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市第一看守所仍在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

發表時間: 03/17 20:13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自去年十二月以來,武漢肺炎爆發迅猛蔓延後,眾多海內外法輪功學員感到救人的迫切,紛紛打電話到武漢,告訴面臨危機的民眾真正救世的靈丹妙方,就是念誦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和退出中共邪黨組織。接到電話的民眾感謝法輪功學員的真誠相救。

然而,在武漢幾個監獄、看守所仍非法關押著大量的法輪功學員,並施以酷刑折磨。

明慧網二零二零一月十二日報導,法輪功學員梁香嬌在武漢市第一看守所受到迫害,牙齒被打掉兩顆,嘴裏面被塞垃圾。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八日報導,武漢市武昌區八一花園玫瑰苑法輪功學員張桂珍,被武漢市一看守所迫害,吊掛幾天幾夜,小手指被打殘,還被野蠻灌食。她以前體重一百六十多斤,現在被折磨得十分瘦弱。

二零一九年,至少26位武漢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武漢市第一看守所,部份名單如下:錢有雲、孫足英、歐陽如芸,周翠娥,付攸生、朱光榮,李雲貴、李桃枝、黃渝珍、李秀梅、江代蘭、熊文鳳、唐常俊,劉克興、王姓法輪功女學員、危有秀, 徐慧明、蘆秀英、何愛香、張毅(張義)、陳卓、柳木蘭、劉靜母女、張小榮、張貴珍、趙芝英。

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日,武漢市江岸區73歲老人歐陽如芸遭綁架後,被非法關押武漢市看守所,身體被迫害得很嚴重、生命垂危,被從武漢市第一看守所轉到武漢安康醫院。

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五日,武漢市東西湖區80歲的法輪功學員周翠娥,被非法關押到武漢市第一看守所,被迫害得身體出狀況,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安康醫院。

二零一九年四月,武漢市江夏區法輪功學員錢有雲、孫足英,被非法關押到武漢市第一看守所至今;錢有雲、孫足英分別是第四次和第三次被非法關押到武漢市第一看守所遭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圖:死人床
中共酷刑示意圖:死人床

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武漢市第一看守所(又稱七處一所),就成為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最早的黑窩,至今已二十多年,至少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680人次;尤其在迫害法輪功的高峰期,使用各種酷刑殘酷折磨法輪功學員,如:睡死人床、吊銬、毒打、野蠻灌食、關小號、長時間罰站不准睡覺等;致使一些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致殘、致傷、致精神失常。以下是武漢市第一看守所歷年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部份案例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銬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銬

酷刑示意圖:摧殘性灌食
酷刑示意圖:摧殘性灌食

一、武漢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第一宗案例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武漢法輪功學員徐祥蘭被武漢市公安局一處綁架,隨後,被非法關押武漢市第一看守所。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二日早上,武漢市中級法院法警將徐祥蘭從武漢市第一看守所劫持到武漢市中級法院,從武漢市第一看守所裏到門口警察密集站崗,沿途馬路上都是警察全副武裝戒嚴,警車前後都拉開很大一段距離,通過後才允許其他車輛通行。二零零零年一月六日,武漢市中級法院非法開庭,以「組織利用×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非法判徐祥蘭八年徒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至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三日)。隨後,徐祥蘭被劫持到湖北省武漢女子監獄迫害。

這是武漢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第一宗案例。也就是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起,武漢市第一看守所就成為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最早的黑窩。

二、武漢市第一看守所迫害法輪功學員致死案例

1、肖愛秀被武漢市第一看守所迫害致死

肖愛秀,女,武漢法輪功學員。湖北省天門人,在武漢漢正街做生意,於二零一二年七月開始修煉法輪功,當時身體極度虛弱,在七月的高溫天得穿棉衣,別人坐在樹蔭下都覺得熱,她要坐在大太陽下才覺得不冷,在家裏睡覺怕冷要坐到熱水裏開著浴霸泡著才行。在這種等死的情況下,肖愛秀開始修煉法輪功,身體很快恢復健康。

