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保護 走出講真相證實法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九日】二零零零年一月,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至今二十年了,回顧這二十年的修煉歷程,沒有師父的慈悲保護,根本就走不到今天。我深深的體會到,只有堅信師父,堅定正念,才能走出中共製造的這場邪惡的迫害。只有踏踏實實的學好法,深入的理解好大法,才能做好師父讓我們做好的三件事。

一、得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從電視上第一次知道了法輪功,給我的第一個直覺是當權者恐懼法輪功,我很好奇,政府為甚麼如此恐懼法輪功?這樣大肆宣傳抹黑法輪功怎麼的,但我從未發現身邊有甚麼關於法輪功的恐怖事情發生。按理說,若真是宣傳的那樣,我們應該有所耳聞啊。看到電視上播放的撕毀大法書的片段,不明白那些人為何臉都變形了,他們如此的仇視大法,感覺怪怪的。

而且電視上天天基本花大量時間都是播報法輪功如何如何,全是評論性的語言,隻字不提法輪功書籍裏的具體內容是甚麼。當時我就想,要是能看看法輪功書就好了。當看到電視上車子碾軋法輪功書籍、磁帶、光盤,就好想自己能擁有法輪功書。當時,我也沒在意自己為甚麼會有這個想法,這念頭閃過之後,就沒再關注這個問題了,然後就忙我的學業了。

從學校畢業後,上了半年班,一次偶然的機會,到一位同事家玩,突然在她家桌上看到《忍無可忍》這篇經文,忍不住拿起來,一連看了好幾遍,我似懂非懂。那天晚上,那位同事給我送來了《轉法輪》,囑咐我要一次性看完,我非常高興的接過書。

那晚看到凌晨兩點多鐘,看完了《轉法輪》,第一遍沒有看明白,只是發現跟宣傳上說的根本不一樣。馬上又看第二遍,記住了一句話「佛法修煉你要勇猛精進的」[1],而且在早上做了一個夢,在《轉法輪》第一頁上,顯現很多佛、道、神。我又開始看第三遍,越看越愛看。就這樣,放不下這本書了,我如飢似渴的學法,後悔自己為甚麼不尋找大法書?

那時,我教三個班的課,每個班七十幾個學生,每天感覺很累,下班後,我都要先休息一下,才開始做飯。儘管如此,我每天都保證看三講法,看的很入心。因為時間很緊,好在我是一個人,這很好安排。生活一切從簡了,業餘娛樂全部取消,除了工作,基本的生活所需外,全身心的學習師父的講法。很快的,師父講的初期反應,我基本上都體驗到了。多年的黨文化思維、不良習慣等不知不覺中在大法中得到了歸正,心態也變的祥和了。

我親嘗到了大法帶來的美好。學校放假後,我把大法書籍、錄音帶、磁帶等帶回了老家,我的親人朋友也有多人陸續修煉大法,他們也得到了大法的福澤,現如今,他們正在努力的做著師父讓我們做好的三件事。

二、講真相中 師父保護化險為夷

一天掛真相條幅

當權者瘋狂的打壓法輪功修煉群體,鋪天蓋地的誹謗大法,不明真相的世人被謊言毒害著,我覺的我非常有必要告訴人真相。然後就利用空餘時間掛條幅,發資料。我多想世人也像我一樣,了解大法,珍惜緣份,有機緣能走進修煉中來,不要錯過了這千載難逢的機會。但是,受毒害的世人太多,他們敵視大法,敵視大法弟子,在這場迫害中推波助瀾。

一年的除夕,我和弟弟在農村掛真相條幅,那晚沒有月光,我們打著手電筒,一路掛著真相條幅。當走到一個村的院子外的路邊,正往一根竹竿上掛的時候,一個男子的呵斥聲傳來,問幹甚麼的,並用手電筒照我們,我們趕忙把手電筒一關,就朝山上跑。估計沒有跟上來,聽見遠遠的狗叫聲。我們打算走另一個方向去掛,這時,我身上的傳呼機叫了,一看是一位同修在呼我,我們就決定回家了。

