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的認識對「自我」的執著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八日】大法弟子都在講修去對「自我」的執著,項目協調中也談論「放下自我形成整體做好配合」。「自我」體現在修煉的方方面面,修煉到最後「自我」彷彿就成了最難以逾越的障礙,在此以我所在境界的認識探討下這個「自我」,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自我」的組成

這裏講的「自我」,是由後天形成的觀念、執著和業力共同構成的那個「我」,是後天的自我(或稱「假我」,不是法中講的「真正的自我」[1])。換個角度說,「自我」(「假我」)就是情這種物質構成的生命體。

多數時候人就是為這個「自我」而活著,被「自我」帶動著。對照師父的法,「自我」是「為私、為氣、自謂不公」[2]的,「自我」就是修煉者身上的魔性,這是要修掉的。修煉開始,往往它會非常強大,如果不是修煉、如果不是師父幫我們消下去大部份,一個常人是難以真正徹底戰勝「自我」的。

「自我」的滋長

自我是在「情」中滋生、培育長大的,它要麼纏纏綿綿揮之不去,要麼不可碰觸,它具有強烈的自我保護、不容別人侵犯的意識和特點。「自我」是自私的,它不符合「真善忍」,是最難克服的東西。「自我」是不能寬容別人,然後不「善」,最後也不「真」了。必須要順著它,不然就會爆發出來。

修煉中,稍不留意它會繼續得到加強、膨脹,它會表現出強烈的自我保護、不可碰觸,否則它就要被滅了。

當「自我」有了不安全感,怕被人傷害,怕失去名利情,也會讓它附著的人產生相應的怕心。

師父說:「有沒有怕心,卻是修煉者人神之分的見證,是修煉者與常人的區別,是修煉者一定要面對的,也是修煉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3]

我悟到這個怕心就是出自於「自我」,不是我們真正的主元神或修好的一面。因此不縱容怕心,這個「自我」就會被消去很多,我認為這是修煉者要下力氣去掉的最大、也最不容易修去的一顆人心。

在常人社會中越有作為、家庭中越有主見的人,越容易強化自我。在家庭中誰說了算,誰就最容易增強自我之心。因為越有成就感、越是事事都順了自己的意願,轉化過來的業力就越多、情這種物質就越得到加強。而情的本質是為私為我的。

「自我」的意願不容否定、違逆,因為一旦發生這樣的事就會消去它,它的生命就會被觸動,它自然就抵抗以保護自己,有時其反抗是很激烈和驚心動魄的,激烈程度甚至於寧可犧牲肉體生命。「自我」被觸動時,對人的表面來說,此人只是表現得不悅,而對「自我」這種物質而言,它面臨的就是生死存亡。每一顆人心的每一次被滿足,「自我」都會得到強化,日積月累直到它強大到不可一世,或師尊覺的學員該去它的時候,就讓它的表現突出出來。

「自我」有時候會很狡猾,它可以用一個執著掩蓋另一個執著。當大的執著被發現時就用小執著來做擋箭牌、替死鬼,即所謂的「斷尾求生」,用小的業力犧牲換取大的執著(自我)的保全。

「自我」在修煉中的表現

「自我」還會表現出方方面面的執著心,通過這些心的表現來不停的壯大它自己,比如顯示心、歡喜心、妒嫉心、爭鬥心,等等,幾乎每一顆心都會不停的給它加持能量,直至它壯大到一定程度。當主元神的正氣不足以平衡它時,它就暴露出來以求擺脫控制、更快速壯大和膨脹自己,這時候修煉者就會製造矛盾或遇到魔難。如果在此魔難中修煉者認識到它、克服了它,就能把它消下去。

「自我」中包含的業力,包括思想業、病業等等,業力就像毒藥,遲早會翻出來毒害人,也是師尊有意讓它表現,但是它一旦翻出來就要消它,修煉人是徹底清除它,所以它寧願你去醫院治病、把大部份病業往後推,而不願徹底滅它。所以它會反映出各種心讓你去醫院或採取其它常人的方法治療,而不是用修煉人的方式對待它、消掉它,如此反覆的磨你,消耗我們對法的正信。

「自我」最懼怕死亡,而真正的元神是不懼怕死亡的,只有業力構成的你(那個「自我」、「假我」)才懼怕。這個「自我」,最容易在虛偽的、空洞的認同中得到加強。就是表面上做的很好,但只是做給人看,不是真正的內心達到那個境界。只是圖得別人的讚許,圖名圖利,反過來在別人的吹捧中「自我」也得到很大的滿足,更加強了這個「自我」。

