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返本歸真的路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七日】我從小喜愛天文,經常在傍晚仰望夜空的星辰,想探索其中的奧秘,有一段時間做夢經常在天上飛,一踮腳就能飛起來,走入大法修煉後才知道這一切都是緣份所致。

由於中共邪黨一直在破壞傳統文化,顛覆傳統的道德觀念,人們心中的是非善惡被完全顛倒。我所在的單位是國有大型企業,貪污腐敗包二奶甚至公開化,可怕的是人們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大面積的人群在墮落。在這股濁流中我也未能倖免,觀念的變異使我陷在名利情中不能自拔,還覺的自己比別人好。迷中的我這時患上了現代醫學無法治癒的肝病,在死亡線上苦苦掙扎。

二零零七年,我因禍得福,喜聞法輪大法。慈悲的師父把我從地獄撈起,法輪大法不僅挽救了我身陷絕境的生命,也復甦了我內心的善良,拯救了我不斷下滑的道德,使我的生命脫離了苦海,找到了返回天國家園的路。從此,我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修心向善做好人,用大法不斷清洗自己的心靈,遠離社會上一切不正的,在任何地方都做好人,一個更好的人,一個一心為了別人的好人。在不斷提高自己道德水準的同時,用法中修出的善念影響帶動身邊的人,在十惡毒市中做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淨蓮。

修大法使我脫胎換骨。從小體弱多病的我身體一年比一年好,所有的疾病都煙消雲散,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現已六十多歲的我自我感覺比三十歲時身體還要好,修大法使我擁有了一個美好的未來。

我過去自尊心極強,性格倔強,臉皮薄,愛面子,氣量小,不能被人說。從小到大家人對我連句口氣重點的話都沒說過。走入修煉後才發現強烈的自尊心是我修煉路上的最大障礙。

二零零六年七月,經人介紹我喪偶再婚,婚前看似脾氣溫和的他婚後卻簡單粗暴,說話嗆人。不論我對丈夫一家人怎麼盡心,丈夫的兩個兒子及家人不尊重我,傷害我,根本不把我放在眼裏。從小到大沒受過委屈的我傷心的經常以淚洗面,我的精神到了崩潰的邊緣。修大法後,我開始向內找,發現自己的自尊心,不能受委屈的心,愛面子的心,虛榮心,不能被人說的心,怕受傷害的心,維護自我,保護自我的心都很強。過去我從不認為這些心不好,通過學法我認識到這些心對修煉人來說都是不好的心,是修煉人堅決要去掉的心。

我也明白了他們對我這種態度不是偶然的,是我自己的執著心所造成的,他們是在幫我去執著。不管我能不能承受得了,作為一個修煉人,這些心都必須得去。

有一年全家人在北京兒子家聚餐,我做了他們愛吃的紅燒牛肉,因菜擺放的位置離孩子們較遠,我起身準備端過去,沒想到丈夫的大兒子「啪」的一聲拍著桌子站起來,當著全家人的面莫名其妙的把我大聲呵斥了一頓。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挑釁與侮辱,我的自尊心受到了極大的傷害,淚水在眼眶打轉,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錯了甚麼?我感到自己的忍耐力達到了極限,僵持中我想到了師父,想到了我是一名大法弟子,我不能和他發生衝突。我在心裏一遍又一遍的默念師父的法:「修煉就是向內找,對與不對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1]我的心慢慢平靜下來,心想,他一定是衝著我的執著心來的,我告誡自己不能生他的氣,不但不能生他的氣,還要從心裏感謝他,感謝他幫我修心去執著。這是我第一次做到了忍的心平氣和。

二零一五年丈夫的大兒子讓我們到國外探親,到那後,有一段時間兒媳見到我就不高興,給我臉色看。我學法向內找,不和她計較,體諒他們儘量多幹家務,但很長時間了狀況也沒改變。天天看兒媳婦的臉,我的自尊心使我受不了了,覺的在他家如坐針氈。心裏抱怨:我自己有房子,為甚麼要到這來受這樣的氣?心裏越想越不平衡,委屈的掉眼淚。怎麼辦?唯一的辦法就是多學法,向內找。

