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入大法修煉 人生不再迷茫(圖)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十四日】(明慧澳洲悉尼記者站報導)亨利(Henry)是來自中國大陸的華人移民,在近年悉尼等地舉行的大型節慶活動中,常常能看到他背著大鼓在法輪大法天國樂團的隊伍中走在第一排,整個隊伍氣宇軒昂,威武祥和。

但誰能想到,二零一四年之前,他是一個提不動購物袋、上樓每級台階需要走兩步、空手走路都困難的腰椎間盤突出症患者呢?

亨利青少年時期經歷的人生歷練,讓他變得對生死都看的不那麼重,對錢、財、名、利也看的很淡,步入中年,雖然病痛纏身,但對生命意義的困惑迷茫促使他思考並尋找答案。

直到二零一四年他開始修煉法輪功,心中的人生之謎都一一解開了,他的各種疾病也得以痊癒,他發自內心的感恩:大法修煉給了他新的生命,讓他走上了一條通天大道。

一、修煉前飽受疾病折磨

亨利曾長期罹患胃炎、胃潰瘍、十二指腸球部潰瘍、胃寒、胃痙攣。所以當時他得隨身帶著胃藥,很無奈,最後嚴重到胃出血昏迷,被救護車送到醫院輸血。許多年,亨利不知道餓,餓之前就是突如其來的疼,全身發抖,縮成一團;他只得不餓也吃,又導致發胖、高血脂;他睡到半夜會突然胃疼,驚跳著坐起來,迷迷糊糊的顫抖著抓起床頭的藥片就吃,睡眠質量很不好;有很長時間,他睡覺只能趴著,又引起脖子問題。

讓亨利備受折磨的還有他的腰椎間盤突出症,中醫西醫都去看了,只能是緩解,無法治癒。病重的時候,亨利只能一會兒坐,一會兒站,一會兒躺,同一個姿勢不能保持半小時。平時,他要坐特製的凳子,坐凳子時腿放不平,身體和大腿不能成九十度;走路都是一步一步的往前抻;上樓時要兩步才能上一個台階,不能左一腳右一腳跨上去。亨利說:「出去購物時,我總是帶上讀小學的兒子,他那麼小就把買的東西拎到樓上去,我空著手走路都困難。」

亨利說:「那時,我經常躺在床上就胡思亂想,開始是翻江倒海,人生想的特別亂,但慢慢的把人生疑惑歸納成幾大問題,也就平靜了許多,但沒有答案。」

二、十年蹉跎 終於緣歸大法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亨利看到他家附近的麥考瑞大學有一個法輪功展位。由於以前被中共洗腦灌輸,要求中國人不聽、不信法輪功的。亨利想去了解法輪功真相,可心裏特別害怕。他說:「好像背後有特務在盯著我似的,也好像周圍有人拿槍指著我似的,我就拿了真相資料和光盤回家看。看了之後,我就知道法輪功是被冤枉的,而且我覺的法輪功在邪黨鎮壓下能堅持反迫害這麼久很了不起!」

亨利沒想到自己會去煉法輪功。但他身體不好,就想練氣功把身體改善改善,那時他以為法輪功是一般的氣功。經聯繫,他去學了幾個動作,但不知道要看書,不知道法輪功是修煉,所以他與大法擦肩而過,一晃十年。

二零一四年初的一天,亨利感到百無聊賴,從來沒有過的那種感覺,那就看看法輪功到底是甚麼吧。他從網上下載了《轉法輪》,從中跳著看了幾段,是教人做好人的,而且語言非常淺白。亨利覺得真正的大道真理就是這樣的,這本教人向善的書,男女老少都能看懂,一定不簡單。亨利說:「我終於看見了一線光,覺得我走的這條路還是有別人跟我一樣走的,就是不看重現實中的物質與名利,我好像找到了同路人似的。」

然後,亨利通讀了一遍《轉法輪》。他說:「我知道這是一本修煉的書,知道是寶書,但覺得太高了,自己能修到羅漢就不錯了,再不行,積德下輩子得好。」

起初,亨利還是打遊戲、上上網,花一點點時間看書。可是沒過多久,他對遊戲就沒興趣了,還是看大法的書踏實。他發現在《轉法輪》中師父往往用簡單的幾句話,就把一些極其複雜的問題解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說:「好多人生之謎都一一解開了。」

法輪大法的法理深深吸引著亨利,他再也放不下了。接著,他就在網上把李洪志師父的四十多本經書和新經文全看了一遍,基本上是三天看一本。他說:「我知道這個大法就是我冥冥之中一直在尋找的,等待的。我有師父了!我感到非常幸運!非常開心!有一種從未有過的踏實與放鬆。」

同時,亨利還悟到:「我這條命反反復復的,也是讓我看淡生死,你活了八十歲,八百歲又怎麼樣,都是在六道輪迴中。實際上生生世世我的每一步,都是師父費了好多心血在管著我,保護著我,點化著我。有時我這條路不通,那條路不通,好像到處碰壁,其實是師父留了一條路,在把我往正道上領。如果沒有師父管著,我怎麼可能得法修煉,早就迷失在紅塵中了。我很感激師父!」

