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母親救兒心切無門 被告知「案子」已到檢察院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武漢市法輪功學員王浩被非法關押在利川看守所將近三個月了,王浩母親救兒心切無門,十一月二十一日下午接到了律師打來的電話說:檢察院讓他去閱卷,還讓王家人帶上一萬元。

王浩
王浩

王浩四十六歲,原湖北省武漢市中國船舶重工集團第七研究院武漢第七零九所的職工,從事生產工藝設計工作。王浩一九九六年七月開始修煉大法後身體健康,工作認真,不計個人得失。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大法後,王浩曾六次被非法抓捕,身體被迫害得極差,二零一九年七月中旬武漢天氣暴熱,到利川市去療養,於八月二十九日晚在利川市被綁架,非法關押在利川看守所。家人艱難奔走營救,控告相關人員,遭到打擊報復和威脅。

王家除了九月三十日與律師一起到利川看守所了解了一下王浩的情況之後,就再也沒有任何王浩的消息傳出。明慧網在十一月五日登出「王浩被非法逮捕 家人控告遭到報復威脅」的文章之後,十一月六號,無意中在網上看到了一篇文章說是恩施州市巡視組進駐利川公安局,王母很擔心兒子的安全,在十一月十八日給利川公安局打電話,講明修煉法輪功無罪,我們都是好人,沒幹違法的事,讓公安局無罪釋放王浩。利川公安局工作人員說:這事不歸他們管,誰抓的就找誰。王母說:辦案人員是東城派出所趙艾。公安局工作人員說:那你就找東城派出所。

王母本想問公安局國保抓的人,想找國保,可對方粗暴的把電話給掛了。王母只好打電話給東城派出所找趙艾要人,可東城派出所說,趙艾不接你電話。王母就給接電話的東城派出所的警察講真相,告訴他們迫害好人有罪,讓無罪釋放王浩,對方說走司法程序。王母心想:中共迫害我們本來就是非法的,從來就沒講甚麼法律,走甚麼司法程序?要講程序的話,他們沒一點按程序辦事。王母與王妻商量怎麼控告東城派出所。

找到利川公安局的監察部門的電話,在十一月十九日,王母就給公安局的監察部門打電話,可電話是盲音,就是說這電話是假的。王母只好又打電話給東城派出所告訴他們:亂關押好人,我要控告你們。東城警察回答說:你可以找法院。十一月二十日,王母就打電話找法院詢問,只問了一句話,對方就不耐煩,又是吼又是叫的。王母說:我都八十歲的人了,年紀比你大,只問你一句話你就大喊大叫的。對方才安靜下來,王母問:我兒子王浩的案子你們知不知道?對方說沒接到,讓找公安刑警審判庭,並給了王母電話。王母就給公安刑警審判庭打電話問:我兒子的案子你們接到沒有?這次對方態度比較好說:我們不知道啊!

打了一圈電話還是沒有找到負責的人,王母不知如何是好?就與王妻商量:沒人負責,我們就給所有善良人講真相,只管做不管結果。十一月二十一日下午接到了律師打來的電話說:檢察院讓他去閱卷,讓王家人一起去。

商量好二十五號去利川看守所碰面,律師又加了一句:這回你們得帶上一萬元,上一個階段走完了,閱卷是第二個階段。王妻問:不是說好的,閱卷完了才是第二個階段再給錢。律師說:你記錯了,一共三階段。王妻答應了律師給他三萬。過後王妻越想越不對,明明說好二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看守所見人,然後再到檢察院閱卷,給一萬;第二個階段是上法庭辯護,只到結案,給一萬五。律師還對王妻說:看你家這麼窮,算了少要,這次給一萬,下次得給一萬五,再不能少了,一共二萬五,但是差旅費另算。王母還想讓律師給跑案子,王妻覺得律師這樣做很不地道,對營救王浩沒有正面的作用,就決定不再請這個律師了。整個第一個階段走下來,律師只去了二趟利川,第一次他說他自己去了,第二次與王家去了一趟,所有的控告、要人都是王家的人在做,律師賺了一萬元,應該知足了。

現在王家面臨的困難是:想自己給親人做辯護人,王母年齡大了不怎麼會說話;王妻人的身體在傷痛中沒法去。王家很想再另請一個律師。上次把王母工資卡和王妻的工資和存款做手腳及掐斷王母的電話和王妻的手機卡,就是法院和公安局合伙幹的。

關於王浩遭迫害情況,請見明慧網文章《武漢王浩被非法關押一月 妻子艱難營救》《第七次被綁架 武漢王浩被利川市看守所關押》《王浩被非法逮捕 家人控告遭到報復威脅》
等。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