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人的經濟掠奪(1)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六日】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實施「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群體滅絕性迫害,不但造謠誣陷、重刑誣判、毒殺虐殺法輪功學員,還進行瘋狂的經濟掠奪,包括:(1)直接掠奪,即搶劫和綁票,抄家搶劫(實際為打家劫舍),砸毀物品,凍結賬戶,查封凍結,霸佔沒收房產等;(2)敲詐勒索,巨額罰款;(3)截斷生計,全方位截斷法輪功學員的一切經濟來源。中共經濟迫害規模空前巨大,損失難以估量,程度之深,性質之惡劣,令人觸目驚心。

「上面有指示,對法輪功就是要使他們傾家蕩產」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五日,吉林省松原市國保大隊警察在法輪功學員許鵬家沒人的情況下,破門而入,將他家中物品、現金、父母的工資存摺等,包括秋菜、土豆和大蔥,洗劫一空,家人找到國保大隊索要存摺和物品,質問為何拿私人物品,馬隊長說:「上面有指示,對法輪功就是要使他們傾家蕩產,長春、松原哪都知道,都一樣。」

中共惡人對法輪功學員瘋狂的經濟掠奪印證了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揭示的中共九大基因之一:「搶」。「搶」,不但是中共惡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重要手段之一,也是共匪心照不宣的生財之道。

目錄:
引言 「上面有指示,對法輪功就是要使他們傾家蕩產」
1.打家劫舍
1.1 搶劫現金、存摺、支票、銀行卡
1.2 搶家產
1.2.1 開車「搬家」洗劫家產
1.2.2 搶糧
1.2.3 搶房、毀房、扣房照
1.2.4 搶車
1.3 為掩蓋罪惡而搶
1.4 如此「共產」
2.敲詐勒索
2.1 「沒有你們法輪功,我們吃甚麼?!」
2.2 不拿錢就關押、虐殺、強搶強扣
2.3 共匪比綁票、劫道的還狠毒
2.3.1 株連敲詐親友
2.3.2 綁票勒索,騙錢不放人
3.截斷生計
3.1 毀壞田園生計
3.2 剝奪創業經商權利
3.3 家業(家庭生計)因迫害而荒廢
3.4 降級降薪、扣發停發工資、剝奪養老金
3.4.1 降級降薪、扣發停發工資
3.4.2 剝奪養老金(退休金)
4.可怕的天懲──錢再多也救不了命
4.1 打家劫舍的惡報
4.2 敲詐勒索的惡報
4.3 截斷他人生計的惡報
結束語:誰傾家蕩產
附錄 法輪功學員被中共不法人員搶劫的部份物品

1. 打家劫舍

抄家搶劫(打家劫舍)是中共不法人員對法輪功學員私人財物最直接、最野蠻的掠奪。一方面將個人合法物品作為所謂罪證,以此對法輪功學員枉法裁判、加重迫害;另一方面,假借抄家之名公然對現金、銀行卡、存摺及其它有價值的物品甚至私家車、私人商鋪等個人名下資產明目張膽的搶奪、佔有。

山東省濟寧市中區公安局科長郭洪濤,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追隨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以來的三年中,僅非法抄家就達數百次,掠奪大量財產,折合金額上千萬元。抄家如入無人之境,不出示任何證件,不給出任何理由,進門就翻,利用恐嚇、威逼、誘騙等流氓手段向法輪功學員家人及單位吃、拿、卡、要,最多一家被查抄十餘次,勒索的數目更是無法統計。

在這場群體滅絕性迫害中,如郭洪濤般的中共劫匪、蛀蟲比比皆是。幾乎所有法輪功學員都遭非法抄家,被搶走財物無計其數,甚至家被洗劫一空,搶不走的東西全部砸爛、砸碎。共匪的祖宗,流氓無產者在「巴黎公社」的瘋狂我們看不到了,我們就來看看今天,共匪流氓如何對無辜百姓瘋狂肆虐。

註﹕「610」──中共專職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凌駕於公檢法司之上,類似德國納粹蓋世太保和中央文革小組。

1.1 搶劫現金、存摺、支票、銀行卡

據對明慧網信息所作的不完全統計,法輪功學員被共匪搶劫的錢財有:

多年積蓄、工資、還款、購貨款、購煤款、購房款、賣房款、房貸、賣地款、地租、賣地補償款、拆遷補償費、賣糧款、水稻款、玉米款、其它賣莊稼款、糧補、學費、結婚費、生活費、特困生活費、醫療費、化療費、車禍賠償費、裝修費、喪葬費、撫恤金、做生意的錢、開超市的錢、賣化肥的錢、賣竹竿的錢、送水錢、(孩子老人)零花錢、孩子壓歲錢、棺材錢、墓地錢等等。