二零一四年,法輪功學員肖愛秀女士在武漢水果湖的一個小區講法輪功真相時,被惡人綁架並誣告,九月二十九日被水果湖派出所警察押到武漢第一看守所迫害,遭獄警指使的刑事犯毆打迫害。期間有親友去給她存過錢,卻被牢頭掠奪。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在關押近一年後肖女士被接回家中。此時她已經出現幻覺,整個人乾瘦蠟黃,十天後就離開了人世。根據她生前的面色和身體症狀判斷,疑是中毒而死。

2、武漢軍醫被武漢市第一看守所灌食不明藥物含冤離世

龐麗娟,67歲,是武漢軍醫,上世紀六十年代曾在廣州軍區空軍醫院工作,期間獲得過無數獎勵和榮譽。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三日,漢陽五里墩派出所、漢陽區國保大隊以及漢陽區「610」等一幫人,將龐醫生關進武漢市第一看守所,為了抗議這種無理的迫害,龐醫生絕食了十四天,期間他們粗暴地用竹片撬開龐醫生的嘴,灌入一杯白色的流食。灌食後龐醫生明顯感覺異常,口乾難受,精神亢奮,如同服用激素藥物一樣。在經過了多年的非人折磨後,龐醫生被抬回家時已是奄奄一息,生命垂危。龐麗娟於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九日晚上七時三十分含冤離世。

3、劉麗華曾經在看守所被綁死人床,掛大銬,於二零零六年六月九日離世。

劉麗華,女,五十歲,湖北省武漢市洪山區農業科技推廣服務中心主任。曾兩次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第一看守所;第二次在看守所,因煉功被綁死人床,掛大銬。於二零零六年六月九日離世。

中共酷刑示意圖:上大掛
中共酷刑示意圖:上大掛

4、二零零七年下半年,江漢區法輪功學員李吉莉向世人講法輪功真相被人惡意舉報,被礄口區宗關派出所警察綁架到武漢市第一看守所,在非法關押期間身體被迫害出現糖尿病症狀。於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含冤離世。

三、武漢市第一看守所折磨法輪功學員精神失常案例

◇李豔林被武漢市第一看守所折磨得精神失常

李豔林,女,湖北省武漢市法輪功學員。於二零零一年四月被抓,被非法判刑三年,關押在武漢市第一看守所。李豔林因不服判決一直在上訴,並因絕食抗議迫害,而被強行灌食。後來家人發現送東西去看守所時,收條上的筆跡不是李豔林本人的筆跡。經再三要求,看守所同意李豔林的父親看他女兒一面。原來李豔林已被折磨得精神失常,都不認識自己的老父親。李豔林的父親要求將女兒保外救治,看守所講要報上去批。

四、武漢市第一看守所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案例

1、武漢市十佳青年王莉遭看守所酷刑折磨

湖北武漢市法輪功學員王莉,原中國婦女報中南站記者,曾被評為「武漢市十佳青年」,其事蹟曾在「東方時空」欄目播出。後來,王莉在「中國婦女報」當記者,曾幫助過許多受到不公的弱者討回公道,她本人收入的很大一部份也都救濟了貧困者。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善良的人,卻多次遭受到江氏犯罪集團和中共的殘酷迫害!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八日,王莉被武漢市公安局帶走,關入武漢市七處第一看守所。她在看守所裏堅持煉功,遭到了受獄警指使的犯人毒打。獄警為了達到不讓她煉功的目的,對王莉施以「吊掛」的酷刑,將雙手吊銬在窗戶上,腳尖點地,連續三天;接著又施以「死人床」的酷刑,將衣服扒光,身體呈「大」字形,用鐐銬銬在木板床上,木板上有圓洞,人只能躺著大小便,連續十一天;接著又施以「活鐐」的酷刑,手腳用鐵鏈鎖起,不能輕易動彈,連續八天。對於這一切殘酷迫害,王莉沒有任何怨恨,以巨大的善心向周圍的人講清真相,很多人被感動的流淚,開始默默的幫助她。

