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昆明市侯萬麗被騷擾、抄家經過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雲南報導)2019年9月7日早上10點,昆明市五華區國保大隊李姓警察穿便衣和一個穿便衣的可能是610的,五華區月牙塘派出所社區警察邱學新三人來到法輪功學員侯萬麗的兒子家中,一進門就問候萬麗的兒子:「你在哪裏上班?」

侯萬麗問他;「你要問我兒子在哪上班幹甚麼?你是不是又想把他的工作整掉?就是因為你們到兒子單位去亂翻亂抄,在你們的威逼下學校才把我兒子的工作辭掉的,我丈夫是被你們恐嚇逼迫死的。今天你還要這樣做嗎?請問你叫甚麼名字。」他只說他姓李。

李姓警察看到家中茶几坡版下面有一張《法輪功在中國完全合法》和一張《明慧網收集迫害者信息用表》,就叫社區警察邱學新打電話叫警察穿上執法衣到侯萬麗兒子家中搜查。隨即從衣袋裏拿出一張蓋有五華區公安分局公章的《搜查證》填寫。侯萬麗質問他:「你們的搜查證是到家裏才現填嗎?」李警察說,「是的。」 侯萬麗質問他:「難道不要檢察院批准簽章嗎?」李警察回答說:「不需要,有公安局的就行。」

侯萬麗說,「你們這是在執法犯法。如果你們非要抄家,請把你們的警號名字寫給我。」侯萬麗抽出玻璃板下面那張收集迫害者信息用表,要求李姓警察填寫,說道:「請你把你的警號、你的姓名寫給我,你來抄我的家我有權知道你們是誰。要是我出了甚麼事,我的家人,親人也能夠找到你。」李姓警察回答說:「找我幹甚麼?找公安局。」侯萬麗說:「今天是你來我家抄家,又不是公安局跑到我家來的。」

侯萬麗看他不寫,就用手機給他照像說,「你照我、那我也照你。這麼多年,我只想做一個好人,有一個好的身體,和睦的家庭。你們想抄就抄想翻就翻,在東川被抄幾次,丈夫被你們嚇死,我只有來跟兒子生活,你們又到這來抄,你們要抄甚麼?」李姓警察說,「不是抄是搜查,查法輪功資料。」侯萬麗對他們說:「法輪功的書和資料都是合法的,是我的私有財產,沒有一個字是教人幹壞事的。」

侯萬麗的兒子也在訴說他們是在違法,一而再再而三地對他的家庭進行非法侵擾。李姓警察說:「我第一次來,哪裏一而再再而三了?」 侯萬麗的兒子說:「那也是你們國保大隊的人幹的。」李姓警察緘默不言。

侯萬麗自從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之後,身體好了,心情好了,家庭也好了,有了一個和諧美滿的家庭。可是卻多次遭到國保大隊、610人員騷擾、非法抄家。2015年7月份全家參與訴江,2015年10月29日昆明西山區國保大隊610找到侯萬麗的兒子的單位昆明亨德森高新一中,非法對他錄音錄像、訊問、搜查,並帶到西山區梁源派出所進行訊問。幾天後,侯萬麗兒子的單位,給了侯萬麗兒子賠償費辭退了他,拿錢給他時說,「侯老師我們也是沒辦法,請理解」。

侯萬麗的丈夫是一個很善良、很健康,從不生病的人,因為兒子被迫害的事情深受打擊,精神受到嚴重的傷害,加上東川區新村派出所,片警段順良和一協警,又多次上門騷擾恐嚇,在驚恐中患上了抑鬱症,於2018年6月1日去世。

在失去親人的極度痛苦中,2018年7月初東川區新村派出所,片警段順良又多次打電話給侯萬麗的兒子,要求見面照相簽字。侯萬麗的兒子問:「要我簽字照相幹甚麼?」段順良說,「你支持你媽煉法輪功。」侯萬麗的兒子說:「我媽的心臟病是隨時都會倒下去的人,我隨時都處在有媽叫沒媽叫的驚恐中,從她煉了法輪功這麼多年都沒有發過病,只有我爹不在後悲傷過度發過一次。她要做一個好人,她能有一個好的身體,我能不讓她有嗎?甚麼簽字照相這是不可能的。」

2018年9月11日段順良和一姓羅的網警和社區人員,還有昆明西山區的一個警察找到侯萬麗兒子在昆明的租住房,強行對他拍照。

侯萬麗和兒子不堪侵擾,只得搬家。可是入住沒有幾天。2019年3月23日,五華區月牙塘派出所,社區片警鄒榮群和協警丁楓紅就找到侯萬麗的兒子家,對侯萬麗恐嚇一番。侯萬麗給他們講大法真相,自己為甚麼要煉法輪功,氣氛很好,坐一小時後有人打電話叫他們,他們就走了。

2019年7月中旬,侯萬麗和兒子出去旅遊不在家,月牙塘派出所警察多次上門敲門。侯萬麗回家後,鄰居問她:「出甚麼事了警察來敲你家的門幾次了。」侯說,「肯定是因為我煉法輪功,他們不怕殺人犯,就怕做好人的法輪功。」

