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遭五年冤獄 昆明市肖玉霞又被綁架構陷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雲南報導)昆明市官渡區法輪功學員肖玉霞自2019年9月6日被綁架後一直被非法關押在昆明市看守所,後被非法批捕,據悉,目前已被構陷至五華區法院。肖玉霞丈夫湯文祥同一天被綁架,因身體緣故被取保候審回家。

現年58歲的肖玉霞女士,昆明市官渡區五里鄉新草房村村民,曾經被非法判刑五年,2017年2月才出獄,再次被綁架、非法關押至今已經半年多。自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爆發後,看守所從1月底停止了一切家屬送錢、送物及視頻會見,稱要等所謂疫情結束後才能恢復正常,因此家屬無法了解肖玉霞女士的近況。

夫妻倆被綁架

2019年9月6日,昆明市官渡區五里鄉新草房村湯文祥、肖玉霞夫婦遭到官渡區國保大隊、菊花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抄家。20多天後,湯文祥因身體緣故被取保候審回家,而妻子肖玉霞仍被非法關押在昆明市看守所。據了解,目前已經被構陷至五華區法院。

9月6日上午10點左右,官渡區國保大隊、菊花派出所共七、八人闖入湯文祥、肖玉霞夫婦在拓東大城小區的家中,當時只有肖玉霞一人在家,這些人非法抄家後將肖玉霞綁架。

當日下午一點多鐘,這伙人又到安寧市太平鎮昆華苑小區,將正下樓的湯文祥劫持回昆華苑小區的家中,現場填寫了一張所謂「搜查證」,就開始非法抄家,抄走了大法書籍等許多私人物品。過程中,日新派出所、菊花派出所又來了近二十個警察,一直抄家到晚上8點多。湯文祥拒絕簽字,警察以此為由不給他搜查證和搜查物品清單。當晚抄家後,湯文祥被帶到菊花派出所,非法審訊至夜裏12點多。

第二天9月7日下午一點多鐘,警察預謀對湯文祥非法關押,首先將他帶到昆明市明珠醫院體檢,體檢結果是:冠心病、肺動脈狹窄、糖尿病、腎囊腫,不適宜關押。警察不甘心,又將湯文祥帶到官渡區醫院複查了兩遍,依然是上述結論;警察執意又將湯文祥帶到昆明市第三人民醫院做核磁共振,醫院表示做核磁共振需提前排隊一個月,還需住院治療。官渡國保及派出所層層上報,並強行對醫院和看守所施壓,最終,經歷三家醫院體檢均為不適宜關押的湯文祥還是於當晚七點多被送到了官渡區看守所。

到看守所沒一會兒,湯文祥就被送到官渡區醫院住院,每天早上都要輸液,四、五種不知名的藥水。在醫院的十天中,除了洗漱和如廁可以下床外,其餘時間均被腳鐐、手銬銬在床上,看守所派了一個警察及三個輔警24小時守著他。

在醫院住院期間,菊花派出所警察在9月10日到醫院讓湯文祥看搜查物品清單並問他是否簽字,湯文祥一口回絕。之後官渡國保人員又去了一次醫院,追問家中所抄物品的來源。

9月17日,湯文祥從醫院被帶回看守所。9月28日,一個警察到看守所拿了搜查清單和一份甚麼證讓他簽字,湯文祥仍然拒絕。9月29日,五華區檢察院兩個女的到看守所,詢問家中所抄物品的來源以及湯文祥的身體情況。

9月30日晚上十點,菊花派出所警察將湯文祥從看守所接出,帶到派出所,做筆錄到晚上十二點,最後以「取保候審」形式讓他回家。但是派出所要求湯文祥第二天10月1日早上九點到派出所報到,還通知了他的女兒。

10月1日,湯文祥在菊花派出所從早上九點一直待到下午五點,警察對他做了兩次筆錄,問他從小到大的生平經歷以及是否煉功等。10月中旬,官渡國保人員又將湯文祥叫到菊花派出所兩次,追問家中的東西是誰買的等等。

肖玉霞女士曾遭到非法勞教和判刑迫害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二十年中,肖玉霞女士曾經遭到非法拘留、勞教和判刑,2017年2月6日,才結束五年冤獄,以下是她前期被迫害的經歷:

2000年4月4日早上九點,肖玉霞和其他60位法輪功學員一起到雲南省委辦公廳上訪,肖玉霞被送到了官渡區行政拘留所行政拘留了15天。2000年7月23日,肖玉霞和其他幾個法輪功學員在北京天安門,被天安門的警察綁架,後被昆明的警察帶回昆明關押在昆明市第一看守所45天,之後送到雲南省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當年肖玉霞和丈夫在村子裏的年底分紅共一萬三千元全被扣除,作為昆明警察來回的路費。肖玉霞在勞教所呆了8個月左右,於2001年4月25日回家。

2012年2月7日,肖玉霞和吳奇慧、蔣雪梅等其他一些法輪功學員在雲南省陸良縣的同樂廣場被陸良縣國保大隊綁架,肖玉霞和吳奇慧、蔣雪梅三人被送到陸良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之後雲南省曲靖市中級法院對她們三人都非法判刑五年。

在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因拒絕轉化,肖玉霞在女二監遭到了坐小凳等身體上的折磨以及強制洗腦等精神摧殘,直到2017年2月6日,肖玉霞女士結束五年冤獄回家。然而在去年9月6日,她再次遭到綁架。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