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三峽大壩會不會潰壩看政府的可信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七日】中國從2020年6月以來接連降下暴雨,許多地區水患成災。到7月上旬,洪災已經波及了中國的27個省份,據稱受災人口為3020萬人,其中災情最嚴重的地區,包括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廣東、廣西、重慶、四川和貴州……等地。事實上,在嚴重的水患中,長江上下共有水庫上千座,急於洩洪,不少地區城鎮鄉村已被淹沒。而三峽大壩一度水位超出警戒線,出現潰壩危險。

一、三峽大壩會不會潰壩

關於三峽大壩是否會潰壩的問題?以前曾因為一張谷歌公布的大壩變形照片而引起外界廣泛討論,在經過短暫的恐慌後,中共官方先不承認變形,後援引專家說法,指變形在可允許的彈性範圍之內,不會構成危害。但是有貓膩的解釋引起的疑慮更大,也再次引發各界對於三峽大壩的相關爭議。不過中共官方後來強力封鎖了這方面的消息和信息,把這件事給「抹過去」了。


圖:三峽大壩對比,變形明顯

現在,隨著湘江、長江流域發大水,輿論對三峽蓄洪排洪能力及對周邊的影響及三峽潛在的危機的質疑再次掀起。三峽大壩的安全程度如何,是否如中共媒體宣傳的那樣「沒問題」?我們來看看中共官方自己的報導就知道了:

2003年,中共新華社報導:「三峽大壩固若金湯,可以抵擋萬年一遇洪水」。
新華社2007年5月7日報導改口:「三峽大壩,今年起可防千年一遇洪水」。
2008年10月21日,新華社報導:「三峽大壩可抵禦百年一遇特大洪水」。
2010年7月,中共央視引述專家稱:三峽防洪能力有限,不要把希望全寄託在大壩上……

中共官媒根據黨的需要報導,說法嚴重不一致,這加重了很多人的懷疑。民眾從中共官方前後矛盾、不斷自我否定的宣傳中多少看出了三峽大壩岌岌可危的現實。

武漢肺炎第一次爆發期間,武漢百步亭萬家宴在封城前夕照例舉行、事後爆發社區感染。當時臉書網友Chen Jue說,「有多少人是因為那麼的相信政府而被感染死掉的!因為對8個人的公開否定,導致很多很多那麼相信政府的人,相信沒有安全問題,然後被感染,被死亡。我們說,這就是相信(中共)政府的代價!」

「相信(中共)政府的代價」,這是百步亭示範社區那場不幸的本質,三峽是否潰壩,涉及到下游6億人的生命財產安全,如果人們再次相信(中共)政府,又將付出怎樣的代價呢?

二、三峽工程竣工多年沒有驗收,對百姓來說意味著甚麼?

三峽工程,這個被中共當初開動全部媒體大力吹捧的 「人類歷史上的最具宏偉工程」;是中國人「人定勝天」的一大範例。然而,這個體現了社會主義制度可以「集中力量辦大事」的「無比優越性」的「世紀工程」,2009年舉行竣工儀式時,中共高層竟然無人出席,竣工多年也沒有驗收取得證書。說一套做一套的中共高層,也許已經對三峽工程的危害性和危險性心知肚明,因此誰也不願為這個「偉大工程」將帶來可怕的後果「背鍋」。

事實上,從三峽工程上馬至今,關於其質量、安全隱患以及帶來的環境影響爭議始終未斷。當初極力反對三峽工程上馬的水利專家黃萬里曾對三峽做出12個預言,包括:1. 長江下游幹堤崩岸;2. 阻礙航運;3. 移民問題;4. 積淤問題;5. 水質惡化;6. 發電量不足;7. 氣候異常;8. 地震頻發;9. 血吸蟲病蔓延;10. 生態惡化;11. 上游水患嚴重;12. 大壩被迫炸掉。目前,除了最後一個預言外,其它的已全部應驗。

假若三峽大壩潰壩,會給中國人民帶來甚麼樣的災難呢?曾經深度參與三峽工程的水利專家王維洛博士說,若三峽潰堤,長江中下游直到上海全部「玩完」,不僅洪水,還有20─30億立方米泥沙,破壞力比洪水更厲害。中國物理學教授錢偉長早年也刊文說,三峽水庫潰壩的危害,將使長江下游6省市成為澤國,幾億人將陷入絕境。不久前大陸微博上,一篇題為「如果三峽大壩潰壩了有多可怕?」的文章稱,若三峽潰壩,武漢、南京、上海都難以倖免。文章提及大壩上工作的川大水電畢業生說,已經不知道怎麼辦了。炸,不知道咋炸,拆,也不知道咋拆,維護也不知道咋維護……十分危急,每天都在惶恐之中。」

