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媳得法受益的故事


【明慧網2004年4月25日】我婆婆修煉法輪功前,心臟病特別嚴重,三天兩頭犯病不能動不說,她還不能受驚,窗簾也不讓拉開,大小便都得在屋裏,隨身不離速效救心丸。一年花不少錢不說,啥也幹不了,還要人伺候。聽說氣功能治病,她也找過氣功師看,可看了就好兩天,過後又不行了。婆婆想,如果能煉一種功能夠永遠有勁就好了。還有我和婆婆脾氣不和,平時矛盾很多,我倆根本不說話。

在1996年修煉法輪大法後,婆婆按照「真、善、忍」修煉自己,做事先考慮別人,為我們著想,心性提高了,身體淨化了,常年帶在身上的藥不吃了,經醫生檢查說她心臟很好,婆婆的變化我看在眼裏,我抱著有求之心97年春也開始煉法輪功,通過修煉家庭和睦,身體健康,全家都受益。

1999年7月20日,全國開始鎮壓法輪功,江××硬是把善良的民眾推向對立面,我們連自己的信仰自由也沒有。我懷著對國家的信任,依照法律公民有上訪的權利,去了北京上訪,誰知法律也不頂用。法律是甚麼?我得到的答案是有權就是法,他們根本不給我們說話的機會。到北京一聽是煉法輪功的就抓就打,說是江澤民或上邊叫這樣做的。

通知縣、市把我們帶回後,在縣政府,政保科副科長搜我們身,把我們身上的錢都收了,我們一共四人,現金一千五百元左右。起先我以為是搜身上的大法經文,誰知他們只要錢,不要經文,拿上我們的錢他們就去大吃大喝,把我們銬在屋裏,這就是共產黨員。我們給他們講我們都是做好人的,通過修煉家庭和睦、身體健康了,誰知他們不聽還打我們,罵我們。後來把我們送到縣看守所,在那裏他們像對待犯人一樣,若法輪功學員堅持煉功,就給他們戴背銬,吃喝拉睡都得人伺候著,關了我一個月,才讓家人去接,還得罰款3000元,回來後還經常有派出所、大隊的人來家監視。每到過年、過節、國家開會就會有鄉政府官員在家監視,連出去買東西都不讓,我說你們放著打架、鬥毆、殺人、放火不管,管我們這些好人幹甚麼?他們說沒辦法上邊叫這樣幹的。

經過這些事,由於婆婆膽小,加上家庭的壓力,媒體造謠欺騙,她不敢煉了。2001年底身體又覺得不對勁,臉色蒼白,渾身沒勁。去省二院檢查是障性貧血(不造血),輸點血就好幾天,不輸了又不行了,而且牙齒、鼻子也出血,醫生說這病還沒有特效藥,可是孩子們也不能眼看著娘等死吧。醫院給開了藥方,為省錢我們去藥房買藥,就這樣一年花了一萬多元,這對我們農村家庭已經是很重的負擔了。

2003年鬧非典那段日子,她經常去大法弟子家,她不識字,大法弟子給她念大法書,她放下了這顆心放下了病,又走上了修煉的路。我們去幹活她在家給孩子大人們做著飯,現在身體特好。

大家想想,我通過修煉大法受益很多,婆婆也是,大法救了她兩次命。俗話說:「受人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大法給了我們這麼大的恩惠,在大法遭到誣蔑的時候,我們能不站出來說句公道話嗎?我們告訴大家法輪大法好,這也有錯嗎?這樣做是在反對政府嗎?我們都是農村的婦女、老太太,也沒文化,我們反對政府幹甚麼?作為修煉的人我們按照大法的要求,踏踏實實的做好自己應該做的工作。怎麼能說我們上訪說句真話是參與政治,還把我們當成敵人看,對待我們煉功人比過去日本人進中國還狠。江澤民對我們背地裏實施的是「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有的警察甚至強姦修煉法輪功的女學員,在江澤民流氓政策的縱容下,至今逍遙法外。師父教我們煉功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處處事事為別人著想,面對殘酷的打壓和迫害,我們仍抱著善心勸戒那些參與迫害的人,江澤民出於妒忌心,毫無理智的對法輪大法的迫害是不得人心的,不要在無知中為其送命,害人害己。法輪功學員哪個不是在遇事找自己的不足,做好人,為別人;而貪污受賄、以權謀私幹壞事的又是哪些人呢?是非善惡,不是鮮明的對照嗎?

我奉勸所有善良的人們用心想想,明辨是非,分清善惡。現在法輪功在世界洪傳60多個國家,短短幾年,修者上億,獲得各國褒獎超過千項。我們頂著殘酷的打壓送傳單到您家門上,也是為了您和其他國家的公民一樣有知情權,想讓您了解到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希望您不再被謊言欺騙,能因您的善念、善行而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小小傳單吐真言
誠願君心細分辨
善待大法一真念
天賜幸福永平安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