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助師正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六日】在這些年的修煉過程中,每當我有消極懈怠的狀態出現,我就有負罪感,因為我們的一切都是大法給的,如果不同化大法我還有甚麼呢?!師父也告訴過我們:「你們的生命就是為了這個而來的!(眾弟子熱烈鼓掌)別無選擇,真的別無選擇!」[5]

一、克服怕心走出來

我於一九九八年得法。一九九九年邪黨迫害開始後,由於人心多、怕心重,我不敢走出來,也不知道怎樣講真相。直到有一天晚上十點鐘了,我正準備休息,同修來了,問:「你敢和我一起出去發資料嗎?」我說敢,就去了。

記得當晚貼第一張真相傳單時,手腳都在發抖。我倆一邊走一邊往人家門縫裏塞資料,大約半小時後,街上有兩輛警車呼嘯而過,聽到警笛鬼哭狼嚎般的鳴叫,我倆嚇的趕緊躲在路邊,好象資料沒發完就回家了。第二天,我們才知道當晚有兩個同修發資料被綁架了。

在那種巨大的壓力下,我心裏很苦。看到師父被污衊,大法被冤枉,大法弟子們被迫害,我又急又怕,真是度日如年!我們當地同修本來就少,有些人又放棄了修煉,但是我始終沒有動搖過堅修大法的信念。無論形勢多麼恐怖、邪惡多麼囂張,不管誰來問我,我都說:法輪功好,我要修到底!

那時我多麼想聽到師父的聲音啊!所以在惡劣的環境下我都和同修保持著聯繫,只要得到師父的講法和大法的資訊,我如獲至寶。看到師父的新經文,我的心穩定了,我想我一定要克服怕心,走出來證實法。

那時我和當地同修都不會做資料,沒有資料,我就出去面對面講真相。開始只敢給親朋好友講、給同事講,後來也敢向陌生人講了。有幾次我還和母親同修到鄉下給親戚們講真相,又到我當知青下鄉的地方去講真相。此外,我也經常製作小粘貼出去貼,後來又在錢幣上寫真相,基本上是走到哪兒真相就講到哪兒,小粘貼就貼在哪兒。

再後來,慢慢的怕心小了,我就買了打印機,自己做資料自己發,同修需要我也給同修做資料。

二零零一年,我花了兩千多元在複印店印製了真相資料,每天下班後出去發。有一次,我帶著小粘貼乘車去外地,長途車到一購物廣場門口停下來稍作休息。我進去逛了一圈,貼了一些粘貼,快到約定的上車時間了,剛往回走,看到前面有警察和保安在嘀咕,並在向一個人詢問甚麼。我想他們可能發現了,不能原路返回了,趕緊從另一處通道往外走。但是商場很大,我也沒有甚麼方向感,邊走邊摸索,七繞八繞,最終還是走出來了,差一點就誤車了。

還有一次,我路過武漢轉車,想在這裏逗留一天,把剩下的粘貼都貼出去。那時我為了安全考慮一般都不帶身份證出門,所以就不能住旅店。我在街上邊走邊想,能在這住一晚多好啊。正想著聽到有人在叫我,一看是我好友的女兒,她說她在這裏學習呢,邀請我去她住的公寓休息,還說她室友請假回家了,我可以住一晚再走。這真是天賜良機啊,師父安排的真巧妙。當晚我就把剩下的粘貼都貼出去了。

第二天早上我來到汽車站,看到一男一女兩個警察拿著儀器檢查身份證。我穩住心,他們不敢查我!女警問我身份證,我坦然的說沒帶,她沒說甚麼就查別人去了。這樣有驚無險的事我不知遇到多少次,遇到危難都是師父幫我化解掉了,我感到師父時刻都在保護我。謝謝師父!

二、修好自己多救人

師父說:「沒有這部法,你們走不到今天。所以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修煉永遠都是第一位的,特別是到了最後的時期。」[1]師父真的說到我心裏去了,我就是學著法一步一步才走到了今天,可在修煉這條路上我也是跟頭把式的走過來的!