回到家不久,就聽見幾個摩托車在村中急速的轉悠,這種情況很少有,在寂靜的鄉村夜晚,顯的很不尋常。我跟母親同修說,我們馬上發正念,弟弟說他到屋外去看看。發了一會兒,弟弟進屋說,剛才一隻獵犬到了我們家門口,他一跺腳,低吼一聲,那獵犬就跑了。我心裏很平靜,對家人說,沒有事。然後,我們就踏踏實實的睡覺了。那晚,摩托車在村中轉了很久,然後就離開了。

後來我尋思,那晚有件事很奇怪,那麼晚同修呼我幹甚麼呢?遇見她的時候,她說她沒有呼過我,我才明白,是師父讓我們馬上回家。原來,那些地方,同修多次發過資料,那晚那些地方有蹲坑的。

穩穩的走出險境

在二零零一年,我地的一個資料點被破壞了,同修被綁架了,同單位的一位同修也被綁架了,形勢一下變的很嚴峻,我們看不到新經文和週刊了。於是,我回了一趟老家,但老家的形勢也好不到哪兒去,沒有拿到想拿的,就往回趕了。

在回我所在城市的路上,快到中午發正念的時候,我就想時間還早,與其從汽車站趕往火車站等車,還不如到離汽車站不遠的同修家去發正念,順便看看他們是否有新經文和期刊,如果有也可以帶一些回去。想到這,我就向同修家走去。

那同修家就住在農貿市場,門口有很多買賣東西的,我沒有注意到有甚麼異樣,到了他家,正趕上發正念時間,但剛發了十幾分鐘,同修就叫我快走,說他家被監控了,問我敢不敢拿新經文和一些資料,我說敢。裝到背包後,我就下樓朝汽車站走去,從那趕公交車去火車站。

剛走出離他家幾十米遠,有一個高個子男子就向我走來,對我連喊幾聲「小姐」,我馬上明白,那是便衣。我沒有應聲,也沒有看他,裝著沒聽見,繼續向前走,心裏向師父求助,請求師父加持保護!

我還是以原來的步行速度向汽車站走去,那個高個子男子沒有跟過來,但是,我注意到向汽車站方向的十字路口,緩緩的開了一輛警車停在那。我心裏沒有慌亂,我知道,我必須神態自若的走過那輛警車才行,我不能跑,也不能繞道。

我平靜的走過警車,向著幾百米遠的汽車站走去,我知道,背後還有幾雙眼睛看著我,為了安全,看著路邊的小吃店,我乾脆坐了下來,吃了一碗涼粉。發現那輛警車沒有動,吃完後,我走進汽車站,在裏面左拐右拐,確認沒有人跟蹤,趕緊從汽車站的另一個出口走出去,坐上公交車,向火車站奔去。

上了火車後,才確認無事了。這時,我的心才「突突」的狂跳了起來,想起自己剛才的經歷,才感到好緊張,也才明白自己那麼平靜、淡定、理智,全是在師父的加持保護下啊!

還有一次自己不明白師父點化,差點造成損失的經歷。

一次,弟弟、母親同修和我,帶著小姪女,一起出去發資料和掛真相條幅。記得那是過年期間,當地許多人家關了門去趕廟會,母親發正念,我和弟弟發資料。我們把真相期刊發到那一帶的每戶人家,在路邊顯眼的地方掛上真相條幅,我們做的很順利,期刊很快就發完了。

這樣我們就一直做到離那個廟不遠的山坡上,當時很奇怪,我們很看好那個位置,特別當道。我們很想把最後一張真相條幅掛在路邊的那棵樹上,可是,無論我們怎麼掛,就是掛不上,母親同修說,實在掛不上就算了。我覺的太可惜了,就讓他們先走,我一個人就爬上路邊的那個小土坎上,心想這個位置比樹還高,不信還掛不上,結果還是沒掛上!心裏有一點點心動,是不是不該掛了啊?

於是,我就從小土坎上下來,看到母親他們在遠處等我,周圍沒有其他人,本來想走,又覺的很遺憾,忍不住告訴自己,再掛最後一次。順手向上一拋,掛上了!右手還是向上拋的姿勢,突然余光中看見有兩個穿著迷彩服的男子氣勢洶洶的走了過來。我把右手放下來,已經來不及了,急中生智,馬上把左手舉到額前,右手也順勢放低了一些,假裝正抬頭遮太陽光在看真相條幅上的字。

那兩個人走過來,其中一個快速爬到樹上,一把扯下條幅,非常蠻橫的把條幅扯爛,狠狠的甩到地上,然後揚長而去!

