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強主意識的一點感悟

發表時間: 03/24 01:50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四日】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我一直處在一個層次中不能突破,在加強主意識時,我從中突破了許多。我把我近期的修煉過程寫出來與大家交流。

一、用法理指導修煉

我最近兩年來一直在背法,也從中看到了許多法理,確實嘗到了背法的甜頭,也為我修煉打下了基礎。每當遇到問題或過關時,我就在腦海中搜索對應的法,用法來指導修煉。比如生活中方方面面都需要忍,作為一個修煉者,在我這個層次中,忍的最高境界是甚麼呢?我就在法中去尋找答案。「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1]師尊是要我們達到甚麼樣的心態,才能做到不覺的氣恨、不覺的委屈呢?我就在法中找答案:「作為一個修煉人,今後的人生道路會改變的,我的法身要從新給你安排的。」[2]

我悟到我們修煉人所遇到的一切都是師尊巧妙的安排,都是為了成就弟子的。每當遇到矛盾時就要迅速調整心態、轉變觀念去坦然的面對。比如:我家的壓汁機,因為女兒不懂使用程序搞壞了。如果這事放在以前,我會自然的帶氣埋怨一下,你應該這樣用不應該那樣用,把長期以來形成的愛埋怨這個思維程序走一遍。現在不能這樣了,我腦海中馬上去找法在這方面對我的要求,這不是師父給我安排的一個提高的機會嗎?我一定要做好,想埋怨這個思維我不走。我默默的把埋怨的思維壓住了,很平靜的對女兒說:「你可能用錯了吧?」女兒也很平靜的抱歉的說她不懂。一場家庭糾紛很平靜的過去了。

在修心性上,我基本上能用法的要求去做了,雖然有時做的不好,但過後察覺到都會去調整自己的心態。但我總覺的離一個覺者的距離好遙遠、好遙不可及。

二、加強主意識 讓主意識控制大腦

在學法時、煉功中我思想老走神。雖然法理很清晰,但總抑制不住自己的胡思亂想。我意識到我必須加強主意識了。一個覺者的主意識應該是怎樣的狀態呢?

師尊在《轉法輪》中講了一個他和四、五個極高的大覺者、大道在一起的情形(我悟到師尊在法中講的例子都是指導弟子修煉的)。我從中悟到修到很高境界時心應該是空的、無為的。我躺在床上,我想我現在就要求自己甚麼都不想,腦子一跑,我就往回拉(現在意識到還要滅死它),思想高度的集中,手心都攥出汗了,就這樣堅持了近一個小時。晚上,我夢到一個男的在水中下沉淹死了,這時水落了,有個女的躺在他的身邊也死了,還有個女的在那男的身邊嚎啕大哭著說:「我離不開你呀。」夢醒後我知道我的空間場清除了一些不好的生命,但還有不好的生命,並且與我的思維有關。我應該在加強主意識上下功夫。因為在這方面有問題,我就有意去找能加強主意識的法,比如「主意識要強」[2]、「誰煉功誰得功」[2]、「意念」等。我悟到我一定要我的主意識控制大腦。

我只要有這種願望,師尊就會給我安排修心的事情。

有一天,我忽然發現我對面樓的窗戶上有一個亮晶晶的東西,我懷疑是攝像頭,那個怕呀,在自家客廳裏幹甚麼都不自在,一天到晚都是那個陰影不散,走在外面總覺的有可疑的人在監控我。我知道我有問題了,我該徹底修修這個疑心了。

疑心是每一個人都會有的。一個人剛出生時,甚麼觀念也沒有,很純淨,也沒有判斷事物是非的能力,慢慢的隨著後天觀念的加入就會判斷一些事了。比如,家裏的桌子上放了十元錢不見了,心想八成是兒子拿去了,你看到了嗎?沒有,判斷的。當警察的疑心可能更重,因為是職業的需要,在斷案中需要凡事都要敏感打個問號,所以疑心更重。而這種後天形成的思維模式恰恰是修煉的障礙,是要修去的。

