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憶師恩 澳洲大法弟子感念師尊21年前悉尼法會講法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九日】(明慧澳洲記者站採訪報導)一九九九年五月二日至三日,「全澳洲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在悉尼達令港國際會展中心大廈召開。當時有來自澳洲、美國、加拿大、瑞典、泰國、日本、新西蘭、新加坡、香港、澳門、印度尼西亞和中國大陸等地的二千七百多人到場,有幸聆聽了師尊李洪志大師的講法和答疑。

'圖1~2:1999年5月,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蒞臨在悉尼舉辦的「全澳洲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並講法。'
圖1~2:1999年5月,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蒞臨在悉尼舉辦的「全澳洲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並講法。

師尊高大偉岸,講法深入淺出、生動精煉,慈祥的笑容、洪亮親切的嗓音、清晰的吐字,講出宇宙深奧無邊的法理,深深印入學員們的心中;講法時師尊那穿透寰宇的無量慈悲,震撼著在場的每一個人的心靈,久遠的誓約隱約在弟子心中迴盪,很多人淚流滿面。

這是師尊第三次蒞臨澳洲講法(即後來出版的《法輪佛法(在澳大利亞法會上講法)》)。對大多數新學員來說,能見到師尊、聆聽師尊親自講法答疑,感受佛恩浩蕩,領悟人生真諦、修煉真機,何其幸運,這一珍貴的機緣從此成為改變人生的轉折點;對已經修煉了一段時間的老學員來說,此次悉尼法會是走入真正精進實修的新起點。

二十一年過去了,歲月抹不去這永恆的記憶。回想起師尊講法時的諄諄教誨,以及大法弟子們整個身心感受到的前所未有的輕鬆和愉悅、那種生命得救後的歡樂,彷彿就在昨天。

'圖3:1999年5月,「全澳洲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期間學員們排字。'
圖3:1999年5月,「全澳洲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期間學員們排字。

'圖4~5:1999年5月,「全澳洲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中2000餘名弟子聆聽師父講法。'
圖4~5:1999年5月,「全澳洲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中2000餘名大法弟子聆聽師父講法。

西人大法弟子:李大師是救度眾生的明師


澳洲法輪大法協會發言人、悉尼西人大法弟子約翰﹒戴樂(John Deller),回憶一九九九年五月二日在悉尼法會上聆聽師尊講法的感受時,他說:「當我聆聽李大師講法時,我立即明白了他是一位來到這個世界上救度眾生的明師。」
他說:「在會議結束時,我無法離開大廳,感受到一種明亮的能量場,是那種蘊含著善良和慈悲的感覺籠罩著我。」他非常感慨的表示,「當我第一次拜讀《轉法輪》、讀到『真、善、忍』宇宙特性的時候,我的整個心扉一下子被打開了,我意識到法輪功是一種人人都能從中受益的功法,《轉法輪》這本書真是說到每個人的心坎裏了,他能幫助人們去理解生命的更深層意義。」

墨爾本西人大法弟子蘭金(Janine Rankin)在得法三個月後有幸見到師尊並聆聽師尊講法,看到了非常殊勝的景象,如此珍貴、又如此神聖,那種記憶深深的銘刻在心。

她從十六歲起開始尋找能讓生命境界昇華的方法,「我那時候就認定一定有高於人這一層的境界,生命來世一定有其真正的意義。」蘭金傾其所有,跑遍世界,嘗試了各種靈修方法,五十歲了始終不得要領。「但我清楚的感受到,世界在倒退,道德水平在下滑,人們內心已經漸漸喪失了普世價值和純真的天性。」

「清楚的記得,一九九九年二月的一天,第一次來到法輪大法在墨爾本的第一個煉功點,我感到全身被巨大的能量包容,激動無比,我知道自己終於有了歸宿了,不禁淚流滿面,久久不能自已。」

不久得知大法師父要來澳洲講法,一開始蘭金因為旅行費用等原因並沒有打算去悉尼參加,「一天,我突然心裏一震,一個念頭告訴我,我應該去參加。奇蹟般的,我的旅費難題也解決了。」「得法才三個月的我,當看到師尊入場、坐下,我再次感到全身滿溢著快樂,激動無比。我內心更堅定了這個念頭,這就是我從十六歲起要尋找的神聖的大法。」

「師尊在主席台上坐下後,我驚奇的發現,師尊的整個身體是透明的,非常美妙,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回憶道,「師父在講法和答疑中講到學法的重要性,講到真善忍的修煉原則,這是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內容。」

「在參加悉尼法會前,師尊打開了我的天目,我能看到很多層粒子,以及很多美妙的景象,印證了師尊在書中講的都是真的。參加法會之後,我的天目就被關掉了。從此,對我來說才是真正實修的開始。」

