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黃陂區法輪功學員彭望琴被迫害中含寃離世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武漢市黃陂區法輪功學員彭望琴女士,在中共邪黨二十多年來的打壓迫害中,遭到非法勞教、拘留、關洗腦班、抄家、黃陂區公安分局國保科和長堰派出所警察伙同街、鄉、村三級邪黨人員經常不間斷的上門騷擾,於二零一九年三月含寃離世,時年五十六歲。

彭望琴,一九六三年出生,武漢市黃陂區長堰街人,修煉法輪功後,按照法輪大法真、善、忍的修煉原則嚴格要求自己,身心健康、心地善良,處處為別人著想、是一位道德高尚的好人。

在二十多年來的打壓迫害中,中共邪黨人員還非法剝奪她孩子上學讀書的權力,不讓她的孩子上學,給年邁的公、婆和幼年的孩童心靈上造成了極大的摧殘和傷害,給全家三代人的生活造成嚴重干擾,給她造成無法在家立足安身,而長期流離失所,生活無保障,有家不能歸的巨大傷痛,是造成她英年早逝根本原因。認識她的人,無不為她痛心疾首。

一、非法勞教 家庭破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大法的迫害,彭望琴為了向世人說句法輪大法好的公道話,討還法輪大法和大法師父的清白,帶著剛剛上小學的兒子去北京上訪,被北京警察綁架,連她幼小的兒子一同被非法關押,小小年嶺的兒子也成了「幼童犯」,隨後,娘倆又被當地警察劫持回到原籍繼續關押,彭望琴因此被非法勞教一年零六個月。

彭望琴家在農村,以務農為生,家境貧寒。在彭望琴勞教期間,撫養一雙幼子和供養年歲較高的岳母的重擔,全部落在丈夫一人身上。突然失去母愛的一雙幼子無人照料,日夜想念媽媽;上有老、下有小的丈夫,為了一家老幼人的生計日夜操勞,勞累不堪,心身疲憊。

生活的艱辛,世人的白眼,社會的入冷落,使彭望琴的丈夫難以理解和承受,一個堂堂的六尺漢子,在巨大的精神打擊下,再加生活上的困境,終於壓彎了他的腰,在世上抬不起頭。彭望琴修煉大法原本就是她丈夫介紹和大力推薦的,在嚴酷的現實面前,導致他卻心生怨氣,並且錯把一腔怨念全然發洩在彭望琴身上,他橫下了心,將自己的一雙未成年的幼子,和被中共邪黨砸得破碎的家丟給了孩子的外婆,自己遠走千里他鄉,另謀生計去了。這一去就是幾年不歸,據說還另有了新歡(未正式成家)。

一個美滿幸福的家庭,就這樣,在中共的殘酷迫害中被拆散了。

二、流離失所 有家不能歸

彭望琴被非法勞教期滿釋放回家後,一家人好不容易盼得團圓,實指望苦難生活從此結朿。然而,她從此卻成了當地邪惡迫害的重點對像和人物,警察和鄉、村幹部三天兩頭就闖進她家騷擾,特別是中共所謂的「敏感日」,或年、或節、或大會小會的時日,更是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藉口和理由,此時,鄉、村幹部和警察必然上門騷擾,甚至威脅、綁架抄家,鬧得全家老幼人心惶惶,驚恐不安,無法正常生活,使得她無法在家立足安身,被迫流離失所。惡人在家找不著她時,就去她親戚家找,甚至百里外的親戚家都找過。

邪黨迫害大法二十多年來,彭望琴就這樣過著流離失所,有家不能歸的日子,生活無保障,每天愁吃愁住,飽一餐飢一餐,還擔心遭到邪惡綁架,長期生活在紅色恐怖之中,在生活和精神上長期承受著極大的雙重壓力,是造成她英年早逝的主要原因。

三、洗腦迫害 死裏逃生

彭望琴在被非法關押洗腦班期間,絕食反迫害,惡人為了強制轉化她,對她施以強行野蠻灌食,幾個彪形大漢強行把她這個身體瘦小的女子全身按住,控制不讓她動彈,她堅決不配合邪惡,不讓邪惡的陰謀得逞,咬緊牙關掙扎反抗,結果,她滿口牙齒幾乎一半被撬鬆、撬掉,鮮血從口裏往外流,流滿了雙臉,又從臉上流到上衣,上衣全部被鮮血染紅。惡人害怕其慘無人性的惡行被同關押在洗腦班的其他人員看見,端來一盆涼水,照她臉上猛潑上去,雖然沖掉了她臉上部份鮮血,但她全身濕淋淋的,就這樣,惡人把她拖回監室揚長而去。

幾天後,惡人見她骨瘦如柴,奄奄一息,害怕她死在洗腦班,於是,把她送回黃陂區中醫院搶救,當時,等候在醫院門前的兒子,看到自己的娘親被迫害成這般模樣好不心酸,將她從車上背到搶救室搶救。

出院後,經過一段時間學法煉功,身體很快得到一定的康復。可是,邪黨人員又找上了她家的門,從此,她又踏上了流離失所之路,直至她離世前。

以上,僅僅是所了解的彭望琴所遭受迫害的部份資信,中共邪黨二十年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彭望琴到底無故遭受了多少殘酷迫害,無法訴清。請參見明慧網文章《多次被迫害命危-武漢市彭望琴控告江澤民》

據不完全統計,中共邪黨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二十年來,武漢市黃陂區像彭望琴這樣在迫害中離世的多達七人。其中一男六女,他們分別是:陳銀芳、彭世民、劉小蓮、李玉珍、黃桂芬、羅煥雲、岳婆婆等,年嶺最大的七十多歲,最小的才四十多歲。這就是中共暴政給中國人民千千萬萬個幸福家庭造成的一個個悲劇。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