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法輪功學員遭受的經濟迫害

遼河的見證(8)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六日】(接上文

六、經濟截斷,敲詐勒索

(一)經濟掠奪

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對法輪功修煉者實施「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罪惡指令,導致中共體制內的各級政府、公安、國安、六一零辦公室等人員儼然成了土匪強盜。隨隨便便就闖進法輪功學員的家,砸窗撬門,入室搶劫,不管晝夜年節,無論婚喪嫁娶,不管你家裏是不是有老人需要照顧,不管你家裏有幼兒是不是會受到驚嚇……,幾次到幾十次的綁架、搶劫,恐嚇、謾罵、拳打腳踢、翻箱倒櫃,現金、存摺和貴重物品成為首選目標,電腦、打印機是必搶商品,電視等各式家具想要就搬毫不遲疑…… 這種經濟掠奪令人觸目驚心。

明慧網上揭露出來的有具體細節的經濟迫害案例達兩萬餘例。其中迫害案例達三千例的省份有:河北、山東、黑龍江,遼寧排第四位,1344例(詳見下圖)。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一一年三月發生的經濟迫害案例的各省分布表。本圖表是根據明慧網歷年報導的案例所作的不完全統計。


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八日刊文及表圖。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三日,筆者用「抄家」、省名在明慧網搜索,得到了「下表」的結果。

省市個數百分比省市個數百分比
河北696211.90%貴州11541.97%
山東653511.17%安徽10591.81%
遼寧50008.55%江蘇9001.54%
吉林43407.42%江西8721.49%
黑龍江43357.41%山西8131.39%
四川39926.82%陝西6421.10%
湖北27904.77%廣西5760.98%
河南25894.43%浙江5610.96%
湖南22393.83%新疆5390.92%
重慶19933.41%北京5390.92%
天津19783.38%福建4720.81%
廣東19413.32%寧夏2770.47%
上海14602.50%青海1070.18%
雲南12522.14%海南1200.21%
內蒙古12442.13%西藏30.01%
甘肅12112.07%

從上表我們可以知道,邪黨人員搶劫法輪功學員最嚴重的地區,首先是河北、山東、遼寧、吉林、黑龍江、四川。遼寧居東北三省之首。

下面讓我們再看看發生在遼寧地區經濟掠奪的部份案例

1、發生在錦州地區的瘋狂經濟掠奪

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惡黨迫害法輪功以來,錦州地區法輪功學員遭受的經濟迫害是非常嚴重的。迫害初期,部份統計被勒索的金額就有七八百萬元,十六年來大法弟子直接經濟損失數千萬元不止,僅舉幾例:

▲貧困縣區善良人被勒索現金二百三十七萬元

遼寧義縣是一個只有五十多萬人口的國家級貧困縣,據不完全統計,十四年來竟被邪黨惡人從經濟收入不高的法輪功學員身上非法勒索現金近二百三十七萬元之多! 而且在前十年統計的四百多筆非法罰款中,只有可憐的十三筆開了收據,有上百萬的昧心錢不知去向?

據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九日報導,義縣法輪功學員被勒索現金的部份案例統計:一百八三人被勒索現金二百三十七萬零四百四十七元。其中被勒索萬元以上四十三人, 兩萬元 以上的二十四人,三萬元以上的十一人,五萬元以上的七人,十萬元以上的四人,最高勒索金額達四十萬元。

▲北寧市不法官員搜刮民脂民膏,四年勒索一百三十萬元

錦州北寧市(縣)政法委、公安局和國安隊的邪惡之徒,對非法被抓的法輪功學員實行高額罰款,大部份罰款不給開收據,不給出證明,惡警們乘機大發橫財。二零零一年,一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被抓回看守所後,派出所百般刁難家屬,家人在無奈的情況下不得不拿出五萬元求安(沒給任何收款憑證),但以後的日子惡警還是不斷騷擾。不少農村法輪功學員實在交不起巨額罰款,惡警們就毫不留情把家裏的電視機、摩托車、三輪車及所有值錢的東西拿走。從九九年「七﹒二零」起至二零零三年底的四年間,北寧的法輪功學員被罰款的就近千人次,有一人竟被罰款四次,最多的兩人被勒索近十二萬元,據對全市十三個鄉鎮的不完全統計,被他們勒索侵佔財物總額高達一百三十多萬元,不開收據、不出證明。

▲黑山縣邪黨公安迫害好人、勒索錢財達百萬元

自1999年江澤民及中共邪黨發動迫害以來,截止到2014,黑山地區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10人以上,被判刑的至少6人,被勞教的至少有60人次,被抄家、罰款、拘留甚至酷刑折磨的已超過一百三十人次,被以罰款、繳「保證金」等各種名義勒索的錢財總計達一百萬元。

▲錦州公安局「六一零」 綁架多名法輪功學員、勒索鉅款

據二零零二年,對錦州市區(古塔、凌河、太和三區)法輪功學員被罰款、繳「保證金」及各種名目的勒索部份統計金額就近四百萬元。後期的經濟迫害,邪黨公安惡人更是斂財無度,僅二零一二年下半年,錦州地區就有四十一位法輪功學員被以白寧為首的錦州市公安局反×教支隊、「六一零」和國保大隊等綁架,二零一三年一月又有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 在綁架過程中,白寧等大肆搶奪法輪功學員的私人財產:電腦、現金、銀行卡、摩托車等,甚至連私家車都被開走。白寧抓住法輪功學員家屬想儘快讓親人回來的心理,勒索錢財。他公然叫囂「拿十萬元、把別人咬出來、寫保證就回家」。勒索的金額在不斷攀升,從最初每人的幾千,到一兩萬,到五萬,後來到十萬甚至十多萬。據不完全統計,半年來被白寧等勒索的錢財高達一百五十餘萬元,而這些錢沒有任何收據,都被白寧等人私吞。家屬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寫控告書,向各級檢察機構曝光白寧的罪行。

▲幾個私人存摺(計三十多萬元)全部搶走

二零零六年三月一日上午九點多,錦州市公安局國保支隊十多名惡警非法闖入古塔區大法弟子李新的家。之前惡警先往李新家打電話,探聽到有人接電話,沒等回話就掛斷了,隨後開著兩輛車撲到李新家門口,用拉電閘的手段誘騙主人開門查看電閘之機,突然像一群土匪闖入室內,進屋後到處亂翻,不但非法抄走大法物品及書籍(折合人民幣近七千元),還將室內一些私人貴重物品(如數碼相機、CD寶等)強行拿走。不但如此,還將翻出來的幾個私人存摺(計三十多萬元)全部搶走。