蘭金最後說:「師尊傳給我們如此珍貴的大法,獲得身心的昇華,真是無法用語言表達內心深處的感恩。」

這些年來,在精進實修的同時,她參加並主持了多個洪法、講清真相的項目組,「我現在在聯繫墨爾本的中小學校,希望學生老師們都能通過我們的分享,知道甚麼是真正的永恆,進而了解『真善忍』原則和法輪大法的美好和偉大。」

布里斯本華人大法弟子:悉尼法會後煉功點迅速增加

布里斯本華人大法弟子威廉﹒羅,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曾參加當年的新加坡法會,目前是昆士蘭州大法學會的主要協調人。

回憶起當年有幸接待師尊前來澳洲講法前後那些珍貴的日子,他內心充滿崇敬和感恩,「當時經歷的很多事情都讓我震撼,師父甚麼都知道,太慈悲了,作為新弟子,常常感嘆不已。」「我覺得昆士蘭大法弟子的偏得是從悉尼法會的半年前、新加坡法會開始的。當時師尊講法後,參加法會的同修們分組交流,師尊從講台上下來參加的第一個小組、並現場解答學員們的問題,就是昆士蘭學員所在的小組。後來有幾個學員告訴我,他們曾分別盛情邀請師尊到布里斯本,師尊一一答應了。」

「一九九九年悉尼法會前,我驚喜的得知,師尊決定先來布里斯本。抵達澳洲當天,風塵僕僕的師尊不考慮旅途的勞頓,答應了學員的請求,當天就和昆州的學員見面。那是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八日下午,一間小會議室,擠滿了來自昆州三個大城市的人,在場的學員們都激動不已,師尊為我們講法並解答了學員們的問題。」

在師尊停留布里斯本短暫而又珍貴的幾天裏,威廉有機會請師尊回答了幾個問題,「當時大家都是新學員,提出的問題都很淺,但師尊非常耐心的一一解答。」他說,「清楚的記得,我曾問師父,如何才能知道自己對法理的體悟是對還是錯,師尊解答的大意是,因為你用正念去悟法,怎麼都是對的。我當時一下子明白了很多,就是用正念去悟,只要是符合真善忍的就不會偏。師尊對我的這個提醒我一直銘記在心,而且這麼多年來非常受益。每當我遇到任何矛盾,我都會用這個原則去衡量,是否內心是在用正念對待和解決,而沒有人的觀念、或者執著自我的心。」

「那些天有幸聆聽師尊教誨,我能感受到,師尊期盼學員們好好學法,儘快在法上提高上來,以後就都能獨當一面了。所以,遵照師尊的點化,我們在集體學法上加大了力度。」

他說,師尊給昆州部份學員的這次講法,幸運參加的布里斯本學員當時都是煉功點的骨幹,二十年多來歷經風雨,講清真相反迫害,絕大多數堅修大法至今。

悉尼法會結束後,為了能讓更多的世人了解法輪功,學員們商量後決定,布里斯本原先唯一的新農場(New Farm)煉功點四十多位學員分頭在住家附近成立各自的煉功點,威廉說:「當時新煉功點增加了將近二十個,整個昆州的數量就更多了,二十年來一直穩定堅持到現在的就是那時成立的煉功點,期間不斷有新學員加入。」

墨爾本華人大法弟子:永世難忘的經歷

墨爾本一家獨立華人媒體的總裁肖中華在有幸參加悉尼法會之前,只是剛剛學煉了五套功法。「參加法會最大的收穫,就是解決了我的疑問。師父的回答給我的感受,非常特別!」他說。

肖中華當時在悉尼的一所中學教書,練過幾種氣功,冥冥之中在尋找修煉的法門。從學生和學生的家長那裏得知法輪功,大致學了動作,當時了解的非常膚淺。但一聽說法輪功師父要來講法,沒有絲毫猶豫、坐火車就去參加了。「我的座位在後面,距離主席台很遠,看不清師父本人,只能通過大屏幕觀看,但不知為甚麼,一看見師父我心裏就感到很激動,就覺得特別震撼,眼淚止不住的流。」

「當時聽師父講法的時候,心裏就有一個念頭:師父就是神,只有神才有這麼慈悲的眼神,普通人沒有這樣的眼神、目光,一定是神。」

他說:「法會第二天答疑的時候,師父讓學員們提條子,而我既沒有帶紙,也沒有帶筆,又坐在一排座位中間的位置,當時只能看著別的人把自己的問題條子傳遞給工作人員。」

所以,他除了只能是在腦子裏想著自己的問題,其它做不了甚麼。「但是既讓我驚喜又感到神奇的是,現場沒有人提出類似的問題,但師父在回答一個不相關問題的時候,看似順便回答了我的這個問題,而且師父在說明這個問題的時候,好像師父的眼光通過這麼遠的距離是在看著我、對著我說的。」