同時在有形的組織形式中,越有作為的人越容易滋生「自我」。這個很多協調人在明慧網上也多次交流過,在此不再多言。

在修煉中,「自我」還喜歡形成一個個的小團體,「自我」在小團體中有安全感。各小圈子之間互相詆毀、互相看不上,你好他不好的,通過小團體維護著自己的某些隱藏很深的人心。固守著小團體內的人心,造成大法弟子之間、不同圈子之間的間隔。

臨近最後,「自我」中還包括了安逸心,下意識中規避苦難,然而宇宙的法理對人這一層的要求是吃苦還業,這才是正法理,「自我」卻要背離它。安逸心不太容易察覺,它已經形成自然,是修煉中的慢性毒藥,在不知不覺中慢慢侵蝕消磨我們的意志、不停的累積業力從而加強它。

「自我」使我們表面也變的不夠善,大法修煉是很快的,修好的部份馬上就隔開,使得表面表現不出來很善。但是「自我」越弱的時候,我們表現就越善,反之,「自我」越強我們表面上就越不善。

目前在海外一個突出的現象是,同修之間交流很少,學法後也很少交流。有的擔心暴露自己的隱私,有的不能被人說、不能被碰觸。造成長期只學法不交流,學完法就走人,或交流不痛不癢浮於表面和形式,起不到互相提高促進的作用。久而久之越來越沒人交流,也就難以形成一個整體。

很多都是這個「自我」在強烈的自我保護之心的作用下而造成同修之間的間隔。當然,也不排除同修來自五湖四海,互相不知根知底以及舊勢力指使特務有意攪和破壞等因素。

總之,一旦形成同修之間的間隔,集體學法煉功就少有人參加了,整體的修煉環境也越來越不能朝好的方向改變。所以我們應當放下過度的自我保護之心和怕心,正念正行的開創修煉的整體環境。

「自我」在不能得到滿足時,它會沮喪,會消沉,比如對正法時間執著而消沉,眼睛盯住負責人看不順也消沉,自己的意見不被認同也消沉,講真相比別人效果差也消沉等等,各種人心得不到滿足時就感到失去信心、失去動力,這就是「自我」太強烈又得不到滿足的表現。

「自我」被觸動時表現形式是衝動不理智的,所以才造成修煉和證實法過程中走了很多彎路、付出了很多不必要的代價。師尊要求我們對法的認識要從感性認識昇華到理性認識,最終再到理智的做事。我個人理解,「理智做事」就是要用最小的代價把事情做到最好(既要把事做成,又要做得最好,而且付出的代價還得最小)。「自我」很強時,修煉者的正念不足、不理智,使舊勢力輕而易舉就能鑽了空子,使證實法的事受到很多損失。

修煉到最後,越是小事越不能放過。一思一念的執著都要抓住、修掉,更何況這些「小事」所反映的可能是大的人心呢。

需要提出的是,目前有的同修把所有的人心都說成是黨文化的表現,其實國外同修也有類似的執著心、但不都是黨文化造成的。

「自我」的去除

放下自我,一方面從自身的名利情入手,剖析自己還有哪些埋藏很深的心,另一方面碰到矛盾時站在對方的角度思考問題。

在越熟越親的人面前,「自我」就越強烈。因此對很親的人都要「相敬如賓」,像朋友一樣對待。很多時候我們能輕易的寬容朋友,但對待親人時表現出強烈的不可侵犯的自我、苛刻的要求別人。工作中對待下屬也應如此,既對下級嚴格要求,又像朋友一樣寬容他們的過錯。

放下「自我」,就是要把自己放到低處、低到不能再低的最低處。只有最低處才是最堅實的,就像腳踏堅實的大地一樣,只有最低處才是最安全的,但我們不是為了求得安全感才把自己放到低處。

最低處是最謙卑卻不是最卑微,而是最堅定最剛毅最能包容萬物的生命。最低處看到別人的都是閃光點,在高處看到別人的都是陰暗面。在層層天體中本來就是神上面有神,每個生命都樂於其所在的境界,生命雖然境界不同,卻各自都有他所存在的幸福感和滿足感。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學好法 去人心並不難〉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