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意外讓生命重塑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三日】(明慧記者沈容採訪報導)十八年前,羅立惠二十二歲,她懷抱對自我的期許和未來的憧憬,進入南科電子產業工作,過著和時間賽跑的生活,在滾滾紅塵中拼搏。許多人羨慕科技人收入優渥,她卻在每天工作十二小時以上的熬夜、加班、高壓下,感歎自己到底為了甚麼要那麼拼命,然後用行屍走肉的身軀享受金錢帶來的愉悅呢?幾番尋思後,立惠在三十歲那年,走到了人生中的十字路口。

「我那時想如果年輕時努力賺錢,未來就可以提早退休,可是就在體力大不如前的情況下,我接觸到了直銷。我揣想如果可以在賺錢的同時也從保健食品中獲得了健康,那不是兩全其美嗎?於是我辭掉電子業的工作做起了直銷。」

秉持著要做就要做到最好的態度,立惠披星戴月、全力衝刺,在短短三年內晉升快速,達到了讓周遭人跌破眼鏡的位階。「然而,當我收入達到最高峰的時候,我卻看到人性最醜陋的那一面。因為這就是一個踩著下線往上爬,卻沒有辦法帶著所有伙伴一起成功的行業。我看到自己賺錢了,我的好朋友卻被淘汰了,這件事情帶給我很大的衝擊!」

立志「工作三五年,享受一輩子」的夢想,在你爭我奪、你死我活的現實中幻滅,就在立惠掙扎於道德與成就之間的抉擇時,她在一次健康檢查中迎來生命的低谷。「當時有一個醫生問我說,你想知道你是第幾期嗎?你已經到第四期(末期)了!」

風雲突變來得太快,對一個三十歲的年輕女子來說實在太過沉重,她深刻感受到肉身的不堪一擊,體驗到自己和死亡的距離如此接近。她說:「我在醫院同時接受電療和化療,那樣的過程真的會讓你覺得人一旦生了病,那你真的就甚麼也不是,只能把自己交出來,醫生護士叫你做甚麼就做甚麼,整個軀體完全交給別人主宰。在這樣無奈的情況下,我對生死其實是置之死地而後生的,還把自己的資產後事都交代了,覺得該甚麼時候走就甚麼時候走吧!只是想到媽媽卻很難過,很難過自己都這麼大了,竟然還生病讓家人擔心。」

人生無常,一場大病讓立惠不得不停下追名逐利的腳步,在病禢上省思自己要的究竟是甚麼。「在直銷裏,我被名利情沖昏了頭,覺得自己就是要成功,所以不斷的衝、不斷的衝,很快賺到人生的第一桶金。但失去了健康後,只覺得過去汲汲追求的錢哪、名啊都不重要了,這幾年賺到的財富變得甚麼也不是。」

因病痛難以成眠的日日夜夜,立惠曾經問自己:「為甚麼是我?」但人生中很多時候的失去,其實只是為了讓人明白,生命中甚麼才是最重要的。她平靜說道:「現在回想之前的種種,我好像突然明白為甚麼會生這場病了!我甚至有一種體悟,是不是老天爺想透過這樣的方式要我停下來,好從新檢視自己留在世上的意義,找到一條真正的路。因為如果我沒有生病,我是沒有辦法放下那些常人嚮往的東西的。」

黑暗中的曙光

就在最脆弱黑暗的日子裏,她收到各方親朋好友介紹的養身秘方,在五花八門的選擇中,她看到了法輪功的光明與純淨。「大阿姨向我推薦了法輪功,我問她這要多少錢呢?大姨說法輪功不收錢不收禮,義務教功,師父只看你向上向善的那顆心,直指人心!阿姨這番話讓我在心中喊著,這就是我要找的,我要修的就是這個!」

然而剛開始,立惠並不明白修煉是怎麼一回事,只是跟著同修一起學法、煉功,在忍中提升自己的境界。「其中讓我覺得最困難的就是煉第五套功法時,該如何突破一個小時的最後一刻。每當忍到想哭的時候,我都會想起師父說的話:『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

