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市法輪功學員萬大久遭迫害離世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武漢市漢陽區法輪功學員萬大久女士,遭四年冤獄迫害,二零一九年出獄不久,於五月六日再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漢陽玉筍山洗腦班,回家不知吃喝拉撒,神智不清,疑被藥物迫害,大約於九月底十月初含冤離世。

萬大久女士,又名大萬久紅、萬久雲,因為修煉法輪功而受益,無病一身輕,並且思想境界得到了昇華。

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二日,萬大久將一張神韻光碟發到了國保便衣警察戴詩學的手裏,被漢陽區洲頭派出所警察綁架,後被警察搜去幾十張有關法輪功的光盤。萬大久女士被非法關押到武漢市第一看守所。

武漢市漢陽區法院二零一六年四月六日上午開庭,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萬大久女士。公訴人指控萬大久製作和傳播法輪功宣傳品是「迫害法律實施」罪,萬大久駁斥道,自己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講真相救人沒有錯,更談不上違法犯罪。她要求當庭播放真相光盤,讓現場的人都看看,這些光盤內容到底是好的還是壞的、是正的還是邪的。

律師則從法律角度進行無罪辯護,指出:中國憲法也規定了信仰自由;萬大久信仰法輪功本身符合憲法的規定,傳播自己的信仰,屬於憲法規定的言論自由範疇;國家法律從來就沒有禁止過公民修煉法輪功,萬大久的行為沒有違背任何法律,不得予以定罪。萬大久無論從事實上還是法律上都沒有構成犯罪,希望立即釋放萬大久,以減少冤假錯案。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五日,武漢市漢陽區法院罔顧事實和法律,將萬大久非法判處有期徒刑四年。萬大久依法提出上訴,二零一六年六月,武漢市中級法院審判長梁銳不依法辦案,既不開庭審理,也不發回重審,維持原判。萬大久對二審結果不服,委託家人繼續申訴。六月二十五日,萬大久的大姨張晨娥等人到漢陽區法院遞交申訴狀和法輪功真相信時,被漢陽區法院副院長劉言勝、法官梁宏招來派出所警察非法扣留10多個小時。

萬大久一直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寶豐路女子監獄,受盡各種酷刑折磨。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二日出冤獄後丈夫已經再婚,她無家可歸,暫住漢陽區江堤中路漢江苑的前夫家。

由於武漢要開軍運會(2019年10月18日至10月27日),萬大久才出獄回家,社區的人就找到她家騷擾她。回家才半個多月,五月六日萬大久又被漢陽區周公派出所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到漢陽玉筍山洗腦班(對外稱「江漢區法制教育基地」)。

萬大久這次在洗腦班不知遭到何種迫害,軍運會後,回家不知吃喝拉撒,也不說話,不知被用了甚麼手段迫害,神智不清,懷疑被藥物迫害。後來,被她哥哥送去醫院就去世了,去世時間離軍運會結束不到一個月。

湖北浠水法輪功學員汪金平二零一五年三月被劫持到玉筍山洗腦班,遭到了以屈申為首等惡人的迫害,惡人偷偷在其吃的飯菜裏下藥,在睡覺的床上被子裏、枕頭裏下藥,弄得他渾身難受、疼痛伴隨著麻木,眼神也由之前的正常變得不正常,一眼就能看出是吃了破壞神經系統的毒藥,幾乎睡不了覺,有時幾乎整晚在房間裏來回走動偶爾睡著一會兒。

武漢法輪功學員余毅敏,一九六二年生,畢業於中南財經大學,原湖北省電力建設第二公司會計師。二零零二年十一月非法勞教期滿,被江漢區六一零從勞教所直接劫持到洗腦班繼續迫害。在洗腦班,余毅敏又被胡家祥、屈申和鄭容等惡人指使醫生對其強制注射不明藥物,將其頭猛力撞牆,並野蠻毆打,直到大年除夕才被放回。從洗腦班回來後,余毅敏看到自己已被中共邪黨迫害的家庭破裂,且無處安身立腳,最終導致精神完全失常,生活無法自理,並於二零一一年八月五日含冤離世。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