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市多位法輪功學員被騷擾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湖北武漢市多位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九年九月左右被騷擾、綁架。在中共邪黨的恐怖高壓下,有法輪功學員的親戚參與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中共以江澤民為首的政治流氓集團,發起了一場史無前例的對善良法輪功學員的瘋狂迫害。在這場迫害中,由於中共長期在民眾思想中灌輸的用黨性代替人性的邪惡理念,致使有些人在中共的淫威下順從了中共的指使,幹出了一些親者痛、惡者快的事情。中共的迫害,使法輪功學員遭受了巨大的苦難,同時也毀了這些做惡者,因為中共的本質,它存在的目的就是來毀人的。

(一)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日星期一上午九點多鐘,有三個人到武漢法輪功學員徐玉蘭婆婆家來找她,一個是武漢市公安局江岸分局警察柳衛華,警號:024113,一個是該村村長李三星,另一個是她不認識的村民,他們一進門,徐玉蘭就要柳衛華出示警察證,柳衛華出示後,徐玉蘭馬上就拿筆抄寫下來了。柳衛華對徐玉蘭說,你比以前長好看了,皮膚也變好了,徐玉蘭說煉法輪功煉好了。這時村長李三星趁機偷拍了徐玉蘭相片,被徐玉蘭看見了,就說,你這樣做是在違法。李三星說,要告就告我吧。之後他們就離開了徐玉蘭婆婆家。

村長李三星是徐玉蘭丈夫的親弟弟,他先後兩次帶人到徐玉蘭居住地騷擾。二零一八年上半年,李三星帶著兩個警察,一個是柳衛華,一個是嚴姓警察到徐玉蘭家中,向徐玉蘭丈夫詢問徐玉蘭個人信息。二零一九年九月一日晚上,李三星又帶人到徐玉蘭婆婆家,說要給徐玉蘭照相,徐玉蘭不同意。李三星說,你要為我們想一想,不然的話,我們的飯碗就丟了。

法輪功學員徐玉蘭二零一七年一天出門在外講真相,遭到不明真相的人誣告,被當地派出所警察綁架,扣押在派出所。後來人被放回,但卻遭到派出所多次騷擾,要徐玉蘭到派出所去寫東西,還要經常到派出所去彙報,徐玉蘭不堪忍受這種騷擾,選擇離家出走流離失所,經過一年多的漂泊落腳在婆婆家。

(二)

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九日晚七點左右,武漢市東西湖區將軍路派出所三人,其中一名婦女叫潘祝華,闖入法輪功學員陳望仙家中,要給陳望仙照相,陳望仙不配合,給他們講真相,他們不聽。這個名叫潘祝華的是陳望仙丈夫的親戚,她假惺惺地走到陳望仙身邊,挽著陳望仙的胳膊說:來,我們兩個照張像。陳望仙不照。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八日,武漢法輪功學員徐慧明(女,五十三歲)被綁架,也是這個潘祝華告發的。那天徐慧明和另一個法輪功學員在住家附近行走,將軍路派出所和東西湖區國保大隊十幾個便衣已在徐慧明家附近蹲坑。當時參與蹲坑的潘祝華看到徐慧明和另一個法輪功學員後,馬上對著徐慧明她們大叫:她是煉法輪功的,她也是煉法輪功的。隨之十幾個便衣一擁而上將徐慧明和另一個法輪功學員逼進徐慧明家中抄家綁架。目前徐慧明已被非法批捕,關押在武漢市第一看守所。

(三)

二零一九年九月五日,武漢法輪功學員張國珍(女,六十歲左右)、張鳳蘭(女,六十一歲)、萬九仙(女,五十六歲)去看望從醫院回家不久的一個法輪功學員,直到晚上也沒回家,後來得知三名法輪功學員被武漢市東西湖區吳家山街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吳家山街派出所,之後又轉到東西湖區公安分局。

張國珍、張鳳蘭、萬九仙三名法輪功學員九月六日被送武漢市第一拘留所,非法行政拘留十天。九月十六日,親友們去武漢市第一拘留所接人,卻獲知三名法輪功學員又被秘密轉移別處非法關押,目前下落不明。

二零一九年九月期間,正值武漢大力宣傳世界軍運會即將召開,為了做好所謂的維穩工作,中共對各類不放心的民眾,尤其是法輪功學員,不僅採取了各種監控騷擾手段,還在輿論上做了各種強力的宣傳。馬路旁佇立的大型電子屏幕,大街上張貼的大型展板畫報,街面的圍牆上拉扯的大型橫幅標語,字裏行間透露出狠、嚴、緊的信息,使人感覺到一種緊張、恐懼、高壓感,所以走在街上經常可以聽到這樣一種說法,過點細,(方言:注意點,小心點)要開軍運了。據稱綁架張國珍等三名法輪功學員的藉口是這名從醫院回家不久的法輪功學員的兒子媳婦舉報。

(四)

二零一九年九月的一天,武漢法輪功學員戴滿珍在醫院正在照顧她住院治病的姐姐,突然來了幾個人找她。一個是派出所的項警察,還有幾個其他人員。戴滿珍問他們,你們找我幹甚麼,項警察說,我們找你來核對一些信息,其他的人就給戴滿珍照相。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