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培臣被非法關押月餘 家人呼籲釋放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省報導)吉林省通化縣個體經營者王培臣和父親王暖榮,於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被通化縣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綁架抄家。八月八日,通化縣檢察院非法提審王培臣。在此期間,家人據理力爭,終於在八月十日在看守所通過監控室屏幕見到王暖榮父子。

王培臣的女兒、妻子、母親呼籲相關人員本著良知釋放自己的家人,下面是她們的公開呼籲信。

一、王培臣女兒的呼籲信

我是王培臣的女兒王欣慧,今年十四歲。有記憶開始,我的第一任老師就是我最愛的爺爺、爸爸。我爺爺和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從記事到現在,我沒看見爺爺、爸爸像別人那樣在床上哼哼呀呀的。也從沒像別人家吵吵鬧鬧的過日子;一家總是生活在祥和、快樂的氣氛中。有好吃的,爺爺爸爸總是先讓給奶奶、媽媽和我;好穿的也總是讓給別人。有活父子倆總是搶著幹。從小就教育我要以德為本;與人為善;多行善事;與同學和睦相處;寧可自己吃苦,也不要給別人帶來痛苦。

誰來告訴我,就這樣品質的人是不是好人?就這樣的好人,為甚麼要當壞人抓他們?是想讓好人變成壞人嗎?抓他們幹甚麼?不是在害好人嗎?世界上不是需要更多的好人嗎?作為孩子究竟要學忠誠、善良、為別人著想的好人,還是學撒謊、不講良心的壞人?!

我在家盼了一天又一天,從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到今天,已經二十多天了,為甚麼還不放我爺爺爸爸回來?人心都是肉長的,你們也有爸爸媽媽,你們能想一想嗎?作為一個女兒,我期盼,讓我們一家團聚吧!不要給我和三歲的小弟幼小的心靈添加更多的創傷!

每當我看到媽媽偷偷落淚的時候,我的心有多難受,叔叔阿姨你們能想像得到嗎?我相信你們都有善念和良心,警察破壞了一個善良、美好的家庭,於心何忍?

愚公能把大山移走,我就不信喚不回警察的良知!我能像愚公一樣來感化你們的心。這是我寫的第一封信,我會一直寫到警察無條件把我爺爺爸爸放回家為止。

希望叔叔阿姨幫幫我,救我爺爺爸爸早點回家,欣慧謝謝你們了。

王培臣的女兒:王欣慧
二零一一年八月八日

二、王培臣妻子的呼籲信

各位領導:

我是王培臣的妻子,王暖榮的兒媳,我叫王樹華。我嫁到他們家已有十五個年頭了,公公婆婆從來沒有和我紅過臉,我丈夫也從沒和我吵過架,鄰居和朋友們都很羨慕我嫁到這樣好的一個人家來。

我丈夫以前有嚴重的胃病,B超、胃鏡也都做過,中藥、西藥也都吃了不少,錢也沒少花,可就是不好。自從修煉法輪功以後,病好了,身體健康了,不用再吃一片藥了,按照真、善、忍做人,不佔任何人的便宜,一直本著做一個好人中更好的人行事。現在社會上吃喝嫖賭那些不好的習慣,在我丈夫身上一樣都沒有,無論他在外面做甚麼事我都一百個放心。

自從2000年我公公被非法綁架、迫害、虐待之後,我就害怕了,就不讓我丈夫再煉了,可他卻說:「我是煉法輪功身體才好的,我要是不告訴別人怎樣做一個好人和大法的美好,等到大災難來時,他們會很危險的,為了他們的生命安全,也為了我自己的良心,我怎麼能說不煉就不煉了呢。難道你想讓我像以前一樣一身病嗎?那樣將來我會於心有愧的,我會良心不安的。」

因為他能讓我放心,所以我也就不再管他了。我們家開個小賣店,我丈夫在店裏手機、錢包、經常能撿到,可他從來不會偷偷揣進自己的腰包,都會想辦法還給失主。有的人拿回自己的東西,連聲謝謝都不說,可我丈夫依然那樣做著,從無怨言。有的時候買啤酒的拿空瓶子回來退時,我丈夫一看是一等獎、二等獎或者三等獎,都會告訴人家,可人家還不知道,都非常感謝他,都說他是一個難得的好人。