早期的時候,我出去講真相,有時不在法上,證實自己而不是證實法,講話很極端,做事很極端,不能讓別人理解,所以效果不好。比如有一次給一個老同事講真相,她很生氣,跳起腳來把我罵了一頓。來來往往的人很多,我感到很難堪,等她罵完了,我說:我真的是為你好哇。我還想給她再講明白一些,可她憤憤不平的說我反黨等。我想這些人真難救啊!黨文化太嚴重,我沒必要再給你講了。

回去後我向內找,我的面子心重,她在幫我去面子心呢,我還怨人家。我有喜歡聽好聽話的心、不喜歡聽不好聽的心、不讓人說的心、仇恨邪黨的心,她的那種固執己見、指責別人的強勢表現我不也有嗎?找到這些不足後,我就注重修去這些心。再講真相時,想想師父是怎麼說的,遇事向內找,多為別人想。常人呢,喜歡聽好聽的,喜歡別人誇,喜歡套近乎,那我就順著他的執著講,靈活的去講,不能死板板的去講,從他喜歡聽的開始講,才能讓人聽進去。

我發現如果我法學的好,心態也很好,講真相的效果就好,我就注重學好法,儘量保持良好的心態,用愉悅的心情去講,讓人在愉悅的心境下容易接受真相而得救。所以很多人聽了真相後,發自內心的感謝。有個小伙子很興奮,和我握了三次手,嘴裏講著:「阿姨真好,你是活神仙!」

不久前的晚上,在一個廣場我遇到了三個農民工,我和他們講了真相,我自認為他們都聽明白了,就給他們每人一個真相護身符,他們很高興的接受了。十幾天後又遇到他們時,其中一人對我說:「你那個不靈,我想試一下,從高處跳下來,把腳給摔腫了,痛的我兩天沒幹活,他沒保護我。」我和他們說:這是佛法呀,對佛要誠心,你怎麼能去試呢,只有虔誠的信,才能得到神的保護。回頭我覺得是我沒講清楚真相,找到自己有糊弄事的心,怕麻煩的心。

在這段時間裏,我也很懈怠,見著人不願意講,不想開口。我想這到底是甚麼東西在障礙著我呢?是冷漠、麻木?最後我明白了這是漠視生命的邪黨文化!我只有歸正自己才能救得了人!於是我又去找到他們,告訴他們大法師父講:「真善忍三字聖言法力無限 法輪大法好真念萬劫即變」[2]。我說:「你看現在的人災難大,平路上摔一下都可能死,睡一覺都有死去的,你怎麼說神沒保護你呀?這張護身符來的也不容易,他是我從幾千里外帶來的,邪黨迫害我們,監控我們,坐車要查我們的包,我們用自己的錢做真相資料給人看,是冒著生命危險在救人!」

另一個人重複邪黨污衊師父的謊言。我說:「大法師父有一億多弟子,他從未要我們任何人一分錢,如果我們每人給他一塊錢,大法師父就是億萬富翁了。師父九五年就出國向全世界傳宇宙大法救眾生,他辦氣功班講法傳功象徵性收一點錢,也是用來傳法度人,他教導我們對財物要看淡,走正路。」那個人聽了很感動,他掏出個裝錢的小布袋,說:「你給了我護身符,我還是給你兩塊錢吧,再不我捐一點錢給你們?」我說:「我一分錢都不要你的,大法弟子都是自願在做。」

他們是真正聽明白了,一再說謝謝,還說:「你住哪個小區?我們過年的時候給你磕頭呢。」我說:「你們不用謝我,要謝就謝大法師父。大法師父說過『不為回報沒有求 大難一到把你留』[3]。」這個人說:「你說的已經觸及到我們的靈魂,一般人是很難觸動我們的心靈的。」我知道了講清真相是多麼的重要,再也不能馬馬虎虎了,要對眾生負責啊。

三、遇到魔難首先找自己

一次我準備去同修家學法,那天我穿著高跟鞋,在我下樓梯時,右鞋跟突然掛住了左腿的褲角,左腳獨立支撐不穩,一下子整個人身體往前栽了出去。在即將摔倒的時候,我嘴裏喊著:「解體邪惡!解體邪惡!」我面朝下摔下去有四步台階的距離,在頭即將著地的一瞬間,右手急速的按在了地上,頭一點兒沒受傷,但手和腳立即都不能動了,四肢劇烈疼痛。我心裏想著,沒事兒,我不能躺在這兒,求師父幫我!我慢慢坐起來,發現右手背已經腫的像發麵饅頭,右小腿凹進去一塊,卻沒出血,滿身是塵土。

