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靈的制度 致命的制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三十日】「對於任何可疑的傳染病,包括新發和再發的,中共衛健委在六個小時之內會立刻知道,因為我們已經建立了覆蓋全國全境的信息直報系統。」二零一九年六月,中共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曾在一個論壇上如此吹噓。

二零零三年SARS疫情爆發後,中共花費了七億多元建立了一個「中國傳染病疫情和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網絡直報系統」。官媒自我標榜,該系統是世界級的:快速、全面,橫向覆蓋全國,縱向到鄉鎮衛生院,覆蓋甲、乙、丙三類共三十九種法定傳染病。但是,在此次疫情爆發初期,這個系統卻失靈了。

七億美金的水漂 暴露官僚體制失靈

根據中共醫學專家海外發表的論文,首個感染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患者的發現症狀的日期為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一日。到十二月十日,另有三人發病,密切接觸者之間的人際傳播從十二月中旬開始已經發生。而根據中共疾控中心副主任馮子健的說法,武漢通過「網絡直報」方式上報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始於一月三日,且大約在一月上旬後停止了,直到一月二十四日武漢封城後才恢復網絡直報。

財新網曾報導,一月九日,中南醫院公衛科曾在網絡直報系統上報填寫了兩例不明原因肺炎,系統顯示提交成功,然而後來發現一月九日提交的網絡直報資料被刪除了。據悉,這個直通中共國家疾控中心的直報系統,區、市、省三級衛健委和疾控部門都能看到屬地醫院在系統中報送的病例,但區和市一級無權刪除。

究竟是湖北省級衛健委,還是國家衛健委刪除了上報的疫情內部數據,現在還不知道。問題的關鍵是,為何敢違反規定刪除數據?這不僅是個別領導的問題,而是暴露出中共官僚體制的弊端。

中共官員習慣於等級制度、上傳下達、彙報請示,高層領導不發話,或是指示不明確,下面就不敢動。過年期間又要保證祥和氣氛,又要避免疫情傳播,到底哪個為主呢?領導意圖揣測不透,不知該怎麼辦,直到疫情控制不住才不得不彙報,耽誤了寶貴的時間。

中共的這種「剛性體制」已經把整個官僚機構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機器,上面讓怎麼運轉就怎麼運轉,官員只向上負責,執行自上而下的指令,卻不能有效地採集和傳遞自下而上的信息,造成自下而上的信息流通困難和啟動應急對策滯後,而且使專業人員不能在決策過程中發揮作用。

換言之,這一集權制度之所以習慣於將小災難發展成大災難,正是因為這個制度的內在性質所決定的。在這個制度下,各級官員不對當地的人民負責,只對他的上級負責,因為他的升遷不由人民決定,而是全憑領導人的好惡決定,所以他們竭盡全力的討好領導人,報喜不報憂。在這個制度下,老百姓沒有言論自由,醫生作為專業人士也沒有反應問題的自由,只有集權者說了算,所以才會造成制度失靈。

在中共吹噓短短的十多天平地建起了「火神山」、「雷神山」的時候,網民們則嘲諷:集權制度放任小事發展為大事,然後集中力量辦大事,最後通過辦大事進一步集權。

中共沾沾自喜的所謂制度優勢,就是能夠在短時間內集中調配全國的人力、物力、財力,其核心就是「集中權力」。所以,中共標榜的制度優勢就是強化集權政治的合理性,對體制中存在的問題卻避而不談,而它更是問題的根源。

美國政府關門是因政治制度失靈?