當時我心裏糟透了,非常後悔自己悟性幹嗎那麼差呢?!明明師父點化我不要掛了,我卻執迷不悟!我向前走了幾步,想等那兩個人走遠了,我再撿地上的條幅。這時,背後不知從哪兒突然來了一群趕廟會的人,要撿已經來不及了。他們中的一些人直接踩在了真相條幅上,一些人繞過真相條幅走了過去。看著他們遠去的背影,我馬上很心痛的撿起了條幅,心想,他們的選擇也由此而定了!回到家,看著被撕毀的真相條幅,和條幅上的髒跡,心裏難受極了。

險中的教訓

在這二十年講真相中,由於心態不正,幹事心出來,導致了麻煩。最後在師父的保護下也化險為夷。

這一次,我與兩位同修手寫了一些真相標語,由於那幾天太忙於做事了,學法放鬆了,發正念也疏忽了。那天下班後,感到很累,心裏就不想去,但想到與同修已經約好,自己不好意思失約,於是有些不情願的磨磨蹭蹭的去了。

那晚,我穿了一件白衣服。我們三個同修各負責一棟樓。分開後,我就一個單元一個單元的從樓上往下發,剛發完這棟樓,就看見遠處有兩個人站在暗處,我真切的看到是我的兩個同伴同修,但走近一看,卻是兩個男子!

他們見我走近,大聲喝道,讓我站住,問我一個單元一個單元的上下是幹甚麼的?由兩個同修變成兩個陌生男子,本身我就吃驚不小。這突然一喝,一下子全慌了,撒腿就跑。他們邊追邊喊,「抓住法輪功(學員)!抓住法輪功(學員)!」在一個道口,被他們追上了,馬上圍過來一群人,把我堵在了中間。

這時,正逢學生下晚自習,人越來越多。有人說,給派出所打電話,追我的那兩個人中的其中一個人拿出了手機,手顫抖著撥著號碼,可怎麼也撥不准數字,他的手抖的很厲害,在那撥了很久也沒有撥通。

看著他那個樣子,恍惚間,我腦中閃現這麼一個場景:一名年輕女大法弟子在這個小區發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人圍堵後,又走脫了。我覺的我好像就是那個女主角。我心裏很快平靜了下來。心想,我一定不能被帶走,關起來,我怎麼學法?怎麼去救人?剛才我跑,被他們抓住了,那我就走!

於是,我不慌不忙的走出了人群,向一個巷道走去,那個巷道黑黑的,然後走上一個小土坡,下到一條公路上。結果發現我迷路了。那裏有很多廠房,也有很多住戶,藉著屋裏發出的光,沿著圍牆的公路我向前走去。這時,有三個男子並排走了過來,看著他們走路的姿勢,手甩的老遠,身子搖搖晃晃的,我不確定是不是剛才報警後來的那些人,我感到有些壓力。

怎麼辦?只是覺的身上帶著大法資料,他們會被操控著幹壞事,直覺認為這又是一個被邪惡因素設的一個局。慌忙中,我把身上的真相標語全丟在了路邊的草叢裏。然後,繼續向前走,他們也沒有說話,我們就這樣各走各的。本想回去撿起來,又擔心那些人追過來。我只得繼續向前走,走到一個小賣部前,問了路,才走出那個廠區,走到大街上,叫了一輛出租車,滿頭大汗的回到了家。

第二天,憑著印像我找到了我丟真相標語的地方,因為有霧,露水已經把標語打濕了。有的真相標語踩在了路上,有的還在路邊,還有些不見了。我心裏很沉重,反思自己從頭到尾的過程,由於心態不正,應付了事,學法沒有跟上,有了幹事心,講真相的方式也不太正。很多世人也由此對大法犯了罪,這責任我如何負擔啊?