如今,三峽大壩在不斷全力洩洪,加重了下游各地的災情。有網友發文表示大壩的功能是防洪,暴雨洪水來時要擋住,再抓準雨季間歇時,把水泄掉。但是「今年三峽水利集團,在上週的操作,完全背道而馳,下游雨下的最大,正在淹水的時候,它洩洪愈開愈大,等到下游宜昌幾乎滅頂了,才縮小洩洪量」。

一些網友說,「我想知道,這種突然間的全力洩洪,和潰壩有甚麼兩樣?」也有網友說,「為了保住大壩,民眾的命算甚麼?之前說三峽大壩不會潰壩,事實證明,只要置下游百姓生命而不顧,就永遠不會潰壩,反正中國人多……」

三峽工程上馬是中共的政治需要、面子工程,同時也是中共權貴家族既得利益階層獲取暴利和貪腐的得力工具,中共官方多年來反覆強調的三峽大壩工程上馬和維持的「好處」:每年200多億的發電收入,遠遠不夠其每年給上下游帶來的巨大生態、環境、生產和生活方面的破壞和損失。而且這200多億的發電收入,其利潤並不屬於中國老百姓。三峽工程的所有水輪發電機已經被私有化,全部發電利潤屬於一個股份公司。三峽工程的一些決策者、中央部委和地方的一些官員以及主要工程技術人員則是這個股份公司的原始股持有者,也就是說:三峽工程並未給中國民眾帶來利益,僅有的發電收入都全落入了中共權貴和貪腐集團的腰包中。

而中國民眾不得不面對的是因三峽工程年年頻發的大旱、高溫、洪水、地震等災禍。還有,那高達1800億元老百姓繳納的三峽基金,中共根本沒有兌現,至今本息全無。

不管三峽大壩會不會潰壩,這個已被大陸科技界定論為「遲拆不如早拆」的危險工程,事實上已經成為懸在幾億中國人頭頂上不知何時會爆炸的巨大的炸藥桶。所有明知三峽工程的危害性,但為中共的政治和利益需要而強行使其上馬的人,都已經成為了中華民族的千古罪人。

三、三峽工程一事上的千古罪人: 江澤民和潘家錚

這裏重點說說其中兩個人:江澤民和潘家錚。先從潘家錚說起。這個有「三峽大壩總設計師」之稱的已死亡的中共兩院院士潘家錚,他和張光斗等人是三峽大壩上馬的鐵桿支持者和操作者。

其實潘家錚非常清楚三峽工程的危害性。以其曾有的專家的學識、科學經驗及多年的考察論證,他曾列出了三峽工程的「20罪狀」:淹沒大量土地、樹林;侵犯人權的移民遷居;誘發地震;淹沒文物古蹟;惡化水質;妨害通航;垮壩風險,等等。但迷信中共的無神論和鬥爭哲學的潘家錚最後以「人定勝天」的無知和狂妄,以及曲意迎合中共頭目的「反壩勢力主要是依托西方反對勢力」等奇談怪論否定了他自己早先列出的三峽工程的「20罪狀」,成為積極推動三峽工程上馬的人。

後來,潘家錚曾在《三峽夢》中寫過自己做過一個噩夢:夢見自己在「國際生態環境法庭」上受審,他因主持設計建造三峽大壩而被判「開除人籍,永墮魔道,發往陰司地獄,去受凌遲之苦。」

那麼這是不是僅僅是一個噩夢呢?中國人一直有「人在做,天在看」,「幹多大壞事,還多大的罪」的說法,潘家錚夢見自己永墮魔道,去地獄受凌遲之苦(凌遲是一種非常痛苦的刑法,俗稱「千刀萬剮」) 恐怕不只是一個噩夢那麼簡單。

無獨有偶,當年,為了穩固權力,脅迫人大的全體黨員,強行通過表決,支持三峽上馬的江澤民也同樣做了下地獄的噩夢,只不過江澤民夢到是下無間地獄,比潘家錚的更可怕,所謂「無間地獄」大概是指:受刑時間無間隔、刑具無間隔,刑罰方式無間隔、痛苦無終盡……等等。做這樣的噩夢,真是可怕至極。