打家劫舍五個多小時,一生積蓄被搶光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六日晚,湖北省孝感市法輪功學員許章清、塗愛蓮夫婦在家中遭孝南區公安、政法、司法、「610」、國保及新鋪派出所十多個中共不法人員劫持。這些人從晚上九點半至次日凌晨三點,非法抄家五個多小時,搶走三十多萬元現金及銀行卡、存摺、身份證及價值共四十多萬元的財物,夫婦倆一生的積蓄。家被抄光,夫婦倆及未修煉法輪功的兒子被視民為敵的中共惡人帶走,兒媳陳春燕帶著一歲多的孫女在家中被兩個中共匪警監視。後來陳春燕不堪騷擾,新年期間帶著女兒流落在外,孤苦無助。

被搶走存摺、銀行卡、房本、一百多萬元現金和私家車等,優秀講師張曉傑被迫害離世

法輪功學員張曉傑女士,河北省秦皇島市高級技師學院講師,二零一三年六月十日傍晚,遭秦皇島市國保大隊警察綁架、非法抄家,被掠走法輪大法書籍及一百零五萬多元現金、存摺、銀行卡、房本、身份證和兩輛轎車、一大包黃金鉑金首飾、多台電腦等大量貴重物品。張曉傑被非法判刑五年,在河北省女子監獄遭殘酷折磨致卵巢癌,出獄後病情惡化,於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四日被迫害離世,年僅五十一歲。

被凍結網上賬戶、提走四十萬私人存款,劉仁秋遭猛擊致內傷、重判十年、罰金五萬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遼寧大連市旅順法輪功學員劉仁秋在租住屋被一夥刑警綁架,當時左右各一個刑警架住他,另一個戴著拳擊手套猛擊他的小腹和胸部,致其內傷尿血。這伙刑警非法抄家,搶走了他的私人物品,非法凍結了他的網上個人賬戶。中共不法人員幾次提走劉仁秋的私人錢款,他的四十萬私人存款被提得所剩無幾。劉仁秋後被誣判十年重刑,罰金五萬。劉仁秋上訴,得知當事人拒絕「轉化」後,大連市中級法院非法維持誣判。

髙級研究員遭誣判,幾十萬元賬款被全部侵吞

電子高級工程師魏應新先生,一九三九年六月十八日生,退休前是廣州白雲山製藥廠科研人員,曾受聘於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髙級研究員。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二日,被越秀區公安在廣州大道中綁架,誣判四年,導致二兒媳提出離婚,老母親被迫害致死,放在白雲山製藥廠的五筆賬款幾十萬元被以冒名、縮水、化零的方式全部侵呑。

七萬元蓋房錢被搶走,受害者遭毒打關押、報復,迫害者遭惡報

二零零九年十月七日晚,河北省淶水縣「610」、永陽鎮政府幹部和永陽派出所共十幾人,闖入東壘子村法輪功學員李德志家翻箱倒櫃,把屋裏翻得底朝天,衣服扔得滿地都是,用大改錐把櫃撬開,搶走三張支票,共四萬多元,加上現金,共近七萬元。李德志的妻子急忙上前阻攔說:這錢是我們蓋房用的,你們不能搶走!遭警察和政府人員毒打,被帶到永陽鎮政府關押。全家人的身份證和戶口本都被搶走,存摺無法掛失。老父親氣得口吐鮮血,老母親淚流滿面。後在國際輿論壓力下,派出所惡警不得不退還七萬元,但報復李德志,十二月八日,將他劫持到高陽勞教所迫害。

永陽鎮邪黨書記李振生因迫害法輪功,早在二零零八年就得了肛瘘病,從肛門往外流大糞,幾次進京做手術也得不到根除;用大改錐撬李德志櫃子的警察的叔伯哥,當晚在參加他人婚禮的飯桌上被人用刀扎死;參與抓捕李德志的政府女幹部,騎電車栽倒在地,一隻胳膊與肩骨脫了勾。