我心情沉重的回到了家,聽說那晚,那兩位同修發完後,在我們約定的地點沒有等到我,聽見小區的很多人說抓到了一個煉法輪功的,他們馬上回去通知其他同修幫忙發正念。而那個報警的人,最終打通了電話,派出所的人來了,結果發現人已經走了,非常生氣。警察把搜來的真相標語拿到他們認為可能的同修家去核對筆跡,同修們都沒有配合。那段時間,搞的氣氛很緊張,我感到壓力很大,反覆的背師父的講法。

因為我不成熟的做法,無端的招來了不必要的干擾,世人也由此對大法犯了罪。同修們由此開了一次小型的交流會,他們善意的給我指出了不足,在法理上切磋,並說儘管如此,我們也絕不承認邪惡的迫害,我們一定要堅決抵制他們的騷擾。在交流會上,我淚流滿面,非常愧疚的總結教訓。

後來,此次事件平息了下來,也了解到那個報警的人是名醫生,同修找機會也給他講了大法真相,這件事就算過去了。

山上傳真相微博

在這場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中,我深深的知道,這不是人對人的迫害。邪惡操控著有壞思想的人幹著它們要幹的事,有時候,它們恨不得跳到這個空間來參與迫害。

有一次,是一個下午,我到我們這的一座山上去用手機發真相微博,山上有很多遊玩的人,當我下山的時候,快到半山腰,那裏有很多人,有上山的,也有下山的。其中有一位老人顯的很特別,他個子不是很高,但很有精神。他有意識的看看我,我覺的很奇怪,他怎麼在這散步呢?他好像在等人,又好像在關注我從哪條道下山。我手上沒有停,注意力基本全在手機上。我走的很慢,走走停停,我選擇了走右邊那條稍微有點偏的道,我不停的發著微博,路上不時的有上下山的人,但我也注意到,那位老人一會兒走在我後面不遠,一會兒走在我前面不遠。但我只是有那麼一點注意在他身上,我還是專注於手機上。

也不知過了多久,突然遠處遊樂場方向傳來鬼叫聲,我頓覺毛骨悚然,才注意到天色有些暗了,路上行人也稀少了。我趕緊加快了腳步,看到前面拐彎處那位老人,我心安了一些,手上還是沒有停,只是腳步比先前快了一些。當我正在往下走的時候,我注意到那位老人這次站在拐彎處沒有走,他不時的看看我。我覺的有些奇怪。他怎麼不走了呢?我有點疑惑,走到他面前,他向我看了一眼,然後又看了一眼下面那個拐彎處的樹叢邊。哦,是兩條狗!我以為老人怕狗不敢走,就放下手機,想找一些石頭把狗打跑,卻發現周圍找不到一塊石頭!拿起一根樹枝,手一抖,就斷成了幾截。我對他笑了,說這山上連一樣打狗的東西都找不到。

那位老人沒有吭聲,他繼續向下走,那兩條狗也鑽進了林子裏。我見老人沒有理我,就又拿出手機發起了真相微博。當我剛走到下一個拐彎處,那兩條狗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現在的位置是狗在我上面,兩條狗眼露兇光,咧著牙齒,嘴裏發出馬上要攻擊我的姿勢。我頓時嚇壞了,一邊大聲呵斥狗不要過來,一邊慢慢的往下退。兩條狗不停的向我逼近,這時那位老人走了過來,對著狗威嚴的低吼了一聲,只見那兩條狗馬上顯示出很害怕的樣子,然後非常畏懼的溜走了。我笑著對那老人說,這狗怕他不怕我呢!他說了一句,我沒太聽明白,好像意思是這山上不能久待。我謝過他之後,又低頭用手機,只是走快了很多。心想把這批內容發完後,給這位善良的老人講講大法真相。

很快我們都下了山,都走在了公路上了,那位老人走在我前面,我把手機收好後,準備趕上老人,卻突然發現老人不見了!寬闊的馬路怎麼一下子人就不見了呢?我突然明白,今天我有麻煩,那位老人是來幫我的!

回家後,我給師父上香,叩謝師父的保護!

三、結語

在這二十年中,師父對我的保護我難以用筆一一敘述,師父把我從名利情中解救出來,淨化我的身心,賜予我神通,給予我許許多多。對師父的感激千言萬語道不盡,弟子唯有更加努力精進,做好三件事,才能不負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