在立惠咬牙堅忍,於苦中消去不好東西的時候,她的身體也在不斷的淨化著。「剛開始煉功不久,有一段時間我會像生理期一樣排出黑色的血,一開始我有點害怕,但同修和我交流,師父在法中提到:『在常人社會中為了名、利,人與人之間的爭奪,你睡不好、吃不好,你把身體已經搞的相當不像樣了,在另外的空間看你的身體,那骨頭都是一塊塊黑的。就這樣的身體,一下子給你淨化出來,一點反應沒有也不行,所以你會有反應。』[1]後來我心裏也慢慢穩定下來,黑血排了一段時間後就沒有了,整個身體感覺到一身輕。」

在一股「決心成為修煉人,就要努力做到」的堅持中,立惠慢慢突破了打坐的關卡,她的人生觀、世界觀、宇宙觀也在一點一滴的學法中,飛快的翻飛昇華著。「我從小在爸媽的呵護疼愛下長大,衣食無缺,想要甚麼幾乎就可以得到甚麼,因為這樣的關係,養成一種甚麼都是自己說了算的強勢個性,覺得大家都得聽我的,不能被人說。雖然剛開始修煉前幾年,我不甚了解大法的內涵,連向內找是甚麼都不知道,但透過不斷的學法,我開始懂得找自己,我意識到無論在家庭裏還是在工作上,所遇到的一切事情都和修煉息息相關。」

'圖1:透過不斷的學法,立惠意識到自己遇到的一切事情都和修煉息息相關。'
圖1:透過不斷的學法,立惠意識到自己遇到的一切事情都和修煉息息相關。

立惠補充道:「以前如果發生衝擊自己的事情,我會覺得這都是別人的問題,都是因為某某如何如何,都是誰誰才會這樣,反正錯的都是別人,維護的都是自己。但現在我的第一念不是這樣想了,我會去思考,這件事情為甚麼會發生在我身上?是不是自己有哪裏沒有做好?是不是內心還有甚麼執著心沒有去掉?」

她悟到曾經走過的路,都是為了改變自己的心所做的一切鋪墊。「修煉就像在人間雲遊一樣,遇到的每一件事情、每一個人,甚至我所擁有的能力都是有原因的,都是為了鋪陳一條讓自己昇華的路,一條讓眾生與大法結緣的路。所以既然發生是必然的、有原因的,就應該在當下放下自我,理解別人所處的位置,真正設身處地站在對方的立場考慮。只要能夠看自己、找自己,很多事情就會改變。」

當遇事首先想著放下自己,不考慮自己時,她的自我也在不斷的消融,心清如鏡,豁然開朗,甚至忘記自己曾經生過一場大病。「從我三十歲修煉至今已經十年了,現在四十歲的我看起來反而更像年輕人,身體狀況也比年輕時候還好。以前因為工作的關係怎麼睡都睡不飽,覺得很累很沒有精神,筋骨容易酸痛,現在的我神清氣爽、臉色紅潤,每次回到家,爸爸看著我的臉時都會說,你煉功煉得不錯喔!」

唯一獲得幸福的路

不知不覺,一轉眼十年過去了,立惠由一個陷入絕境的癌症末期病人,變成了一切都健康美好的人,不知道的朋友根本就看不出她曾經在死亡線上苦苦掙扎過。她說:「回過頭來,我常想如果不曾歷經這一切,我沒有辦法知道自己為甚麼來到人世間。原本,我所追求的一切都是為了讓自己的生活更好,但當我修煉法輪大法之後,我才發現這些都是最表面虛幻的東西。現在當我遇到人生中的任何困難、瓶頸和衝擊時,我因為大法不再迷茫害怕,這才是最讓我感到踏實富足的,也是人間任何東西都無法相比的。」

一開始,立惠以為人生最大的財富不在於戶頭有多少錢,而是擁有一個無病無痛的身體,但當她在堅持「真、善、忍」的路上感受到生命的復甦,親身體驗到脆弱渺小的自己因修煉大法而擁有宇宙中最珍貴的價值時,她發現這世間再也沒有別的路能帶人們返回到最純淨美好的淨土了,唯有法輪大法!

她誠懇地說:「我內心非常感謝師父,感謝命運中這場最珍貴的安排,讓自己能停下腳步找到人生的真諦和方向。我很慶幸能在今生成為一個大法弟子,我會更加珍惜和精進,不辜負師父對我們的慈悲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9/5/186637.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