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負師恩 抓緊救人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一日】我出生後就患有先天性類風濕疾病。母親有這種病,遺傳到了我身上。從兒時起,我就被類風濕折磨,病發時胯骨疼;十七歲開始腳骨節疼;十八、九歲這兩年中,多次去省醫院治療,最後醫生下結論說:治類風濕沒有特效藥,只能用藥物維持;二十歲高中輟學;二十一歲我癱瘓臥床。

類風濕這種疾病發作時特殊的疼,我被它折磨的生不如死,苦不堪言。後來類風濕合併為心臟病,我的生命瀕臨盡頭,在死亡線上苦苦的掙扎。

一九九七年,我二十九歲時,已經癱瘓八年了。就在這一年,久癱病床的我,非常幸運的修煉了法輪大法。我煉不了功,只能看書,看法輪功主要著作《轉法輪》。看書以後,師父給我淨化腦袋,一天似睡非睡中,我感覺到師父用一種功能在給我淨化腦袋,像開槍一樣,「啪啪」響。

這種情況出現了幾次之後,我竟神奇的能抬起頭來了,然後我能靠東西坐起來了。雖然沒有達到正常人的狀態,但我畢竟能坐立了,不再臥床了。同年年底,我能半臥半坐著看書學法了。

我這片苦海中的小舟,幸運的得到了師父的慈悲救度。我和全家人喜出望外,母親和妹妹先後也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

一、助師正法,慈悲救人

二零零八年,我有了手搖輪椅車,能夠獨自走出家門,面對面給世人講真相、做「三退」了(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開始講的時候,我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多少有點怕。逐漸的,我沒了怕心,每天都能講退幾個人。

但是有時講了一天,一個都沒有講成功,我就反思自己,知道自己心態出了問題。回家後,我就多學法,找自己的不足,歸正自己後,再出去講,效果就很好。我每天手搖輪椅車行駛二、三十里,能講退三、五人,我不嫌少,只要有一個人得救,我就沒有白跑。我返回時,往往遇到天氣起風,到上坡路我就搖不動了,只能停在途中。這時,我就求師父幫我,很快就有路人來幫助我推車。

開始使用真相幣後,每逢集日,我就去本鎮集市給商販們送真相幣,我把車搖到需要換真相幣的商販攤位前,對方都很高興的來到我身邊,主動兌換。每次能換出去一、兩千元錢,面值都是十元、五元、一元的。

二零一六年,我換掉了手搖輪椅車,駕駛電動車出去救人了。開電動車出門非常方便,省時省力,每天我能講退六、七個人或者七、八個人。我一邊講,一邊發真相小冊子。有的人要小冊子,不「三退」;有的人「三退」了,還要小冊子。自己心態好時,真是講一個退一個,很順利。

師父說:「我們當前最重要的是做好三件事、搶人、救人。」[1]自己明白這一法理後,有一種緊迫感,救人心切。在救人過程中,發揮自己源於法中的智慧,儘量講清楚真相,讓眾生聽明白,真心「三退」,真正得救。

我經常這樣講:「在全世界,你找不到比『真善忍』更正的理,他是宇宙中最高的理。我們為啥告訴你退黨?它用欺世謊言矇蔽了你,其實是在害你,不讓你得救。中外預言都說,將來人類有大災難,要淘汰很多人,剩下來的人很少。通過我們講真相,你能夠在被毒害的謊言中清醒過來,退出中共組織,你就得救了,你就能留下來,不被淘汰。」

有人聽明白了,但是會害怕,因為共產黨歷次搞運動,把人往死裏整,老百姓都心知肚明。我一旦發現心裏想退、但猶猶豫豫不敢表態的人,我就先給他起個化名,讓他放下心來「三退」。

為了讓眾生明白真相,很多時候,師父給我開智開慧,我講起來滔滔不絕,順理成章,對方聽的津津樂道,馬上叫我幫助三退,還連聲道謝。我說:「你別謝我,謝謝大法師父吧。」

明慧網發表真相台曆以來,當地同修就做出了精美的台曆。我年年都出去面對面的發,一邊發台曆,一邊講真相,勸「三退」。每年的台曆數量有限,我能拿到多少就發多少。在發放的過程中,因為我下不了車,知道法輪功好的人們,把我圍在中間,他們爭先恐後的自己拿,不一會台曆被一搶而光。

