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賜神筆世間行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日】 「神筆震人妖 快刀爛鬼消 舊勢不敬法 揮毫滅狂濤 」這是師父在《洪吟二》中的詩詞〈震懾〉。從法中我悟到:寫文章揭露迫害,寫心得體會與同修交流,記錄師父傳法中的點點滴滴,見證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這都是在反迫害,是在用寫文章的方式助師正法。對於在寫文章方面有專長的同修而言,這也是師父慈悲賜予的一大利器,我們應該最大限度的利用好師尊所賜的神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一、悟到用寫文章的方式助師正法

以前我根本沒有意識到通過寫文章來反迫害,助師正法。那時總是從明慧網索取,看到同修們的文章,經常被字裏行間的慈悲打動,被同修們的大智大勇震撼,卻從來沒有想到我也是大法中的一粒子,用筆記下同修們助師正法的感人事蹟,寫出大法弟子在助師正法過程中的心得,見證這段「人神同在」的歷史。

大約十年前,我試著向明慧網投了一篇針對本地迫害的文章,文章在《明慧週刊》上登出來,後來看到外地同修也在討論這篇文章,這件事給了我很大的鼓勵和啟發。

寫文章揭露迫害,一方面可以真實、快速的曝光邪惡,遏制邪惡因素;另一方面,寫文章時自己的狀態會反映出來,狀態的好壞會影響文章質量,但是寫文章的同時也是一個清理自身不正因素的過程。其實,寫文章過程中時時都能感受到師父慈悲的加持,在師父的加持下,就能衝破干擾自己的邪惡因素,歸正一切不正因素,寫出來的文章就自然帶有純正、慈悲、祥和、震懾邪惡的因素了。

二、在看守所裏寫文章勸善

我曾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近兩年,剛開始時,我有點看不起看守所裏的刑事犯,覺得他們素質低下,看守所裏經常有牢頭獄霸的現象,每個監號裏都有各種陰暗的陋習存在:打人、罵人、剋扣錢物飯菜、變相懲罰折磨、冬天淋冷水、侮辱、性虐待……這些各式各樣的變異因素,充斥了整個空間場。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在這些刑事犯身上發現了很多閃光點:他們普遍的痛恨中共邪黨,與人交往時講道理、大氣……後來進一步悟到:今生這些生命雖然犯了錯,但是在歷史上也都曾是了不起的生命,他們生命的本源都是偉大的神,毅然拋下神的光環,選擇下走,這本身就是對大法的堅定信念!而且在大法洪傳的時刻,他們不惜失去自由之身,在這人間魔窟中與大法弟子結緣,這不就是他們生生世世期盼的法緣嗎?我有責任喚醒他們被塵封的本性。

怎樣喚醒他們呢?

我想到了看守所每月一次的演講,就是看守所規定題目,每個監號交一篇演講稿,抽選出優秀文章,在廣播裏向全體被關押人員演講。於是,我就想到通過演講的方式勸善。

師父在《精進要旨》<清醒>中說:「我經常講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地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我不只教了你們大法,我的作風也是給你們留下來的,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

我悟到,要改變一個人,只有從內心深處讓他醒悟,才能真正改變。我就把我從大法中悟到的法理融貫到古今中外的典故中,結合古今中外的歷史,整理出歷史典故中的真誠、善良、忍讓、寬容、大義、正信等方面的例子,如屈原的九死未悔,關羽的義薄雲天,李白的傲視權貴,蘇東坡的寵辱不驚,岳飛的精忠報國,基督徒的堅貞不屈等古今人物,都從正的角度選取素材融貫到文章中,和現實進行直觀的對比,一方面故事能勾起他們的興趣,另一方面,大法弟子的語氣、體悟的道理,能夠從心靈深處打動人,能喚起他們本性的一面,從而讓眾生認清真偽,明辨是非。

我寫的演講稿每次都被選中,演講時,四週非常安靜,我感覺自己變得非常高大,像站在非常空曠的高處,用盡自己的一切,在呼喚眾生的本性。我念出的每一個字,順著電波,流過喇叭,直擊聽者心靈的最深處,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祥和的心態,真誠的呼喚這些生命的本性,讓他們本性的一面復甦。有時,念到中途,覺得這些眾生身在苦中不知苦,不禁眼角濕潤,念出的字句更帶有慈悲祥和之意……

每次演講完後,看守所裏都掌聲雷動。我轉身回監號時,不斷的有窗口傳來讚揚聲:「法輪功,講的太好了!」「法輪功,真了不起!」回到監號時,同室的人對我豎起大拇指:「講的真好!你講的時候,我心裏發酸,很感動!」 後來有同修告訴我,說我在看守所念演講稿時,她們監號裏經常會傳出抽泣的哽咽聲,她自己也很受感動。

幾個月後,無論是看守所裏的所長、警察,還是後勤人員和刑事犯人,都知道看守所裏有一個文章寫的特別好的法輪功學員,經常有其它監號的警察主動和我打招呼,聊天,我也順勢和他們講真相

同時,我也加大了發正念和講真相的力度,慢慢的,我所在監號的環境逐漸歸正了,被關在一起的刑事犯基本上都聽聞了大法真相,大多數都做了「三退」。有些在監號裏流動關押的刑事犯,我也盡己所能的告訴他們真相。每天早上,同監號的刑事犯人都督促我煉功,有時,我盤腿坐著,旁邊的人就小聲提醒:「別打擾法輪功(學員)煉功!」而看守所也開始了聲勢浩大的打擊牢頭獄霸行為的整治工作,看守所的環境有了很大好轉,特別是非法關押大法學員的監號裏,學員的處境也有了較大改善。從看守所出來時,我帶出來近百份三退人員名單,其中有一個是看守所管後勤工作的警察。