2、朝陽市「六一零」、公安惡徒貪贓枉法、巧取豪奪

據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三日報導,十多年來,朝陽市公檢法司的部份人員,在中共對法輪功殘酷迫害的十幾年中,藉機瘋狂搶奪與搜刮錢財據為己有,貪贓枉法、巧取豪奪已達到肆無忌憚的地步。而且勒索與搜刮錢財的名目繁多,如所謂的「罰款」、「押金」、「保證金」 等,他們慣用的手段以判刑、教養相要挾向家屬敲詐巨額錢財,甚至有的要求家屬宴請,還要妓女作陪,花天酒地、無惡不作。比強盜、劫匪更加公開化、合理化,毫無顧忌。頻頻榨取法輪功學員的血汗錢、養老錢、供孩子念書錢,有的孩子因此而失學,有的家庭負債累累,甚至最終被敲詐的傾家蕩產。僅據當時的部份統計,朝陽法輪功學員被勒索金額,合計數百萬元不止。

▲朝陽市公安局惡人搶劫法輪功學員的公司

二零零五年朝陽市幾名法輪功學員共同投資購買了一項專利技術,成立了一家股份制公司,名為朝陽市天正清洗劑公司。公司營業不久,就迅速的開闢了良好的銷售渠道,打開了市場,遠銷東北、河北、浙江、江蘇等省市的二十多個大中型機加企業。成立三年來效益一年比一年好。公司經理是李文生、吳金萍夫婦均是法輪功學員,該公司安置了諸多待業人員,使其有了穩定的經濟收入。

當時的朝陽市天正清洗劑公司辦公樓
當時的朝陽市天正清洗劑公司辦公樓

然而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四日,朝陽公安局副局長張明華指使朝陽市國保支隊和光明分局鞠鳳恩、喬鳳群、方克、焦豔穎等二十多名警察,突然將李文生、吳金萍夫婦家包圍。李、吳不給開門,惡警找來消防車架起雲梯進入李家。警察進屋後,瘋狂翻找錢物,實施搶劫。將李家工作用的電腦、打印機和學生專用的電腦搶走,將李家供孩子上學和生活用的一萬多元現金和兩萬多元存摺搶走。李文生、吳金萍夫婦遭綁架。惡警又將李文生夫婦劫持到公司,逼李文生打開現金保險櫃,李說沒有鑰匙。惡警當場對其毒打,然後將保險櫃抬走,將公司的現金支票、轉賬支票、公章、財務章、法人章等可以從賬戶取錢的東西全部掠走。為了給用戶一個轉換產品的時間,員工皮永利將剩餘產品發給用戶,剛到車間就被惡人綁架,沒有任何理由就非法勞教一年,送往瀋陽馬三家勞教所關押迫害。

張明華等惡徒公然搶劫公司財產,綁架公司員工,迫使合法公司停業,經濟損失達百萬元,數十家用戶企業因供應中斷而蒙受嚴重的經濟損失,使李家老人孩子斷絕生活來源,失去照顧。諸多員工失業,家庭也處於經濟困境。

▲雙塔區「六一零」、龍城區公安惡徒勒索錢財,買豪宅

多年來,朝陽市雙塔區「六一零」、政保科科長白文友等公安惡徒們充當江氏打手,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侵吞法輪功學員錢財,罰款最多的達五萬多元之巨。二零零一年十月以雙塔分局和紅旗派出所為首的惡警對大法弟子胡建國家進行洗劫。胡被搶走打印機兩台,電腦三台,速印一體機一台,以及大量耗材,存摺兩個(共存有五萬元錢),現金一萬多元,手機、呼機、手機卡等。所有物品都沒有清單,沒給任何手續。白文友在綁架了法輪功學員曹志勇和胡建國等人後,又野蠻地霸佔了他們的私人用車,並換了車牌號為「遼O--N117」。白文友經常開著此車四處打家劫舍,私闖民宅。

國保大隊長(政保科後改稱為國保大隊)白文友,不僅直接抄家、野蠻霸佔法輪功學員的財物,還經常以勞教、判刑來威脅學員的親屬,進行敲詐勒索,白文友用搜刮來的錢財購買豪宅。幾年來的巧取豪奪,使白文友成了暴發戶,在長江路二段購買了一座豪宅,所需資金大部份是從法輪功學員身上搜刮來的血汗錢。

龍城區公安分局政保科孫旭、黃殿相積極追隨中共殘害善良,並對所有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利用各種卑鄙手段勒索搜刮錢財,有的家庭被多次勒索造成負債累累。幾年中這伙惡人借手中職權明目張膽的勒索法輪功學員錢財,二零零五年前被龍城區公安分局迫害的百餘名法輪功學員被勒索的保證金高達:十八萬四千六百零四元。

▲朝陽縣公安惡人不擇手段勒索法輪功學員錢財

朝陽縣公安局原國保大隊隊長吳寶良等屢次扣押法輪功學員的車以此勒索錢財。二零零三年法輪功學員陳寶鳳(二零零八年三月三日在吳家窪看守所被迫害離世)開的出租車被吳寶良扣押,共勒索六千元錢才肯罷休。 吳寶良一次把賀洪軍的出租車扣押,理由為曾出租給了法輪功學員,向家屬勒索一萬五千元錢,才讓把車取回。

二零一二年六月,朝陽縣公安局趙強等人為抓捕二十家子法輪功學員韓明蘭,瘋狂綁架韓明蘭的數位親人做人質,並藉機敲詐巨額錢財,搶奪財物。縣公安局開價十萬放回韓明蘭的丈夫修樹軍,過程中搶走韓家三輛私家車。後因看到韓家家業大,繼而又綁架了韓明蘭未煉功的兒子、兒媳及多位親屬與當地法輪功學員共十四人,對已放回的人質敲詐幾千至上萬元不等,此事在當地引起民眾的公憤。

▲凌源市公安搶劫法輪功學員的錢財超過二百萬

十六年來,凌源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拘留、抄家、罰款勒索八百六十人次,勒索錢財二百一十多萬元。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日凌源法輪功學員侯延雙被凌源公安局、「六一零」、派出所及凌鋼保衛處的惡警綁架、抄家,被搶走電腦、打印機、房產證及財產、現金合計九萬多元,不給任何說法。後侯延雙被秘密枉判十四年,屢遭迫害,含冤而死。二零零六至二零零八年,凌源公安局副局長楊明輝、國保大隊隊長王桂林、副隊長陳志等對法輪功學員非法抓捕、抄家、勒索二十餘起,致使七十多法輪功學員直接受其迫害,已知其中四十多名法輪功學員直接損失現金總額至少三十四萬六千元之多。很多法輪功學員被勒索數額在萬元以上,有的直接經濟損失近三萬元。