就是這樣一個好人,在2011年7月17日晚飯時,被通化縣公安局國保大隊於濟生等十多個便衣非法綁架。當天三歲天真無邪的孩子最喜歡玩的鑰匙被警察惡意從手中搶走,孩子驚嚇哇哇大叫,警察的行為把我也嚇的腿一軟坐在地上,警察看我坐在地上,還破口大罵。這些警察野蠻的把房間、櫃子、床翻的亂七八糟;自家的東西也被警察搬走;還撕扯綁架公公。孩子驚恐的一直盯著警察,大哭不止。

作為一個女人,在自己的丈夫被他們非法綁架的情況下,我都沒有罵他們一句,這都是受我丈夫的影響,如果是十幾年前的我,我會每個人都罵的。他們把我3歲的兒子嚇得大哭,晚上睡覺都在嚎叫,一連十幾天都哭鬧,直到現在看見人多就害怕躲藏。他們帶走了我們家的頂樑柱,我的丈夫和公公,剩下我一個女人領著一對兒女和婆婆,還要看著經銷店維持生活,鄰居和經常來我家買東西的人看了都覺得可憐。以前送來貨都是我丈夫搬搬挪挪,可現在只有我一個人幹兩個人的活。那天送來一些大件很重的東西,因為我搬不動,把腰抻了,結果開始腰疼、肚子疼、走血,一連十幾天都不好,又沒有時間去醫院,只好買點止血藥吃,才算好點。

有良知的人呢!你們能不能發發善心?人心都是肉長的,你們知道我為了丈夫的安全多麼擔心,流了多少淚。十五年的相知相愛,警察一下子把他關起來,他又沒做甚麼壞事,警察為甚麼不讓我們見面。作為他的妻子,我的心都碎了。就連我3歲的小兒子,看到我流淚時,都摟著我的脖子問「媽媽怎麼了?你又想爸爸了嗎?寶寶聽媽媽話,不惹媽媽生氣。」看著我那小兒子的臉,我的心就跟刀剜的一樣。

在公安局關押我丈夫超過40多個小時,才送到看守所,這是違法的。我擔心這40多個小時的時間警察是不是對他進行刑訊逼供了?這在法律上都是違法的。你們就是知法犯法,非法抓這些手無寸鐵,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騷擾我們和睦安寧的家庭,你們良心何在?你們於心何忍?自從我丈夫被非法關押這二十幾天,我沒吃過一頓飽飯,沒睡過一個好覺,人都瘦了一大圈,頭髮沒時間洗、澡沒時間洗,只有回家吃飯的時間裏抽點時間給孩子洗一洗衣服。都是有父母有兒女的人,你們能不能設身處地的想一想,如果是你或你的家人,你會甚麼感受?會是甚麼心情?每日活在期盼、思念和擔憂中,那真是度日如年呢!

還有我那六十多歲的婆婆同時被帶走了她的老伴和兒子兩個人,她的心情可想而知。

我幾次去公安局要求見我丈夫,都被拒絕。他們說讓我請律師就能見到丈夫,可是我們請了律師,卻到哪裏哪裏就被拒絕接待,這不是騙人、違法的嗎?這幾天我看到大街上貼的關於法輪功學員劉仁閣被公安局打死的惡行,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兒了。我丈夫在家時可是健健康康的一個好人,被他們非法關押二十多天不放,也不讓見,我怎麼知道他安不安全,是不是還好,是不是還健健康康?

希望我的一番話能喚回你們的良知,喚回你們的善念,趕快無條件放我公公和我丈夫,讓我們一家人團聚。請記住一句古訓:「善惡有報是天理」。不要昧著良心作惡,為你及你的家人選擇好的未來吧,也為你的子孫後代造福吧!!

