂了,一看到人多就害怕到處躲,到晚上半夜就驚醒大哭。

家人要人,被警察阻撓推諉

七月十八日上午九點半,王培臣的妻子和嫂子到通化縣公安局要求見一下王培成和父親。保安不讓見,並且給上級打電話後,欺騙家屬說人不在公安局,(王培臣)家裏的房門鑰匙和手機也沒有。王培臣的妻子發現公安局一樓有兩個窗戶用布擋著,就在窗戶外面大聲喊丈夫,王培臣在屋裏答應:「我在這」。王培臣妻子一看人明明在這裏還撒謊不讓見。對保安說:你們不還我鑰匙、手機就不走了。保安沒辦法又打電話給上級,後來把鑰匙還給她了。

七月十九日下午三點,王培臣的家屬又去公安局要求見一下王培臣,國保大隊不讓見,欺騙家屬說:「你請律師就能見人。」後來看見一個十七日去家裏綁人的頭目,向他要手機。他說行,讓上二樓,他拿出「拘留通知書」讓家屬簽字。上面寫著「7月17日晚6點30分拘留,19日下午送往看守所」。王培臣的妻子沒簽,只寫了一個拿回手機的收條。

七月二十日中午,看守所管教給王培臣店裏打電話說:王培臣兜裏有二百二十元錢不夠了,父親一分錢都沒有,讓家屬到看守所存錢,找管教申忠玉就行。王培臣的妻子二十日下午一點多鐘到了看守所,給王培臣存二百元錢,給父親存四百元錢。並問管教是甚麼時間把人送進來的?申忠玉管教說:「王暖榮是十七日晚上送來的,王培臣是十九日下午送進看守所的。」

非法提外審劉仁閣時,不到十二小時就被通化縣刑警大隊刑訊逼供當場活活害死。王培臣被綁架後,遭國保大隊、刑警大隊非法審訊超過四十二小時。可想而知王培臣遭受甚麼樣的精神與肉體的酷刑折磨。

家屬一直見不到親人,不知道綁架後在親人身上都發生了甚麼,十分擔心。又相信警察說的是真話了,就請了兩位律師。

七月二十五日,兩位律師到通化縣公安局國保大隊詢問王暖榮、王培臣父子的情況。國保大隊說:「王暖榮父子的事歸刑警大隊管了。」到刑警大隊問,刑警大隊就說不歸他們管。到哪哪往外推。

七月二十七、八日下午,王暖榮的大兒媳去公安局問甚麼時候放人。刑警大隊長說:「你幫不了,讓王培臣的妻子來。」因為王培臣的妻子得看著小店沒有時間,就沒去。過了一小時左右,刑警大隊閆隊長領兩個人一起來到王培臣的店裏。盤問家屬:王培臣的東西都是哪來的,都跟甚麼人來往?妻子說甚麼都不知道。

八月一日,律師第二次到通化縣公安局,還是不接待。八月一日上午,王暖榮的兩個兒媳又去公安局問刑警大隊長:「人已被關押半個月了,為甚麼還不放人?」閆隊長說:「王培臣得判刑,王暖榮得教養。」然後閆隊長盤問王培臣的妻子。王培臣的妻子說甚麼都不知道。下午家屬去看守所給父子倆送衣物,也不給存,也不讓見人。

王培臣被非法提審 正義家人反覆講真相

八月八日開始,王暖榮的親屬輪班天天到通化縣公安局、縣委、縣政府、信訪辦、人大、政協、紀檢委、婦聯、總工會、檢察院、法院等各部門講真相,送勸善信。

八月八日,通化縣檢察院非法提審王培臣。

八月九日,王培臣的妻子抱著三歲的兒子和親屬一起從公安局要人回來,路過檢察院,就到檢察院講真相,檢察院接待人員不太耐煩,左推右閃。臨離開檢察院時,王培臣的妻子,把婆婆、女兒和她自己給各級領導寫的勸善信要留給他們看,檢察院接待的人拒收。王培臣三歲的兒子,正抱在媽媽懷裏,聽檢察官說不收勸善信,一下從媽媽手裏搶去,將四份勸善信給扔到桌子上。檢察院的工作人員,一愣,然後變得客客氣氣地說:好好,放著吧,我們看。