被搶走現金和七萬多元存摺,孩子們被迫輟學,丈夫遭迫害精神失常

黑龍江省集賢縣太平鎮法輪功學員馬淑芬,二零零零年新年,和丈夫等法輪功學員進京和平請願,被劫持關進集賢縣看守所。家中只留下四個孩子。派出所警察和村書記非法抄家,恐嚇孩子,用菜刀撬開衣櫃,劫走櫃裏物品、書、她丈夫行醫掙得的有七萬多元存款的存摺和六千八百元現金。錢被抄光,大女兒被迫輟學。鎮政府不法官員還誣陷她家藥品不合格,對她家罰款二萬二千八百元。馬女士的丈夫後來被非法勞教,在綏化勞教所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多年來全家大人、孩子沒有一天安穩日子,身心都承受著巨大的苦痛。孩子考上大學也沒錢去讀,要打工賺錢養家,還要照顧生活不能自理的爸爸。

更多事實:

◎二零一九年四月,安徽省亳州市法輪功學員王玉蘭一家老小十人遭綁架,警察搶走賣房款三十萬元、轎車及其它個人物品。

◎王偉,男,山東即墨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二年八月一日早晨五點半,被即墨刑警大隊、治安大隊、消防大隊架雲梯破窗而入綁架,搶走三十多萬元存摺和三千五百元現金。

◎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四日,黑龍江雙鴨山法輪功學員郭紅霞遭十多個警察綁架、非法抄家,被搶走私人物品及八十萬元私人存摺一個,其它存摺若干,一千元真相幣及其它現金等。警察見錢眼開,所有存摺和現金拒不歸還。郭洪霞後被誣判三年半,八月被保外就醫,十一月二十七日晚含冤離世,年僅五十七歲。

◎二零一九年五月六日,山西省忻州原平市法輪功學員張國平老人(七十九歲)遭非法抄家,被抄走電腦、打印機、複印紙等以及十八萬元現金和存摺(存摺錢數不詳),那是兒媳要在太原買房,她給籌的買房款。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二日,河北省衡水市公安局指使故城縣國保大隊惡人闖入本縣法輪功學員於淑林家中將其綁架,並毆打、刑訊逼供,還搶走他用於還款的五十萬元現金。於淑林後被故城縣法院非法判刑七年。

◎左洪濤,男,河北省秦皇島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七年六月九日,在自家開的佳合中介遭山海關公安分局刑偵科付勇伙同國保大隊及南關派出所等十幾個警察綁架,被野蠻搶走中介周轉資金十多萬元現金、電動車一輛及辦公用品。

◎唐麗文老人,內蒙古通遼市法輪功學員,六次被非法關押,其中,二次被非法勞教,二次被非法判刑。每次被綁架,家都被抄得底朝天,最多一次,十二個警察翻抄了二天,還雇用專業人員打開她家的保險櫃,搶走精裝大法書、現金四萬元、美金兩千元、金表一對等。

1.2 搶家產

1.2.1 開車「搬家」洗劫家產

中共不法人員私闖民宅,撬門別鎖,或叫來搬家公司,或直接用汽車「搬」、拖拉機拉,一車不夠裝多輛,一趟拉不完拉多趟,見錢就搶,見物就拿,毒打無辜,綁架善良,分贓不均還打架。甚至搬到主人家裏吃光喝光、連帶偷搶;或搶光砸光,連床也砍爛,門窗都摘走,家徒四壁還將房拆毀,令法輪功學員失去最基本的生存條件和物質保障,有的被迫流離失所,有的家裏孩子失學。共匪作案之瘋狂野蠻、之明目張膽,連山野之流氓、土匪、強盜也要驚得目瞪口呆,自嘆弗如。

洗劫家產十多萬元,惡警雇車像搬家一樣,把她家幾乎掠成了空房

山東省青島市法輪功學員蔣華女士,遭警察數次綁架、搶掠財物及破壞生意,經濟損失巨大。二零零六年六月遭綁架走脫,被萊西惡警沈濤等搶劫私人物品兩萬多元。惡警還破壞她在萊西商業街的生意,派人威脅店鋪的房東、店員及她對外轉租的十三家租店人員,給他們造成很大恐慌,生意無法進行,被迫於二零零七年七月全部中斷,直接經濟損失十二萬多元。二零一零年十月八日,蔣女士再次遭綁架,被搶掠物品三萬多元。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六日夜裏十一點多,遭威海、萊陽惡警聯合綁架,被第三次搶劫,惡警像搬家一樣把屋內所有東西洗劫一空,並雇車拉到威海,除了一點被褥,家幾乎成了空房。被洗劫的物品總價值十萬元以上。