從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二年初,凌源市派出所所長劉景奎直接組織、參與綁架法輪功學員的犯罪行為超過百次,勒索百姓的血汗錢累計達百十餘萬元。貪贓枉法、巧取豪奪已達到肆無忌憚的地步。劉景奎利用抄家恐嚇的卑鄙手段,有時多日連續逼供殘酷迫害,恐嚇家屬準備巨額罰款,不交錢不放人。劉景奎的所長職位是花費十萬元所買。其瘋狂斂財是為了吃喝嫖賭,在外就包養二、三個小姘,除此之外還嫖娼。嗜好吃喝賭,在溝門子派出所期間,就欠外債十萬餘元,包括賭博輸款、賭博借款、吃飯借款、個人借款。與結髮之妻離了婚,又找個小的,貸款在福臨佳苑四區買的房。這些的支出,僅靠工資遠遠不夠,況且還要養家,所以就靠敲詐、搜刮錢財支付這些開銷。

▲朝陽建平縣公安局惡人榨取錢財

建平縣公安局潘佔先、姜傑等人,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充當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昧著良心綁架法輪功學員,毒打、拘留、教養、判重刑迫害,巨額罰款,抄家搶劫。在惡警非法抄家過程中,暴力搶劫的法輪功學員私人財物約合人民幣二十多萬元;抄家、勒索、罰款、強迫繳「保證金」等方式敲詐勒索現金四十餘萬元,合計法輪功學員的經濟損失達六十餘萬元。姜傑到一家飯店吃飯,老闆向姜傑索要欠的飯費,是很大的一筆錢,姜傑說:「你再等一等,過幾天抓幾個法輪功就有錢了。」這幫惡徒們已經把法輪功學員作為他們發財的對像,乘機榨取法輪功學員辛勤勞動掙來的血汗錢,肆意揮霍、吃喝嫖賭、無惡不作。

3、撫順政法委、公安的敲詐勒索三百五十萬元

▲清原縣法輪功學員被勒索近一百七十萬元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報導,清原縣法輪功學員紛紛控告前中共黨魁江澤民。據跟蹤統計,現又有二十九位法輪功學員給最高檢察院及最高法院寄出刑事控告狀,要求對迫害元凶江澤民進行公訴,將其繩之以法。據不完全統計,截止二零零三年四月初,在清原縣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三人;迫害致殘七人;打傷多人;判刑十一人;教養一百九十人次;拘留三百五十五人次;綁架洗腦四百一十三人次;罰款一百三十七萬之多;抄家七十二人次;掠奪財物折合人民幣七萬八千七百元。

撫順公檢法勒索清原縣五位法輪功學員家屬現金二十三萬元。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五日,撫順國保警察經過幾個月的電話監聽、蹲坑、跟蹤等卑鄙手段,綁架了撫順清原縣的賈雲龍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他們的親朋好友擔憂他(她)們生命安危,紛紛前往撫順公安局要人,通過親戚或朋友找到有關人員(撫順市公安局、檢察院或國保大隊人員)。結果聽到的都是一樣的口吻:你家的誰誰是縣裏的頭、是政治問題得判多少年……有的告訴法輪功學員家屬:你們得意思意思……有的直接提出讓家屬拿兩萬或拿四萬或拿五萬元錢,才幫助擺平這件事。據不完全統計,在「九﹒二五」綁架案中,不法警察闖入法輪功學員家中搶走電腦、播放器、大法書一百本、手機等等大量私有物品,搶走現金、銀行卡二十多萬。明細如下:賈雲龍的兒子被敲詐十一萬;胡鳳菊的女兒四萬;劉英傑家屬四萬;王鳳軍家拿出二萬,張廣英家人被勒索二萬。

▲新賓縣善良民眾被勒索一百二十五萬元

撫順新賓縣政法委、公安邪黨惡人,對法輪功學員勒索現金、掠奪財物拿手的陰招,就是動不動就抓人,其目的就是要趁機斂財,「不拿錢就勞教」已經是他們恐嚇人的口頭禪了。十三年來勒索金額至少一百二十五萬六千五百零八元。勒索手段:罰款、保證金、飯費、車工費、偷、搶、騙、扣發工資等等。

▲撫順市區法輪功學員被勒索鉅款

杜景琴,法輪功學員,原在撫順縣縣誌辦公室工作,被綁架四次,開除工職已七年,被剋扣工資二十多萬。 二零零三年杜景琴在馬三家勞教一年,工資被剋扣一年,退休待遇都沒有。二零零九至二零一二年,四年間,杜的家屬被女子監獄勒索一萬七千元。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二日,杜從監獄回家後,每月只給三百五十元生活費,現在每月給三百九十元,其它工資全部被剋扣,醫療保險待遇也被解除。至今大約被勒索二十多萬。

劉鳳蘭家中被洗劫一空,敲詐勒索七萬餘元。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四日,撫順國保便衣特務,在惡警耿聃(丹)的策劃下,綁架了法輪功學員奚立國和老伴劉鳳蘭。綁架的當天,國保惡警就非法闖進他們的家中翻了個底朝天,這群惡警如入無人之境,把老倆口家中洗劫一空,僅有的二千二百元現金搶個一乾二淨,一分不剩,這伙強盜還把老倆口家中的師父法像、經文、《明慧週刊》、筆記本計算機、六部手機、四把鉗子、螺絲刀五六把等物品都搶走了,家中狼藉一片。然後還趁機敲詐勒索法輪功學員的親屬,劉鳳蘭二兒子準備結婚的七萬元錢被這群惡警給敲詐去了。惡警們拿著鉅款得意洋洋的揚長而去。

4、丹東地區法輪功學員被勒索現金近千萬元

▲丹東市三區一縣法輪功學員直接經濟損失達七百餘萬元。

據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八日《十五年丹東市法輪功學員遭迫害調查報告》報導,自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開始,十五年來丹東市振興區、振安區、元寶區和寬甸滿族自治累計經濟損失折合人民幣:二千五百五十三萬六千零一十二元。直接經濟迫害:一百七十五人次;經濟損失七百二十四萬八千五百五十二元;