酷刑圖:吊銬
酷刑圖:吊銬

二零零零年三月底,王莉被非法勞教一年半,關押在武漢何灣勞教所。

2、武漢理工大學副教授、女博士被上死刑犯的腳鐐等酷刑

武漢理工大學藝術設計學院副教授張葦博士,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七日,在青山區十九冶居民區發真相資料,被居委會張某誣告,關押於武漢第一看守所,遭迫害長達十個月零十九天。在武漢市第一看守所內遭到銬刑,被掛銬在鐵柵欄上,一次連續五天五夜,一次三天三夜;曾被用於死刑犯的腳鐐銬在鐵柵欄上八天八夜,同時上手銬;曾被連續上銬長達五十多天,另一次十幾天。

中共酷刑示意圖:手銬腳鐐
中共酷刑示意圖:手銬腳鐐

「提審」中張葦被男警搧耳光,惡警將手銬捏緊到肉裏,冬天將可樂從頭上灌到衣領內。看守所惡警劉連珍「株連」同情法輪功學員的人,對她們長時間(一個多月)不許正常睡覺、長時間罰站、罰款,搧耳光、調換監號等,挑起仇恨,孤立法輪功學員,使法輪功學員獄中處境更為險惡。

張葦曾在上腳鐐期間遭受多人圍毆,被刑事犯用指甲猛掐鼻子至出血,差點將鼻尖掐掉;長期被禁止睡覺、長時間罰站、禁水、飯、被罰款、夏天遭關死門窗的「悶刑」、蚊子叮咬的「蚊刑」、冬天遭敞開門窗的「凍刑」。

中共酷刑示意圖:餵蚊蟲咬
中共酷刑示意圖:餵蚊蟲咬

武漢第一看守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人格侮辱和奴工,如以「安全檢查」為名在雪天強迫脫光所有衣服站在院子裏。奴工包括「刮書頁」和剝洋蔥。

3、二十二歲的年輕姑娘被施以「死人床」的酷刑折磨

彭燕與哥哥彭敏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六日因為打印《轉法輪》而被抓捕,關入武漢第一女子看守所。這是她第二次被非法抓捕,不久便被所謂的「批捕」。剛被抓入看守所時,由於不肯脫衣服搜身,彭燕被打得很厲害,很多監號的人都聽到了。後又因為不肯保證在監內不煉功,兩次被上「板子鐐」。(「板子鐐」是一種一九九七年已被廢止的,專用於死刑犯的刑具:讓人呈十字形躺在木板上,手腳用鐵件固定死,臀部下面挖一個洞,大小便就從洞中排下。)前後共三十九天。第二次上鐐時,有一次,朱××、海××(女子看守所的男所長)等三個所長巡監到她們監號,勸彭燕寫「保證」便可下鐐,因彭燕態度很堅決,所長朱××便令她們監號一個刑事犯用拖鞋底抽打彭燕的臉,那個刑事犯不願意,朱就威脅:「你不打她,我就要『外勞』打你。」那個刑事犯被逼哭了,彭燕看不過,就對她說:「你打吧,我不怪你。」那個刑事犯邊哭邊打,所長還在旁邊不斷地吼叫,直到抽打了幾十下,所長才罷休。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哥哥與母親被迫害致死後,二十二歲的彭燕被非法判了三年,在被非法關押一年半後於二零零一年八月七日被轉到武漢女子監獄。

4、法輪功學員劉佑清被上「板子鐐」達一個多月。

5、周玉琴被上「板子鐐」竟達兩個多月。

6、武漢醫生劉麥梅被打致暈厥 遭吊背銬

武漢醫生劉麥梅在訴江狀寫道: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六日,我與同修們去武漢市何灣勞教所看望被非法關押迫害的同修。在返回的路上貼真相標語,遭便衣綁架到武漢市後湖派出所。一警察用拐杖指著我鼻子罵:「老子槍斃了你,看你還信法輪功。」也搶走背包裏真相資料等。我被非法拘押到深夜一點多鐘,轉送到武漢市第一看守所。一到看守所就強迫脫光衣服抱頭面壁搜身,後拍照關監號。第二天早上我說非法抓捕無條件釋放。被警察叫去,我不喊報告,遭警察及兩外勞犯照我頭部狠打,對面一男警大喊:「是法輪功嗎?往死裏打!」我被打致暈厥抬回監號,昏睡七、八天不省人事。二十多天後轉監號,因在放風場發正念、煉功被警察上反背高位銬一天一夜,致心慌而休克才下銬。幾天後因不背監規,警察兩次給我上反背高位銬到三天二夜時,黃陂區公安分局去提審,看我走路搖晃才開銬。三天後又轉一監號。又因發正念,警察要給上銬,我正念抵制。她怒令停止全監號開水七天(每天每人僅供一瓶開水),株連在押人員,煽動仇恨。關押期受到人格的侮辱、精神上的折磨,肉體的傷害及強制勞動當奴工。