五華區國保大隊又再一次對侯萬麗的兒子家進行騷擾抄家。侯萬麗給他們講真相他們不聽,李姓警察還說,「你不要給我講了,比你修的好的我見的太多了。」 侯萬麗問他:「你讓多少個家庭妻離子散了?」李姓警察不回答只顧照相、錄音,社區警察邱學新則搬一個凳子坐到客廳通向正門的位置,堵住出路。侯萬麗兒子想去衛生間均被擋了回來。國保大隊一馬姓警察和兩個協警來了。

李姓警察因怕侯萬麗把自己的照片上傳到明慧網,讓侯萬麗把手機拿給他,侯萬麗不給,他就從侯的手上搶去。李姓警察對馬警察說;「她錄我的像要發到明慧網上曝光,我要把它刪了。」 侯萬麗說,「你這種人明慧上不知曝了多少次了,我是要照給我的兄弟妹子和親人,如果我被你們非法活摘、被你們非法關押、被你們迫害,他們會來找你。」

馬姓警察到處照相,照到師父法像那說;「把這些收走。」侯萬麗聽說要拿師父法像,情急之下,一邊說一邊從身邊的抽屜裏拿出一把剪刀說:「我的命都是大法師父給的,誰要動我師父法像,就從我身上踩過去。」一個協警看到後,衝上去把侯萬麗的手用力扭到身後搶走了剪刀,並扭著侯萬麗的手把她按坐在沙發上。侯萬麗不停地叫喊:「警察扭我的手,警察扭我的手」。

侯萬麗兒子看到這種情況,把李姓警察叫到一旁,對他說:「你應該去過不少大法弟子的家,誰家沒有法像?如果真出事你要負責的,我爹就被你們逼迫死的,最好是不要出任何事。」李姓警察回頭對侯萬麗說:「不要激動,你的法像我不動了可以了吧?你有多少書我看看?」侯萬麗兒子說:「只有一本她天天都要看的。」李姓警察說:「你找出來我看看。」侯萬麗兒子就把《轉法輪》遞給李姓警察看。侯萬麗制止說:「不准拿我的書。」李姓警察說:「我看看。」翻了翻便遞給了侯萬麗兒子,對侯萬麗說:「我那裏有一大堆,我給你兩本。」侯萬麗說:「謝謝你,你能給我你就做好事積德了。」

李姓警察把侯萬麗兒子叫到臥室裏,對他說:「你們家的情況,我來之前就了解了。之前西山區國保大隊去高新一中找你,後來西山區教育局知道這件事,才把你辭退的。我今天來,是東川區國保讓我們來看一眼,現在是敏感日,國慶七十週年快到了,讓你媽不要出去。前幾天紅雲社區有人在門上貼法輪功宣傳資料,被群眾舉報,我們過來看看也是例行公事。你配合我們一下,有沒有甚麼法輪功宣傳品,有就主動交出來,要是讓我們找出來就不太好了。」侯萬麗兒子回答:「沒有。」從臥室出來之後,李姓警察逼迫侯萬麗兒子帶領馬姓警察和兩協警翻看主臥,次臥等房間。

在次臥內,馬姓警察對侯萬麗兒子說:「你是教師,法輪功在中國是被禁止的吧?你覺得法輪功好不好?」侯萬麗兒子回答:「好壞我沒有資格評論,我只是作為一個人子,尊重父母的選擇,她要有一個好的身體,我支持她。你也是為人之子,不可能不順從父母吧?」馬姓警察緘默不言。之後,馬姓警察發現一幅法輪大法畫像,想要收走。侯萬麗兒子對馬姓警察說:「這只是放大了的法像,說過不拿怎麼又要拿了?」於是,侯萬麗兒子出來叫李姓警察,並對他說:「剛才你說不拿走法像,這一張只是外面那張放大了的。」李姓警察不語,然而威脅侯萬麗兒子說:「現在是敏感時期,出去外面發傳單,弘法都會被抓。讓你媽不要和那些老頭老太太在一起,不然你也會受到牽連。我們也是為了這兩塊錢,例行公事。這兩張我們要帶走。」一張是《法輪功在中國完全合法》,一張是《明慧網收集迫害者信息用表》。侯萬麗說:「拿去好好看看吧,不要再助紂為虐了,善惡有報是天理,你還要給我二本書呢。」

因為搜查無果,11點30分,李姓警察一行六人才離開侯萬麗兒子家。


昆明市五華國保大隊:李姓警察 17787171503
五華國保大隊:馬姓警察13678768001 19987167745 警號012992
月牙溏浱出所片警:邱學新;17787171475
月牙溏浱出所協警丁楓紅:13987103991
月牙溏浱出所片警:鄒榮群; 警號012859 電話18687137255
東川區新村浱出所片警:段順良電話18808806181
東川區國保大隊長李紅義電話:13888195777
東川區國保大隊教導員馬建琨 13888482717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