我爬起來,從三樓慢慢挪回四樓家裏,走到師父法像前說:「師父啊,弟子知錯了,今天我有兩大執著,一是兒女情太重,對女兒的婚姻問題沒放下,二是賣房子的中介要我準備一萬元錢,說是找人走後門可以減免稅,我答應了,這是嚴重的情和利益之心哪。我錯了!我要歸正!但我得馬上去同修家,他們在等我啊。不允許舊勢力迫害我,它們不配,請師父加持我!」

換了身乾淨衣服,我又出門了。當我走在路上時,腳很痛,我一瘸一拐的走的很慢。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啊,讓人看見了像甚麼樣子呀。我乾脆把腳一提一跺,對自己的腿說,你拐甚麼拐,我大法弟子走路不應該這樣,我不拐!也真神了,馬上我就一點都不拐了。走在路上,我雖然精神很差,身體很難受,但我知道都是假相,不放在心上。在路上碰到一個久別的熟人,我還給她講了真相做了三退。

後來我的右手腫了一個星期不能活動,右腳痛了很長時間,我是學醫的,我知道手腳都骨折了,可是我沒有管它,三件事照做不誤,很快就恢復了。常人那種傷筋動骨一百天的現代醫學觀念在我們大法弟子這裏失靈了。大法太神奇了。

有一次晨煉,我感到身體很疲憊,在抱輪時異常的難受。我想不管怎麼難受我今天一定要把這套功法煉下來。好不容易堅持到疊扣小腹時,我突然失去了知覺。當我醒來時,我想起我在煉功啊,怎麼能睡覺?師父說:「凡是在煉功中出現這個干擾,那個干擾,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甚麼東西還沒有放下。」[4]然後我仔細的查找我有哪些不符合法的地方。

我想起在不久前,我和同修A因配合上發生了爭執,自己當時的表現完全不像個修煉的人,過後也沒有重視向內找,還在堅持自我,有很重的怨恨心、看不上她的心。進一步深挖這些心的後面是甚麼?再後面又是甚麼?都把它們挖了出來,寫在紙上,列了一大篇。我每次發正念時,都對照這張紙逐一清理這些人心執著。當我再見到同修A時,我覺得她確實比我做的好,是我錯怪她了。我主動向她認錯並道歉。而她也承認自己有錯。經過坦誠交流,我們都提高了。從那以後我和同修配合做事時,我就儘量採納同修的意見,聽從同修的安排,放下自我,配合整體。

四、否定舊勢力解體迫害

二零零二年,單位要選評學術帶頭人,要評上,每月可以有一千二百元的津貼,很多人挖空心思想評上,但卻不符合硬性條件(需在國家級權威或核心期刊發表一定數量的論文)。領導找我談話,說:「按你的業務條件,可以評上學術帶頭人,你是要帶頭人,還是要法輪功?」我說:「榮華富貴過眼雲煙,我不看重,我只要法輪功!」領導很不理解,說:「你太傻了吧,每月一千二百元你不要,這麼難得的一個榮譽你也不要,不會表個態說不練了,在家偷偷煉啊?」我說:「不能!我修的就是真善忍,我不說假話。」他們就取消了我的學術帶頭人資格。

後來邪惡又用文明獎來迫害我。我所在的單位有近兩千人,屬於省級文明單位,大家都知道我煉法輪功。「六一零」和「精神文明辦」下發通知,凡是有職工煉法輪功的單位,都取消文明單位稱號、取消文明獎。在這個只認錢不認人的社會裏,邪黨利用這個株連政策來挑起群眾對大法弟子的仇恨。

一天上午,我正給學生上課,一個同事推開教室門,當著全班同學的面衝我發脾氣:「你堅持煉你那法輪功,你影響了我們的文明獎,我就對你不客氣!你怎麼就不放棄你那×教?」把門一摔,氣呼呼的走了。學生都愣住了,然後開始竊竊私語。我讓學生自習,然後去同事的辦公室,嚴肅的給她講了真相,告訴她認同大法會得福報,參與迫害就有報應。她接受了真相並做了三退。我又找了相關領導講真相。同時每天加大力度發正念,否定舊勢力利用文明獎來迫害我、迫害眾生,達到毀滅眾生的目地。從那之後,再也沒有人提這件事了,單位文明獎照發。