依法上訪遭毒打、巨額罰款,家被搶光毀光,五年後才在親友幫助下把房修好

王志立女士,河北保定易縣獨樂鄉寨子村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依法進京上訪遭綁架,在北京遭毒打、關押期間,村幹部領著鄉政府派出所二十多人,開車到她家,把她家糧食、牲口洗劫一空,一粒糧食都沒有留下,一切能搬得動、拆得下的家當全部搶走,三間房的門窗變成三個大窟窿,走時拉了滿滿一大汽車,不能拿走的全部砸爛,油缸打碎,油流了滿地,家中僅有的五十元錢被搶走,為找存摺,房頂棚紙全部被撕爛。此情景把王志立的丈夫嚇得趴在地上站不起來,惡警把他也綁架到鄉派出所毒打……王志立被劫回鄉派出所後又遭毒打,罰款一萬三千元。家已被洗劫一空,家人東拼西借才把錢湊齊,交到鄉政府,鄉政府收了錢,卻沒給任何收據。王志立一家此後靠親友送點柴米油鹽艱難度日,五年後才在親友的幫助下把房修好。

「就是叫你們家破人亡,有家不能回!」家當被拉走了三車,房子差點被推倒

賈愛同,女,河北博野縣小店鎮閆莊村人,修煉法輪功後所有疾病不治自癒。二零零二年黃曆四月初八進京上訪被劫回,第二天,鎮領導董躍峰、孫亞珍、龐計鎖帶著三、四十人,把她家物品、現金洗劫一空,連女兒陪嫁的東西全都搶走;衣物值錢的、好的給拉走,一般的剪成一條一條,邊開車邊扔;不要的東西如鍋碗瓢盆隔牆扔出去,有的就地砸碎;食油踢倒洒了滿地,小水缸被砸碎,雞給趕跑,最後只剩一隻小貓也被抱走。整個家當,惡人用車拉了三趟。董躍峰、龐計鎖還帶人開來推土機,要把房子推平,鄰居們出面阻止才罷手。縣公安局政保股股長李莉說:「就是叫你們家破人亡,有家不能回!」

被搶走物品四車、現金十八萬多元,劉金茹重傷離世,丈夫被枉判八年半

吉林省四平市梨樹縣法輪功學員張景全、劉金茹夫婦,二零一六年六月被當地國保警察翻牆入室綁架,之後在家中無人的情況下,這伙警察入室翻牆倒櫃,大肆搶劫,搶劫的私人物品裝了四車,還搶走十八萬多元現金。劉金茹被綁架當天就被迫害得渾身是血,跟腱斷了三根、神經斷了一根,一直病危,回家後意識不清,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二日晚含冤離世。張景全被非法判刑八年半。

三代積攢的家產被洗劫一空,裝了整整三輛卡車

山東省蒙陰縣舊寨鄉法輪功學員馬福民,五十多歲,市骨幹教師,曾被臨沂市授予「模範教師」稱號,多次獲縣級表彰。二零零零年黃曆正月十三,鄉邪黨正副書記、紀檢書記帶二、三十人抄家搶劫,整整裝了三輛卡車,將馬家三代積攢的家產洗劫一空:木製家具、所有家電、縫紉機等其它家具、準備蓋房和給子女做家具的最優質楸木木材、農具、積攢多年的棉花、剪了兩茬的兔毛、花生種子、豆餅、部份糧食、長毛兔,小到四元的小電子鬧鐘等等全部劫走,價值兩萬多元,只剩幾件衣服和五十年代蓋的破草房,只好在盆上放「蓋頂」當飯桌,磚頭支塊建兔窩用的木板放碗具,木墩當板凳。二零零零年底,中共惡人又敲詐馬福民夫婦六千三百元,扣工資六千七百八十四元,將馬福民一家折騰到幾乎無法生存的地步,上大學和初中的兩個孩子的學業陷入困境。

被搶走三車家產近二十萬元,研究所所長遭酷刑瀕臨死亡,被重判八年

考福全,山東省招遠市夢芝辦事處考家村人,工程師,招遠礦山電器廠廠長,招遠機電研究所所長,曾因酷刑折磨致神經嚴重損傷,肌肉萎縮,半邊癱瘓。二零一零年五月八日及八月六日,考福全、宋桂花夫婦先後被綁架。八月六日當天,市國保副大隊長王玉成帶隊破門而入,對考家抄家近四個小時,搶走了三汽車私人物品和家中的全部現金,共近二十萬元。考福全遭酷刑折磨三百多天,九死一生,並被剝奪辯護權、阻止律師會見,後被非法判刑八年,因肋骨折斷、傷勢嚴重、體能衰竭,惡警連送三次監獄,三次被拒收,被保外就醫。

