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醫院判定癱瘓 九旬老母從新站起來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二日】這裏講述的是我的高齡母親在修煉中的一段經歷。

二零一九年四月下旬的一天中午,接到弟弟打來的電話,著急地說大哥來電話了,說母親昨晚起夜時摔倒了。母親今年虛歲九十歲,在一個縣城和哥哥一家一起生活,我和弟弟都住在遠離母親的外省市。弟弟說,早晨哥哥知道情況後也懵了,馬上找來外甥把我母親從七樓背下去,送到醫院拍了片子,診斷結果:必須動手術,否則後果嚴重,以後只能坐輪椅,也就是癱瘓了,再也站不起來了。醫院建議做手術,但母親年紀太大了,讓家屬拿主意。

我讓弟弟馬上給我訂最近的機票,我儘快趕回去。

過一會兒弟弟又來電話說,他妻子找大學同學諮詢了一下情況,她同學是省城大醫院的大夫,看了傳過來的片子,也說必須手術,說摔的部位不好,股骨頸骨折,再一個年齡太大恢復得慢或恢復不了。不做手術,只能躺在床上,或坐輪椅,走不了路了。和那邊縣城醫院說的大致一樣。弟弟擔心九十歲的人動手術有風險,我在電話裏說我先回去,看情況再決定。

我和母親都是法輪大法弟子。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母親晚我一年也走入大法修煉。同時得法的還有父親、哥哥、姐姐、二姪子四人。母親修大法也有二十年了,修煉中出現過很多奇蹟。

母親得法時快七十歲了。她從小沒上過一天學,大字不識一個,一生吃了很多苦。剛開始修煉只能聽師父講法錄音,但煉功從不間斷。母親看我們讀大法書好羨慕,我告訴母親有很多大法弟子不識字,修煉後慢慢學都能讀《轉法輪》了,你也試試。母親聽了我的建議,開始慢慢的一個字一個字學、記,再一句話一句話的讀。看誰有空就問誰,全家都問遍了,不管別人啥態度,母親從不計較,也不放棄。因為晝思夜想,用心學、記。母親經常在打坐中忽然就知道了某個字怎麼讀。有時沒人在她身邊,讀到不認識的字她想這字念啥呀,師父就往她腦子裏打,告訴她這個字該讀啥。因為有這顆修煉的心,師父就幫了她。漸漸的母親能讀《轉法輪》了。開始是一個字一個字的往出嘣,速度慢。

大約在六、七年前母親來我家住了一段時間,我和她一起學法,發現她讀大法書《轉法輪》還有音不准或讀錯的。我就仔細整理出哪一頁哪一行哪個字讀的不准,把讀不准的字都抄寫下來標好讀音,然後再把每一講放在一起抄好。弟弟幫著把我抄好的字打印出來。我母親就一遍又一遍的背,字背熟後再對照《轉法輪》那頁那行把整句話背下來。逐漸讀法速度變快了,也能讀完整的句子了。我弟媳跟母親開玩笑說:「你這是在考大學呀!」

和母親學法過程中,也是我提高心性的機會,修去了我煩躁急躁的心、著急的脾氣。母親修煉前頭髮全白了,修煉後頭髮從腦後百分之八十逐漸變黑。腿靜脈曲張不知不覺也好了,真是無求而自得。二十年來沒打過一針沒吃過一粒藥,也沒去過醫院。

第三天我乘飛機回到老家。母親已經下不了床了,靠別人架著才能坐起來,而且咳的很厲害,用上了尿不濕,精神狀態也不好。我和她交流,問她:「你聽誰的話?」母親被問愣了,不知如何回答。我又問:「你是誰呀,是不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應該聽誰的話啊?」這時她才恍然大悟,堅定的說:「我聽師父的話。」我就說,師父在法中舉的例子,一個老太太被汽車拖出十多米遠摔在地上,哪兒都沒壞,「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我說現在小便咱用尿不濕,大便我和姐姐架著你去廁所吧。弟弟和姐夫在電話裏卻再三囑咐,不讓母親早下地,不讓母親的腿活動,讓儘量臥床休息。外甥媳婦也擔心說,她姥爺摔的大概也是這個位置,當時沒手術,癱瘓一年多就去世了。