三、收集整理本地迫害綜述

近幾年,我發現很多地方都有揭露邪惡對本地學員進行殘酷迫害的綜述。對本地迫害情況的整理,不僅能及時反饋本地學員被迫害的最新動態,而且可以將邪惡迫害手段之卑劣、程度之殘忍進行大曝光,讓世人更清楚的認清中共邪黨。這是師父正法進程對我們的要求,也是在寫作方面有專長的同修不可推卸的責任。

我們地區在這方面還是一個空白,很多學員被迫害過,但是網上只有零散的幾句話,或者一些不成體系的報導。於是我萌發了寫本地被迫害綜述的一念。

首先我在明慧網上輸入本地城市名,將所有的迫害信息全部下載下來,大約有幾千條,再以年為單位把被迫害消息放在不同的文檔裏。接下來以被迫害學員為主線,用excel把每位學員被迫害的消息匯總在一起,這樣,每一位學員被迫害的情況就一目了然了;然後把所有被迫害情況分為「本地被迫害概況」、「被迫害致死」、「失蹤」、「被非法關押」、「被強制洗腦」、「被勞教」、「被判刑」、「經濟迫害」等板塊,將被迫害學員分別導入這些板塊中,最後形成本地被迫害綜述。

寫這篇文章時,最大的困難在於梳理、落實被迫害學員的細節。明慧網上二零零零年前後幾年的被迫害消息只有一個大概描述,很多地方語焉不詳,甚至很多學員雖然被迫害了,但是網上沒有曝光,也有一些學員被迫害的事例一帶而過,這就需要找當事人了解。有時需要輾轉多次才能得到所需信息,有的信息因為無法找到學員了解具體情況,而不得不暫時擱置。

還有一個困難,明慧網上曝光的學員被迫害的過程有詳有略,太詳細的就需要適當刪減、整理,太簡略的就要適當補充,這個工作很龐雜,既要寫出同修正念正行的事例,又要讓人不覺囉嗦,這兩難之間經常很難取捨。

再有就是時間上的安排,白天我要上班,晚上有時也要工作到八、九點,每天能夠真正用來整理、寫作的時間很少,我就儘量的抽時間,經過幾個月的收集、整理、刪減、修改,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整理出了《本地被迫害綜述》,之後又陸續整理出《揭露「六一零」惡人惡行》、《 「六一零」惡警近期惡行》、《邪黨對訴江學員的干擾》、《近期大法弟子被騷擾、迫害情況》、《由遭報的政府官員想到的》等等文章。投稿後,明慧網很快登出,本地學員幾乎不知道這些文章是誰寫的,本地學員把這些文章都編入本地真相小冊子進行散發,由於這些都是發生在我們身邊的真實事例,對本地世人明白真相起到了很大幫助。

此後,本地出現任何針對大法學員的迫害,我就儘快找到相關學員了解情況,迅速形成文字,第一時間發到明慧網進行曝光。有一次,本地有一位學員被綁架了,我不知道找誰能了解到具體消息,一個人在街上徘徊,突然腦中蹦出來一個學員的名字,我就向他家走去,一抬頭,一個廣告語映入眼簾:「做別人做不了的事」。我悟到這是師父的點化:我在寫作方面有專長,曝光本地邪惡,用師父賜予的神筆助師正法,這就是我的責任。義不容辭,必須做好!

去年,我發現鄰市也沒有揭露邪惡的迫害綜述,而我是在那裏得法的,於是,就開始整理鄰市的被迫害資料。這一次有了以前的經驗,整理時方向明確,幾個月後,鄰市的迫害綜述也在明慧網上登出來了。

在整理被迫害綜述的過程中,由於自己的懶惰和求安逸之心,一再延緩了文章的完稿時間,中途多次有想放棄的念頭干擾,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堅定的堅持下來了。如果沒有師父的點化與加持,弟子很難完成這些繁複的整理工作。整個過程,弟子只不過動了動手,所有的一切,都是師父巨大威德的體現,都是師父對弟子的有意成就。

四、結語

用寫文章的方式來證實大法,反迫害,很容易陷入到證實自己的誤區中。有時,會顯示自己的文才,有意用一些華麗的詞句;有時,文章發到明慧了,上網後就迅速查找文章發表了沒有,發表了就會沾沾自喜,沒有發表就會悵然若失……

其實,在寫作方面有專長,能夠在正法時期用寫文章的方式反迫害,這一切都是師父恩賜的神筆,是師父的威德和正法的需要,所有的一切都是師恩浩蕩的體現。作為弟子,怎能貪天之功?我們只有傾盡自己的一切認真配合師父正法的需要,才能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與苦度,才能真正無愧於「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一亙古以來都沒有的無上榮耀與威德。

最後弟子獻詩一首,遙拜師恩!

層層下走覆封塵,輾轉輪迴不知由。
末世欣聞轉法輪,法子喜登瓊玉樓。
妖魔亂舞九九錯,風雨如晦十八秋。
師賜神筆盪群陰,穹宇剔透從此秀。

弟子再拜師恩!
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