更多案例:

◎張文學,廣東省珠海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五日被綁架,天河分局、市局、「610」警察闖到公司辦公室和出租屋,用鐵棍撬開鐵門闖進房內,搶走新買的手提電腦二台、台式電腦八台、現金三萬元、古玩瓷器、青銅器多件,價值無法估計,沒有任何手續。

◎二零零一年,河北省清苑縣李莊鄉綜治辦鄭全海等對法輪功學員打家劫舍,所有值錢的東西,大的用拖拉機拉走,小的自己裝兜裏,不要的全部砸毀砸爛,一次拉著搶來的約七百多斤花生去榨油,榨出的油因分贓不均還打起架來。

◎黑龍江安慶法輪功學員林秀梅和丈夫潘順流離失所在綏化時,二零一零年八月三日被綏化惡警綁架,被掠走六萬多元私人物品和三萬二千元的存摺並盜支,成箱豆油和成箱洗衣粉(做生意用的)被順手牽羊。林秀梅被非法判刑七年。

◎廣東省茂名市法輪功學員梁美清女士,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日去北京上訪,被派出所非法關押在電白第二看守所近半年。家中所養的三百對白鴿被坡心派出所強行搶走賣掉。

◎二零零八年五月五日,河南省淮陽市法輪功學員鄭現金被周口市閘北分局警察綁架,第二天,警察越牆而過,對夫婦倆在項城謀生暫住的房屋瘋狂查抄,將他們三個孩子的臉打得青腫,所有生活用品,除鍋碗瓢盆和睡的床之外,全被洗劫一空,揚言:「如果有辦法,得叫挖地三尺。」

1.2.2 搶糧

強盜搶劫也懂得劫富濟貧,中共劫匪卻無視貧困農民上有老下有小的,沒錢沒家產就拉糧拖牲口,甚至把口糧搶光。

全家救命糧被搶走,九旬老母親捶胸大哭,徐玉楷被關進監獄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六日,四川古藺縣太平鎮政法委書記胡雪中,與當地派出所八個警察,闖入法輪功學員徐玉楷家中罰款。徐玉楷是貧困農民,沒有錢交,唯一的家當是六袋稻穀──全家的救命糧!惡警決定全部搶走。徐的九旬老母親見狀撲倒在地,扒在谷袋上死死抱住不放,撕心裂肺的大哭。惡警滅絕人性的依然把六大袋穀物全部搶走。徐玉楷被非法關進德陽監獄。同年底,鎮政府和派出所再次登門,又將徐家僅存的一頭耕牛搶走。逼得妻子吳仁芬向哥嫂借得六百元上交派出所才贖回耕牛。

全部糧食和家財遭洗劫,八旬老母親哭求留點口糧,許興岳被迫害致死

許興岳,山東泰安岱岳區汶口鎮龐家莊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秋後,與妻子汪秀英進京上訪,分別被非法勞教一年。這年,中共惡人從許家搶走拖拉機一輛、家電一宗、木材(十八棵樹鋸成的板材)一宗、十二大編織袋皮花生、全部糧食。許興岳八十多歲的老母親哭求他們給留下一點糧食糊口活命,他們都不肯。二零一一年底,許興岳被迫害致死。

全年收成被搶走,面對拆房,家人跪地求情,九十多歲老人哭成淚人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天津市寧河縣大辛鄉十一名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遭當地鄉政府非法關押、折磨和抄家搶劫,並勒索十四萬元。朱寶生被搶走稻穀兩千斤,黃豆五千多斤,綠豆兩百多斤,還有瓜子、花生,幾乎全年收成被掠走,煤氣罐也被搶走,夫妻倆被非法勞教,家裏只剩下三個年幼的孩子;梁克英家的住房差點被拆,家裏九十多歲的老人嚇得哭成淚人,她丈夫跪地求情,湊夠勒索的錢,鄉政府、派出所惡人才罷手,家中一千多斤稻穀、一袋花生、一袋多瓜子、半袋芝麻和煤氣罐被搶走。