我開車拉著一名同修發台曆,同時講真相做「三退」。許多人要了台曆,也有不少人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去年和我配合的這個同修,自己買了電動車,他能獨立去救人了。我就自己發台曆和勸「三退」。有一次,我去一個大鎮集市,發出去台曆八十本,講退三十多人。我深知,這都是法的力量,否則,我這個殘疾人能幹啥?我知道都是師父做的。

二、眾生明真相後得到的福報

我經常去我縣的旅遊區去講真相。去年夏季的一天,我在旅遊區講真相時遇到了一個中年男子,我看他拄著拐杖走路,就把車開近他。我問他:「你走路拄著棍,這是咋回事啊?」「我是腦血栓。」他回答說。我就開始給他講真相,勸「三退」。他聽明白真相後,爽快的退出了少先隊。

後來我在旅遊區再遇到他時,我就把隨身帶的真相資料送給他,小冊子、護身符、精美的掛墜,他都要。他拿到小冊子後,不僅自己看,還給和他能接觸的人看,同時告訴人們大法真相。

不久前,我在旅遊區又碰見他,使我驚喜的是他丟掉了拐杖。我問他:「你咋不拄棍了?」「用不著拄了。」他高興的回答道。「以前你咋拄啊?」「以前腿不聽使喚。」他告訴我說:「現在腿輕鬆了,聽使喚了。」我鼓勵他:「你要繼續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按『真善忍』去做。」

他跟我說了他親身經歷的一件事:「五月節(端午節)前兩天,我在這裏蹓跶,有一輛轎車朝我開了過來,眼看就要撞上我了,給我嚇的夠嗆,神奇的是只差半米時,車一下子停下了。我知道是多虧我念了「法輪大法好」,要不就把我給撞了。我是有驚無險,只是嚇了一跳。我沒有訛那車主,因為我知道『真善忍好』。要是過去,我肯定不能饒他,別說這五月節去他家過,就是八月節(中秋節)我也得去他家過。」

我真為他明真相、得福報、能做個好人而高興。他又告訴我說,他現在不但能走平道,還能爬山。我又送給了他一個真相播放器。

又一次見面時,我引導他看大法經書,他說他眼睛看書吃力,我說:「我給你一個卡吧,你聽法也一樣。」現在他正在聽師父講法。

三、疫情中抓緊救人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瘟疫,在大陸火速蔓延。農村道路開通以後,面對人心惶惶籠罩在疫情恐懼之中的人們,我感到作為大法弟子,自己有責任去救度處於生命攸關、情緒緊張的世人。

一天,我駕駛電動車去了一個村子,遇到了一位古稀老人。提起這位老人,我和他是老相識了。十幾年來我一直給他講真相,因為他有學歷,受中共惡黨的多年洗腦灌輸,中毒很深,是個典型的無神論者,不相信有神佛存在,也不相信善惡有報的天理。法輪功以「真、善、忍」為準則,教人做好人,會得好報,他不接受。他始終沒有三退。

這次重逢不同以往,因為武漢肺炎瘟疫來臨,我想必須儘量讓他明白真相,幫助他躲過劫難,這是我們大法弟子應該做的。我對老人說:「過去,我跟你講過人類將來有大的劫難,是以一種強大的疾病淘汰人。現在是不是來了?很多預言都說過這件事情。劉伯溫預言中也說:『難過豬鼠年。』豬年是過去了,鼠年才來。

古人說:「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舉頭三尺有神靈」。當人真心懺悔的時候,神靈是能夠看得見的,就會把人身上的邪氣趕走,就是瘟疫突然不見了,病好了。因此,我告訴你別消極,別害怕,最重要的是,你別再聽信中共的謊言。法輪功修煉者在當今亂世中救人,過去你輕信中共,現在趕快清醒過來吧,趕緊退出中共的組織。請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能幫你躲過劫難。」

老人聽罷,終於答應退出中共的團組織,並且接受了真相資料。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