▲丹東東港市公安、國保、政法委、以及各級政府不法人員,在對法輪功學員綁架、非法關押、判刑等迫害過程中,公開搶劫法輪功學員的私有財產、無理罰款、肆意勒索、搶劫法輪功學員的物品、財產等。經調查核實,有五十三名法輪功學員被搶劫私有財物,折合人民幣達八十四萬四百元;有二十九人被非法搶劫現金,合計總額達三十一萬六百四十七元;有六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無理罰款,合計金額達十九萬零六百元;有二十五名法輪功學員家人被要挾,合計金額達六十四萬七千四百元,合計一百九十八萬九千零四十七元。

5、盤錦地區法輪功學員遭受的部份經濟迫害

據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二日報導,據不完全統計,自九九年七月的八年來,盤錦遼河油田法輪功學員被罰款、扣工資、獎金,甚至退休金及造成經濟損失超過一千五百萬元以上。興隆台的局部地區就達近千萬或超過千萬元。特別油田地區涉及金額更多,近八百多萬元經濟損失。

6、葫蘆島地區善良人被勒索現金四百六十七萬元

十六年裏,葫蘆島地區法輪功學員由於被迫害所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難以準確計算,不完全統計,被勒索性罰款現金(包括逼交保釋金、逼交保證金)高達一百七十二萬四千九百一十一元。扣押不還及被搶劫的現金高達二百九十五萬二千零六十六元。間接經濟損失之大更是難以估量(即法輪功學員在被非法關押、勞教、判刑期間的誤工損失、出獄後失業或因迫害喪失勞動能力等損失無法計算)。所列出的數字只是案例總數的局部。

遭迫害被搶劫部份物品:衛星接收設備、刻錄機(刻錄塔)、複印機、影碟機,電視機、塑封機、切卡機、切紙刀、打孔機、訂書機、插卡收音機、MP5(MP4、MP3)播放器及移動硬盤、U盤、打印紙、空白光盤等電腦附件和耗材,還有各類法輪功真相資料,包括:神韻光盤、《九評》光盤、真相光盤、《九評》書籍、真相信、真相傳單、真相小冊子、真相印章、真相不乾膠、大法真相台曆、大法真相年曆、護身符、學員心得交流稿等等,數量之大難以計算,這些財物都是法輪功學員合法的私人財產,此外,還有麵包車、出租車、摩托車、電動三輪車、自行車(新)、金項鏈、煉功坐墊、存摺、銀行卡等等私人財物。

7、其他地區經濟迫害案例

▲鐵嶺市兩任公安局長勒索現金八十萬之多

據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一日報導, 鐵嶺市兩任公安局長(王立軍、谷鳳傑)及其馬仔(各區縣公安局長),共五人被判刑、一人被調查。據不完全統計,在他們任職期間,四百多人遭受迫害:其中一百五十人被非法拘留,一百多人被非法勞教,二十多人被非法判刑,三百多人被抄家、罰款,勒索的現金達八十萬之多。

▲大連市老人十七萬現金、三張銀行卡被搶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大清早,大連市法輪功學員馬瑞田老人在家門口被哈爾濱路派出所警察孔世學、邢天寶、 姜袆山、李小龍等二十餘人綁架,他們從老人身上搶到家裏鑰匙,自行打開其家門,並將馬的老伴肖桂蘭騙到派出所非法關押。惡警們搶走馬瑞田老人家中現金十七萬、三張銀行卡、法輪大法書籍多本、手機多部、電腦、打印機等私人物品。

▲營口市法官審案,漫天要價,知法犯法

據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三日報導,劉玉琢被勒索五萬三千元。劉玉琢,營口市大法弟子。二零零三年六月五日,營口市東風派出所兩名警察闖進劉玉琢家,強行把她綁架到東風派出所,後又轉到看守所。在被關押期間,東風派出所欺騙說給辦取保候審,向劉玉琢的丈夫索要二千元錢,營口煙一條(一百一十元)。站前公安分局局長李長玉也敲詐劉玉琢家人一千元。後來劉玉琢的丈夫發現受騙了,去找東風派出所。派出所負責人威脅劉的丈夫說:「你也是煉法輪功的,你家人煉功你能不知道嗎?我們有權給你下教養證。法院審理案子也有價錢,案件審理完了要合議,合議庭七人,每人五千元。」就這樣,劉玉琢的丈夫為了救出妻子,光在法庭就花了三萬五千元。後來法院判劉玉琢六個月刑期,但營口市政法委、還不同意放人,劉玉琢的丈夫又拿出一萬五千元才同意釋放。

據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報導,畢淑娥被勒索三萬元。畢淑娥,女,六十六歲,法輪功學員,營口鱍魚圈教師。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一日,海星派出所的陳興國將畢淑娥綁架到海星派出所非法審問,又劫持鱍魚圈看守所迫害。畢淑娥被非法關押三十八天,家屬被勒索一萬元才被放回。二零零三年中秋節,因畢淑娥寫的控告江澤民的信落到鱍魚圈公安局手裏,鱍魚圈國保大隊的二個警察闖進她家,將她綁架到鱍魚圈公安局,對她非法審問,讓她簽字,畢淑娥不簽,並用善心給他們講真相,規勸他們不要迫害學員,六一零的王洪奎強迫她簽字,並向家屬勒索二萬元,沒出任何手續,晚上才將人放回。

▲金鐲子、金戒指、金項鏈、玉戒指、電動自行車被強搶

下面是遼寧昌圖縣黃家村張佩環老人口述她自己的親身經歷。零八年五月十二日,我騎車去離家八里的同修李永新家。這天是我丈夫去世二十一天祭日,又因她家地裏的莊稼苗沒出齊,大家商量著準備幫她及時把地補種上。除我之外都是她家跟前的幾個老太太,又是她家的親戚,一共六個人。中午吃完飯正在說話,昌圖縣縣六一零、縣國保大隊、通江口派出所的,並且還有防暴警察,一行足足有二三十人,帶隊的是國保大隊長劉建新和通江口鄉派出所所長孫生,闖入李永新家,不由分說,進來就翻東西。這些惡警,根本不讓人說話,就連我的女兒(沒有修煉)跟他們說:我是來家給我爸今天燒三七祭日的,你們不能這樣對待我們。惡警根本不聽,並動手開始搶她手上的金鐲子、金戒指和脖子上的金項鏈,還細看看是不是真金的。我女兒包裏有一塊長命百歲玉戒指,價值四千多元,還有一個銀的長命鎖和一對銀鐲子,這些都是她四歲小孩的。包裏的七百元錢,兩部手機,全都被惡警們搶走了。李永新家東屋抽屜裏的二百元錢也被他們搶走了。再就是電視機、錄音機、VCD機、小孩玩的遊戲機、聽音樂的小喇叭,幾本大法書、大法資料也搶走了,李永新家裏值錢的東西和我騎去的電動自行車都被洗劫一空。