二零一九年初,在美國聯邦政府部份機構關門一段時間,中共喉舌新華網發文稱,「特朗普遭遇史上政府最長『停擺』,折射美國政治制度失靈」。文章說,「此次聯邦政府『停擺』創下史上最長紀錄,反映出美國政治和社會不斷撕裂的趨勢」;「政府『停擺』是美國黨爭惡化的極端表現,是美國政治制度失靈的結果」。

政府「停擺」二十二天,對中共來說已經無法想像,而實際上自一九七六年以來,聯邦政府先後出現過二十一次「停擺」,但並未影響美國的發展。

此次停擺是因為特朗普總統支持修建南部邊境牆的五十億美元的支出法案,未能被參議院表決通過,因為民主黨不會為新的邊境牆提供資金。

美國政府不怕關門,卻不敢在花納稅人錢款這事上輕易的達成共識,這正是美國民主的體現。而在濫用納稅人的血汗錢這事上,中共的高效恐怕無人能敵。中共卻在嘲笑美國政府屢次關門的同時,還為自己可以肆意貪腐從未關門而洋洋自得。

舉一個中共如何花中國納稅人錢的例子。今年六月七日,中共宣布將向七十七個發展中國家和地區暫停債務償還,並自稱「朋友圈更大了」。然而自由社會的專家們都認為,這是中共在國際上進行公開賄賂。

這些債務規模有多大呢?根據國際金融協會的數據,截至二零一九年,中國對發展中國家的債券總額達五點五萬億美元,近四十萬億人民幣,超過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成為全球最大的官方債權實體。近四年,中共已經對外撒幣六萬億人民幣,撒錢的對像大都是窮國、小國,有相當高風險。

外界普遍認為,中共為了一黨私利,用國內人的錢收買海外人心。大家知道,再小的國家,也是聯合國的一個成員,投票佔一席之地。給這些國家撒錢,中共就可以對他們發號施令。當國際組織需要投票表決的時候,這些國家就得幫中共說話,給中共投票。

難道中國人真的都富足了嗎?李克強稱,中國還有六億人月收入不到一千元。中國財政拮据,今夏長江沿岸及南方省份遭遇洪水災害,政府發給每個人的抗洪救助資金從五毛到兩元不等,還不夠一頓飯錢。

網民稱,中共在疫情當頭撒給七十七個發展中國家和地區的這四十萬億人民幣,如果用在中國的教育、醫療、養老,能解決多少問題?但中共在大撒幣時想過中國人的生存和感受嗎?中共不計後果的浪費中國納稅人的錢,而老百姓對其毫無約束力,共產黨的制度對中國人民來說,還不是致命的制度嗎?

果真有制度優勢,操控台灣為何失靈?

中共獨裁政權所實行的社會主義制度,號稱是共產主義的初期階段,東歐及蘇聯解體已經證明共產主義的失敗。中共如果真有制度優勢,應該被普遍認可,但事實恰恰相反,不僅美國制裁中共,香港台灣也不認同中共的制度,從香港「反送中」和國民黨在台灣大選中慘敗就看得很清楚。

六月六日,韓國瑜被九十三萬民眾(相當於高雄市96%的選票)投票罷免直轄高雄市長一職,成為台灣有史以來,人民以手中一票首次成功罷免的縣市長。這是他繼台灣大選失敗之後再次失敗,外界普遍認為,韓落敗的真實原因是:他是中共在台代理人。

蔡英文二零一六年就任總統後,中共不斷施壓和武力威脅,強迫蔡英文接受「一國兩制」。同時中共在國際上不斷打壓台灣,用金錢收買挖角台灣邦交國,壓縮台灣的國際空間,而中共干預台灣大選的事情更是「每天都在發生」。

而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在二零一八年的競選中聲名鵲起,成為一個家喻戶曉的名字,獲得了鋪天蓋地的媒體關注,速度之快非同尋常。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進行的台灣「九合一」地方選舉中,蔡英文領導下的民進黨大敗給國民黨,失去多個民進黨的傳統票倉,支持度跌入低谷。二零一九年一月二日,北京發表的《告台灣同胞書》再次向台灣提出「一國兩制」方案,且不排除武力解決台灣。蔡英文立即做出強勢回應,並表示台灣絕不會接受「一國兩制」,這使蔡英文獲得很多選民支持。

當時的台灣民調顯示,有超過80%的民眾不贊成一國兩制,85.2%支持蔡英文對於兩岸關係發展提出的「四個必須」,78%民眾支持蔡英文提出的兩岸政治協商應經台灣人民授權和監督。