搶劫玉米棒數萬斤,作惡多端者暴病身亡

二零零一年新年期間,黑龍江雙城市雙城鎮長勇村農民李成奎一家三口因堅修大法被綁架,城管監察大隊隊長陳永佔趁他家無人,伙同村長等人非法抄家,把屋裏翻個遍,拉走一萬多斤玉米棒,向李成奎已出嫁的大女兒索要一千元,不然還要拉走一百五十多斤黃豆和幾百斤大米;拉走法輪功學員閆樹菊家一千斤玉米,勒索其妹妹家一千元;綁架法輪功學員孫志學,並拉走他家玉米六千多斤,還把他八十多歲的老母親碰倒摔壞了胳膊,無人照顧;要拉法輪功學員何永珠家的玉米時,她老伴跪地磕頭不讓他們裝車,他們理都不理;到法輪功學員趙豔菊家裝上五千斤玉米棒,又把門板、鍋、爐子、爐筒子裝上車,揚言不准開飯、凍死他們,因激起民憤才把鍋拿下來。二零零二年二月下旬,臭名市井、作惡多端的陳永佔遭惡報,在大慶的弟弟家中突發心臟病暴死。

人被抓、家遭劫,眼見人財兩空,丈夫差點一死了之

孔祥英,山東省蒙陰縣聯城鄉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十月,進京上訪被惡警騙回當地,多次遭毒打、訛詐,兩次被連續扣押折磨共十六天,在家中沒人的情況下被搶掠:彩電、錄音機、六頭豬、四隻羊、十隻兔子、五斤瓜子、三千多斤粉皮、一百多斤花生餅等,第二次搶劫裝了兩大車,從外地回來的丈夫眼見人財兩空,想一死了之,拿著農藥往外衝,被鄰居發現才倖免於難。

1.2.3 搶房、毀房、扣房照

十六間沿街房被搶佔,十多萬元被勒索,五輛摩托車被掠走,人被迫害致死

王義俊,男,山東濰坊青州市法輪功學員,多次遭綁架、關押迫害,財產被多次抄家搶劫、勒索,十六間沿街房被搶佔,十多萬元被勒索罰款,五輛摩托車被搶走。二零一五年九月六日再次被綁架,非法關押進青州市看守所一年多,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五日,被迫害致死,終年六十五歲。

鬼子進村了!毒打拆房,揚言要他們家破人亡,惡人惡遭報斷手肘

湖北省麻城市鐵門崗不法官員對法輪功學員大肆綁架、非法抄家、勒索罰款,拒交或沒錢交的,派出所所長馬興斌就派手下到家裏搶財物、拖牲畜,村民們紛紛議論:鬼子進村了!二零零一年,馬興斌授意毒打進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梅基剛、李學琴,揚言要搞得他們家破人亡。村書記李政權強制全村幹部去拆李學琴家的房,去者獎勵四十元,不去罰款二十元,揚言還要拆她娘家的房!梅基剛家的住房也被拆毀,無處棲身的兒女(大的十一歲,小的九歲)投奔了老弱多病的外婆,妻子被迫外出打工。惡人馬興斌後來遭報,被人打斷手肘。

講真相被綁架,母親家住房被推成平地,劉光鳳被迫害致死

劉光鳳女士,湖北省廣水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九月,因在河南省雞公山旅遊景區寫真相標語、講真相,在母親家中被信陽雞公山公安分局綁架、非法勞教。母親家住房被景區管理主任黃真偉帶人用推土機推成平地,母親和弟弟被迫住進地下室。歷經多次綁架、勞教,遭受種種酷刑折磨,二零零九年四月四日,劉光鳳被迫害致死。

被搶奪兩所樓房和養老金,牛桂芬家破人亡

張繼臻、牛桂芬夫婦,新疆沙灣縣法輪功學員,被中共當局搶奪兩所樓房,使他們一家人沒有棲身之處;並非法剝奪退休養老金,斷絕了他們一家人的經濟來源。二零零六年正月,他們的女兒張力元從山東萊州看守所遭迫害出來後,不到四個月含冤離世,年僅三十歲;二零一三年黃曆十月,屢遭迫害的牛桂芬女士在冤獄四年半出獄僅一年後,也含冤離世。

變相搶房──拆遷費少給九十多萬,威脅拒遷就綁架、判刑、強拆

張桂蘭女士,黑龍江伊春市法輪功學員,曾被多次綁架,並遭黑龍江女子監獄五年半殘酷折磨。二零一一年春,南岔區棚戶區改造,要對張女士所在小區的住宅進行拆遷,按照《黑龍江省房屋拆遷補償條例》,應補償她至少一百二十萬元,區長劉鵬等人因她修煉法輪功,僅給補償費三十萬元。動遷開始前,南岔區主管部門還將她的工商執照作廢。南岔區中共頭目們威脅說:如果她拒絕拆遷,就以修煉法輪功為理由把她綁架、判刑關入監獄,再強拆房子。