看到母親的狀態我心裏也著急,但馬上意識到,母親在難中,應該體諒母親已是九十歲的人了,我應該和母親一起正念闖關。雖然這時母親把自己當成了病人,希望大家都在跟前伺候她;可是母親沒有忘記學法,每天都坐起來靠在床頭學法,每次學法時先洗手,做到敬師敬法。上下午各學兩個小時。

十多天後,母親咳嗽的症狀消失了,尿不濕撤掉不用了。我和母親交流:光看書不行,修煉人還得煉功。這時母親的右腿膝蓋不能彎,腿只能直直的伸著,站不起來,腿不能吃力。母親學法沒放鬆,但放不下人的觀念,不敢動,更不敢想煉功的事了,就想用人的方法慢慢養著。因為腿一動就難受嘛。我耐心的和母親交流:我們不能把自己當成常人,咱是煉功人,是不是應該提高心性啊?煉功不能落下,五套功法都得煉。腿彎不過來就先散盤,散盤幾天後開始單盤,雖然疼但得忍得住。就這樣,母親坐在床上開始煉功。

坐著煉了幾天功,我又一次和母親交流:「是不是得下地煉動功呀?」母親發愁了:「那咋煉呀?腿站都站不住。」我鼓勵她試一試,說師父就在咱身邊,你不用怕。這時母親來了正念:「行,我煉!」我說你靠門站,我在前面扶著你,能站幾分鐘就站幾分鐘。她摟著我的脖子,我摟著她的腰,把她抱到門口,把門鎖上,讓她背靠門站著。

因為腿使不上勁,站不住,整個身體就靠門支撐著,別的功法煉不了,只能煉第二套功法抱輪。煉功過程中,母親整個身體哆嗦成一團,心也哆嗦成一團。第一次只站了三分鐘。三分鐘就已經渾身大汗淋漓了。第二天上午母親還是學法。吃完午飯。我問母親還想不想煉功?看到母親打怵,我就啟發母親想想師父講的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母親又來了正念,說:「煉!」這次站了六分鐘,還是哆嗦的厲害,滿身大汗。

堅持了三天後,我就讓母親加長了煉功時間,站樁十六分鐘。十多天後,我繼續和母親交流:「第二套功法能煉,第三套功法你也試試靠著門煉煉。」結果,母親真的堅持煉下來了。對一個九十歲高齡的人,說起來容易,做起來是難。因為堅持學法,母親信師信法的正念也強了,天天堅持煉,每一次煉功都大汗淋漓,哆嗦不止,每一次煉功都是一次突破人心障礙的過程,都是信師信法的心路歷程。

雖然敢靠著牆煉功了,但是母親還是不敢自己獨立站著,整條腿吃不上勁,她老是害怕自己再摔倒,不敢抬腳走。經過不斷學法,怕心逐漸小了,正念也越來越強,信心也越來越大。

過了大約一個多月,我鼓勵她試一試不靠牆自己獨立站著煉功。這個建議我說出來輕鬆,可對母親是一個更大的挑戰,要突破怕心,放下人心,做起來更難更艱辛。開始也是幾分鐘幾分鐘的堅持,每次只煉一套功法,休息一會,再煉下一套。每煉一套都是滿身大汗,天天伴隨著汗水和哆嗦一次一次的煉,就是信師信法堅持煉功不放棄。

母親幾天一個突破,狀態越來越好。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在師父加持下,隨著心性的提高和不斷實修,一點點突破,腿能雙盤了,敢站著了,到一百天,母親終於突破了頑固的怕心,一下子敢邁步走了,能走五、六米遠了。逐漸越走越穩,現在上樓下樓都行了。

是法輪大法創造了這個人間奇蹟!九十歲高齡的老人憑著對法的堅定,信師信法的正念,不斷學法,一點點的實修,按照修煉人的要求去做,沒吃藥沒打針沒做手術,從新站起來了,從新能走路了。

母親走出了這場魔難,親人都見證了大法的奇蹟,原本就相信大法的弟弟更加堅信大法,也說要修煉大法了;嫂子和大侄媳婦也開始學法煉功,走進大法修煉中;父親今年也九十歲了,哥哥快七十歲了,姐姐也六十多歲了,他們都更堅信大法了。全家都得到大法的恩澤,都沐浴在大法的光輝中。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5/21/185135.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