家人終於在監控室屏幕上見到王暖榮父子

八月十日,王培臣家屬十多人一起到通化縣委信訪辦講真相。講了王暖榮修煉前後的變化,講了多年來全家老少遭受中共的迫害,講了劉仁閣被刑警大隊當場打死,講了家人擔心父子的原因。信訪辦的接待人員聽後說,別的忙我幫不上你們,我可以幫你們見他們父子兩人。然後就給公安局打電話說,王暖榮家屬很擔心父子,要求見一面。公安局的人說:「他們是不是鬧事了?」信訪辦的工作人員忙回答說:「沒有。」家屬聽公安局不准見面就謝過信訪辦接待人員走出門去。剛走出門不遠,信訪辦工作人員就出來叫住我們說:「你們快打車到看守所去吧。」王暖榮家屬十多口人打車就趕到看守所。結果公安局的車也剛到,還沒熄火。看守所只准兩位家屬見面。王培臣妻子和另一家屬進去後又爭取三位家屬可以見面,這樣就進去了五位家屬。

家屬是從監控室裏的熒屏上看見王暖榮父子的。父子兩人的頭髮被剃光,王暖榮很消瘦,精神頭還好。王培臣臉對著屏幕不抬頭,身體半靠在床邊。王培臣的母親說,他怎麼半坐在床邊,監控室的警察不耐煩了:「他不是站著呢嗎?」母親說:「不行,你們得讓我兒子走幾步給我看看。」監控警察說:「讓你們看,已經天大面子了,還這麼多事。」王培臣母親說:「我是他的母親,我看不明白怎麼放心?」監控沒有辦法給裏面打電話。過一會,熒屏上看見王培臣把頭扭向後面,好像後面有人跟他說話。然後王培臣站起來,步伐很慢,向後走幾步,轉過身向鏡頭走幾步。熒屏太小,身體表面看不出來甚麼。是不是低著頭的原因,王培臣的臉有點認不出來,頭皮發白。母親問:「我兒子的頭髮怎麼白了?」監控說:「他在家不白嗎?」母親說:「我兒子才四十歲,在家一根白髮都沒有,怎麼這麼幾天就白了?」監控仔細看看熒屏說:「那不是頭皮嗎?」讓後就不讓看了。家屬往回來時給信訪辦打電話謝過後問要人回家得找誰?信訪辦說找辦案單位。家屬就直奔通化縣公安局,一樓門衛就給攔住登記,找誰,門衛就給誰打電話,電話裏面不是開會、就是有事不在。總而言之,公安局的領導就是不見,臨走時把勸善信送給他們交給相關領導。門衛不收,家屬說不收我們就不走了。門衛趕緊收下。

王暖榮以前遭到的毒打折磨

王暖榮此前就遭到惡警迫害。二零零零年冬天的一個上午,王暖榮被人構陷,通化縣馬當鎮派出所於文福、姓冷的等三四個警察,沒穿警服,沒拿證件,進屋就問:「家家都被發了傳單,你家有沒有?」王暖榮說:「有啊。」王暖榮順手拿給他們看。警察一把奪過去,大發雷霆的說「都有人舉報了,傳單就是你發的!」一邊說一邊開始往外拽人。當時三歲的孫女正抱在爺爺懷裏,警察撕扯綁架爺爺,嚇的小孫女大哭,晚上睡覺都喊著爺爺。

