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家人不再怕中共騷擾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五日】我修煉法輪大法二十多年了。二十多年的修煉,大法福澤我與家人的事情太多太多。下面我就把我被中共警察騷擾時,家人由開始的害怕,到正面肯定我的修煉,再到最後能夠直面證實大法好的變化過程講述出來。

二零一八年四月份,我們小區管轄派出所的人給我丈夫打電話,說他是某某派出所的,你老伴不是煉法輪功嗎,現在我們要了解一下還煉不煉了?丈夫告訴他說:「不煉了。」

當時我沒在家,回來時,看他的表情不對,接著他很不高興的對我說:「你被派出所盯上了,他們給我打電話了,問你還煉不煉法輪功了?」我問:「你咋說的?」他說:「我說你不煉了。」當時我就急了:「你不能說我不煉了呀!這意味著我背叛師父、背叛大法呀!二十多年了,不管他們怎麼打壓、迫害,我從來沒動過不煉的念頭,大法我是要堅修到底的。我今天的好身體是大法給的,咱們得知道感恩哪!」

他說:「我不是怕你被迫害嗎?再說,這話又不是你說的,我也只是應付他們,又不是讓你真的不煉了。」我說:「那也不行啊,師父說:『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你可是受益者呀,你多年的胃病好了,腰椎間盤突出好了,工作中你遇到了幾次危難,最後都是有驚無險,你也感激是師父保護了你,可咱們碰到一點壓力就背離大法,這得造多大業呀!你應該證實法,可不能做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所以為了你好,也為了那個警察好,我必須把這句話更正過來。」

丈夫問:「你怎麼更正?」我說:「打電話找他,你把他的電話號碼找出來。」他不給找,也不讓我打。我告訴他:「我是絕不能讓這個事就這樣過去了,不讓我打電話,我就親自去找他。」聽我這麼一說,他一看也攔不住我,就把電話號碼找出來了,我安慰丈夫不要擔心,我會善意的跟他講。

撥通電話那邊就接了,我說:「您好,您是某派出所警察嗎?」他說:「是。」我說:「您今天上午不是給我丈夫打電話了嗎?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了?」他像是想起來了,就答應著,說:「是,是。」我說:「我要告訴你,我不能不煉法輪功。」他打斷我的話說:「這樣吧,明天我上你家去,咱們見面談。」我說:「那就別麻煩你們過來了,你們挺忙的,還是我過去吧。」

第二天我就去了派出所。到了派出所,我問辦事員;「某警官在嗎?」她說:「在二樓。」上到二樓我又問:「某警官在哪屋?」他聞聲出來,我禮貌的問:「您是某警官?」他說:「是,快進來。」他請我坐下,我告訴他:「我丈夫做不了我的主,他說的代表不了我。」聽我這一說,他站起來說:「咱們到別的屋去談。」到了另一房間,他善意的說:「這屋裏沒有攝像頭。」我笑著說:「某警官,法輪功對我太重要了,我不能不煉,要不是煉了這個功法,我可能早已經不在這個世上了。你說,尿毒症現在的醫療水平能治好嗎?你也能看出我現在身體非常好。」他說:「這一點我相信。」

他又說:「你們那個某某(法輪功學員)你認識吧?」我說:「知道這個人,但沒接觸過。」他說:「我們是朋友,所以很多事我都清楚。」我問:「那你退黨了嗎?」他沒直接回答,卻說:「我和你說一句話,你就甚麼都明白了──現在要是人人都煉法輪功,就不需要我們警察了。」我很高興他明白真相。他往外送我時說:「以後家裏有甚麼事要我幫忙的,儘管來找我。」我謝過他,走出派出所。

回到家,我把這個經過和丈夫說了一遍,他緊張的心放鬆了。我和他說,我在去的路上一直背師父的法:「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2]。只要咱們正念正行,就有師父管。決不能讓邪惡迫害陰謀得逞。

二零一九年四月的一天,丈夫接到一通電話,當時我也在家,就聽丈夫說:「你好」,然後他就一直在聽對方說著甚麼。後來我看他表情溫和的跟對方說:「我們都這個年齡了,身體好最重要,她能不煉嗎?!」聽到這,我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然後就聽他嗯、嗯的答應著說:「那好,再見!」我問是誰打來的、幹甚麼,他說:「又是派出所,還是那一套唄,這回我告訴他們了,不能不煉。」我說:「對,咱們是在做好人,沒錯,就應該堂堂正正。」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初,丈夫又接到一通電話,說是社區打來的,說市政法委給他們的任務,凡是他們包片小區煉法輪功的都得找談話,希望我們過去一趟。丈夫說:「我現在忙著辦事,過一會兒給你回電話。」他掛斷電話跟我說:「政法委讓社區找你談話,你去嗎?」我說:「上哪去都是證實法、都是講真相,我去。」丈夫說:「那我跟你一起去。」我答應了,並鼓勵他說:「咱們是最正的,一正壓百邪。」

我倆邊走邊交流,這次我發現他真的變了,以往我一遇到騷擾,他就擔心、無奈,沉著臉,這次我看他和我有說有笑的。快到社區了,他說:「你不是說咱們是最正的嗎?那咱們得陽光點。」

我們進到社區,那個社區書記早已等在那了,丈夫先開口笑著說:「找我們談甚麼?」社區書記說:「這是政法委派下來的任務,你家不是有煉法輪功的嗎?就是了解一下,看還煉不煉了。」我剛要說話,丈夫就搶先說:「她尿毒症煉法輪功煉好了,二十多年沒吃過一粒藥,你相信嗎?她醫保卡上的錢一分沒動過,誰能做到?」社區書記說:「你們說好,可國家不讓煉,都定為×教了。」我說:「公安部定的十四種邪教裏可沒有法輪功,你可以上網查。迫害法輪功沒有法律依據,將來都得追責。法輪功的理念就是『真、善、忍』,按照這三個字做人,社會道德不就好了?你們做社區管理的也好做呀。我們的為人你可以到我們居住的小區去打聽。」

她說:「好,你就在家煉,別上外面去宣傳。」我說:「用宣傳這個詞就誇張了,比方說咱們今天這種談話方式,說話間你就知道了我煉法輪功病好了,這是特意宣傳嗎?再比方,我在親朋好友中談到了身體健康了,那我就告訴他們,我二十多年沒吃過一粒藥,因為沒有病,那他們肯定要問,你是怎麼保養的?我自然就得告訴他們,煉法輪功煉好的。你說,這個是不是宣傳?」聽到這,她說:「今天談話我很失敗。」我說:「你可別這麼認為。」丈夫也說:「咱們見面是緣份,談不上誰敗誰勝。」

她說:「為證明你們來了,照張像吧。」她就叫來一個人,舉起手機就要照,我說不行,丈夫也說不能照。我倆起身說:「你要照,我們馬上就走。」書記說:「那就算了。」又對我說:「你在這張表上簽個字吧,」我說:「絕對不能簽,是為你好,將來法輪功昭雪的時候,就留下了你參與迫害我的證據了,那不害你嗎?」最後她說:「不簽就不簽吧。」還表示最不願意接這種活兒。丈夫說:「能看出來你很善良,好人有好報。」我們在祥和的氣氛中離開了。

通過這次經歷明顯的看出,讓丈夫怕的物質下去了。二十多年邪惡的瘋狂迫害,我們的家人為我們承受了很多,他們真的心裏很苦。但是作為大法弟子,我們有責任通過我們的正念正行,喚起他們的正念,讓他們真正的明白邪不壓正是天理,和我們共同抵制迫害,共同來證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5/22/185147.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