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筆做法器 虔心救人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六日】師尊賜予我們神通和各種救人的法器,在助師正法的過程中,只是我們會不會用,能不能用,怎麼用了。我們手中的筆,也是一種很好的救人的法器呀。師父說:「你帶的是真正的功,是高能量物質。你回家也寫兩筆字兒,字不在好壞,可有功啊!」[1]

我試著用筆講真相,在適當的時間、適當的環境或無法口述的情況下,用筆寫,能達到好的效果。

一、給老書法家講真相

我同學的父親是一位書法家,年近九十,被送去老年公寓,因離我家很近,我便常去看他,比他兒女還去得勤。久之,公寓裏的人都以為我是他女兒,非常羨慕他。

我也常帶些點心、水果之類送他,我說,我喜歡文學,尊崇孔孟之道。孟子言:「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我父母早過世了,無以盡孝,同學的父親也如同我的老人,來看你既合天理,也了卻了自己心願,盡一份孝心。他很感動。

知我愛看書,老人就把他珍藏的書借給我看,我也把《九評共產黨》給他看,叫他以後別再寫甚麼「頌黨恩」之類的文字了。他看完《九評》,把書給我,一再複述著書中的故事,直至聲音哽咽,老淚縱橫。我打開書,發現許多書頁都已被淚水洇得字跡模糊了。

他在我過生日時,為我寫了「壽」字條幅和一首賀詩,並竭盡全力的找些竹片裝裱來送我。我對他說:「我也能寫這種藏頭詩,我寫來請你指教。」

於是,我寫了如下一首:

老前輩積德多福大

老樹枝頭新芽壯,前人栽下後人涼。
輩出英才人尊仰,積得滿腹好辭章。
德厚自然壽延長,多行善舉體安康,
福祐子孫家業旺,大智大慧正一方。

他挺高興,於是我又寫:

法輪大法 真善忍好

法正乾坤萬物新,輪迴生死已了明,
大善大忍見真性,法船普度有緣人。
真言說與真君子,善化人間處處春,
忍為至寶行天下,好自為之莫看輕。

他馬上明白了。因為公寓裏人來人往,我們就常這樣筆談。沒人時,他對我講,以前共產(邪)黨剛來時,他的同學們就在講,現在共產黨把國民黨打跑了,以後哪個來打倒共產黨呢?他一同學就說:「哪個?當然是共產黨自己呀!」今日果不其然。

他明白了真相,他家兒女和親友也因此接受了真相並三退了,也得了許多福報。後來他又寫了詩贈我,如其中一首:

贊成都市樹白菓

自高自大根非淺,能直能剛質本堅。
雪壓霜侵何足犯,天崩地裂等閒看。
花開靜夜如曇現,果列奇珍佐客餐。
保護條文頒上殿,莊嚴挺拔煥中天。

名為讚我,實讚所有大法弟子,他明白了大法弟子的來頭、品質、作為和神聖。

二、向詩人講真相

偶遇一老同學,給他講法輪功,他默然,繼而語重心長的說:「某某,你要學會保護你自己呀……不過,你萬一有甚麼事,我會第一個來看你的。」我說:「某某,你別這樣說,我沒有你說的那個萬一,我的萬一就是萬無一失,絕對安全。」

我覺的他很有善心,於是給他看《九評》,勸他退黨。他卻接受不了,說他不屬於那一類,而是屬於方志敏、楊靖宇一類的。我告訴他:「『殺人償命,欠債還錢』是天理這一點能接受吧,那一個團體殺了很多的人,誰來償命呢?當然得由這團體的成員償命啊,你說我沒殺人,那就要宣布你已不是這個殺人團體的成員才是啊!就如一個殺人犯,要他償命時,他說殺人是右手幹的,我其它部份都沒參與,可能嗎?」

他還猶豫著,他夫人聽明白了「退黨保平安」的道理,就說:「為甚麼不退?退呀!我才不那麼傻呢。」他於是用化名把全家三退了。但我知道他思想上還有很多疑慮,而且人的思想易變,所以就不斷的給他看真相材料。他喜歡談詩,是詩聯學會主席,於是我就以請教、切磋詩詞的名義與之交流,如給友人寫生日賀詩或聯語時,不論平仄,只求達意,請他修改。在所寫文字中溶進大法真相,這樣我們就有話可談了,如我寫給友人的詩中加進:

「……稀世天法度迷津,高山流水遇知音。冰心一片助摯友,不愧新宇護法神。」「祖上積德蔭兒孫,貴在有緣識真金,常懷大法『真善忍』,壽祿自豐福盈門。」或:「秉德從道,煉就仁義禮智;行善守真,修來福壽康寧。」

他就會很有興味的跟我談起道德、修煉之類的話題,便有了共同語言。

我從不參與常人打牌、玩手機、談論世人津津樂道的話題,過生日時請同學聚會,我也不收禮,於是影響他們也改變了以前收禮的習俗。時日既久,他終於知道了大法弟子的與眾不同,寫詩讚歎道:

高潔蘊胸懷,脫俗裙釵。梅花香自苦寒來。深谷幽蘭風采異,不染塵埃。
敬業愧吾儕,博大襟懷。德馨身正育良才,篤志虔思精學術,慎守心齋。

他一再對我說:「只有你們(指大法弟子)才配得上這一句『不染塵埃』。」

三、詳寫真相信,給遠方師友講真相

有許多遠在他鄉的昔日師友一時無法見面,打電話和郵寄信件都不方便,而且牽扯安全問題,便寫了長長的真相信,詳敘我得法修煉的過程和心得,講清大法真相,托可靠之人帶去遠方,並送去護身符。這些人幾乎都是以「老革命」自居的黨員幹部,因昔日交厚,他們回信時都流露了害怕和擔憂,但都留下了護身符,並告訴我「一直都帶在身上的」。

我想有機會與之見麵時就可進一步使他們觀念轉變了,即使見不著,也可為當地同修講真相打些基礎,否則,誰能像我與他們之間彼此信任度深到可以直說而不冒風險去救他們?