王培臣的妻子:王樹華
二零一一年八月八日

三、王培臣母親的呼籲信

各位領導:

我叫曾慶榮,是天福食品店王培臣的母親,我要為我的兒子說句話。現在是「和諧社會」,憲法規定信仰自由,我兒子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卻把我兒子抓起來,在公安局一樓逼供四十多個小時,直到今天還不放人,也不讓見人,兒子遭受甚麼委屈?身體怎麼樣?能不能吃飽?母親十分擔心。

我兒子在店裏做生意,經常有人把錢包和手機落在店裏,每次都是兒子主動聯繫失主,或找失主的親屬朋友,讓失主回來拿。有一次,果松的一個高中生,來店裏買東西把錢包落店裏了,自己卻不知道丟哪去了。過了兩個多小時才回來找。中學生說:「如果丟了這僅有的三百元錢,可怎麼辦,在快大沒有一個親戚。」感動的不知道說甚麼好了。有很多送貨的來店裏送貨多給我們拿了貨,我兒子從來不偷偷留下,主動告訴送貨人來取。他們都說「現在你這樣的好人太少了」。

我兒子在外面是難得的好人,說真話、辦真事、寬容別人,他愛國家這片土地,不但對人好,對生態也一樣善待;我兒子在家裏孝順老人,對媳婦也好,對孩子也好。從來沒對任何人大呼小叫的發脾氣。在社會上,年輕人身上吃喝嫖賭、打仗鬥毆的惡習他一樣都沒有。

就這樣的好人被無理抓走,七月十七日下午被抓到公安局,十九日下午才送看守所,在公安局關四十多個小時,這四十多個小時警察對我兒子在幹甚麼?而且現在一關就是二十多天。開始國保大隊告訴找律師就可以見兒子,我們找了兩位律師還是不讓見,到國保大隊往刑警大隊推、刑警大隊又往外推。這是為甚麼?是不是把我兒子打壞了才不讓見?尤其看到牆上的小報說劉仁閣被刑警大隊和國保大隊在公安局逼供時當場給打死了,你們能理解作為深愛自己兒子的母親,深愛著身上一點壞毛病都沒有的兒子的母親是甚麼心情嗎?你們也都是有母親的人,也都是為人父母或即將做父母的人,將心比心,如果這好的兒子是你的,你能安心嗎?你們全家人能安心嗎?

通化縣公安局國保大隊等十多個便衣警察,在七月十七日這天下午,不分青紅皂白,闖入我家抄搶私人東西,嚇壞我的小孫子、恐嚇我的鄰居不讓給任何人打電話,把鄰居嚇得心都要跳出來了,鄰居說:「他們這夥人瞪著眼睛像電影演的強盜一樣、像土匪似的,這樣的場面還頭回看到。」

來我店裏買東西的人都知道這件事,都忿忿不平:「看見有人拿刀砍人,警察不敢上前去管,怕砍死他自己。對這麼老實的不打人不罵人的好人,警察可有能耐了」。這件事對公安的影響很大,趕快放人吧,讓人們看到你們還是有良知的警察,還是一個懲惡揚善的警察。

想一想,十幾年迫害,他們為甚麼無怨無恨,依然想告訴別人做好人的道理。為甚麼?因為他們相信「真、善、忍」後確實身心受益了。

我兒子從小就懂事,上學時因為家窮,他在學校食堂吃飯總是省著吃,最後導致嚴重的胃病。十九歲的小伙子不能到地裏幹活,只能在家裏幫我做點飯,甚麼B超、胃鏡,中藥西藥吃了不少,也不好使。最後學了法輪功,所有的病都好了,甚麼重活都能幹了,我們家的愁雲全散了。請問各位領導,學法輪功有甚麼不好,去病健身有甚麼錯?按「真善忍」做好人為甚麼不行?

我兒子被通化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非法關押之前,身體是健康的,這誰都知道。如果他的身體出現異常,我們會追查到底。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晚六點三十分,國保大隊非法把我兒子帶到公安局。按法律規定提審不能超過二十四小時,可通化縣公安局卻非法逼供我兒子兩天兩夜。知法犯法,又強行關押到今天。你們如果說我兒子不好,請告訴我,我兒子傷害誰了?傷害到甚麼程度?用甚麼傷害的?人證物證在那裏?拿出來讓百姓都看一看!說法輪功不好,你們把法輪功的書讀給百姓都聽一聽,法輪功書中哪段讓人做壞人、做傷天害理的事了?!

法律不只是管百姓的。就算是執行上級的命令,還有公安法、還有公務員法哪?你們執行明顯錯誤命令,你們的退路哪?希望都生出善心,無條件放我兒子回家,給你們自己留個台階,也給你們子女積點福。

王培臣的母親:曾慶榮
二零一一年八月八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