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不預警才是常態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五日】若干證據顯示,中共在2019年12月乃至更早就知道武漢肺炎人傳人,卻因湖北兩會及不影響過年氣氛而被隱瞞、拖延不報,最後導致全世界的災難。

當時人們習慣性地認為,17年前的SARS曾被隱瞞,武漢肺炎不應該再被隱瞞,誰知最後還是被騙了。但這並不是最後一次……

唐山地震是「正常的起伏」

7月12日一天,中國四省市發生3級以上地震,其中,唐山1976年老震區發生5.1級地震,後餘震33次,京津部份地區震感明顯。唐山市應急管理局工作人員稱,這次地震屬於1976年唐山大地震的餘震,「雖已過了這麼多年,但當時震級比較大,再加上唐山本身的地質構造,造成了餘震起伏」。

官方稱其為一個「正常的起伏」,目的是讓老百姓不要恐慌,但是很多人認為,以44年前的餘震來解釋庚子年已經發生的多起地震,並不令人信服。

無獨有偶,6月26日開始,貴州省威寧縣秀水鎮堅強村的一個山谷,連續數天傳出奇怪的聲響,引起當地民眾的恐慌和外界的關注。有網民說是「龍叫」,也有說是地震前兆。

7月2日,威寧官方稱「無明顯地震前兆現象」,要求民眾「不信謠、不傳謠」。話音剛落,鄰縣就發生了地震。7月2日上午11時11分,貴州畢節市赫章縣發生規模4.5地震,震源深度13千米,與威寧縣的距離不到70公里。

官方是否故意隱瞞?這個問題已經不重要,除非你還對中共抱有幻想。重要的是人們的生命和財產。

回想44年前奪走唐山市65萬生命的7.8級大地震,最令人憤怒的是,這場災難本來完全可以避免。1976年7月14日,北京市地震隊給國家地震局打電話,提出震情緊急,請國家地震局分析預報室立即安排時間聽取彙報。但是,國震局拖到7月26日才聽彙報,會後傳達了領導的意見:「四川北部為搞防震已經鬧得不可收拾,京津唐地區再亂一下可怎麼得了?北京是首都,預報要慎重!」

北京市地震隊的耿慶國事後說:「國家地震分析預報室是一個決策部門,大震迫在眉睫,但我們過不了那道關。」「按照當時的地震水平,雖然報不准7月28日,但7月底8月初的時間段是可以報出的;雖然報不准7.8級,但5級以上是可以報出的;雖然報不准唐山這個確切位置,但是京津唐一帶是可以報出的。事實上唐山地震前6個小時就出現了地聲、地光,如果給老百姓打個招呼,減輕人員傷亡是可能的。」

中共官方以不造成民眾恐慌為由,大難臨頭不預警,武漢疫情如此,洪災如此,地震亦如此。指望中共為了民眾的福祉而做決定,只能說是自己還不知道甚麼是「共產黨」。

洩洪之前不預警

7月7日凌晨,安徽省黃山市歙縣降下大暴雨,當夜,歙縣經濟開發區內190餘戶企業和一百多個體工商戶瞬間浸泡在汪洋中,電力、通訊、交通保障和自來水供應等頃刻癱瘓。黃山市強峰鋁業有限公司總經理盧冰峰說,當時,晚班工作人員眼看著洪水上升,一直升到胸口、肩膀的位置,電機、配電器等設備全部被淹。

疫情未去,洪災又來,百姓苦不堪言。網民質疑,到底是天災還是人禍,汛期沒有人值班嗎?「如果提前通知他們,就不會受災那麼嚴重,估計是新聞都不報導洪災的真實情況。」洩洪之前如果通知民眾轉移物資,也不會造成這麼大損失,為甚麼不能將損失降到最低?為甚麼非得要損失殆盡之後「重建家園」呢?