「這個時刻是讓我至今記憶猶新的,刻印在心裏。我能感受到,隔著那麼遠的距離,對主席台上的師父來說,我就是觀眾席上的一個小點而已,師父的聲音和眼神都在對我說,一種信息也在告訴我,我在回答你的問題。」

「法會結束後還有一個特別的經歷,在回家的火車上,看到一對年輕夫婦帶著孩子,我就問他們是否也是參加了當天的法會,他們說是,而且和我住在同一個區,兩家距離很近,他們已經修煉一段時間了。」「我特別高興,因為當時在那個區我誰都不認識,這下好了。他們得法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從此以後我就到他們家附近公園和他們學功,一起煉功。」

肖中華從此開始真正走入大法修煉,「參加這次法會的經歷,永世難忘,師父的智慧、慈悲,一次次讓內心被強烈震撼,只有神才有這樣慈悲的眼神。」

「這些年來,從沒有動搖過堅定修煉的信念。不論遇到甚麼困難,因為內心知道師尊講的法都是真理,困難的時候,想不通的時候,遇到魔難、挫折的時候,離開法就會難受,學法的時候,師父在書中甚麼都告訴我們了,在自己身邊發生的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都是修煉過程中必走的路,沒有魔難怎麼修呢,沒有魔難也不知道自己的執著心在哪,難受就是執著心引起的。不斷的學法,也越來越明白師父講的一切都是天機,而且在不斷加深對師父講法的理解,雖然還是很膚淺,但我內心明白,只有師父的法能解答一切,能給我們智慧,總能解決自己遇到的問題。」

三次聆聽師尊在澳講法 悉尼華人大法弟子憶師恩

悉尼華人大法弟子羅明強是澳洲少數幾個有幸三次聆聽師尊在悉尼講法的老學員。

回憶當時的經歷,他無限感慨:「在那一段很特殊的時間,師父能夠親自來這裏,我們就非常迫切的希望師父能告訴我們,以後如何做好,更好的弘揚大法。」

「師父在悉尼講法答疑時,還提到另外空間很多事情,就是在這個空間展現出來的事情,實際上和另外空間都是有聯繫的,師父的講解使得我們在法上有了很多比較明晰的理解。緊接著我又去了在新西蘭召開的法會,再次聆聽師尊講法。」

羅明強從一九九六年初開始閱讀《轉法輪》,當時他還是別的門派的氣功師,「我拜讀了師父的書之後,就覺得師父把在其它的氣功裏面、練功治病過程裏面發生的現象,一些解釋不了的問題,在《轉法輪》裏面全部解釋了,還揭示了深奧的原因和法理,我非常佩服師父,覺得太了不起了。」

「師尊幾次蒞臨澳洲,我都有幸見到師尊並提出修煉中遇到的問題,我感到慈悲的師尊在關心每一個學員的修煉狀況。我慶幸,跟這個師父是跟對了,我找到真正的師父了。」

他回憶說:「當時印象很深的一個收穫就是,師父讓我明白了,師父會給弟子最好的。我們的生命在久遠的宇宙的變異的過程中產生,越來越不純了,如何才能真正回到最好、最原始純淨的生命狀態呢?如果拿金的純度來比喻,就是24K金的完美的沒有雜質的純度,就是怎麼才能真正回到最好的生命。我的理解,這個過程中,最重要的是我們能否做到真正信師信法,只要能做到,師父就會給我們最好的,最後的結果就是最完美的。因此下決心,自己一定要堅修大法到底。」

「經過二十多年的風風雨雨,感覺到慈悲的師父時時刻刻在關照著自己,根據自己的修煉情況,用各種方法點化弟子,不斷給弟子展現修煉的神奇和美妙。」他說。

墨爾本大法弟子:師尊答疑解惑 二十年精進實修證實法

今年七十歲的墨爾本大法弟子安吉拉(Angela)來自馬來西亞,曾經是虔誠的佛教居士,一九九九年二月有緣讀到《轉法輪》,很多問題、比如在寺廟中看到出家人種種不該有的言行等產生的疑惑,都迎刃而解,但是否放棄佛教還是心存顧慮。克服家人的勸阻和丈夫一起參加了當年五月的悉尼法會,慈悲的師尊回答了她的提問,從此成為精進的大法弟子。

她說:「我們家人都信佛或者修道,所以一家四口移民澳洲後不久我就到廟裏義務做事,而且做的很辛苦:早晨把一雙兒女送到學校,立即就去廟裏幹活,幾乎一刻不停地做到孩子們放學。把孩子們接回家之後,做晚飯、一切收拾停當就去上夜班。當時主動要求做夜班護士就是為了白天能去廟裏做事。一天24小時連軸轉,幾乎沒有睡眠的時間,整整五年,結果是健康狀況越來越糟,最嚴重的就是長期缺乏睡眠導致的頭痛,還有膽結石、到了必須做手術的地步。」