早在二零零四年,海外中文媒體曾廣泛報導,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特別到訪安徽省青陽縣境內的九華山旃壇林寺,「虔誠」上香,祈求地藏王菩薩保祐,更有2002年1月份香港《開放》雜誌就透露,江自己在家裏抄「地藏經」,還花大錢請喇嘛為其祈求福壽。據說,江氏如此做是因為做了噩夢,夢中在無間地獄受刑,於是極度恐懼之中祈求地藏王菩薩……江澤民為甚麼特別要祈求地藏王菩薩呢?因為按照佛教經書上說,地藏菩薩曾發大誓願:「地獄未空,誓不成佛」,也就是說地藏菩薩發誓要解救所有地獄中的惡鬼。看來曾經口口聲聲無神論要「戰勝」有神論的江澤民,對那個地獄噩夢非常「重視」,壓根沒把其只當一個夢對待。

四、江澤民和潘家錚的更大罪惡

同樣夢到自己下地獄的江澤民和潘家錚還有一個共同之處:迫害法輪功。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法輪佛法,於1992年從中國長春傳出,因其神奇的祛病健身功效,以及大幅提升民眾道德水準,從1992年到1999年,僅短短7年,就傳遍了中國大江南北,修煉者上億。在1998年,前全國人大委員長喬石組織老幹部經過詳細調查後,給當時的中共中央寫調查報告說:「法輪功利國利民 有百利無一害」。然而江澤民出於妒嫉和對權力的極度不安全感,不顧事實,違背天理民心,在1999年強行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

江澤民是迫害法輪功的首惡,而潘家錚則是重要參與者,他們在其中犯下的是遠遠超過三峽工程一事的滔天大罪。

江澤民為一己之私,以其在中共中集黨、政、軍於一手的權力,和中共相互利用從九九年七月起對修心向善的法輪佛法修煉者的迫害,系統而全面的迫害至今已達二十一年之久,迫害中使無數修煉者家破人亡;迫害中酷刑達上百種,無數的肉體折磨和精神摧殘罄竹難書,更有暴力活體摘取法輪功修煉者人體器官「這個星球上最大的罪惡」。

而潘家錚則是「中國反邪教協會」的重要成員,在其中任「副理事長」。張光斗也是這個「邪會」的重要成員。江澤民利用中共迫害法輪功二十一年來,很多人都知道,中共的各級公、檢、法、司部門以及各級政府機構是被江氏利用來迫害法輪功的前台打手;各級政法委、610是迫害的操縱、組織者;各種中共的喉舌媒體在散布各種謊言。然而,作惡多端的「中國反邪教協會」的底細卻不被更多人知曉。

「中國反邪教協會」 成立於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三日,遍布全國各省市各階層,該組織主要出面發起人和骨幹成員是具有宗教或者科技身份的中共黨政高級官員。「邪會」領著中共的財政撥款和經費,掛靠在中共各級政府部門,比如科協等等,但它卻冒充「民間團體」,一直在不遺餘力的配合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其實它根本就是中共江澤民團伙的一部份,這是一個假冒民意、煽動仇恨的謊言製造機構。「邪會」經常召開各種所謂的「報告會」和「學術討論會」,舉辦以「理論與實踐」等為題的「學術年會」,專門討論有關「轉化」(中共用各種酷刑和精神折磨迫使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信仰的說法)的歪理,為迫害法輪功提供所謂的「理論思想依據」。

在中共對法輪功學員二十一年來的迫害,很多參與迫害者在迫害中喪失良知和人性,被中共變成了沒有任何道德底線的人間惡魔,除了中共的利益誘惑外,「邪會」製造的各種謊言、各種「理論作品」對他們的欺騙、毒害、蠱惑、慫恿……起到的惡劣作用是巨大的。

同時「邪會」並不滿足僅僅在理論上提供方案,還直接插手第一線公安司法的領域參與迫害。例如「邪會」副理事長潘家錚就曾在全國政協會議討論時提出過一個系統的鎮壓方案。其中部份內容包括:網絡封鎖(甚至建議法辦為法輪功提供渠道的網站負責人);發動群眾深挖和群眾監督;對不放棄修煉的,黨員退黨、團員退團、擔任公職的退職,不得從事教師、律師、記者、醫師等工作……

在三峽工程一事中,我們看到潘家錚、張光斗等人乃見風使舵、一意逢迎中共權勢之徒,當年許多正直的科學家如黃萬里等痛陳三峽工程將造成的危害,指出公開的論證報告錯誤百出,潘家錚、張光斗等人也明知其中有重大錯誤,但他們置民族和國家利益不顧,仍替中共百般粉飾掩蓋,編造出各種三峽工程可上馬的「理論依據」和「論證材料」。我們從這裏也看到了,是甚麼樣的人在不遺餘力的追隨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修心向善、利國利民的法輪功? 正是潘家錚、張光斗這些人品低劣、禍國殃民的人。可悲的是,他們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中,又再次扮演了當年的角色,為迫害編造出各種 「理論依據」和「理論作品」,毒害和蠱惑了無數世人,這樣的人存在於世,真是中華民族的劫數。