四、給詩詞專家講真相

一老先生深居簡出,除談古詩詞外,不願跟人閒聊,我一直視之如父如師,便大膽送去《九評共產黨》的報紙,他卻因歷次運動挨整,嚇得根本不敢看,原封不動的退還我。

我知他喜談古詩詞,就班門弄斧,寫些不合格律的詩詞去請教,有時以正見網上同修寫的詩詞去背給他聽,讓他明真相,同時把《九評》留在他家,讓他在無人時,敢看一看,我久久不去,他也無法再還我,而且,我知道他沒膽量扔出去的。

五、寫賀詩、賀卡講真相

逢年節時或誰誰過生日時,我都會給每位同學朋友送上一張寫滿祝福語的精美賀卡,讓大家都感受到真善忍的祥和美好,理解大法弟子的友善誠意,再講真相或送給他們真相資料,也就容易接受了。

如賀同學生日:

大善之人皆雅量,德厚天賜壽綿長。
仁義禮智承傳統,兄秉誠信福無疆。
古聞流水高山意,稀世天法望珍藏。
榮膺閻閭人尊仰,慶到期頤自流芳。

六、同學會上以演講或文藝表演形式傳真相

我參加了許多的同學會,少則十幾人、幾十人,多則百餘人,這可是很好的講真相時機,我以前開會都不愛發言,更不會表演甚麼節目,可為了救人,我主動爭取發言或出節目了。先寫好演講稿或要朗誦的詩詞,他們在看和聽的過程中也就明白了。如採用正見網上同修所寫詩詞,稍加改動,使之適用於當時場景的文字。

七、以征聯形式講真相

曾懇請同窗好友或文學知音為我搜集對聯、格言、謎語、諺語之類教育兒孫,既可了解他們的喜好,又拉近彼此距離,喚出他們本真的善念,以文字交流形式談心、送真相。

如以「隱功績於無形情心自適」求下聯,讓他們在思索後為我的下聯作評判:

我的聯語是:

隱功績於無形情心自適;
明宇宙之法理執著全拋;
似平仄不嚴,又改為:
隱功績於無形情心自適;
行宇穹之大道福樂無邊。

另副:「人心失控,社會叢生亂象;道德回升,人間一派祥和。」也獲贊同。

我所接觸的人群中,不乏作家、詩人或文學愛好者,也頗能理解我的心曲,與之交流之後,十分感慨的說,要去和其他同伴探討一番,實際也就幫著傳真相了。

有些朋友,在其它場合也在講我的故事,講他們親眼見證的神奇。當有人拒絕真相時,明瞭真相的會幫助我叫他:「你拿著吧,有甚麼好怕的!」當有人看了《九評》嚇著了,明白的人會告訴他們:「沒關係的!看不看聽不聽,是你自己的事啊,你又不損失甚麼。」那人也就收下了,看了,也退了,得救了。

甚至有人背地罵我:「一來就講那個事。」卻也幫著傳了真相,在座的聽他一罵,知道了我是大法弟子,竟輾轉找到我家,說明他們從前也煉功,怕迫害,放棄了,要從新走回來。

八、抄寫大法歌詞或詩作送給有緣人

大法弟子的歌和詩都凝聚了同修們的心血和能量,師父《洪吟》中的詩句及法都有鎮邪滅亂之神力,能打動人心,喚出良知,震懾邪惡,再加上大法弟子的正念,「寫兩筆字兒,字不在好壞,可有功啊!」,所以我抄寫一些大法詩詞文字送人,人們也樂意收下並信服,如抄寫《緣中緣》、《快醒》等歌曲,抄寫「無字歌」等。

當親友遭受痛苦時,給他抄《真善忍好》

真誠待人好,
善念天知道。
忍苦自得樂,
好人有好報。

九、給明慧網等刊物投稿,寫稿的過程也是一個非常神妙的修煉提高的過程

大法弟子所創辦的各種媒體都是助師正法救人的,所以會有許許多多正神的加持,更有師尊的無邊法力在掌控著,這是我在寫稿過程中的親身感受。

曾經一段時間,我處於「百苦一齊降」[2]的險境,憂悶恐懼,妄念叢生,無處可訴,師父點化讓我記起了「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3],又見《明慧週刊》上一篇《擺正基點》的交流文章,於是拿起筆來,寫下:「蕩盡妄念,跟師父走到底,直至圓滿回家。」準備寫好此文去參加第五次大陸大法弟子書面交流會,在寫文章的過程中,十分神妙的悟明白了平日許多混沌迷茫不解的問題,最後寫下「有師在,有法在,甚麼也不怕」,「有師在,有法在,誰也動不了我」,「有師在,有法在,誰也干擾不了我」,「有師在,有法在,誰也沒有資格考驗我」,「有師在,有法在,誰也不許迫害我,誰迫害誰有罪,誰迫害解體誰」,「有師在,有法在,弟子一定能跟師父走到底,直至圓滿回家」。

文章還沒發出去,我便感覺到妄念消失,神清氣爽了。所以後來一再勸同修寫稿呀,寫稿呀,那種美妙殊勝神奇真是無法言說,在加深理解法的狀態下,突破難關,歸於正道。

以上是我個人認識,層次所限,不符合法之處,望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