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家四代人感恩師尊的慈悲救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九日】我今年六十三歲,大專學歷,工程師,在企業做過設計、高管等職業。我妻子一九九四年參加師父的面授傳法班得法修煉。隨後家人相繼得法。現在四歲的孫女也是大法小弟子。優曇婆羅花曾經在我們家開過四次,我們家感恩師尊的慈悲救度。

母親

母親修煉大法前是文盲。一九九六年春請到《轉法輪》後,在師父的加持下,在我父親、我兒子的幫助下,不到一年就可通讀《轉法輪》了。母親以前面黃肌瘦,手無縛雞之力;修煉後神采奕奕,無病一身輕。

二零零零年春,因為進京護法、還師父一個清白,母親遭非法拘留、做奴工、關洗腦班摧殘。他們叫母親寫不煉功保證,我母親沒有寫。從洗腦班回來後,除了我們家人同修外,也接觸不到其他同修,也看不到新經文,社區人員不斷騷擾。以致二零零六年七十六歲時,被舊勢力拖走了肉身。按照母親修煉前的身體狀況,這個年齡是師父給延續來的。

幾年後我做了一個夢,夢到我母親三、四十歲的模樣,在我身邊,馬路對面惡浪滾滾,好像是大劫難到了,但我母親很安全。我確信:是師父救下了她的生命。

我和妻子

一九九八年春,有一天我過馬路走在斑馬線上,路上也沒有甚麼車輛,正好是綠燈。可是當我走到慢車道的中間時,一輛快速行駛的摩托車衝我而來。霎那間,在離我不到半米的位置,那輛摩托就像撞在了一堵牆上,摔倒了。我愣了一下,想扶起摩托車,可他快速爬起來,衝我就想打,我沒有動。他也愣住了,他看了看自己摔壞的摩托車說:「我的車壞了,你得賠我呀!」我想我是煉功人,得高姿態,不管這事怨不怨我,他要我賠,我就賠吧。我說:「行,你看賠多少錢吧?」他一看我這麼爽快,也不好意思了:「就五十塊錢吧。」實際上,那車壞的五十塊錢是修不好的。我當時就想是師父保護了我,而且我是不是還了一條命呢?

二零零九年秋的一天,我走在我家附近的一條沒有人行道的不太寬的馬路上,從身後馳來一輛車,把我撞出十多米遠,摔在地上。我想我是煉功人,沒有事,我從地上爬起來,坐在路邊,腦袋空空的只有一念:我是煉功人,沒有事。不知誰報的警,警察來後要送我去醫院,因為是在家附近,有一些認識我的人也勸我一定去醫院檢查一下,我堅決不去,我說沒有事。當時腦袋空空的,警察看我堅決不去,就讓我去交警隊簽個字,我同意去了。起來時我看到撞我的是輛中巴車,右前角有個癟窩,地上還有燈罩的碎片。

當時確實沒甚麼感覺,但是到了夜晚,渾身疼痛了。我的念雖然很正,但法學的不好,妻子雖是同修,也不太放心,堅決要我去醫院檢查一下,我同意了。妻子深夜陪我去醫院檢查,檢查結果一切正常,這是師父幫我還的第二條命,沒幾天身體就漸漸好了。當時悟性很差,只知道是師父保護了我,大法已經遭迫害了,也沒有站出來進京護法,很是慚愧。直到二零一零年的一次集體學法中,我從同修那裏請回了全套大法書,花了兩三個星期的時間讀完,才知道以前法學少了,要多學法,勇猛精進了。

二零一四年五月,單位又組織員工體檢了。作為修煉人,我有幾年沒有參加了,可那時我心血來潮,去參加了。檢查後醫院用電子檔文件提前通知公司並轉達給我檢查結果:膽囊息肉異變,需立即去醫院複診。我想考驗來了。那時雖然人很瘦,身體並沒有感覺任何異常,作為一個修煉人,我沒有病,一切都是假相,因此沒有理會這次體檢,更沒有去複診。

我想也換換修煉環境吧,我請了三個月假回家,在三件事上投入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後來我又續了假一直沒有上班。二零一二年,我們家就成立了資料點。二零一五年我和妻子同修都積極參與了實名訴江。年底我乾脆辭去工作,我知道這是師父幫我還的第三條命,延續來的生命是讓我修煉的,一切事都以師父安排的三件事為主。

有一個朋友一家三代都是黨員。跟她講了幾年,她都沒有明白大法真相。通過我這次身體的變化及我們家四代人受益的故事,她們全家對大法有了全新的認識,不但全家退出了邪黨,朋友還走入了大法修煉。