我一遍又一遍的讀師父的法,認識到了出現這種情況一定是為了去我的執著心,我有很多執著心都沒有去乾淨。修煉人遇到問題應該向內找,不能再向外找了。也許在歷史上我曾經對他們不好,他們是利用這種方式要債,幫我修心去執著。一天中午吃完飯我正在洗碗,兒媳走過來大著嗓門指桑罵槐的數落我,同時把鍋碗摔的乒乓響,就差手沒指到我臉上。這一次我把自己當成煉功人沒動心,在心裏不斷的說:謝謝你!謝謝你!罵得好!感謝你幫我提高!感謝你幫我去人心!謝謝你幫我把幾十年來形成的堅固的保護殼炸了一個大洞,捅破了我誰也不能說的硬殼。不管你怎麼對待我,我也要對你好!我發自內心的感謝她!走時微笑著給她打了個招呼,她當時愣住了。

還有一次,兒子和媳婦為一點小事發生矛盾,兒媳婦把怨氣撒在我身上,讓我幫她搬東西,我剛放下東西,她突然對我大聲吼叫:「你走!你走!你們都走,你給我滾!」我本想心平氣和的問問她你讓我往哪滾?師父的法打入我的耳中:「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2]我像甚麼事也沒發生,心中沒起一絲漣漪,帶著祥和的心態離開了。

去執著的過程剜心透骨,經過無數次的摔摔打打,栽了無數的跟頭,我終於搬掉了我修煉路上的最大障礙,去掉了我人生中最大的人心和執著,走出了家庭魔難,在修煉的路上邁出了一大步。俗話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如果不修大法,我與生俱來的脾氣和秉性是永遠也不可能改變的。感恩師父!感恩大法!也感謝丈夫和他的所有家人,是他們幫我修煉,助我去人心,成就了我!

我身處大陸黨文化的環境中,被邪惡的黨文化洗腦幾十年,在工作和生活中處處都能表現出來。特別在家庭中,甚麼都是我說得對,一切都得我說了算;常有理,無理爭三分,得理不讓人;總想改變別人,不想改變自己;做事說話走極端,愛鑽牛角尖;不修口,愛諷刺人,挖苦人,語言傷人;喜歡堅持自我,放不下自我,自以為是;從不認為自己有錯,錯了也不認錯;做事馬虎,糊弄事;爭強好勝,處處表現強勢,家人都讓著我,自己還意識不到。

學習了師父這幾年的講法,師父都重點提到大陸來到海外的大法弟子身上所表現出來的種種黨文化,已經嚴重影響到了海外證實法的環境。師父的講法給我敲響了警鐘,讓我如夢初醒,我認識到了自己在這個問題上的嚴重性。向內找,發現自己在邪黨企業機關工作幾十年,早已滿身的黨文化。更讓我吃驚的是,在我身上所表現出來所有執著心幾乎都有著黨文化的影子。我感歎,已到海外的大陸大法弟子身上尚且有這麼嚴重的黨文化,我們這些至今仍生活在大陸邪黨文化環境下的大法弟子身上所表現出來的黨文化就更加嚴重了。邪黨幾十年的洗腦,已經把幾代中國人毒化變異,邪黨就是要用毀掉傳統文化的方式毀掉中國人的道德,斷絕中國人回歸的路。感恩師父對弟子的慈悲提醒!讓弟子還有機會認清並摒棄自身的黨文化,找回傳統,從返回天路。我開始看明慧網、正見網上刊登的一些歷史人物和傳統文化,了解到了古人的道德水準比現代人不知道要高尚多少倍。翻開中華上下五千年歷史畫卷,真是群英薈萃,大德之士比比皆是,根本不像邪黨給中國人洗腦所灌輸的那樣。我經常被中國古代的明君賢主、賢後、賢相、賢臣,以及普通百姓的至德、至善、至孝、至誠、至信、至忠的事蹟感動的熱淚盈眶。燦爛輝煌的中華五千年神傳文化,徹底顛覆了邪黨幾十年來給我灌輸的謊言和做人的理念,恢復了傳統文化在我心中的位置,教會了我怎樣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

黨文化和中華五千年傳統文化背道而馳格格不入,傳統文化開啟的是回天的路,而邪黨文化是讓人敗壞往地獄墜,一個滿身黨文化的人是回不了天國的。我找到了自己與傳統文化的巨大差距,決心改變自己,首先從回歸傳統做起。我要求自己以古代聖賢為榜樣,用「真、善、忍」宇宙大法和古人的「仁、義、禮、智,信」,「溫、良、恭、儉、讓」等傳統文化作為我做人的標準,先從言行舉止,接人待物等日常小事上改變自己。清洗自身黨文化的強勢、霸道、說話尖刻、爭強好勝等因素,待人恭敬、謙卑、禮讓;學會尊重人、理解人、體諒人、包容人、寬容人、原諒人、不與人爭辯,學會主動認錯、給人道歉,學會說:「對不起,我錯了!」現在無論誰對誰錯,我都會主動的道一聲:「對不起!」不再像過去那樣遇事就向外找,先指責別人。在家庭中我放下以往的清高,怠慢,要求自己低調,謙遜,尊重丈夫,做溫柔賢惠的賢妻良母,做一個有教養的傳統女性,使家庭關係越來越溶洽。