上面所選擇的案例片段可以看出,中共邪黨人員對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的搶劫物品包括了從房屋、生產、日常生活、學習、交通工具等方方面面,從巨額現金、金銀首飾到……,哪管你是活命的錢,物,還是甚麼學費、養老錢,哪管你是借來的錢還是甚麼婚禮禮金錢,他們統統據為己有。中共邪黨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不講法律,不講程序,更沒有良心道義。

僅以上列舉的遼寧部份地區部份直接經濟迫害案例的金額統計就五千萬元之多,實際金額遠不止於此。

(二)血汗榨取

中共對法輪功的經濟迫害手段和範圍僅於敲詐錢財,搶劫財物,還包括逼迫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做超負荷的奴工、苦工來斂財。十一年來,數萬名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在勞教所、監獄,被逼迫加班加點做奴工,給獄警創效益。下面是遼寧省部份監獄、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奴工迫害的簡要舉例。

1、瀋陽監獄城的奴工血淚

按照法律規定,監獄勞工執行八小時勞作制和節假日休息制度,日加班加點,應當安排補休或給予加班報酬。然而這一規定對於監獄來說就是一紙空文。遼寧女監規定奴工勞作時間是早上七點到晚上七點,星期日休息。服裝加工車間的現場灰飛塵飄,最嚴重的時候,裁剪工、機台工的臉都被飄飛的布屑染成了布的顏色。可是,就這樣的勞動現場幾乎沒發過任何勞動保護用品。

遼寧省女子監獄監獄長楊莉與瀋陽安娜服裝公司簽訂所謂的「服裝生產協議」(網絡圖片)
遼寧省女子監獄監獄長楊莉與瀋陽安娜服裝公司簽訂所謂的「服裝生產協議」(網絡圖片)

遼寧省女子監獄勞動車間
遼寧省女子監獄勞動車間

相關文章: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日】遼寧省女子監獄的奴工血淚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中國製造」背後的血淚故事(1)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中國製造」背後的血淚故事(2)

2、馬三家教養院超負荷的奴工苦役(見本篇之二中所記)

3、鏵子監獄強制勞役致死多人

二零零四年二月,鏵子監獄給二監區下達勞役指標,要求年底向監獄上交六萬元產值,於是鏵子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強制勞役迫害開始了。二月底,法輪功學員白鶴國、李文松、劉土維、曾憲志等首批被調到「縫紉組」,有的學員製作仿真花等工藝品,還有的學員被送到其它現場幹活的監區。瀋陽法輪功學員范學軍(男,三十二歲)在生產水泥的九監區進行勞役(註﹕鏵子監獄所屬一大中型水泥生產廠──鏵子新生水泥廠)。九月十二日十一時,范學軍被獄警指使刑事犯從水泥罐上撞下,身亡。

鏵子監獄內范學軍從上面摔下的那種存儲水泥的大罐
鏵子監獄內范學軍從上面摔下的那種存儲水泥的大罐

鏵子監獄新生水泥廠正門目測約有三十五、六米高
鏵子監獄新生水泥廠正門目測約有三十五、六米高

為鏵子新生水泥廠生產的袋裝水泥
為鏵子新生水泥廠生產的袋裝水泥

刑事犯在裝運水泥
刑事犯在裝運水泥

帶有遼K30553字樣牌照運送水泥的卡車
帶有遼K30553字樣牌照運送水泥的卡車

鏵子監獄暨鏵子新生水泥廠一瞥
鏵子監獄暨鏵子新生水泥廠一瞥

遼陽鏵子監獄惡警利用獄中燒殺搶掠、流氓成性的罪犯對法輪功修煉者進行殘酷迫害。慣用的手段包括:體罰、暴打等等,並且加大勞動強度,把本來就超越勞動強度極限的幾個人勞動量強加給一個大法學員承擔,使大法學員在高壓下承受著難以想像的皮肉之苦。

二零零四年,法輪功學員白鶴國、曾憲志被強行安排做服裝,這是鏵子監獄裏勞動量最強的活兒。每天工作時間長達十四、五個小時。白鶴國反抗迫害,結果遭到惡警李成新、慧懷浩(分隊長)毒打,白被打的鼻口出血,身上青紫。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日,在四大隊,法輪功學員連平被強迫推三、四百車的料,因身心承受到了極限,當場死亡。近六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在鏵子監獄,每天從事超負荷的奴役勞動(手工製作一種類似花草、小動物的工藝品),有的還要出外役。活忙時,凌晨五點開工一直幹到午夜十二點。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多數死於超強度勞役。

4、本溪勞教所的奴工產品

在本溪勞教所,除了利用精神洗腦、抻床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外,還強迫法輪功學員生產奴工產品,從而對法輪功學員實行進一步的迫害。惡警一方面利用生產奴工產品來消耗法輪功學員的體力和精力,另一方面用來賺取錢財,滿足自己謀財的私慾,同時也解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經費,以便維持迫害。以下是本溪勞教所生產的奴工產品:

*球團
*空心磚
*苯板
*二極管
*手絹花

被關押在「法制中心」地下室中的法輪功學員,則被強迫用皮板搓二極管,每人每週要搓三、四十箱,每箱十幾公斤。法輪功學員早上搓二極管,上午被強制上課洗腦,下午、晚上搓到九點多鐘才讓睡覺。每年被強迫給惡警創益三萬元。

被搓直的二極管
被搓直的二極管

手工絹花
手工絹花

5、大連教養院牟取暴利,榨取在押犯人及法輪功學員的勞動價值

大連教養院在法輪功學員以及普教身上榨取的勞動價值,以揀豆算每天每人揀五包二十五元(最低平均數),一個中隊五十六人,25元×56=1400元,女隊三個中隊1400元×3=4200元,一個月按三十天計算,淨產值十二萬六千元,一年一百五十一萬元(最低的平均值)。

以下是大連教養院強制法輪功學員勞動,榨取勞動價值罪證:

年份產品名稱工藝 程序 說明銷貨地區
2001繡品床罩 枕套 桌布 抽絲 鎖邊 繡花 (麻布)出口地區不詳
2001乾花香色香料熏蒸的乾花 裝色 裝飾外觀韓國
2001鉤手機套鉤織 棉線 絲線 淺粉 淺藍 淺灰 綠等韓國
2001織帽子各色 中粗毛線 加工貝雷冒韓國
2002揀豆子1.紅、白、黑、紫等各種花豆,此各種花豆至今在大連市場沒見過,都是外銷;