更多案例:

◎劉亞芝,內蒙古通遼市開魯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九月進京上訪,被抓捕入獄,當地公安竟把她家房子推倒,造成她一家無家可歸,四處流浪。劉亞芝後被內蒙古保安沼監獄酷刑折磨致殘。

◎陳召雲女士,天津寧河縣人,因修煉法輪功被當地政府的邪黨惡人鏟倒住房,抓進勞教所迫害,每天被逼迫超負荷重體力勞動二十一個小時之久。長期摧殘使陳女士幾乎喪失聽力,雙目視物不清,雙腿無法正常行走。

◎宋海鵬全家四口(父親宋廣起、母親劉素榮和哥哥宋海濱),河北阜城人,因堅修法輪大法,數年中被勒索現金四萬三千七百元,四間房子(在泊頭買的)按十年前的價格折合約三萬多元被強行非法沒收。

◎陸樹林,吉林長春榆樹市青山鄉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三月三日上午被正陽派出所惡警綁架、非法抄家,遭刑訊逼供,幾次昏死,後被榆樹法院非法判刑六年,鄉派出所所長張德志趁陸樹林夫妻不在家,從他老母親手中騙走房照。

◎黑龍江省方正縣天門鄉有位姓楊的一家四人學大法,三人被抓,老楊被迫流離失所,鄉派出所惡警搬到老楊家,拿老楊東西吃喝,把老楊家翻得底朝天,錢全部被搜走,院裏的六零木板被搶走,房照被扣留。

1.2.4 搶車

海外投資商的五十菱貨車被搶走,共匪流氓瘋狂查抄,劣等行徑驚呆公司員工

澳洲籍法輪功學員蔡女士隨丈夫在廣東東莞投資辦廠,遭東莞公安長期監視。二零零三年四月中旬,公司及私人住宅別墅遭非法查抄。所有房間、辦公室、辦公桌、職員宿舍、倉庫無一遺漏,惡警粗暴的言行,瘋狂的舉動,令公司員工驚呆,不敢相信這幫流氓竟是警察。公司業務無法正常進行,來往客戶不敢進入公司,給公司經濟名譽帶來極大損害。它們毫無理由的抄家,沒有抄到半點想要的東西,又心生惡計,把公司價值十多萬元的五十菱貨車搶走。

三十多萬元私人物品被搶走,高級吉普車被非法扣押

劉景祿、孫麗香夫婦一九九八年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二零零七年五月,劉景祿結束在俄羅斯十多年的生意回國。二零零八年六月二日晚,倆人被中共警察綁架、刑訊逼供。孫麗香苦心經營多年的文化用品遭搶劫,價值約三十五萬元的高級吉普車被非法扣押,三萬美金和三十多萬元私人財物被雞西「610」及密山市公安搶走。夫婦倆被雞冠區法院誣判重刑九年。

「過年整點錢花」──綁架法輪功學員後敲詐,沒收兩輛私家車

山東濰坊青年張朝,一九九五年修煉法輪功後,改掉了不良習氣,轉變成大家公認的好青年,曾因進京上訪遭嚴刑拷打,在勞教所遭棍棒交加昏厥,大面積燒傷等。二零零六年風箏會期間,奎文國保再次將他綁架,圖謀非法勞教,他頭撞牆昏迷後被「120」拉到醫院搶救,家中價值二萬多元的昌河麵包車被非法沒收。二零零七年底,又被奎文國保綁架、非法關押三天,敲詐家人三千元後放回,價值三萬多元的富康轎車被非法沒收。他哥哥托公安的朋友私下打聽他被抓原因,說是過年整點錢花。

更多事實: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二日下午,山東淄博市桓台縣惡警將法輪功學員陳洸從家中綁架,並將陳洸家裏的財物搶劫一空,包括現金六萬元、私人轎車一部、存摺及大量物品,共計損失約三十萬元。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日,遼寧省撫順市法輪功學員、原新賓商業職工金哲開車去朋友家被綁架。他開的本田車,約十六、七萬,被沒收抵押保釋金。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七日晚,湖北省武漢市法輪功學員胡國平遭綁架、搶劫、非法攝像,被搶走二台電腦主機、三台打印機、書箱、真相資料等物,及價值二萬多元的財產和十六萬元的小車,共計十八萬多元,沒有出具任何證明。

