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水軍滲透西方遭圍堵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六日】6月12日,推特官方在宣布,刪除跟中共政府有關的17萬個賬戶。他們發現,有23750個賬戶屬於核心網路,他們共發表了近35萬則推文,多是親中共內容,另外15萬個賬戶則是轉發這些推文、擴大言論,主要傳播中共關於香港、台灣及武漢肺炎的言論。

專家分析,美國政府已相當關注這類紅色輿論,預期美方接著會對谷歌、臉書以及YouTube等平台施壓,處理類似於推特的假賬號、審查反共言論等狀況。

被盜的推特賬號

卡倫(Kalen Keegan)是美國內布拉斯加州的一名大學生、女足球運動員。她突然發現,自己的推特賬號突然發布了很多宣傳中共意識形態的中文推文。針對香港去年爆發的大規模示威運動,這些推文高度讚揚了香港警察、指控示威者試圖掀起一場「顏色革命」。

隨著武漢和周邊城市一月底全面停運,卡倫被盜的賬號突然刪除了涉及香港的推文,轉而開始就新冠(中共肺炎)疫情的瘋狂發推。一個月後,卡倫的原始推特照片、用戶簡介等資料統統被換掉。至此,這位美國人的推特賬號淪為一個名為「唐卡倫」的中共宣傳機器。

從去年8月開始,美國新聞調查機構ProPublica追蹤了上萬個可疑的推特賬號,這些賬號疑似參與了與中國(中共)政府有關的擴大影響的行動。有些賬號事先竊取了一些外國推特用戶的登錄信息,然後轉而發布有利於中共的宣傳內容。被盜號的包括美國北卡羅萊納州的一名教授、英國的一名網頁設計師、澳大利亞的一名商業分析師等。

該調查機構的記者稱:「冒充者替換了推特用戶名中的一個字母,發布與中國政府的意識形態相吻合的宣傳信息。這個賬號基本沒有真正的粉絲,但他的推文卻能得到上百個點讚和二十個轉發。我覺得這是政府正在嘗試的戰術之一。」

那麼,是誰盜用了這些賬號呢?去年,ProPublica拿到了一網互通(北京)科技有限公司(OneSight)一份價值124.488萬人民幣(約17.5萬美金)合同的副本,合同內容是增加中共官媒中國新聞社在推特上的讀者群。

ProPublica發現,不僅中共該新聞社的推特賬戶讀者群增加了,中共媒體的其它推特賬戶,如新華社和《人民日報》,都借助社交媒體承包商的操作增加人氣。長期以來,中共政府涉嫌雇用社交媒體承包商來實現海外宣傳的傳聞得到了證實。

一網互通網站成立於2017年10月,很快在2018年5月成為Twitter大中華的品牌合作伙伴和技術合作伙伴。2018年11月,公司創始人李蕾獲2018年中國創新傳播大獎(蒲公英獎)。李蕾下海經商前在中共對外宣傳部工作。據稱,一網互通是為數不多的與Facebook、Twitter、Instagram等國際主流新媒體平台成功實現數據對接、深度開發數據價值的平台產品。

ProPublica發現,利用「被盜用的推特賬號」是一網互通做海外新聞宣傳的手段之一,一般這些推特賬戶都已有一定的讀者群,目前不清楚這些推特賬戶是直接被其盜用,還是從其他黑客手裏買來的。這些推特賬戶被盜用後,被用來發布有關中共病毒和香港民主抗議活動的虛假消息,以及一些其它國家會關注的不實信息。

明碼標價的付費推文

歷時半年多的調查,追蹤1萬多可疑推特賬戶,ProPublica還發現,中共雇用商以及中共特工以一篇2500元的高價利誘推特大V發大外宣推文。

ProPublica表示,中共特工定位那些訂閱人數超過1萬的、使用中文的推特賬戶。例如,一位自稱來自文化促進媒體營銷機構的人,賬戶用日本演員有村架純(Kasumi Arimura)的照片,給這樣的中文推特賬戶明碼開價,一篇配照片或視頻的推文開價400─2500人民幣。