香港抗議更是幫助蔡英文逆勢而上。二零一九年六月,香港爆發「反送中」示威活動,香港警方對示威者的殘酷襲擊,以及港府官員對北京的言聽計從,都讓台灣選民看在眼裏。蔡英文表示,守護人民的民主和自由是領導人最基本且最重要的任務,民進黨打出「今日香港就是明日台灣」、「抗中(共)護台」、「票選國民黨,台灣變香港」等口號。

相比之下,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主張重新建立中台良好關係,甚至表示,「反送中」運動表明香港政府不接地氣,應「懸崖勒馬」,從此韓國瑜支持率總的趨勢是持續下滑。

在台灣大選不到兩週之前,中共新航母穿越台灣海峽,企圖恐嚇台灣選民。但這些「大棒政策」沒有嚇住台灣,反倒起了相反的作用,加速台灣遠離中共。最終,蔡英文以817萬張選票創造了台灣大選的歷史紀錄,給中共控制台灣的企圖重重的一擊。

中共向來宣稱,中國人民只有接受黨的領導才會享有和平、繁榮和穩定,果真如此的話,為何會遭到香港和台灣的強烈抵制?如果真有制度優勢,為甚麼軍事威脅和經濟利誘都不能取得台灣人的心呢?因為大家已經看到,中共的政治制度只能給世界帶來災難。

中共「水軍」造勢被揭穿

在中國國內,我們看到的都是中共的宣傳。中共標榜自己「制度優勢」、「和平崛起」,同時也經常造謠說美國「完蛋了、認慫了、嚇傻了、發瘋了」,這些很多是出自中共水軍「五毛」之手,目的是愚弄中國百姓。

中共在國內控制民意,操縱輿論得心應手,在國外也搞這一套,大量利用「水軍」在推特等平台上發文,但因為言論極其類似、賬號狀態異常而被揭穿。

六月九日《紐約時報》調查報導,最近一週內,大約四千六百個賬號轉發了中共宣傳機構的推文。其中1/6賬號的關注者極少,但發推頻率極高,兩者相差一百倍或以上;1/7用戶沒有關注者、沒有自己的推文,只轉發中共官方的推文;1/3的賬號是最近三個月新註冊的。

這些賬號還有一個共同點,它們的推文多有固定時間間隔,每間隔九小時四十九分鐘和十九小時三十四分鐘後,會繼續轉發。這證明這些賬號在使用軟件發推,也就是俗稱的「機器人」或者「殭屍賬號」。

六月九日,「每日通話(Daily Caller)」網站表示,中共官媒英文版《中國日報》在過去四年中,砸下將近一千九百萬美元在美國報紙刊登插頁廣告,或者支付印刷費用。其中《華盛頓郵報》和《華爾街日報》兩份報紙都刊登了《中國日報》的付費增刊「中國觀察(China Watch)」插頁廣告,它的內容看起來像是普通新聞,但卻包括親共反美的內容。

中共正是靠著這種自我造勢來欺騙世界,它無孔不入地搶奪話語權,已經表現出了對整個世界的統治欲和野心,遭到美國全面圍堵。今年三月,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宣布,對中共駐美官媒機構實行人員上限限制。因為,這幾家機構與在中國的外國媒體機構不一樣,並不是獨立新聞媒體,「實際上由中共政府控制」。此外,美國還對香港問題、中共人權問題等提出制裁。

六月五日,美、英、德等八國加上歐洲議會議員,成立了一個「跨國議會對華政策聯盟」,現在已擴展至十二個國家,已有一百多名議員參加。直接促使各國議員做出這一決定的,是中共在大瘟疫爆發後的所作所為,以及在香港的倒行逆施。中共如果真有制度優勢,怎麼會在國際上成為眾矢之的?

事實證明,中共「偉光正」的宣傳只是騙人的伎倆,它做的都是醜事與惡事,招致天怒人怨,最終將自取滅亡。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