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族家庭修煉法輪大法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七日】我是來自於蒙古族家庭的法輪功學員,丈夫和兒子也都是法輪功修煉者,因為我們的漢語不太流利,所以這篇文章由我和丈夫口述,同修幫忙整理成文,以告訴世人法輪功(法輪大法)帶給人的美好。

一、兒子的故事

我和丈夫在二零一零年同時走入修煉法輪大法,兒子那會兒才五、六歲,已經知道大法好。得法初期,我脾氣差,孩子調皮,我就忍不住打他,這時候,他會認真地告誡我說:「媽媽,你是個修煉人,不能打人,好好學法輪功吧。」

等兒子長到十一、二歲的時候,他開始跟漢族朋友講真相,說天上有個大佛,讓對方好好想著這個佛,等以後遇到災難,佛就會救他。一次,這位漢族孩子來家裏做客,看到師父的法像,很好奇,孩子告訴他說,這就是天上的那尊大佛。事後,我生起了顧慮心,提醒孩子別提「法輪功」三個字,他聽後反駁說:「真奇怪啊,媽媽,師父一直說救人救人,你們為甚麼不救人?難道我告訴別人真相不對嗎?」

他的反問讓我很慚愧,生活中的一些事情也讓我看到了孩子的純真善良,看到了我與他的差距。

一次,我們一家三口坐公交車外出,在路過汽車站時,上來一位蒼老的大爺,他拄著拐杖,憋氣憋得很厲害,彎著腰走路十分吃力,上車後,才發現坐錯了車,想下車,又特別費勁兒,只能無奈地等待車開到終點。

兒子看到這種場景,難受得想哭,丈夫便提議領著大爺打車把他送去目地地,這本來是件好事,但由於嫌麻煩的心和面子心作祟,我否定了他們倆的想法,下車後,兒子拉著我的袖子責怪說:「這老爺爺多可憐,這樣的人你不心疼,你還是大法弟子嗎?」直到回家後,兒子的情緒還沒能平復,哇哇大哭地跟他姥姥講述這段經歷,說我是壞人。

平時在家裏,孩子每天都會給師父的法像燒香磕頭,學校發生了甚麼事也會回來跟師父念叨。六歲的時候,他剛上學前班,學校舉行升旗儀式時,幾千名師生一起參加,他就在心裏默念正法口訣。戴紅領巾的時候,家裏人告訴他要滅這個不好的東西,他回答說,我早就滅它了。

後來老師在課堂上講關於雷鋒的故事,讓學生回家後寫相關作文,兒子每寫一個字就默念一句正法口訣。

一次,孩子的姥姥在家發正念時,正好有同學來找兒子,同學要進奶奶那屋,兒子伸手擋在前面說:「不能進,奶奶要睡覺了。」家裏來人敲門,正在學法的姥姥拿著書去開門,兒子也會提醒她,先把書放起來。

兒子很珍惜糧食,吃東西從不剩飯,一剩飯就著急,讓家長幫忙吃。有一回,他拿了兩個燒餅蹦蹦跳跳地吃,實在吃不了,就懇求他爸爸幫忙,他爸爸說不吃,他就說:「吃吧,爸爸,你的眾生需要。」

二、丈夫自述修煉故事

我的漢語不夠好,能聽懂別人講的話,但說不流利,也不會讀漢字,連拼音都沒接觸過,每次讀《轉法輪》的時候,一遇到不會的字我就停下來問妻子,甚至一個字一個字的問,在妻子做飯時,我會追在她後面問個不停,我問完了,她的媽媽又去問。

時間一長,我覺的這樣學下去不是辦法,就決定自己學漢字。我邊看書邊翻閱《漢蒙詞典》、《學生漢蒙詞典》,並天天做筆記,把每一講不會的字列出來整理成表格,因為剛開始不懂拼音,只能在不會讀的漢字旁標注上發音相近的蒙文。

自學兩三個月後,我跟妻子說自己學的差不多了,拿著本子給妻子念,發現好多字念的都不對,發音不準確。後來妻子就在旁邊標注拼音教我念,前後學了大概半年,我終於能用漢語通讀《轉法輪》了,現在的我已經四十多歲了,如果不是為了學大法,我是不會接觸漢字的,感謝師尊的慈悲加持,讓我能夠通過漢語理解大法博大精深的內涵。

在我剛得法後的兩年,一次車禍讓我見證了大法的神奇。那時我正騎著自行車過馬路,一輛闖黃燈高速行駛的轎車迎面向我撞來,車速至少有60,我整個人被撞飛後砸落在轎車上,又從車頂掉落在地上,並滾了好幾個圈,自行車被撞得像麻花一樣,轎車又行駛了五、六十米才停住。我覺的司機闖燈肯定是因為家裏有急事,就讓他們離開了,旁邊的朋友後怕之餘還替我打抱不平,說他要是像我這樣被撞,肯定會向司機要幾萬塊錢。

我知道正是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大法,才使自己能夠在遭遇危險後毫髮無損,也是因為修煉了法輪大法,使我能遇事換位思考,擁有常人無法理解的豁達心境。

蒙古人具有佛性,當我以第三者的身份向身邊的蒙古族同胞講真相時,他們都能接受,我們也會直接告訴親戚朋友大法是佛法,自焚是假的,回老家的時候將蒙語版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寫在紙上傳遞給親友,並告訴他們自己得法後的改變,叮囑大家要常念紙上的字。

得法前,我愛喝酒,妻子脾氣不好,因此夫妻倆經常爭吵,現在我們的家庭環境變的很和睦。孩子很自豪地說:「我們學校裏就我一個人得法,災難來的時候我們能平安。」

孩子的奶奶不會漢文,聽過兩遍蒙語版的《轉法輪》後虔誠的篤信大法,經常跪在師父法像前,一跪就是一兩個小時。沒過多久,她腫脹的肚子便消下去了,手上乾癟的血管全通了,現在無病一身輕。孩子的姥姥得法前患有氣管炎、腰椎盤突出、腿疼、頭痛等疾病,得法初期,老人不識字,就拿著牙籤一個字一個字的點著《轉法輪》看,並說:「這是佛經,我要自己看。」

那時妻子的妹妹天天給老人用蒙語翻譯書中的法,她也每天聽法,卻因為語言受限,聽不懂。兩三年後,老人已經能用漢語通讀《轉法輪》,且所有的病症不治而癒。

我們全家人都在大法中受益,真切的感受到了師父對我們的呵護和慈悲,我特別感恩師父,有時候煉著功,眼淚就止不住地往下淌,心裏頭的話無法用言語表達,做的不好時候,就會感覺很羞愧,有時候發過脾氣都不敢看師父法像。

謝謝師尊慈悲,帶給我們的美好的一切!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