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用心背法中實修心性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五日】二零零五年起,我就開始背《洪吟》和《精進要旨》等一部份短篇經文,《轉法輪》第一講都沒背完,由於自己的各種執著和人的觀念沒有轉變,背法未能堅持下來。這兩年來,在《明慧週刊》上看到很多同修背法的交流文章後,我決心突破自己人老(今年八十歲)的觀念,去年又重新開始背《轉法輪》。

在背法時,我開始一段一段的背,讀幾遍背一遍,再讀再背,做到不錯字、不落字。長的段落又分為兩節或三節,再連起來背。在反覆的背法當中,有落字的地方,再反覆朗讀,加深記憶,這樣就不容易背錯。背完一個小標題後連起來背整篇就背不到。我想,這樣下去要多長時間才能背完《轉法輪》這本書?這時「學法不怠變在其中」[1]打入我的腦中,我背法的目地是要書中師父講的法句句入心,使自己的心溶於法中,實修自己那顆心。因此我不圖速度,通讀與背法相結合,除了講真相救人和發正念,我抓緊一切時間反反復復的背法。這樣持之以恆的用了八個月時間背完第一遍《轉法輪》。背第二遍《轉法輪》就比第一遍快些了。

在讀法和背法中,我感到思想都能很快集中精力,也就是負面的思維和雜念少了,背的速度就自然快一些,到目前我已背完第二遍《轉法輪》。

背法提高心性

通過背法,我對師父講的法理有了進一步的認識,有些法的內涵有了進一步的理解。你真正有一顆實修的心,在言行中法要展現給你,使你很快意識到自己有甚麼執著心就該修去、提高上來。例如:今年年初,學法小組一同修說明慧網通知抱輪改為一個小時,有新的煉功音樂,我當時就有懷疑。後看到《明慧週刊》上的通知,我立即就意識到自己當時這一念錯了,其實內心很明白怕改成一個小時,怕吃苦。正是由於有怕的這種因素,當第一次抱輪剛到頭頂抱輪時就堅持不了,心裏想是師父的要求,我必須照辦,就一遍又一遍的念「難忍能忍,難行能行」[2],結果兩側抱輪還是仍未堅持抱完,接連兩、三天都是這樣。

一天,我想到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後,就又抱半個小時的抱輪:這抱輪不是一個小時了嗎?改煉兩天後,我到小組學法,先給師父上香,學法時有個同修問:「是哪個上的香,香桿上有幾個灰圈?」我立即說:「是我上的,師父在鼓勵我呢!」學完法在回家的路上我突然感覺到:我改了抱輪時間是不是師父在點化我。回家趕快學近幾年師父的講法,果然一下就看到師父在答弟子提問中講:「師父要求大家怎麼做的就怎麼做,法上要求的怎麼樣你們就怎麼樣,是這樣。不要自己單獨的搞另外的樣子啊。」[3]我被震驚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錯了,錯了,師父我錯了。眼淚流出來了,明慧的通知是師父對弟子的要求,第二天早上晨煉前我想到師父講的一句話:「如能橫下一條心,甚麼困難也擋不住,我說那就沒問題」[2]。我終於煉完一個小時的抱輪。

雖然煉功改過來了,但是到底是甚麼心使我犯了這個錯誤呢?要從根上找到挖掉它。背法中這兩段法展現在我腦子裏:「有人站樁,胳膊舉累了,受不了,放下來了,根本不起作用。這點苦算甚麼?我說人煉功這樣舉著胳膊就能修成了,那簡直太容易了。」[2]「苦其心志才是真正提高層次的關鍵」[2]。

我真正明白了是「怕心」,怕吃苦的心使我犯了錯,就說這「怕心」,早知道有怕心,但認為主要在做救人的事中體現。這段時間通過背法,全面的認真學法,對師父講的:「修煉就是修煉,修煉就是去掉執著、去掉人不好的行為與各種怕心,包括怕這怕那的人心。」[4]「怕心會使人幹錯事,怕心也會使人失掉機緣,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關。」[4] 我對師父講的這些法有了深層的理解,同時感到自己中黨文化的毒很深,人的思維、想法、觀念等很多都是黨文化的東西。我只有按師父的要求實修自己。