大法從生命的本質上改變著我,純淨著我,清洗著我身上的黨文化,使我逐漸回歸傳統,找回自己在家庭和社會的正確位置。我的改變證實了法,也改變著身邊的親友。我把「真、善、忍」的法理潛移默化的傳遞給他們,使他們從我身上感受到大法的美好。我能接觸到的親朋好友基本都做了三退,過去抵觸大法的丈夫家人及親友通過和我接觸,都很相信我說的話,開始認同大法,接受真相,大部份人做了三退,為自己選擇了一個美好的未來。

第一次看到師父的新經文《 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我的心被強烈的震撼!我讀了一遍又一遍,深感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救人的責任重大。我背下師父的這篇經文,堅定自己的信念,一定要完成使命。從此我把救人放在第一位,盡一切努力多救人,無論身在何處,遇到甚麼人,發出的第一念就是:救他!當時邪黨迫害形勢嚴峻,我加強學法,一天發十幾次正念,祛除邪惡因素和怕心,增強自己的正念,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全盤否定。救人的過程中有贊同的、擔心的、罵我的、攆我走的、要報警的,這都動不了我的心。我想我們修的就是慈悲,是為他的,師父救我們,我們救眾生。我想:師父在正法,我是師父的弟子,我只聽師父的,其它的安排都不要。大法弟子救人是在做宇宙中最神聖的事,和迫害沒有關係,和舊勢力也沒有任何關係,從思想上全面否定迫害,就是要多救人。

剛開始講真相我的爭鬥心很強,總要和他們論理,自己還氣得不行。講真相的效果可想而知,不但救不了人,還激化了矛盾,把人推了出去。師父說:「大法弟子在講真相中要使人發生變化、要能救了這個人,你就不能觸動人的負面因素。一定要善,才能解決問題,才能把那個人救了。」[3]通過學法,我明白了大法弟子的善心是救人的關鍵,作為一個修煉人一定要修善,只有善才能解體被救眾生背後的一切邪惡,只有善才能救得了人。從此我注重修善,加強學習師父在這方面的講法,對師父「善」的法理有了新的認識。同時也認識到自己身上的爭鬥心,怨恨心,不平衡的心,愛抱怨人的心是不善的表現,是典型的黨文化。一個心裏裝著怨恨的人,連「忍」都沒做到,善就更無從有了,眾生又怎麼會聽你講真相?隨著修善去執著,我的慈悲心不斷的擴大,救人的效果也發生了變化。很多人都說一看我的面相就很善良,也容易和我拉近距離,搭上話,為講真相奠定了基礎。

師父歷經艱辛傳大法就是為了救人,眾生千萬年的等待就是為了今天,救的人應該越多越好,怎麼會被迫害呢?救人和迫害沒有關係。從此,我心裏沒有了迫害,沒有了舊勢力,沒有為私的念頭,只有眾生。我讓自己每天保持良好的心態,懷著喜悅的心情,坦坦蕩蕩的去救人。我的心態好了,眾生也會很高興的和我交流。

講真相中也遇到過一些干擾和危險,但在師父的加持和同修的無私配合下都化險為夷。救人的過程中也遇到很多感人的情節,大多數眾生為自己選擇了一個美好的未來。救人的過程也是修心的過程,通過救人我去掉了很多執著心,心的容量也在不斷擴大,面對謾罵威脅我不再動心,沒有了怨恨,沒有了憤憤不平,心裏只有對沒得到救度的眾生的惋惜,希望他們早日明白真相,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感恩偉大慈悲的師父把我從地獄撈起,指引我走上了一條返本歸真的金光大道,使我成為一名蒼穹矚目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修大法二十年,我的人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使我逐漸的蛻掉人殼,走出人,走向神。我修煉路上的每一步提高都凝聚了師父無量的心血,弟子無法用語言來表達對師父的無限感恩!在宇宙正法即將結束的關鍵歷史時刻,我一定不負使命,聽師父的話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兌現自己來世的誓約!

個人體會,寫的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