在看守所被迫害八十多天後,劉麥梅又被送何灣勞教所非法勞教。

7、夏環被武漢市第一看守所長時間戴手銬

二零零零年,夏環被劫持到武漢市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夏環因煉功被惡警上手銬幾次,有一次長達二十天;還因抄寫經文,被看守所罰款一百元。

8、付少珍在武漢市第一看守所被迫害的雙手失去知覺

武漢法輪功學員付少珍在武漢市第一看守所被迫害致雙手失去知覺,不能抬起、不能活動。

9、女青年黃曌被吊銬七天七夜

二零零一年黃曌因為製作真相資料,揭露自焚謊言,被非法關進武漢市第一看守所。因為在看守所裏堅持煉功,被吊銬七天七夜。

酷刑演示:吊銬
酷刑演示:吊銬

10、學生和家長愛戴的中學好老師遭武漢第一看守所「反銬」迫害長達兩個多月

蔡如芬,女,一九六五年生,在武漢新洲區一中任教,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做人,勤勤懇懇教書育人,是學生和家長愛戴的好老師,卻遭中共多次綁架。蔡如芬曾經兩次被非法關押看守所,受盡各種酷刑折磨,幾經生死。自述:

我曾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不讓我煉功。我在監室煉功,警察把我吊銬在鐵窗上,僅僅腳尖踮鋪板,雙手銬在手銬裏,時間一長全身大部份的重量落在銬子上,銬子勒進肉裏,特別難受,長時間像這樣吊著,我真是忍受到了極點。不准上廁所,也不放下來吃飯,晚上又冷,窗戶開著,飢寒疼乏睏交迫。同室的犯人對警察說:讓她說不煉,就把她放下吧。警察說,她是個老師,要寫保證不煉功才放。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背銬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背銬

後來那個警察把我吊三十多個小時後,改為站著銬在鐵門上,腿腫得粗壯粗壯的,第三天才給我解銬。

警察第二次發現我煉功時,把我反銬在鐵窗上,幾天後解下,但仍反銬著雙手,只是人可以走動了。我要求那個警察解銬,警察卻說你寫保證不煉功我就解銬,我一直不寫,這樣那個警察就一直把我銬到送勞教的前夕,才給我解銬,我這樣被反銬長達兩個多月。

這期間我不能正常的睡覺,不能仰臥,只能側著或趴著,夏天蚊子咬的難受,也沒有辦法撓癢,吃飯需別人喂,上廁所也是別人幫忙。後來惡警見有人幫我,折磨不到我,就給我換監號,到新的監號人混熟了,又換,我一共換了四個監號。我在哪個監號就不准那個監號放風,讓其犯人們恨我,目的是逼我寫「保證」。被反銬的兩個多月期間,我經歷了由春季到夏季的過渡,因為戴著銬子衣服脫不下來,棉襖在身上穿了很久,別人都穿襯衣時,我還穿著棉襖,汗水一次次的打濕了內衣,更難受的是由悶熱引起的心理煩躁好像隨時就要魔性大發,我一遍遍的背著法輪大法的經文抑制著,強忍著。

11、武漢市69歲高碧珍老太太二次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女子看守所

高碧珍老人控告元凶江澤民中寫道:二零零零年我被非法刑拘在武漢市第一看守所,雙手被銬二十六個多小時,崔警不許下銬子,被銬期間我要上廁所,好心人幫我用盆接尿。二零零二年我被非法刑拘在武漢市第一看守所,進所女警搜身,搜身完再強迫我脫光衣服,還把我的大衣扣全部剪掉,褲腰帶剪斷,我只有敞著上衣提著褲子行走。