2. 黃豆分大中小,即漿豆、油豆、菜豆;

3. 綠豆分大小兩種

出口韓日美,在外包裝上有產地中國的字樣,還有日文韓文英文和其它文種等。
2002海帶結把裁成12公分的海帶打成結(批量很大)台灣
2002乾群帶菜撕成條狀分成幾個等級韓國日本台灣
2002串塑料花(公司以前在中良大廈,現搬到甘井子)各種各樣的花形,花扣,還有仿水果形的幾十個品種,用細銀銅絲串起裝袋裝盒貼標籤,價簽是歐元標識,據 說是歐盟地區用於墓地祭祀用的(此產品用的膠水有毒,許多人因此嘔吐不能吃飯)歐盟國
2002棉籤包裝大小袋 回廠二次包裝 ,根本不消毒不詳
2002筷子是大連市乾井子區辛寨子的一個日本人開的筷子廠,名稱不詳。長年定點幹此活,高中低檔都有。唯一的衛生 標準是防止毛髮混入袋中。普教中有性病的人也幹此活,用筷子撓癢見怪不怪。日本
2002雪糕棍普教用機械壓 ,然後包裝非洲
2002咖啡棍普教用機械壓, 然後包裝
2002釘扣子哺乳服 、睡衣, 釘扣子日本


6、朝陽西大營子勞教所的奴工買賣

更令人震驚的是,勞教所居然把法輪功學員作為奴工進行買賣。如二零零九年五月,朝陽西大營子勞教所從北京新安勞教所開始「購買」勞教人員和法輪功學員充當奴工。二零一零年六月又購買了第四批勞教人員和法輪功學員。每批購買四十人,每人八百元錢。比如,二零一零年從北京被「販賣」到遼寧朝陽的法輪功學員有:劉文(河北涿州人);邢亦新(河北承德人);李謙(山東德州人);劉興東(黑龍江人);王方甫 ( 河北張家口人);胡慶(貴州人);張曉東(新彊烏魯木齊人);於洪濤(黑龍江伊春人),任宏偉(遼寧撫順人,王彥明(山東人),曾泰(四川人),還有不知姓名的。另外,被非法關押在北京新安勞教所的河北籍法輪功學員李子明,於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五日被轉往朝陽市勞教所繼續迫害。

(三)揮霍國庫

據相關報導,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發起迫害法輪功運動以來,迫害支出每年消耗四分之一的國家財政,近年來僅中共政法委系統耗費的所謂「維穩」經費超過了軍費開支。二零一二年為使各地迫害法輪功的洗腦班死灰復燃,中共當局專門撥款二十多億給各地迫害法輪功的「六一零」非法組織,用於迫害法輪功。二零零四年前遼寧省一個司法廳高級官員曾在馬三家教養院解教大會上公開表示:「對付法輪功的財政投入已超過了一場戰爭的經費。」然而,迫害持續十六年,這是多麼巨大的財政投入,僅耗資六十億人民幣的「金盾工程」,被用來封鎖法輪功真相,為了攔截和過濾關於法輪功的真實信息,江澤民集團投入巨資建立和維護全方位的監視系統。「金盾工程」被廣泛應用於監控、迫害法輪功學員。其中包括建設一支強大的「網絡警察」。目前,監控網上信息的網絡警察已達幾十萬人,其工資和費用也是一筆巨大開支。用百姓的納稅錢去對付一幫道德高尚的好人,只有邪惡的中共才能幹得出來。

據不完全的部份統計,遼寧省為迫害法輪功新建、擴建監獄、勞教所、洗腦基地的投資近二十億元!在遼寧迫害的巨大經濟投入更凸顯江氏邪黨的邪惡本性。

1、「瀋陽監獄城」耗資十億元人民幣

「瀋陽監獄城」是時任遼寧省省長的薄熙來親自主持興建的,於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六日(正式動工)──二零零三年夏天(完工),耗資十億元人民幣。這個被中共吹捧為「中國監獄建設史上的一個里程碑」、是薄熙來的「重要政績」──中國首座監獄城。是中共罪惡政策下扼殺與殘害信仰「真、善、忍」法輪功學員精神與肉體的「罪惡之地」,是名副其實的「人間地獄」。遼寧省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大多被關押在這裏,遭受非人的迫害。

瀋陽監獄城整體效果圖(網絡圖片)
瀋陽監獄城整體效果圖(網絡圖片)

2、中共用金錢和名利支撐起「罪惡累累的馬三家」

▲「六一零辦公室」負責人王茂林、董聚法於二零零零年七月初視察馬三家教養院,對其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惡進行吹捧,並向江澤民作了詳細彙報。江澤民撥出專款六百萬人民幣給馬三家,命中央「六一」頭子劉京速建「馬三家思想教育轉化基地」。後來該工程造價一千萬,不足款項由遼寧省自籌。

▲司法部曾撥專款一百萬元給馬三家教養院擴充環境,中共恐怖組織「六一零」的頭目羅幹、劉京等都曾親自前往坐鎮指導;用金錢和官職刺激基層警察迫害信仰者的「積極性」,女惡警蘇境曾因迫害積極被中共評為「二等功」、獲獎勵五萬元,並賞她「全國英模二等獎」。

▲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輪功開始,遼寧省內非法押送到馬三家教養院的法輪功學員,由當地政府按每人一萬元撥款給馬三家,從一九九九年十月至二零零四年四月,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達四千餘人,十年前各地政府撥款給馬三家用於迫害的費用就已高達四千萬元。邱萍,馬三家女子勞教所中隊長,被中共喉舌央視稱為「東方之子」,如此誇耀她的成績:「在近三年的工作中,經邱萍親手轉化送出馬三家的學員就有近百人。」勞教所每轉化一名法輪功學員,上級撥款一萬元,也就是說,邱萍已經為該所創收近百萬元了。其每一筆創收都是以對法輪功學員殘暴的肉體折磨和精神虐殺換取的。

▲遼寧省長薄熙來下令遼寧所有勞教所、監獄「集中全部力量轉化法輪功」。二零零三年經薄熙來批准,僅在瀋陽馬三家一地就耗資五億多。二零零三年,薄熙來又投資新建、擴建了張士教養院、龍山教養院等,很多新建的勞教所專門關押法輪功學員 。