ProPublica提供的另一個實例是,自稱為「國際文化交流」公司的賬戶聯繫澳洲中國華裔藝術家巴丟草,說如可代發帖子,每帖可支付1700人民幣。巴丟草是中共的政治異見人士,在推特上訂閱的讀者群人數高達7萬之多。他在假裝和這家公司談判近一天後,拿到了一個發帖的視頻樣本,並提供給了ProPublica。視頻樣本長15秒,內容是中共政府擊敗了中共病毒、現在國內一切正常。但對方沒有提供公司的具體名字,最終拒絕簽合同,理由是「客戶審查後,發現您的發帖風格不適合該促銷主題。」

假冒的自由電台

不僅假冒個人的推特賬戶,連電台的推特賬戶都假冒。

自由東北電台、自由徐州電台、自由安徽電台……在推特上,自由亞洲電台最近多了一大堆冒牌貨。美國的一家調查新聞機構在3月26日的報導中,細數了中共是如何把推特打造成一台宣傳機器的。

報導稱,這些名為「自由東北電台」、「自由徐州電台」和「自由安徽電台」的推特賬號都是3月份剛註冊的,其中兩個賬號盜用了「自由亞洲電台」的台標,另一個賬號替換了台標中的一個字母。

這些冒牌賬號發布的大部份推文,大多是為了提升中共的形像或貶低其它大國的形象,比如散播「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可能源自美國」的陰謀論、宣稱中國給出了抗「疫」的標準答案。

明顯被控制的賬戶

推特上還有一些明顯受中共控制的賬戶。如一名自稱叫Melinda Butler的推特賬戶大肆抨擊香港民主運動的領袖人物黃之鋒,說「要像消滅冠狀病毒一樣,徹底消滅好戰的暴徒!」她在另一篇推文中呼籲香港醫院管理層「清理」罷工的「黑色醫務工作者」,並以圖片詆毀抗議者希望香港政權「變色」。她的賬戶是2020年1月建立的新賬戶,沒有個人的任何信息,也不訂閱別人的推文,但充斥著中共對中共肺炎和香港抗議活動的官方言論。她的賬戶已被推特暫停。

中共水軍賬號的特點是,大多粉絲不超過10個,沒有個人簡介,同時用中文和俄語發布推文,發文頻率非常頻繁。據推特的分析,這些賬號創建於2018年1月11日─2020年4月15日,其中大量賬號創建於2019年10月。

疫情期間,這些賬號在努力刻畫中共國積極抗疫、是全球抗疫的重要力量,同時也在攻擊香港民主活動。隨著2020年3月疫情擴散全球,這些賬號在疫情的話題活動上達到了峰值。

去年8月和9月,推特稱暫停了5000多個疑被中共控制的推特賬戶,並公布了這些賬戶的數據。今年6月12日,推特官方在宣布刪除跟中共政府有關的17萬個賬戶。外界認為,這是對於中共這種利用網絡平台散布假訊息、打訊息戰等現象,做出了正面回應。

除了推特,谷歌、臉書以及YouTube上都有紅色假賬號,特別是YouTube還會針對反中共的主題進行黃標與取消訂閱。台灣大選期間,臉書為了確保在這一題上不會因為假新聞而失分,刪除了大量水軍賬號,其中大部份都是支持韓國瑜的賬號,韓國瑜正是中共在國民黨的代理人。

AI水軍學台灣用語 抹黑台灣抗疫成績

台灣是世界抗疫的典範,但疫情假訊息比病毒傳播的速度還要快。自1月21日台灣確診中共肺炎首例後,假訊息就開始在網絡上流傳,假訊息在2月底時突然大量增加,截至3月15日,台灣警方共查辦了248件。調查指出,這類假訊息多來自中國,以模板格式更換不同人、事、地後,在社群平台散布。