12、雜誌女編輯被非法關押武漢市第一看守所

任明女士是《高電壓技術》雜誌的編輯,她三次到北京為法輪功鳴冤,遭到中共警察的綁架、關押,並被非法勞教,被關洗腦班,遭藥物迫害。鑑於江澤民是發動對法輪功進行迫害的元凶,任明女士將控告江澤民的控告狀寄給最高檢察院及最高法院。

以下是任明女士敘述自己遭中共武漢市第一看守所迫害的事實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一日,我又去天安門廣場打橫幅「法輪大法好」,遭到天安門派出所警察和武警的綁架,被武漢市卓刀泉派出所警察將我們三個人銬在一起接回武漢,當天警察就非法直接將我送進武漢市第一看守所,一進去就脫光我衣服搜身,衣服拉鏈全部剪掉,光著腳不許穿鞋,受盡屈辱,高牆內終日見不到陽光,大冬天洗澡、洗頭都是涼水,一條通鋪睡十幾個人,大小便都在屋裏,把我和吸毒的犯人關在一起。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卓刀泉派出所警察將我從武漢市看守所接出,直接送進武漢市洪山區青菱洗腦班,因我拒絕「轉化」,二零零一年一月被非法勞教一年。

五、武漢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長期關押法輪功學員部份案例

武漢市第一看守所還是非法審判武漢法輪功學員機制中的一個環節。一些學員在被綁架到看守所後,惡警將案件移交法庭卻不開庭,拖延迫害時間,將人羈押在看守所一年兩年,再另行密謀非法審判定罪。

1、武漢市江岸區法輪功學員李市紅於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被蹲坑在她家的江岸區公安分局和丹水池街派出所的便衣綁架,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第一看守所達一年半之久。後被誣判四年徒刑,於二零一零年九月七日被劫持到武漢市寶豐路女子監獄。

2、武漢學員陳靜被誣判一年,就一直關在武漢市第一看守所裏,直至刑滿釋放。

3、武漢東西湖區法輪功學員劉珍俐,二零一四年三月三日在吳家山貼真相粘貼,被惡人舉報,遭到警察的抓捕,三月五日被劫持到武漢市第一看守所(東西湖二雅路),至少八個多月。

4、二零零九年,武漢市法輪功學員梁香嬌被綁架後,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第一看守所半年。

5、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一日上午,余早榮老人在蔡甸區侏儒街薛山講真相時,遭侏儒街派出所惡警綁架,被劫持到武漢市第一看守所迫害。在武漢市第一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半年後,二零一二年九月中旬被蔡甸區「610」惡人頭子李志兵直接操控區公、檢、法秘密枉判三年,被劫持在湖北省武漢女子監獄(漢口寶豐路)迫害。

6、武漢法輪功學員周玉琴女士,曾在第一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一年多。

7、二零一六年武漢市法輪功學員陳歡、周紅燕、黃海英、王旖旎四人,被劫持到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近一年之久。

8、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二日早上八點左右,武漢學員馮蘊青被武漢公安局綁架後一直關押至今。目前仍然被非法關押在武漢第一看守所,儘管湖北省武漢市漢陽區法院已經於二零一八年三月二日,受理了馮蘊青被構陷案件,但是它們仍然採取拖延不開庭的手段,變相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馮蘊青。

9、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八日,武漢法輪功學員危有秀在中山公園遭綁架,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後被劫入武漢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至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底。據悉,二零二零年元旦前後才被其兒子接回家。

因中共隱瞞武漢肺炎疫情,致使疫情爆發、失控,武漢肺炎迅猛傳播全國,蔓延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威脅中國人、威脅著人類,使中國人、世界上更多的人,看清了中共草菅人命的邪惡。

中共迫害法輪功,已經犯了迫害佛法的滔天大罪。而中共在迫害法輪功當初,更是用抹黑、誣蔑法輪功的謊言毒害了全世界的民眾,使聽信謊言的民眾在無知中也對佛法犯下大罪。迫害中中共又極力掩蓋迫害真相。二十多年來,通過全世界的法輪功學員全力講真相,揭露迫害真相,使越來越多的世人明白了真相,當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移植賺錢,這個星球從未有過的罪惡被揭露出來時,人們看清了中共的邪惡,看到了中共毀滅人類的邪惡本質。人類只有拋棄邪惡,遠離邪惡,才會有一個好的未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