3、大連最先擴建、新建大型監獄和勞教所

曾任大連市長的薄熙來在江澤民的暗示下,很快成為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正是在權力慾的驅使下,薄熙來使大連很快成為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與此同時,在江澤民的撥款批示下,從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期間,薄熙來最先在大連擴建、新建大型監獄和勞教所,如大連監獄、南關嶺監獄、瓦房店監獄,還有周水子教養院、姚家看守所等。

▲單建大連教養院就投資了二個億左右;

▲後來又投資二億二千七百萬元建了一座全國一流的現代化勞教所,專門用作法輪功轉化基地,對外稱「大連市矯治所」 ;

▲僅大連南關嶺監獄,佔地面積超過五十七萬平方米,設置了擁有三百五十多個攝象頭、八台矩陣、七個二級衛星站點的完整監控系統,屬現代化高度戒備監獄。南關嶺監獄擁有水泥、鑄石、水源熱泵、服裝加工、玩具等產業。此處也顯見在大連迫害投資之巨。

南關嶺監獄大門
南關嶺監獄大門

4、劃撥上千萬的專款建立所謂的遼寧省 「轉化」基地

本溪勞教所,又稱本溪威寧營勞教所,地處本溪市明山區高台子鎮,是中共邪黨在遼寧省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場所。在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大法不久,中共便開始大量的往本溪勞教所投錢,劃撥上千萬的專款用以迫害法輪功。本溪勞教所加強警力,建造樓群,更換設備,改換外觀面貌,假裝提高被關押人員的生活條件,建立所謂的遼寧省法輪功「轉化」基地。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六年間,該勞教所建成一棟專門用以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大樓。圖片一上的五層大樓就是建成的用來迫害法輪功的基地,準備用來關押迫害大批的法輪功學員,但後來並未如中共所願,大樓被閒置,所以改成現在的機關辦公樓,只有地下一層為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地方。

本溪勞教所的機關樓
本溪勞教所的機關樓

前面的是本溪勞教所的機關樓,後面的是勞教人員的宿舍樓
前面的是本溪勞教所的機關樓,後面的是勞教人員的宿舍樓

本溪勞教所在中共邪黨和本溪鋼鐵集團的物資和金錢資助下,自一九九九年以來分批分期舉辦了二十四期洗腦班,共綁架了兩千多法輪功學員。當地惡警把法輪功學員強行綁架到本溪勞教所進行洗腦,本溪勞教所惡警再從社會上雇佣一些猶大和惡警們一起迫害法輪功學員。因為迫害法輪功學員做的積極,其它城市勞教所也送來法輪功學員來這裏「轉化」,同時交給本溪勞教所一筆所謂的「轉化」費,每人每年一萬元左右。本溪勞教所每「轉化」一名法輪功學員,上報遼寧省六一零,省六一零,撥款幾萬元。於是在重金的誘惑和驅使下,本溪勞教所惡警的良心天平完全失衡,肆無忌憚地迫害法輪功學員,不計代價,不計後果地草菅人命。

5、專項撥款擴建遼陽鏵子監獄

遼陽鏵子監獄,後改稱遼陽第一監獄,被專項撥款擴建監樓,用以非法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開始先後非法關押約有近六十名法輪功學員。

6、中共撥款獎勵迫害法輪功積極的瀋陽龍山教養院

據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八日報導,……在五一期間,院裏開慶功會,因轉化法輪功學員有「功」,上邊給獎賞四十萬元,市司法局副局長張憲生也到場,從院領導到各個分隊長,每人都有紅包,為此他們轉化法輪功更加賣力。在二零零二年六月份,老樓搬遷到新樓(是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撥款四百萬)共有四層。一樓:作為轉化學員的場地(新來的都必須在這裏強制轉化,才能入隊)。二零零一年年底,遼寧龍山教養院由於積極參與迫害,獲四十萬元獎金,張士教養院獲五十萬。獄警公開說:「不給錢,誰幹這種缺德事。」

7、朝陽建 「法輪功」勞教人員轉化綜合樓

遼寧省朝陽市勞教所(又稱西大營子勞教所)無數朝陽本地及從外省市調入的法輪功學員在這裏遭受古今中外最惡毒、最卑劣、最泯滅人性的折磨摧殘。

google map搜到的勞教所全景,紅線標出的及此「綜合樓」的位置。
google map搜到的勞教所全景,紅線標出的及此「綜合樓」的位置。

朝陽市勞教所內有座所謂「法輪功」勞教人員教育轉化綜合樓,是當地為迫害法輪功學員,於二零零二年撥專款三百七十萬元新建的樓房。

右側的建築及此樓的後面,左側的建築(在院外)是辦公樓
右側的建築及此樓的後面,左側的建築(在院外)是辦公樓

從左側拍到的樓名
從左側拍到的樓名

從上圖可以清楚的看到如下內容:

工程名稱:「法輪功」勞教人員教育轉化綜合樓 建設單位: 朝陽市勞動教養院

設計單位:朝陽市建築設計院 施工單位:朝陽建設集團有限公司

施工負責人:劉國輝 開工日期: 二零零一年十月 竣工日期: 二零零二年八月

樓內除一樓外,其它各層均設有監室,靠右側。監室內有二十四小時的監控,宿舍,教室,閱覽室,廁所等都在其中。裏面還有個所謂的「心理諮詢室」,從來沒有打開過,裏面擺放著一張可以捆綁手腳的抻床。人多時每層會有一百多名被勞教人員,活動區域非常狹小。

宿舍
宿舍

8、省委撥款建撫順羅台山莊洗腦班

撫順羅台山莊洗腦班是二零零二年由遼寧省邪黨政法委和撫順市政法委聯合設立,位於大夥房水庫風景區,由省委直接撥款一百四十萬改建的,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集中營」,對外掛牌是「遼寧省關愛中心」、「撫順市法制教育學校」。 它是由遼寧省政法委「六一零」操縱,由撫順市六一零經辦的專門強行「轉化」、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監獄。

9、擴建錦州監獄、新建遼西新入監監獄耗資千萬元

據參與工程建設的知情人透露,錦州地區二零零八年,耗資千萬元進行監獄擴建與新建:擴建錦州監獄擴建生產運動服車間廠房等造價約五百萬元,新建遼西新入監監獄約五百萬元。

10、盤錦監獄的巨資投入與迫害。

盤錦監獄設在盤錦市興隆台區新生街,對外掛牌為遼寧盤錦鼎翔農工建(集團)有限公司,佔地七十二平方公里,下設鼎翔米業有限公司、生態工程公司、生態旅遊公司、橡塑機械廠等多家子公司,產品對外品牌為「粳冠」牌,並遠銷日本、東南亞等國家。這裏的人員具有雙重身份,監獄長不僅為遼寧省盤錦監獄的監獄長,還是遼寧盤錦鼎翔農工建(集團)有限公司的董事長,政委不僅為遼寧省盤錦監獄的政委,還是遼寧盤錦鼎翔農工建(集團)有限公司的總經理。僅從盤錦監獄的規模已足見投資之巨。該監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極其殘酷與邪惡。

