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一九九七年李洪志師父訪台點滴(上)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四日】(明慧記者方慧採訪報導)「一潭明湖水 煙霞映幾輝 身在亂世中 難得獨自美」,李洪志先生於一九九七年十一月訪台,在日月潭寫下了這首詩,收錄於《洪吟》〈遊日月潭〉。

訪問台灣的一週時間,李洪志先生在台北市的三興國小以及台中縣霧峰農工各辦了一場公開講法,其餘的時間由法輪功學員陪同參觀台北故宮及中正紀念堂等幾個景點,並開車從台北沿著宜蘭、花蓮、中橫、台南、墾丁環島一週,車上一行四人行簡車疾的在公路上飛奔,僅在日月潭及花蓮投宿一晚。

李洪志先生講法對於法輪功在台灣的發展,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


圖1:李洪志先生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六在台北三興國小首度為台灣學員講法。


圖2:李洪志先生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二十日在台中霧峰農工又增加了一場講法。

臨時的一場會議

李老師十一月十五日(週五)晚上抵達台灣,當時任職台灣電視公司(簡稱台視,是台灣第一家電視台)新聞直播室的工程師吳盛枝至桃園機場接機後,直駛至台北富都飯店簡單用餐後便轉往台視公司的小會議室。

在工地負責營建水電工程的劉皇影接起一通電話,電話裏通知他「今晚到台視十二樓開會」,會議內容與相關訊息在電話裏都沒有多說。「常常開會,不過今天怎麼這麼神秘!」

走進十二樓會議室,劉皇影看見六、七名學員已經到來,沒多久又有數名學員加入,他正想問問今天的開會主題時,會議室的門又開了,大家抬頭一看,走進來的竟是李洪志老師。「大家真的驚呆了!」劉皇影與在場的學員都瞪大了眼,不約而同的起身致敬,李老師微笑著讓大家坐下,然後講法將近一個小時,最後宣布隔天下午將為台灣學員講法,要大家回去通知所有認識的台灣學員。

吳盛枝說,記得李老師提到這次來不只是度人,還要正法,並以會議室的窗簾為例上下比劃,說就像這個窗簾一樣啊,現在是直直的,但如果在上面偏一些,下面就全都歪掉了。那是在場學員第一次聽師父講到正法的內涵。

同為台視職員的吳女士也回憶說:「師父手比著這會議室的窗簾的繩子拉到底端,比喻那個法到越下面就越偏了,上面偏一點到下面就偏很多了。」她還說,師父一進門,第一句話就說:「你們的矛盾是我(我的法身)安排的。」

一樣是台視員工的陳馨琳表示,因大家那時都是新學員,才修煉一年多,對法的理解還不是那麼深入,在這次辦理師父來台過程中,因人心,學員之間當時起了很多爭執與矛盾。師父一進門,就說了那句話,當場大家都笑了。

低調的行程

據負責接待事宜的聶淑文女士(原上海法輪大法輔導站站長,後隨先生來台定居)敘述,李老師抵台的前幾天,為了不驚擾學員,特別通知不要公開他抵達的日期。原來,海外許多法輪功學員已經耳聞李老師可能蒞臨台灣,不少人都準備屆時前來聆聽講法。凡事低調的李老師囑咐聶女士,「這次主要來看台灣的學員,不希望海外的學員特別趕來,不希望造成太大波動。」所以,包括台灣大部份學員事前都不知道李老師的到來。

「李老師到台灣,一定要通知我。」一位香港學員曾多次這樣叮囑台灣學員洪月秀。

沒兩天,這位香港學員來電直問洪月秀說:「李老師是不是到台灣了?」正當洪月秀納悶時,只聽對方說:「昨晚夢裏我看見很多的神佛都往台灣上空聚集,我猜李老師到台灣了!」

台視的臨時會議結束後,大夥回到家已是深夜。劉皇影拿起電話簿,心裏想著:「這麼晚了打電話給人家,一定會挨罵!」但他轉念一想,「如果沒有通知到他,事後他也一定罵我。」於是他按著號碼一一撥打。就這樣大夥在深夜分頭通知第二天的活動安排。

住在花蓮的張震宇深夜接到洪吉弘的來電:「有重要人物要來,你上台北來。」這通沒頭沒腦的電話,反倒讓他立即想起昨晚自己開車在蘇花公路上的夢境,他意識到那位「重要人物」就是李老師。他立即聯繫花蓮當地的學員、朋友,凌晨開車走蘇花公路到台北。

當晚劉皇影撥打完電話後,卻因為心情興奮而睡不著,而像他一樣興奮等待的人還有許多,其中包括台灣大學經濟系教授葉淑貞。

煉功不到一年,折磨葉淑貞二、三十年的頭痛,以及無法治癒的腸粘連、糖尿病都已不藥而癒,如獲新生的她得知李老師來台講法的訊息,特別早早抵達講法會場──台北三興國小。那天,她坐在禮堂的第一排,激動地等待著李老師的到來。

當天,李老師為大家連續講法約五個小時,講法結束後又讓學員提問。會場內有千餘名從台灣各地趕來的聽眾,其中超過半數是尚未學煉而慕名前來的人。

回憶師父講法

陳馨琳記得李老師那天在空中寫一個簡體的義字,提到台灣人很重義、重情,朋友之間重義氣,這是台灣人所特有的。當時台灣大都是新學員,更有為數不少還沒修煉的,所以當時提的問題非常的粗淺,即便如此,李老師仍舊耐心的一一回答各式各樣的問題。