我認識到,由於我否定了舊勢力,解體了迫害,最後把壞事變成了好事,以前我不敢給學生講真相,從此以後,我乾脆大大方方的給他們講真相,上課講,下課講,邀請學生來家裏玩也講。我的學生們明白真相了。有一年的「七二零」,國安、「六一零」、派出所、居委會等來了十幾個人在單位會議室等著我,問我煉法輪功嗎?我給他們講真相他們不聽,還嘲笑我說煉功好升天。我說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法輪功不准殺生,我們修的是佛法,珍惜一切生命。其中有人還是聽進去了。

後來沒多久,單位保衛處領導告訴我,快點把家裏東西藏好,要來抄家。我當時正念不足,就把大法書和資料裝起來送到別處去了。但恰恰遺漏了《九評共產黨》和《江澤民其人》兩本書,被國安人員抄到了。國安隊長說:「今天太晚了,我們不帶你走,明天你得跟我們走一趟。」

那天晚上,由於人的觀念多,怕失去安逸的生活,怕失去工作,怕影響孩子,怕心、恐懼心攪得我寢食難安。恰逢母親(同修)在我這裏,她就和我交流,舊勢力是干擾正法的邪惡生命,共產黨就是來迫害大法的,都是不應該存在的生命,師父不承認,弟子也不能承認這些邪惡。她和我一起發正念否定迫害,叫我去掉那些心。晚上十一點多鐘,我把心一橫,不再去想、不再糾結任何得失。我對師父說:「從現在起我把一起都交給師父,去留由師父定,生死由師父定!」說完這話之後,我的心穩定了,翻騰了大半夜的所有的人心都放下了,平靜的發完十二點正念睡去了。

第二天,國安隊長和另外一個人來找我,我不開門,他們反覆敲門並一再保證不會有事,僅僅是去核實一下情況,我才同意跟他們去一趟。在出門下樓的時候,國安隊長走在後面悄悄提醒我說:「等會兒人多,你不要緊張,只要將那兩本書的來歷說說就沒事了。」我說:「謝謝,你善有善報。」後來在派出所裏,他只是簡單問了問,他們便不再追問,這事就不了了之了。

這兩年,我住在外地女兒家。以前在這兒我怕暴露大法弟子身份而影響女兒,不敢大力講真相。有一年,我們老家的「六一零」、國安一行四人到女兒所在城市來找我,想綁架我。在那幾天前,師父點化了我,我就回老家了。他們撲了個空,但是他們很邪,又找到當地「六一零」、國安還有社區,要我女兒配合他們監控我。女兒不配合。女兒單位領導找她談話,說:「你是黨員,要和黨保持一致,你母親來去要彙報。」她馬上回應說:「我母親有信仰自由。我不會和黨保持一致,寧願退黨。」當官的一看沒有回旋餘地,趕緊說:今天就這樣吧。也不做記錄了,從此也沒有再找過女兒的麻煩。

這件事發生後,我的顧慮心沒有了。我想,我是大法師父的弟子,我想上哪兒就上哪兒,給誰講真相他們都得聽,所有生命都在盼得救。於是我講真相的範圍也擴大了。開始找外地人講,後來又找當地人講;開始找老年人講,後來又找年輕人講;開始找農民工講,後來又找做生意的人講,找釣魚的人講,找保安講。只要有機緣,我儘量不錯過。

有幾次,小區居委會派人來找我,我大大方方把他們迎進門,客客氣氣招待他們並講真相,聽明白的人下次就不來了。有一次,一個人來敲門,我開門後他說不進屋,說幾句就走,我說:「你進來呀,有話屋裏說,在門口我拒絕回答你任何問題。」他進屋後說:「希望你出去後不要給別人說(法輪功)。」我說:「那我今天就給你說……」我給他講法輪功如何好,邪黨如何壞,他嚇的連連往外走。我追到門口說:「兄弟,我幫你三退保平安吧!」他邊下樓邊說:「好好好。」

有一次,來了兩個警察在樓下按門鈴,我猶豫開還是不開,頭腦裏閃過一念,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我就讓他們進屋來並向他們講真相。他們聽的很認真。我說:「警察是高危職業,你們要愛惜自己的生命。我給你們三退保命保平安吧?就用你們的姓加警察作為化名好嗎?」他們高興的答應了。

修煉就像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我要珍惜師父的慈悲苦度,也要珍惜助師正法的萬古機緣,定要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請師父放心,在最後這段路上,弟子一定會走得更好、更正,完成使命,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四》〈對聯〉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靜心瞅一瞅〉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5]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