三峽大壩連日全力洩洪,加重了整個長江流域洪水泛濫。

6月27日,湖北宜昌遭暴雨襲擊,全城淹水。市民稱官方在洩洪,而事前未發預警,淹水後也沒看到官方出來救援。有網民評道:「中共搶劫政權七十多年,大壩洩洪甚麼時候預過警?一預警必然導致大面積人心不穩,從而影響政權穩定。在中共來看,維穩是第一位的,韭菜們的生命財產值幾兩銀子?甚麼時候倒過來、韭菜的命值錢的時候,那就沒有中國共產黨了!」

誰在恐慌?

自然災難面前如此,經濟災難面前亦如此。

2018年9月,在美中貿易戰愈演愈烈、中國經濟明顯下行的情勢下,已引起大陸民眾的恐慌。中共開始嚴控大陸媒體報導負面的經濟消息,多家財經媒體遭整肅。

據悉,鳳凰網遭整肅是因為轉載了《龐大的財政支出誰堪重負》、《在自己祖先的土地上流浪》等文章,談了「國退民進」等經濟問題。而網易財經遭整改可能是因刊文評論「個人所得稅法修正案」,令北京當局恐慌。

貿易戰作為關乎中美兩國乃至影響世界政治經濟的重大議題,中宣部卻不讓媒體評論,官媒只能順著中共的聲音,強調貿易戰對美國農民影響有多大,而無視對中國芯片企業的致命打擊,一些高科技企業員工突然失業,樓房斷供,正是因為信息封鎖,無法獲知自己所處的行業其實已經是冰火兩重天了。

據《紐約時報》報導,2018年9月28日,中共曾下令,要求「管控」六個經濟話題。包括:經濟數據不及預期,經濟面臨較為明顯的下行壓力;中美經貿摩擦影響逐漸顯現;國內消費者信心指數下降;滯脹預期升溫;地方政府債務風險已成隱患;借社會熱點事件渲染民眾生活艱難。顯然,中共全方位嚴控輿論,從數據、政策、國際、民生等各個方向來管制聲音,隱瞞真相,其並不是擔心中國經濟下行,而是擔心經濟動盪會影響中共政權穩定。

所以,中共擔心的從來就不是疫情、洪災本身,也不是老百姓要過緊日子,而是中共政權在這些錯綜複雜的問題紛至沓來時,是否還能維持自己的政權,這才是他們恐慌的。

誰的「最後關頭」?

6月29日,中共「求是網」引述習近平的話稱:「越到最後關頭,越要加強和改善黨的領導。」

為甚麼說是「最後關頭」?有網友說:「苦難的中國人民熬到頭了!終於到了最後關頭了!」也有人說,「開始讀秒了,以後的每天都是『最後關頭的最後關頭』!」

2020年的庚子年確實不一般,疫情在中國大陸蔓延半年未絕,5月以來至少27個省、市、區遭遇洪澇,受災人數近3400萬,經濟損失至少數百億。此外,預言中的蝗災、鼠疫、地震一一應驗,今年秋冬或許還有飢荒之虞。

與此同時,中共向世界傳播疫情、強制推行香港國安法,遭到世界的抵制。美國白宮貿易顧問彼得﹒納瓦羅評論,中共的香港國安法等於是把香港人置於一個「大的防火牆集中營」內,這是「你能想像的最糟糕的奧威爾式噩夢」。

香港打出「天滅中共」抗議反送中。香港民主派舉行初選,面對港府威脅恫嚇,仍有超過50萬香港市民投票。內憂外患,天怒人怨,中共害怕的不是老百姓恐慌,而是自己恐慌,害怕自己被清算。以暴政和謊言維持政權的中共,最為害怕的就是民眾覺醒,所以對敢於說真話的人進行打壓,而且這種打壓還在升級。

結語:人心向背才是關鍵

7月12日,美國國會眾議院外交委員會首席共和黨議員邁克爾﹒麥考爾(Michael McCaul)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共產主義必將失敗,如同在蘇聯和其它(共產)國家一樣。中共最害怕的其實不是美國,而是中國人民。中共鉗制人民並壓迫他們的自由能持續多久,這取決於中國人民。

如今,已有超過3億5千萬中國人看清中共本質,選擇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連中共官員都不相信共產黨,它還不是走到末日了嗎?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