有人提問,中國大陸的人得法和台灣人得法有甚麼不一樣?李老師回答說,在大陸沒有神佛概念,所以較難得法,但一旦得法後卻很堅定不移;台灣人甚麼宗教都接受,很容易得法,但也容易不專一。李老師當時並說以後大法在台灣會洪傳的很好。

斯坦弗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電腦科學碩士畢業的廖曉嵐回憶,「我們都各自帶了很多未修煉的朋友、公司老闆、同事、同學或親戚等來聽師父講法,師父講法到最後說,『今天有一些不應該進來的也來了,在這中間讓他們肚子痛而離開。』」還提到:『我給你的是金子,你們卻只要佛腳上的一把土。』」

佛法所到之處 人們是有福份的

廖曉嵐說,「我很記得那時台灣有一個重大案件,白冰冰的女兒被綁架案,嫌犯陳進興到處逃竄。聽洪先生轉述,師父在環島吃飯時,聽到新聞報導陳進興案件,師父說怎會這個樣子,那個壞人做那事情,怎麼這個社會都奈何不了他呢?」

師父在台中霧峰農工講法時,有位學員提問大約是,陳進興已被逮捕是不是跟師父來台灣有關係?曉嵐說:「我記得師父沒有直接回答,但回答的一段話我印象還蠻深刻的。我記得就是:『佛法所到之處,那個地區的人就是有福份的。』」

大師的風範

「在李老師講完法走下台來見學員時,很多人都簇擁上去,因周圍的聲音很大,我向李老師提問題時,因聽不見我的問話,李老師就把手放在耳朵旁聽,那時旁邊的學員就安靜下來,我問在《轉法輪》書上畫了線怎麼辦?李老師很慈悲的說:「沒關係,以後別畫就好了。」陳馨琳說,「我這才整個心放下,在場的學員也都一起為我高興。李老師的和藹平易,使我感受到的是祥和慈悲。」

講法結束後,李老師對聶淑文說:我就講一次法就行了。聶淑文當下心急:「好多南部的學員認為師父會到中部南部去,所以今天沒有北上來聽講法。」在她的懇求下,李老師同意在台中再進行一場講法。


圖3:李洪志老師在台中霧峰農工講法。

在兩次的講法中,近兩千名的聽眾絕大部份是第一次親睹李老師的風範。

在講法會場的休息室裏,一群人圍著李老師爭相索要簽名,甚至有些爭執。中醫師胡乃文看見李老師在那個環境裏,一直微笑著,沒有講一句話。「我就覺得要向這樣有修養的人學習,看著就能讓人心生歡喜。」於是,還沒修煉的他自此決定修煉。

負責安排台中講法場地的邱添喜體會最深的是李老師沒有「架子」。曾拜師練氣功多年的他所接觸到的知名氣功師,總是高高在上,「但李老師看到學員都是笑瞇瞇的,很慈祥、和藹。」而且「李老師很準時」,講法安排時間是下午一點,邱添喜注意到,一點準時看到李老師走了進來。

台中講法從下午一點到七點,中間只休息一會兒,李老師連水都沒喝。中間,學員一直請李老師休息一下,老師揮揮手仍繼續講。講法結束後許多人圍繞著李老師,有要問問題的,也有想與李老師握手,當時邱添喜心裏有些急了,「我想李老師已經講這麼久了,應該要休息吃飯了,可是我看到老師非常有耐心,不厭其煩地微笑著一一回答,也一一與學員握手。」

晚餐時,邱添喜聽老師解說,大意是:「這些人有很多複雜的想法,腦袋裏有抵觸的想法,師父要講到一個段落讓這些人能理順,若那時不一次講完,他就沒辦法得法。」邱添喜這才了解到李老師是為了讓在場的人能有一個清楚、完整的認識,所以堅持不中間休息。

而最令劉皇影難忘的則是,在三興國小講法結束後,當他協助收拾會場而站在講台中央時,才發現兩旁為攝影而架設的投射燈,直射的燈光強烈到讓他睜不開眼,他想到李老師在這兒站了五個小時……

吳盛枝提及接送師父時發生一件神奇的事,他說:「十六日,到飯店接師父到三興國小講法,為了讓師父方便進會場,將車子開進去並停在裏面,講法結束後要載師父去吃晚飯,但人很多,車也多,我的車子四週都停滿了沒辦法出來,心想為了要趕快載師父,用硬擠的方式,很奇妙的車就開出來了。」

迴響

一九九七年陪同李老師參觀中正紀念堂的洪吉弘先生說,當時跟李老師到中正紀念堂時,他跟老師說,目前台北的學員大約每月一次在音樂廳旁集體煉功,人數差不多一、二百人。李老師聽後便說,將來很快這裏會站滿法輪功學員。

李老師到台灣講法,讓原本互不相識的台灣法輪功學員首次相聚,彼此認識,而李老師的言行也令學員感動而紛紛仿效。外加三次前往大陸的交流,台灣學員們更加明白大法的珍貴與洪傳機緣的難得。台灣法輪功學員在一九九八年逐漸進入一段平穩的修煉狀態,到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事件後,學煉的人數快速激增到上萬人,短短一年多,呈現數十倍的增長。

(待續)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