我妻子是一家大型企業的員工,得法時剛三十出頭,不是為了祛病,也不是為了修煉。因為岳母和其他親戚想參加傳法班及我的積極鼓勵,她參加了。目地是參加學習班,每天能在學習班旁邊的舞廳跳舞。得法前,大便就不太正常,幾天解一次而且很難解,由於年輕也沒有在意。得法不久,有一天,肚子不舒服,肛門有墜疼的感覺。到醫院檢查,別人都一查而過,她被反覆從一個大機器裏拖出去拖進來的檢查,醫生還背地裏嘀嘀咕咕,幾天後才能拿檢查報告。回家後妻子就精神崩潰了,我說:「修煉人沒有事,是師父給你清理身體,也是考驗呢。」後來她跟我說,那幾天她把後事都安排好了。幾天後的檢查報告都不敢自己去拿,還是讓我去拿的,檢查結果一切正常。後來她明白了,是師父幫她祛病的一種反應,把那個病灶拿掉了。妻子修煉後無病一身輕了,萬分感謝師尊!

從那以後,妻子開始真正修煉了,舞也不跳了。二零一五年五月訴江被邪惡盯上,年底我們夫妻倆被綁架、非法抄家、非法關押、多次騷擾等迫害,雖經坎坷,但無悔的走了過來。

兒子和兒媳婦

我們得法時兒子剛上小學,大人學法煉功他也跟著學煉。在學習上,我們沒怎麼管,中考以剛達線分數考上市重點;高考考入二本,後該校升為一本大學。大學畢業後,在一家大型國企工作。幾年後,到另一家大型中外合資企業做技術工作,工資翻了一番。三退大潮剛開始,他就退出團隊組織了。在大學他是班長,有機會入黨,為了好找工作他也想入,輔導員也找過他,但是幾次都錯過了。參加工作後有一種狡猾的思想:先在組織上入,後在神那裏退。可是陰差陽錯等原因沒能入黨,冥冥之中有神靈護佑。

通過學法和我們之間的交流,我兒子提高了認識:入了邪黨就同流合污了,宣了誓是要兌現的,天要滅這個壞事幹絕的中共,它的黨團隊員都會做陪葬的,幾年前他徹底放棄入邪黨的念頭了。可這並沒有影響他的工作,相反這幾年還晉升、加薪。我兒子知道感恩,為大法救人的項目出錢出力。

兒媳婦大學沒畢業就三退了,大學畢業(三本)順利進入一家大型國企搞市場營銷。幾年後,幾乎和我兒子同時進入另一家大型企業也是市場營銷,工資翻了一番。這一家企業是高科技企業,以前這些崗位都是招的一本或名牌大學畢業生,這次招聘特別放寬了。真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啊!

孫女

孫女還不會說話時,我們就在她身邊念師父的大法和「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會說話時,我們就教她自己念了。有時我們也帶她到師父法像前敬拜師尊,向師尊問好。我一打開電腦,她就要看師父。我們學《轉法輪》時,她要看師父法像和法輪圖形。孫女念九字真言時還要加上一句:「師父好!」孫女現在已經四週歲了,除了上醫院體檢、打預防針外,從沒去過醫院,有甚麼感冒發燒的,我們和她一起念九字真言就好了,所以孫女身體很好,也很聰慧,她的蓮花手印比她奶奶做的都標準。帶她出去講真相,她非常配合,不哭不鬧,直到我真相講完。有時還領我找有緣人講真相,發真相資料。

平時我們還注重她心性的提高,比如她摔倒了,哭了,旁邊有人說:「你自己摔倒的,怨誰呀?」我立即會更正說:「不能這樣講,即使別人撞倒你了,你也不能怨別人,因為你是修煉人,要無怨無恨。」她馬上就不哭了,她經常說她是修煉人。有一天讀法給她聽,她突然說:「師父來了!」我趕快說:「快喊師父好!雙手合十!」我知道師父給她開天目了,有時在家裏她還能看到旋轉的法輪。後來她經常想看師父,我說:「那你就學法吧,學法師父就來看你了。」所以她很愛學法。

兩歲多的時候,我們帶她到公園玩,不小心從一個一人高的地方一頭栽下來,我趕快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立即化險為夷,連皮都沒破。上個月,她在家溜旱冰,叫我攆她,她溜的很快,一不小心摔倒,頭向牆根撞去,可頭離牆根還有一指的位置就停住了。我抱起她就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她也跟著喊了一遍,最後她說師父剛才摸她頭了。我說:「師父摸你頭是在保護你呀!要不你頭就撞到牆根了,那就慘了。」她說:「謝謝師父!」我也跟著說:「謝謝師父!」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