王暖榮被綁到馬當鎮派出所後,關在一個屋子裏。等到下午三、四點鐘,所長籐志國從外面辦事回來了,一見王暖榮就發瘋似的跺腳罵,面目惡狠狠的都不是平時的籐志國了。一邊罵一邊拿起一個拖布把拼命的往王暖榮頭上打。打了一起兒又一起兒,打得王暖榮鼻子、嘴往外噴血,耳朵也流血了,噴的牆上、地上到處都是。籐志國還不手軟,照頭上死命的一棒子,把拖布把一下打斷崩到棚上彈到地上。籐志國撿起來,用斷掉的拖布把的尖一下扎進王暖榮的喉嚨往前頂,王暖榮痛的一直往後退,一直把人頂在牆上,脖子流出了很多血(現在脖子上還有疤痕),嘴也出血,當時有窒息的感覺,嗓子說不出話了,棉衣後背和頭髮上、臉上都是血。籐志國還說:「你死了就算臭塊地。你的血弄髒了我的牆和地面,你給我舔了!」 王暖榮不舔,籐志國就用腳踢。一邊踢打一邊說:「我找畜牧局開除你,你還住公房我一把火給你點了,我讓你住!」籐志國打了一個多小時,直到打累了才停手。把王暖榮雙手用手銬反銬在暖氣片上,人坐在水泥地上一夜。第二天上午八點多鐘,把王暖榮送到通化縣看守所。一進看守所,王暖榮的棉衣襯衣就被扒個淨光,看守所人員把窗戶打開,用自來水管子往身上澆涼水,直到人凍僵了為止。回號房後,大便不給衛生紙用,惡人逼迫用手擦。派出所提審王暖榮時,老人已經說不出話來了。一個好人,卻遭到騰所長和看守所十五天的折磨虐待。並且勒索了三千元錢,要兒子給寫了保證書才讓回家。回家時說話嗓子還是沙啞的;吐痰還帶血絲;棉襖後面的棉花浸透了血乾成噹噹硬的大血餅。

王暖榮回家後,親朋好友來看他,他說起了遭受虐待的過程,親友都說:「那錢就不應該給他們,把人打成這樣了,沒賴他們就不錯了。」有的說:「找幾個人把那個姓騰的手剁掉,給他點顏色看看,再讓他欺負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你們知道王暖榮是咋說的:「你們別怪他(籐志國),他是不明白真相,他要知道法輪功就是教人做好人的,知道大法的美好,讓他打,他都不會打了。是我自己不好,沒有把他(籐志國)當作自己的親人一樣對待。」在場的親友聽完這話眼圈都紅了。這世界上哪有這樣的人,自己遭受那麼大的委屈還寬容別人找自己的毛病。多麼好的一個人,多麼善良的一個人。

二零零九年春天,王暖榮正替兒子看店,又被一幫警察綁架,並且搶走幾本大法書。王暖榮的老伴在家聽說此事,擔心老伴又被警察毒打,急忙往店裏走,結果路滑摔倒,把右胳膊摔斷。下午四、五點鐘才把人放回來。不知道警察又對王暖榮怎麼了,逼得王暖榮不敢在家裏呆,只好拋家捨業流離失所四十天。家裏那,兒子得看店,兒媳婦生孩子,王暖榮的老伴拎著一隻胳膊還得侍候月子,一隻手洗衣服做飯。警察呀,給一個好好的家庭帶來多大的痛苦和魔難?

二零一零年警察再次到王暖榮家店裏準備綁架王暖榮,正巧他不在,算躲過去了一劫。可是近日還是被中共警察綁架關押。

通化縣公安局主抓此次迫害的責任人(區號0435)
通化縣公安局局長蔡春陽 5221369  13904454346
局長:候奉義 5223427  5238999  13844517666
通化縣公安局刑警大隊長:閆 闈
0435--5224430--4409 0435--5235595  15143511888
刑警大隊副隊長:高 峰 0435-5238112 0435-5776555 15943525789

吉林省通化縣公安局國保大隊
李 斌大隊長:辦公:5224403-4435 5228581  13844547155
於濟升副隊長:宅電:0435-2588830 13089274893
沈寶全:宅電:0435-5221855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