從此,亨利不再困惑、不再迷茫,他說:「我應該精進、修煉,跟師父回家!」

三、胃病、牙疼、腰椎間盤突出症不藥而癒

然而,煉功對亨利來說並不容易,他的腰椎間盤突出症使他無法出去參加集體煉功。但已經明白了人生目地的亨利沒有退縮,他就一個人在家裏學法、煉功。盤腿打坐對亨利來說是最困難的,他就坐在凳子邊上慢慢煉,不氣餒。

亨利每天堅持學法、煉功,並按「真、善、忍」修心性,師父就管他了。就像《轉法輪》中說的一樣,有一天他去了五、六次衛生間,排出的都是比地溝油還髒的黑東西,不過一整天他沒有感到哪裏不舒服。他說:「我知道這是師父在幫我清理身體。」

還有一次,白天亨利在床上突然冷的發抖,動不了,渾身無力,他的家人在客廳,他喊他們的力氣都沒有,然後就吐啊。亨利說:「我很清楚這不是病。」

有一天半夜,亨利因胃疼驚醒。他說:「從法中我已明白,我是大法弟子,這是消業,再疼我也不管,我倒頭就睡,一覺到天亮。從此以後,困擾我二十年的胃病再也沒犯。」

修煉前,亨利三天兩頭牙疼。得法後不久,一天他煉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時,牙又疼了。亨利就用舌頭頂著疼的牙根,也沒有減輕。他心想:「反正你肯定不是病,看你還能疼到哪兒去?」可牙一直疼,越來越疼,疼的要命。亨利說:「我還是繼續煉功,守住心性不動搖。過了幾分鐘不疼了,一直到現在牙再也不疼了!」

大法在亨利身上一次次展現神跡,他的胃和牙在得法修煉後的頭兩個月全好了。他的腰也越來越好,幾個月未謀面的朋友見到亨利驚訝的說:「你的腰怎麼好了很多!」不到半年,亨利的腰恢復正常。

圖1:亨利(左二)參加天國樂團遊行。
圖1:亨利(左二)參加天國樂團遊行。

亨利於二零一六年和二零一八年分別加入了法輪功的腰鼓隊和天國樂團。在加入天國樂團的第一年,亨利分別參加了悉尼、昆士蘭、香港、墨爾本和紐約等地的遊行,特別是香港和紐約的大遊行路線很長,歷時數小時。亨利是大鼓手,一個大鼓加上鼓架超過十公斤,背著這樣的大鼓,要保持姿勢,保證節拍,還要演奏,同時保持軍樂團鼓手的精神風貌,堅持數小時,對修煉之前的亨利來說簡直是天方夜譚。

圖2:亨利的太太參加腰鼓隊表演。
圖2:亨利的太太參加腰鼓隊表演。

亨利的太太和兒子親眼目睹他修煉大法後身上久治不癒的病都好了,都感到大法的神奇和美好,他們也相繼走入了修煉。太太得法後不久,長期的肩周炎、口腔潰瘍都好了。她還加入了法輪功的腰鼓隊。還有亨利的一位朋友看到他的病好了,也相信法輪大法好,走入了修煉。

四、《轉法輪》字字都是天機,句句都是真言

亨利悟到:「我們生生世世吃了無數的苦,就是為了得這個法。」為了用法來指導修煉,他決定要把《轉法輪》這部法背下來,現在已在背第六遍。當亨利背完第一遍《轉法輪》時,他太太也開始背法,現已在背第五遍了。他們已經把背法作為生活的一部份了。

隨著亨利不斷的修去各種執著心,不斷的提高心性,大法的神奇就不斷的展現給他。亨利說:「我現在整天能感到法輪在旋轉,有正轉、反轉;快的、慢的;大的、小的;腿上、頭上、眼角上都有;開車、走路都有,法輪就跟著我的步伐在移動,自動變換著位置,都是有靈性的。」

亨利因為靜心背法,他在《轉法輪》這本書上能看到很多內涵。他說:「這是大法開啟了我的智慧,把更深的內涵顯現給我,師父在指點我,字背後的佛、道、神在幫我。只要我靜下心來看,字背後的涵義就會顯現給我,這個大法他的奇妙、他的神奇、他的強大的能量、威力都會顯現出來。師父講的法都是真的,字字都是天機,句句都是真言。」

通過這幾年來在大法中的實修,亨利深懷感恩地說:「大法弟子修煉不是為了自己,是為了救人;我最新的理解,人不是為己,是為他的,人就是要修去私心。當我剛接觸大法時,就像看見縫裏有一線光,那是站在常人的角度上去看;修煉後,我發現這條縫越走越寬,是一條通天的大道。」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9/23/186902.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