認識到後,我就開始下功夫了,要滅這個疑心還不太容易,它總是用現實的事情來牽著你,使你去想、去疑、進入那個思維通道中去。對於這麼重的思想疑心,實在是不好拔出來 。我就背《轉法輪》「主意識要強」一節,師父講:「但大多數人可以以很強的主觀思想(主意識強)排除它,反對它。這樣,就說明這個人可度,能分明好壞,也就是悟性好,我的法身就會幫助消去大部份這種思想業。這種情況比較多見。一旦出現,就是看自己能不能戰勝這壞思想。能堅定者,業可消。」[2]我就發正念,堅定的滅掉疑心,我就不進那個疑的思維通道,我就要思想甚麼意念也沒有。就這樣清理了幾次後,我忽然覺的再想進入那個疑心的思維通道時似有一道屏障隔住了,進不去了,不想了。那兩天心中空空的,好像甚麼也不想。師尊講:「在很高層次上修煉根本就沒有意念活動」[2]。師父還講:「羅漢應該是無為、心不動的」[2]。我體會到了這些法的一些內涵。過後我發現對面樓的那個亮點原來是他家防盜門上有個洞造成的。感恩師尊巧妙安排了一個我修疑心的過程。

通過修去疑心的過程,我覺的我與一個同修之間那道障礙我們溝通的牆倒了。其實是我對法有了更深的感悟了。

師父講:「在很高層次上修煉根本就沒有意念活動」[2]。那我們平時所有的人的意念活動都是不應該有的(因為我們還在人中,還要證實法,所以要最大限度的去做到)。悟到這,我再看那所有的妄念,有種一目了然的感覺,念一出,不用再去分類,是這個心那個心出來了,馬上就意識到是後天思維,因為真正的我是甚麼也不想的,不用跳進去很費心思去辨別好壞,馬上就能抓住它,立即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它。然後儘量用最短的時間使思想調整到甚麼都不想的空的沒有意念的狀態。我悟到當你在常人打基礎的層次時,還不具備在很高層次沒有意念活動的能力,只有基礎打好了才行。所以修心性這個基礎要打好,每遇到事情時一定要在法上去認識,用法理指導修煉,把人的思維逐漸轉變為神的思維,而不是苦苦的去抑制,沒有法的力量是很苦的。所以一定要多學法。

當我剛悟到了這些,一個大的心性考驗來了,疑心加妒嫉一起來,沒有理由的懷疑丈夫有了外遇,那個疑心和妒嫉時刻在腦中翻騰,翻得心煩意亂,亂了陣腳。對著它發正念,清除後只要一動念就又進入那個思維通道繼續疑心和妒嫉,也知道是一個大的提高來了,可就是跳不出來,很無奈。

一天早上這種狀態又發作了,我想我就用我最近悟到的去做,我就發正念,徹底從根子上解體這種敗壞的思維,鏟除這種思維通道。我就不進入那個思維通道,我的主意識控制我的大腦,我的大腦就像一個平台,這個平台現在應該是空空的,誰也不允許上,誰上來我就炸死它,腦子一有其它思維我就炸死它,我就保持我的大腦甚麼都不允許想。就這樣堅持了大約半個小時,我從那種狀態中出來了,腦子不再胡思亂想了,我就儘量使自己的大腦保持著甚麼都不要想的狀態。現實中,這種家庭矛盾迅速化解了。

就像師尊在《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講的那個吸毒的例子,就不去吸毒,那個毒的靈體就餓死了,試想吸了再戒就有些難了。所以,平時儘量使自己的主意識控制大腦甚麼也不想,抑制那些後天觀念,制約它們,它們沒有發作的機會,直至餓死它們。

師尊在講法中多次提到:「我們一下子站在很高的層次上去煉了」[2],而很高層次的修煉者應該是甚麼狀態呢?我們這裏師尊一上來就給我們推到了位,並給了許多,這與師尊講的「返修」挺類似的,其實師尊法中舉的例子都是讓弟子悟的。那「返修」都是甚麼狀態呢?「返修」,首先要求心性得高,其次是有功能的,師尊在講法中多次提到我們大法弟子是有功能的。

我有一個去抑鬱這個執著心的心得:我的性格較內向,再加上長期處於被迫害的地位,我的思想時常會莫名的抑鬱,這種狀態來時,我的情緒會很低落,心口難受。每當這種情緒來時我就背師尊有關的法,半年後,這種狀態基本沒有了。最近,這種狀態又有了,我很自然的直接上去就滅,這種症狀很快就消失了。我悟到,我在逐漸具備滅邪的能力。「我的法身一直要保護到你能夠自己保護你自己為止」[2]。

弟子感恩師尊!

一點體悟,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