◎王寶山,男,河北唐山豐潤區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七年七月三日被市國保警察在工作單位綁架,被搶走家中鑰匙、車鑰匙,劫走私人汽車、手機、銀行卡、電腦和七、八台打印機,以及準備給兒子買房的錢及生活費共計八萬元左右。

◎湖南長沙法輪功學員熊金澤經營裝修公司,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日,在芙蓉苑小區裝修工地被國保惡警打倒在地,套上黑布袋綁架,被搶走冒河微型車、一萬多元現金及價值四千多元的裝修材料,辦公室及家中的六千餘元現金、電腦等值錢物品也被擄走。親屬多次到天心區國保大隊及市國安支隊要求返還被搶的汽車等貴重物品,均被拒絕,並遭謾罵威脅。

1.3 為掩蓋罪惡而搶

四十天慘死,為掩蓋罪惡,數十個警察闖進靈棚拆光、搶光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吉林市法輪功學員王建國與妻子趙秋梅被吉林市船營區南京派出所警察綁架、刑訊逼供,王建國絕食抵制迫害,遭野蠻灌食,造成肺部感染,四十天就被迫害致死,年僅三十歲。四月十三日,家人在自家院內搭靈棚,左聯「白髮人送黑髮人 冤情誰知」、右聯「做好人反遭迫害 天理難容」、橫聯「四十天慘死看守所」。邪黨為了掩蓋罪惡,四月三十日早上五點多鐘,吉林市昌邑分局局長帶隊,三輛車(其中有一輛小貨車)五十個警察闖到王家,把王家門前的道路上下全部封鎖,闖進院子強行拆除靈棚,靈棚內外所有東西,除了王建國的遺像,全部掠走,連根木頭都沒剩。

1.4 如此「共產」

中共惡警披著一張警皮無法無天,甚至把法輪功學員的家當作「免費超市」,私拿法輪功學員家的鑰匙,隨意出入,隨便掠奪,隨時「共產」掉善良百姓的私有財物,隨時將善良百姓的私有財產變成「無產」共匪們的「共產」。這種可怕的「共產」正如《九評共產黨》所揭露的:「『共產大同』實際成了對暴力豪奪的認同。」

侵吞家產和房照,拿走鑰匙隨意出入、偷盜

法輪功學員侯延雙,遼寧朝陽市凌源鋼鐵職工,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一日晚,在家睡覺時,被凌鋼公安處帶走,被侵吞八萬元財產和近一萬元現金,另一處房照被沒收,逼得他妻子、法輪功學員李春霞流離失所。凌鋼公安處還拿走他家鑰匙隨意出入,偷走很多現金物品。他十二歲的兒子侯毅藏在小屋門框上的壓歲錢存摺和一點現金也被掠走。直到二零零四年八月,門鎖更換,凌鋼公安拿著鑰匙沒打開門才不再騷擾。

索賄十五至二十萬元,還拿主人家鑰匙,開門搬保險櫃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七日,天津市西青區法輪功學員李玉玲被當地派出所警察綁架。李玉玲丈夫是公司經理,經濟上比較寬裕,成了不法人員的一塊肥肉,除了多次被請公安辦案人員吃飯,還被索賄十五至二十萬元。一天,李的丈夫偶爾回家,在家門口看見一群人從他家往外抬保險櫃。他大聲喊道:「喂!這是我的保險櫃」。話音未落,這些人就跑得不見了蹤影。事後才知,李玉玲被綁架時,鑰匙被警察抄走一直沒有歸還。

家中無人入室搶劫,洗劫五次方歸還鑰匙

二零零七年八月一日晚,遼寧凌源市法輪功學員郭鳳賢被綁架,郭的丈夫流離失所。惡警在家中無人的情況下,入室搶劫五次,沙發被拆開,藏在罐子裏的一萬多元錢被掠走,手機等貴重物品被洗劫一空,做飯的大鍋被端在一邊,院內、屋內被翻得一片狼藉。五次洗劫後才將鑰匙交還給親屬。郭鳳賢後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瀋陽女子監獄迫害。

綁架搶劫將人勞教,私拿鑰匙入室盜竊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清晨七點多,河北省邯鄲市邯山區國保大隊長陸英海帶領多人闖入法輪功學員秦建學家中將其綁架,並搶劫財物,再將他非法勞教一年半。秦建學被送勞教後,邯山區公安分局不法警察竟拿著秦的鑰匙,趁秦妻上班之際,開門入室盜竊,盜走價值一萬多元的金銀首飾、項鏈等所有貴重物品及兩千多元現金等。

(待續)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