五、三峽工程和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 深切體現了中共的罪惡

中共一直在宣傳這個體制的優越性,說社會主義可以「集中力量辦大事」。然而,我們從中共的幾十年的荒唐歷史中,在中共不間斷的政治運動中,在三峽工程和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我們看到的卻是這個體制一次又一次的在「集中力量辦『大壞事』」。

如果說,三峽工程是懸在幾億中國人頭頂上不知何時會爆炸的巨大的炸藥桶,對中國的環境和生態帶來巨大的破壞,給數億中國人民帶來了巨大的災難和安全隱患。但如果沒有這個可以使黨員關鍵時刻為了維護所謂的「黨性」,而泯滅人性和良知的罪惡的體制,江澤民就無法用黨性脅迫人大代表中全體黨員違心表決支持三峽上馬;潘家錚、張光斗等人再怎樣會編造「理論依據」和「論證材料」也沒有用。今天幾億中國人就不用為生活在三峽工程可能潰壩的波及範圍內恐懼和擔憂。

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中共誹謗佛法的謊言毒害了十多億中國人的心靈,同時中共用高壓、株連、利誘,摧毀了參與迫害者的道德底線,泯滅了他們的良知,使之犯下無數罪行,造下巨大的罪業,使他們面臨萬劫不復的絕境……但如果沒有這個罪惡的體制,在當時七個政治局常委中有六個反對迫害法輪功的情況下,江澤民再怎樣暴跳如雷,再怎樣邪惡,再怎樣以「亡黨亡國」來恐嚇,也無法讓迫害政策強行通過,也無法讓知道法輪功真實情況的另外六個常委,在黨性淹沒了人性和良知後違心的沉默和妥協。今天的中國就不會在打擊和仇恨真、善、忍中墮落到沒有道德底線,毒假食品藥品遍地,人人互害的地步;很多人就不會因為仇恨和迫害法輪佛法,犯下罪行遭受各種惡報,而使自己的生命最終面臨絕境。相反很多人還可能因為有機會修煉法輪佛法而身心受益……

其實,江澤民下無間地獄的噩夢恐怕不止是一個夢。其實江澤民的噩夢也是所有追隨江氏迫害佛法者的噩夢。 江澤民在多年的噩夢中苟延殘喘到今天,不過就是上天要讓這個歷史大戲中的「丑角」演完他罪惡的最後一幕:被起訴、審判,被天懲,從而給未來留下永遠的警示和深刻的教訓。

就是憑藉這個罪惡的體制,讓中共一次又一次的對人民和神佛犯下滔天罪行,讓中共的組成部份:各級黨、團、隊員,自覺的不自覺的,情願的不情願的成為中共犯罪的組成部份。中共成立99年、當政71年、迫害法輪功21年來,殺害8000多萬中國人,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隱瞞疫情導致瘟疫全球大流行,幾百萬人感染,幾十萬人喪生,欠下的血債太多,對全中國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犯下的罪實在太大。這些賬,上天一定要給中共算。

六、和中共切割才能與各種防不勝防的災難切割

現在,繼大瘟疫後,中國27省遇洪災,還有蝗災、冰雹、旱災、地震等接踵而至。可能還有各種意想不到的災難隨時降臨,國內外醫學專家認為第二波疫情還會到來,不斷變異的病毒已越來越可怕,人防不勝防……就像歷史上,羅馬帝國因殘酷迫害基督徒而招致四次大瘟疫一樣,中國人講「老天有眼」,明眼人都知道,今天中國的瘟疫和各種災難,正是中共對法輪佛法的迫害中造成,現在的一切災難是衝著中共而來。中共除可以用謊言一時隱瞞災害真相外,人怎麼能防的住天懲?「天滅中共」是天意,這不只是覺醒了的民眾的一句口號。事實上,早在2002年6月在貴州境內發現2.7億歲的「藏字石」,500年前崩裂的巨石斷面內就驚現六個排列整齊的大字「中國共產黨亡」。壞事做絕的中共面臨嚴厲的天懲,所有中共的組成部份、不願退出中共黨、團、隊的人都將被禍及。在全世界,不管哪個國家,不管貧富貴賤,所有為中共站台和把自己與中共捆綁的人同樣會被禍及。

但危險之中也有生機,上天早已給人指出了出路,2004年11月《九評共產黨》橫空出世,引發的三退大潮,截至目前已有三億五千多萬民眾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他們看清了中共體制的無比荒唐和邪惡,他們和罪惡的中共切割就是在與災難切割,他們已經為自己選擇了平安和美好的未來。希望更多的人能成為他們中的一員。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