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自我、妒嫉心的一點認識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三日】最近一段時間發現向內找時,很多心到了一個地方後像被個東西吸納了一樣。覺得那個東西像個柱子從上到下貫穿在我的身體內(其實這麼說不太準確,只好這樣形容),知道不好,是個強大的障礙,可是又叫不準它到底是個甚麼東西,狂妄自大?傲慢……好像都不是很準確。好像都只是那個東西的一點而已。直到前兩天與同修之間發生了一些事情,在不斷的向內找以及背法中,似乎看清了那個東西──自我。

幾年來,一直覺得在修去「自我」這個東西,但是僅限於認識到的。師父講過:「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絕對不得正果的。」[1]現將在本層次中對自我及妒嫉相互依存的認識整理出來,與大家交流,如有不正確或不在法中的地方還請大家慈悲指正。

身邊有一老年男同修A,很傾心一位也是我身邊的單身女同修B,經常找藉口到單位去看她,使B很反感。

有一天又去看B,B忙著交班沒怎麼理他。我就在B的對面,他轉過來就對我說:她對我很冷淡啊。正好我也下班,在回來的路上與他交流了我的一些想法,過程中他就只說有情,隻字不提色。當我提出色的問題時A總是輕描淡寫,這時我的爭鬥心就起來了,我說你掩蓋,你騙誰都是騙自己。為甚麼別人你不關心你就關心她,她對你有一點態度的變化你就這麼在乎,有事沒事你老往這跑,可以交流的男同修那麼多,你咋不去看看他們?修煉到最後了,這麼嚴肅的問題你還不認真挖挖自己,還找藉口放縱它……

當時覺得自己做的對。

第二天上班看到B,突然間因為年齡問題商場不允許商家再用她了。我們交流了一會。我說:可能有要歸正的地方了,如果提高上來,認識到了也許就不卡了。我又提到了手機問題,我說如果你要在與同修接觸必須要重視手機安全問題。B提到A總來找她,是不是自己也有色心啊。我隨即又來了一句:蒼蠅也不是隨便落哪,它也得找適合它的環境,又舉了些她哪件事、哪件事是色心的體現。可能是話語衝擊她了。我感覺她有點不願接受。我這心又起來了:啊,還不承認。雖然沒再繼續說,心並沒放下。她說:你說話黨文化的東西太多了,都是人在修,都有人心,你太強制了,這麼說話太容易傷人了。

其實看到同修有問題善意的提出,同時找找自己有沒有問題,可是心態是甚麼樣的呢?師父說:「我經常講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地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2]而我說完卻讓人家難受了,沒過十分鐘,牙就疼上了,還出了一些血。當時意識到:這兩天說多了。

我知道讓我看到這些都不是偶然的,自己在色的問題上一定也是沒修乾淨。先放下這個不說,就查查自己為甚麼要說別人呢。為甚麼那麼執著自己的認識呢?還要強加給別人,那麼想說,想說就說──不能忍。說的時候開始還是平和的交流,別人不聽你的你就不舒服了。總想去改變別人,強制別人(之前有同修提醒我教育孩子的時候有些太強制了)。最重要的一點是在很深處覺得自己比別人強,比別人認識的好,高高在上。誰都不如你,狂妄自大。而且這個東西藏得很深,很隱蔽。

第三天,一同修來我家,說到我哪件事做得不對,不在法上。其實也知道同修說的對,可內心深處總有個東西想解釋解釋,還有點不服氣,覺的都挺盡力了,你還覺得不好,我做好的你一點都不說。我幾次想說話,都插不上嘴,她一直在說。同修走後,我就想:為甚麼就不願意聽不好聽的話呢,為甚麼總想解釋,為甚麼就想說呢,還是不能忍。不忍的背後還有一個東西,就是覺得自己還行、還可以。

修得好的同修都是把自己放在低處,而我總把自己擺在高處,不謙卑。對了錯了的,總覺得自己修的還不錯。這怎麼能提高呢?太狂妄自大了。每次到這個時候就能體會到文章開始說的那個東西。

過後我問一同修:為甚麼說別人或被別人說的時候總覺得自己比別人強,覺得自己不錯呢,它是個甚麼東西呢?因為它,我不善,不能忍,不愛聽不好聽的話,讓我強制,讓我狂妄自大(有時甚至還把這種狂妄當成是正念),讓我傲慢,讓我爭鬥,讓我狹隘,不能容,表現自己,自以為是,讓我不能向內找,總盯著別人……我覺得生命變壞與它應該有很大的關係。她說:應該是妒嫉。同修還說:大家都在按照法修,當你總強調自己的認識,想讓同修按照你的修是不是覺得你比法還大了。這不危險麼。覺得她說的也對,可對妒嫉心並不是認識的很清晰。

在她走後我背法,當時正好也是背妒嫉心那塊,背到「這個人在單位裏,他覺的別人都不如他,他幹甚麼甚麼行,覺的確實了不起」[1]一下子猛醒,那種種表現都是妒嫉,而覺得自己行的那個東西,就是產生妒嫉心的根本原因哪。申公豹也是因為首先覺得比姜子牙厲害才妒嫉姜子牙封神哪。氣功師坐在那聽課時就覺得不愛聽,別人都不如他……腦子裏一連串的想起法中多次提到過:「我能學了李老師的法輪大法,我能學的這麼好,我比別人都強,我可能也不是一般的人。」[1]「在這個班上現在就有人感覺自己不錯呢,那個說話態度都不一樣。」[1]「我們這麼多學員都沒有他明白,別人沒有他知道的多」[1],妒嫉心顯示心爭鬥心都從這出來的。而師父講妒嫉心時,這個表現出現的是最多的。自我越強妒嫉心也必然越重。

此時更能深刻的認識為甚麼師父說:「妒嫉心這個問題很嚴重,因為它直接牽扯到我們能不能夠修圓滿的問題。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煉的一切心都變的很脆弱。」[1]妒嫉心是依附在「我」上,從某種程度上講,自我和妒嫉是劃等號的,它就是它,它也是它(個人認識)。

看清這個關係後,這幾天,很多相關的想法冒出來的時候,不再是分類,啊,這是顯示心或狂妄等等,而是直接點到「自我」,去的非常快。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