假訊息內容包括「封城」假公文、「台軍方接管台北,蔡當局燒死疫情患者」、「屏東體育館改做大通鋪臨時醫院」等。台灣民眾黨立委高虹安指出,多數內容都是台灣疫情也如中國一樣嚴重,且台灣政府也像中共一樣隱蔽訊息;試圖扭曲台灣防疫做得很好的事實,讓中國民眾認為台灣跟中國處境相同。因為,中共不希望中國人民看到台灣政府防疫成功,造成中國人民對中共政府更多的不信任。

這是中共的慣用手段,但與以往不同的是,以往的假訊息都是中共利用五毛以人工方式製造、傳遞,然而這一波假疫情攻擊中,有些直接以簡體字成文、有些則夾雜中國用語或非台灣慣用詞彙,如「我媽媽是高嘉瑜議員在『台北一中 』的同學」;甚至在語句中出現符號,如「每天都得運好幾卡車的屍體去台中統『∣』焚化」。高虹安指出,這很明顯是採用樣板、自動生成訊息的方式所為。

高虹安認為,在AI(人工智能)領域中有一個自然語言處理法,機器透過學習後可自動生成文章,進而降低人力需求。當自動化的比例提升後,可做出更廣泛、更多樣性的假訊息攻擊;而這些AI機器人也需要學習,熟悉台灣人的用語到底是甚麼。可能是因為還在試驗階段,所以目前的假訊息顯得較為粗糙。

「九層妖塔」毒害世人

據《維基百科》的資料,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2010年即創立推特賬號,至今已發5.1萬條推文,平均每天發15條。3月12日,趙立堅公開在推特上表示:「武漢肺炎病毒是美軍帶入」。同時,中共調動上千萬的「網絡信息管理員」(俗稱網絡水軍),鋪天蓋地地宣傳。中共宣傳部只要按一個按鈕,上千萬職業網絡水軍就發動攻勢,將「美軍把病毒帶到武漢」的謊言散布全世界。

中共靠暴力和謊言起家,中共常說的「槍桿子」和「筆桿子」,殺人和誅心,雙管齊下,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洗腦奴化了中國百姓。近二十多年來,為滲透西方、改變西方人對中共的不良印象,中共不惜投入巨資搞「大外宣」活動,利用紅色媒體來誤導西方人。

就在2月29日中共網警對社交媒體開始封號的同一天,海外推特上傳出一些帖子,揭露中共如何輿論引導的九層結構。這是一個複雜的宣傳策略,被網民稱為「九層妖塔」。中共通過各種媒體,官方的、民間的、海外收購的、安插的、滲透的等不同媒體,利用正面的、反面的、表層的、深入的、潛移默化的、或疾風暴雨等各種方式,有的新聞是三分假七分真、有的是七分假三分真,中共利用各種手法,讓人不知不覺中,被中共輿論牽著鼻子走。

(圖)中共引導輿論的九層結構
(圖)中共引導輿論的九層結構

這樣的宣傳有多少呢?《洛杉磯時報》報導,哈佛大學2017年的一項研究估計,五毛黨每年貼出4.48億個社交媒體帖子。由此不難看出,五毛黨在中國互聯網當中的突出角色。哈佛大學政治學教授加裏﹒金說:「五毛黨是人類歷史上審查信息流的最大政府行動。」

而且,五毛們已經形成了一套遇到矛盾時「避免將問題引向黨、政府和社會主義制度」的公式:遇到涉及官場腐敗的,就把責任推給貪官污吏;遇到涉及民生問題的,比如醫療就推給醫院,養老就推給老百姓,高房價就推給開發商,環境污染就推給企業和有關單位失職,而暴力執法就推給警察和城管。總之,分門別類地為黨找替罪羊。

但是,這套愚民方式在海外收效甚微。一位人士在推特上說,中共那些五毛、水軍根本就不懂美國的政治。用自己牆內的民族主義狹隘思維,來琢磨美國的政治。美國是自由民主法治國家,美國人上街是知道訴求可以實現,而不是中共牆內,百姓被強拆,上街是與政府生死相搏。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