(四)損失巨大

1、強加給法輪功學員難以承受的巨大經濟損失

▲二零一五年丹東市法輪功學員遭迫害調查報告摘要

據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八日報導,……丹東市內三個區振興區、振安區、元寶區和寬甸滿族自治縣(不包括東港市、鳳城市,這兩個市將單獨統計)被迫害的情況如下:

被迫害約九百六十三人次;累計刑期一千零二十三點三八年;累計經濟損失折合人民幣二千五百五十三萬六千零一十二元,

迫害致死五十四人;

非法判刑一百一十九人次,累計刑期五百五十六年;

非法勞教二百零八人次,累計刑期四百三十七年;

非法拘留二百七十四人次,累計刑期八千八百二十九天;

關洗腦班四十七人次,累計刑期一千零八一天;

開除公職十五人,累計經濟損六百一十八萬二千元

被迫離婚二十二人;致精神失常一人;迫害致殘二人;失蹤不明三人;其他六十六人次。

直接經濟迫害

直接經濟迫害的方式有如下八種:抄家、勒索、扣款、降工資、罰款、沒收、開除、騙保。八種方式從經濟上迫害法輪功學員統計見下表:

經濟迫害類型人數金額
抄家116人38 萬元
勒索26人7 萬元
罰款5人0.28萬元
開除12人618 萬元
扣款4人5 萬元
騙保4人22 萬元
降低工資3人34 萬元
沒收2人1.6 萬元

因迫害造成的經濟損失

即法輪功學員在被非法關押期間的誤工損失。此計算採取估算方法,以人均月工資一千五百元為基礎(這個較保守)計算。而對出獄後失業或因迫害喪失勞動能力等損失因無法計算,暫且忽略不計。

下表是因丹東市迫害造成的經濟損失的綜合統計表,表中顯示不同方式的迫害人數和相對應的刑期總和,乘以月工資乘以年月數的工資損失錢額。

因迫害造成的經濟損失 
方式人次刑期人均刑期平均工資(元)總額(元)
判刑119 546.25 4.751500180009832500
勞教208 437.52 2.11500180007875360
拘留274868924.1431.9 150018000434520
短期關押15111013.067.39 15001800055080
洗腦班471801538.33 15001800090000
合計799 1012.9 18287460

經濟迫害統計:

直接經濟迫害:一百七十五人次;經濟損失七百二十四萬八千五百五十二元;

因迫害造成的經濟損失:七百九十九人次;經濟損失一千八百二十八萬七千四百六十元;

累計經濟損失折合人民幣:二千五百五十三萬六千零一十二元。

▲遼寧法輪功學員遭迫害經濟損失的概略統計

(遼寧法輪功學員被迫害人數統計及在經濟迫害中的保守計算)

迫害致死七百八十一人

非法判刑一千七百四十五人次(按一千六百人計),

非法勞教九千餘人(按八千五百人計) ,

非法洗腦一萬一千六百人(按一萬人計)

非法抓捕、拘留約三萬人(按二萬人計)

第一種計算方法:

按丹東市區(未含鳳城與東港)被迫害九百六十三人次,造成經濟損失二千五百萬元作為參照基數,對遼寧被迫害人按二萬人計算,做一概略推算統計,得出經濟損失總額為五億元,計算公式:
20000×2500÷1000=50000000÷1000=50000(萬元)=5(億元)

註﹕936人次在計算中被上略為1000人次

第二種計算方法:

非法判刑造成的經濟損失:1600×5年×1500×12=1.44億元

非法勞教造成的經濟損失:8500×2年×1500×12=3.06億元

非法洗腦班造成的經濟損失:10000×1月×1500=1500萬元

非法抓捕、拘留造成的經濟損失:2 0000×1月×1500=3000萬元

計算公式:1.44+3.06+0.15+0.3=4.95.(億元)約五億元

註﹕非法判刑的刑期按平均五年計,非法勞教的年限按平均二年計,非法洗腦與非法拘留的時間均按一個月計。

以上這兩種計算都是很保守的,這還不包括被迫害致死七百八十一人的經濟賠償。但計算結果也足以說明對江氏邪黨對遼寧法輪功學員經濟迫害之嚴重。

2、迫害法輪功給國家、人民帶來不可彌補的經濟損失

中共傾盡國家大量財力迫害法輪功,給經濟不景氣的中國社會和收入偏低的中國民眾帶來巨大的災難。為迫害法輪功而動用的財力,如:

◇ 專門迫害法輪功的警察、「六一零辦公室」、各級部門人員達數百萬,每年開銷達上千億人民幣;

◇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七日撥款四十億人民幣,用於安裝監控法輪功學員的監視器等;

◇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投入四十二億元人民幣建洗腦中心或基地;

◇ 二零零一年公安內部透露,維持天安門搜捕法輪功學員的開銷為一天一百七十萬至二百五十萬,合一年六億二千萬至九億一千萬元;

◇ 據北京財政局內部材料,二零零一年前十個月,北京市財政局撥款三千二百萬元用於「處理法輪功的工作」;

◇ 用金錢刺激和鼓勵迫害,如馬三家勞教所所長蘇某曾得五萬元,副所長邵某三萬;「舉報」一名法輪功學員獎勵數千乃至上萬元;

◇ 監控網上信息的網絡警察達幾十萬;

◇ 派遣大量特務到海外活動,僅美國南加州特務人員就達上千名;

◇ 以巨大利益換取一些國家在聯合國人權會議等場合對中國人權記錄進行譴責的動議投反對票;以直接控制、使用金錢影響與中國有商業往來的獨立媒體、購買播出時間和廣告時段、利用政府人員任職於獨立媒體等手段影響和控制西方發達國家中文媒體。……

遼寧在政法方面的支出增長非常明顯,四年來增長了四點六七倍。

江澤民利用國家與執政者的名義,誘惑和脅迫公檢法司的大量從業人員,知法犯法,執法犯法,迫害民眾,貪腐斂財,違背職業道德,最終走向犯罪的深淵。江澤民集團也毀掉了中國整個司法界的聲譽和前途,毀掉了13億民眾對自己政府的信賴,沒有法治的集權迫害最終將導致失盡民心,國家崩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