「一位曾經在同一個廟裏參加活動的大姐,一九九七年開始,不再來廟裏了。之後,我打電話詢問她的情況時,得知她在修煉法輪功。因為她知道我在寺廟做義工非常投入,也許是因為機緣未到,她沒有告訴我法輪功的詳情。」

直到一九九九年一月,對寺廟裏的尼姑們為利益勾心鬥角的種種表現感到厭倦和失望,安吉拉和丈夫決定離開寺廟。「於是我向這位大姐打聽她的師父是誰,她隨即送給我一本《轉法輪》,並給我演示了五套功法。」

閱讀了《轉法輪》,結合自己在寺廟的所見所聞,安吉拉明白了很多問題,也佩服師父說的都是真的,「之前我難理解為甚麼這些廟裏的出家人會為了一點小事或者利益而矛盾不斷,看了《轉法輪》都明白了。」「二月份,我決定修煉法輪功。之後聽說悉尼要召開法會,我就立即報名了。當時來自朋友、家人的阻力很大,他們都在勸說我不要去參加。特別是在馬來西亞的哥哥,因為馬國當地報紙對法輪功的報導都來自中國大陸,因此受到矇騙,他多次打長途勸說我放棄。」

「但我的內心已經很堅定了,沒有被他們動搖。因為我已經感受到法輪功的神奇。比如,第一次煉功,我明顯感受到在頭周圍有東西在旋轉以及很強的能量場,後來明白,師父是在用法輪為我調理極度缺乏睡眠而受損的大腦。另外,膽結石也不治自癒。」

「在悉尼法會的會場,我和丈夫的座位距離主席台很遠,但從師父一走進會場,我就開始流淚,一直不停的流,直到師父結束講法。作為新學員,我當時不明白為甚麼眼淚止不住的流。後來從師父在各地的講法中知道,這是因為自己明白的那一面看到了師尊的偉大以及法會現場的壯觀和殊勝、也明白聆聽師尊親臨講法機緣的無比珍貴。」

「在第二天的法會上,非常榮幸的是,師尊回答了我提出的有關佛教的問題,師父讓我們明白了,要為自己的修煉負責的法理。師父的解答,讓我放下了一切顧慮。從此以後,和丈夫開始專一修煉大法。」

得法修煉一年後發生的一次車禍至今讓全家人都記憶猶新。「那天下午我從學校接了兒子,然後再去接女兒。在路上毫無預警被一輛車從後面追尾,我幾乎無法從車裏出來,但我和兒子都沒有受傷。我們只好駕駛家裏另一輛車去接女兒。當晚,在全家駕車外出時,突然一輛車在主路上逆行向我們迎面衝來,我趕緊提醒駕車的丈夫躲避,幾乎是在來不及的狀態下,車子轉向馬路對面,躲開了幾乎會把全家置於死地的車禍。」

「一天之內遇到兩起非常危險的駕車事故,我們明白都是來取命的,但師父的法身兩次保護了我們。」

驚險而又神奇的經歷,讓夫妻二人信師信法更加堅定,修煉也更加精進。天天煉功學法,二十年來沒有間斷過。如果偶爾哪一天沒有煉功或者沒有學法,第二天他們一定會補上。

今年安吉拉回到馬來西亞家鄉和親友們一起慶祝自己的七十歲生日。親友們看到,年長四歲的哥哥已經不能出門旅行,而安吉拉和丈夫還是和年輕人一樣年年跨洋參加國際法會。

「我們兩個都覺得自己很年輕,感覺不到自己的年齡,這也是修煉人身上的超常表現吧,親友們能非常明顯看出我們和家裏同齡人的明顯不同、年輕又有活力。所以都認同大法好。」

「我們從獨立敢言的報紙最開始在墨爾本發行就承擔了幾個區的義務分發工作,做了十多年。後來,又承擔了各種大法活動前期的準備以及結束後的收尾工作,是負責人之一,一做就是十多年、直到現在。準備工作包括橫幅、資料台的設置等等,體力活、比如大件的搬運,沒覺得吃力,有時候從早晨七點要忙到晚上很晚才結束。不同的活動準備工作都不太相同,都一樣繁瑣,但當用心去做的時候,明顯感到是師尊在加持,才能如此順利、如此井井有條。很多時候,走路生風、感覺好像在飄著走。」

她最後深懷感恩地說:「師父一直在保護著我們,唯有精進實修,嚴格要求自己,才能不負師恩。」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5/24/185190.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