正念對待病業假相

修煉前我是個藥罐子,各種慢性疾病纏身,特別是美尼爾綜合症使我長期失眠、頭暈常暈倒。修煉後我所有的疾病痊癒,無病一身輕。修煉二十多年來也出現過症狀,我把它當作消業或者否定,沒吃過一粒藥。可是修煉是嚴肅的,特別到了這後期自己的修煉有漏就被邪惡鑽空子。去年十月的一天下午,我正準備發六點的正念,感覺有點冷,穿上一件衣服上床坐下,突然就開始發抖,天旋地轉的,身體抖動搖晃起來,坐不穩了,緊緊抓住床枕靠背,心裏明白邪惡迫害來了:請師父救我。那天家裏沒人,我用盡全力喊「法正乾坤……」嘴不聽使喚了,眼睛睜不開了,好像要摔到地上,我緊緊抱住床頭,這時孫子回來開門了(後來想是師父的安排),看到我的狀況被嚇住了,進屋一把將我抱住,我使勁說出個「法……」孫子立刻喊:法輪大法好!(因為我們全家都相信大法),孫子立刻給他媽打電話。這時我已有些昏迷,女兒回來喊我兩聲,我有點明白了,好像聽到「醫院」兩個字,我立刻說個「嬢」字,女兒明白是指離我就近的那個同修,女兒把我抱住,孫兒出去了。

一會兒同修來了,為我發正念,慢慢的我有些清醒了,身體仍然在抖動。大概一個多小時後,同修走了,我心裏明白了,開始發正念:請師父加持。一下子就吐起來,吐得很厲害,家裏人輪流的守著我直到半夜。第二天,我仍然堅持學法、煉功、向內找自己的一思一念。邪惡不甘心,第三天晚上又來第二次迫害,半夜十二點鬧鐘響了,我坐起來發正念,又開始抖動起來,我不管你怎樣,盤腿打坐,心裏對邪惡說:「我信師信法的決心堅如磐石,我要跟師父完成我救人的使命,修煉中我有漏也不配你邪惡來迫害,我會在法中歸正。」接著請師父加持,堅持發正念半個多小時,後背《論語》、又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過程中正如師父所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5]。在背法中身體就不抖了,第二天一切正常。

這次病業假相來得猛,也消得快。但是也使我深感修煉的嚴肅,特別是我們年歲大的,甚麼時間修煉跟不上,有了人心就很危險。我很快找到了邪惡鑽空子的原因。在病業假相發生的前段時間,我外地工作的兒子回來看我,我對他說:「現在年紀大了,在家買菜做飯很累,我還是去養老院生活。」養老院是甚麼地方,我這不是常人心、求安逸之心嗎?是為我的私心,我這還是大法弟子嗎?這一思一念已經偏離了法、多危險哪!這些年我為了處理好家庭關係,支持兒女工作、孫輩讀書,常為他們買菜做飯,同時安排一定的時間走出去講真相救人,社會家庭都是我修煉的環境,為甚麼這些人心又出來了呢?師父的一段講法展現給我「人的思維、想法,腦子中形成的各種觀念,都是你長期在社會中接觸各種事情過程中形成的,年歲越大積累的越多。」[6]

二十多年來,我對學法煉功基本沒有間斷,但是現在才深感根本沒有在法中「實修」,長期在腦子裏形成的這些人的東西就會在具體問題上反映出來。因為只有背法、用心學法,腦子裏裝進的法多了,其他人心雜念就會在法中被歸正,自己才能提高上來。

回想二十多年的修煉歷程,完全是師父的艱辛救度、慈悲的保護,時時指引我走正修煉之路,沒有師父的救度就沒有我的今天。在此,我無法用人間任何語言來表達自己對師父的感恩之心,唯有多學法、學好法,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才能讓師父多一份欣慰。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精進正悟〉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走出死關〉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