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不幸的根源 才能走出生命的劫難

從攀枝花市東區國保大隊長田萍遭惡報說起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六日】明慧網2019年8月4日有一個報導:《四川攀枝花市東區國保大隊大隊長田萍遭惡報》,說原攀枝花市東區國保大隊大隊長田萍(現年六十四歲),丈夫患直腸癌至今沒有痊癒,需要長期服用抗癌藥物進行控制、治療。而唯一一個兒子則患急性髓繫白血病,病情十分嚴重,直到現在還躺在搶救室,醫療費用十分驚人,據醫生介紹:僅骨髓移植一項就需要五十多萬,再加上前期化療的費用和移植後抗排異藥物治療的費用,不會少於一百萬元……

田萍在求助信中聲稱:「人生無常,我們一家都是警察,為人民服務一輩子,萬萬沒想到晚年卻經歷這樣的變故……老天為何要這樣對我、這樣對我的家庭?」

田萍二零一零年退休,在晚年遭此巨大的人生變故,讓人深感遺憾。從田萍的求助信中,我們能感到田萍所受的身心的煎熬:服侍病人的勞累都不用說了,至親身患絕症,隨時可能撒手人寰,心理上的承受和憂懼,還有那一個普通家庭難以承受的經濟負擔……

田萍在求助信中提到了「人生無常」,怨恨「老天」為何對其不公。這是一個人在經歷了太多痛楚和苦難,且看不到人生的出路後發出的感慨,充滿了無助、疑惑和無奈。

但是萬事皆有因由,我們想提醒田萍和所有與田萍有類似經歷的人,在苦難中,別怨老天,如果我們能藉此反省人生中的罪錯,找到災禍的原因所在,真心地懺悔曾做過的惡行,並想辦法彌補贖罪,也許生命的轉機和出路就在一念之間。

如果在二十年前,她能想到「老天」,能意識到「人生無常」該多好。如果當年的她就能想得起老天,想得起「人在做,天在看」,「老天有眼」「善惡到頭終有報」,這些在中國流傳了幾千年,經過了無數前人驗證,經得起歷史和時間檢驗的真理,也許就不會為了能「往上爬」和為所謂的「立功」「受獎」,而對善良的父老鄉親痛下毒手:綁架、抄家、毒打、酷刑,刑訊逼供,誣判……不幹那些傷天害理的惡事,犯下各種罪行,或許不至於有今日人生的痛苦和償還。

如果她當年就能意識到官位和財富這些身外之物不能長久,人生的福禍只在朝夕之間,善惡的報應是遲早之事,因此不把事做絕,做甚麼事三思而行,總給自己留條退路,因此謹慎自己的言行,能夠多有一些憐憫之心,善待那些被中共冤枉、污衊的無辜百姓,也許不至於有今日生命的絕望和無奈。

從求助信看來,田萍至今還沒明白自己一家人遭受不幸的根源。還以為自己當年在「為人民服務」,田萍的這種心態和錯誤認識在中共各級政府、公檢法司人員中,特別是所有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中很有代表性:把整人當工作,把迫害好人當事業來做,把為名為利,甚至為一點蠅頭小利而幹盡違法犯罪的行為當成了「為人民服務」。我們就來看看田萍退休前是怎樣「為人民服務」的。

田萍所在的工作單位是國保大隊,從一九九九年中共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以來,全國各地的國保、國安就不幸成了這場害人運動中被利用最多的「害人工具」。在中共的欺騙、利誘、脅迫之下,很多國保、國安人員積極的「投身」到這場對「真、善、忍」的荒謬、荒唐然而又邪惡和殘酷的迫害中,大量觸犯中國的《憲法》、《刑法》以及犯下了國際法中的《反人類罪類》、《酷刑罪》和《群體滅絕罪》。身為攀枝花市東區國保大隊大隊長的田萍自然也不例外。田萍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到二零一零年退休前,長期積極參與並殘忍迫害法輪功學員,致使很多守法向善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勞教,使多少人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其中最典型的案例是年僅三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羅俊玲,遭田萍等人殘忍折磨後被勞教迫害致死。

羅俊玲
羅俊玲

羅俊玲是四川省會理縣糖果廠廠長,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因講法輪功真相,被攀枝花警察非法抓捕,關進攀枝花市看守所,在寒冷的冬夜被警察外提折磨,被吊了兩天兩夜。

酷刑演示:吊銬
酷刑演示:吊銬

在這期間國保支隊的田萍、張柏林等輪番折磨她:用打火機燒她手心腳心,用樹枝戳她臉部穴位,用帶鐵腿的凳子凶殘地打她,直到鐵凳被打得分了家,最後將無凳面的鐵架子乾脆套在她頭上。

田萍等人用了殘暴卑鄙的手段,對她進行刑訊逼供,使得她幾經昏迷,又幾經被冷水澆醒。到看守所時,羅俊玲已被摧殘得幾乎無法行走,全身烏青,目光呆滯;看守所都怕承擔責任,不想收她。因被吊的時間過長,直至半年後,羅俊玲的手都還是冰涼麻木的。二零零三年三月,羅俊玲被非法勞教一年,被迫害得不會講話了,骨瘦如柴,而且全身被打得血淋淋的,於二零零四年元月二日含冤離世。

中共監獄酷刑示意圖:捆綁在椅子上
中共監獄酷刑示意圖:捆綁在椅子上

還有一例,六十多歲的法輪功女學員張佩雲,家住攀枝花市棗子坪,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一日中午被兩個警察綁架到攀枝花市公安局,銬在椅子上。等天黑以後,警察用黑布袋把張佩雲的整個頭部套著,把她弄到鹽邊縣金谷酒家折磨,吊銬她長達九天九夜。在這九天裏,一刻也不准她閤眼,只要她一閉眼,田萍等人就用冷水倒入她的胸前,使她的衣服整天都沒幹過。張佩雲被折磨得皮包骨,出現生命危險狀態,被非法判九年六個月,於二零零六年三月被劫持到成都龍泉驛女子監獄繼續迫害。

田萍在瘋狂地毒打羅俊玲時,在極其殘忍地折磨張佩雲時,是甚麼心腸才能幹出這樣的惡行?那時的田萍,和善良的羅俊玲、張佩雲同為女性,同為人妻、為人母,可曾有過憐憫之心,可曾想到她們的丈夫、孩子看到她們的慘境能否承受?中囯古人說:沒有憐憫之心的人是非人,是誰把當年的田萍變成了「非人」?

田萍在晚年遭遇身心痛苦時,也許早已忘記了自己當年的惡行,忘了自己曾給善良無辜的羅俊玲、張佩雲一家,以及很多法輪功修煉人製造的巨大痛苦。但人在做,天在看,老天在一筆一筆記錄行惡者的犯罪事實,這些惡行不會因為時間的流逝而消失,殺人償命,欠債得還,人不治天治,人間的法律暫時沒懲治到你,各種自身和親人遭受的絕症折磨,那就是天懲的一種。天理是公平和公正的,別在自己行惡後招來的惡報中,怨老天不公。中國古人說:福禍無門唯人自招,真的是這樣。

在中共長期的無神論洗腦中,包括當年的田萍在內的很多中共公檢法人員,在迫害法輪功學員時,在所謂「破獲了大案、要案」的興奮中,有幾個能在善惡選擇的當口,能抑制住立功受獎的亢奮,抵擋得住升官發財的誘惑呢?作為共產黨的害人工具,不是「為人民服務」了一輩子,而是在這個旗號下,把不辨善惡,不分好壞,把為黨害人當成了事業,在「為人民服務」的幌子下自我欺騙,自我麻痺,傷天害理,違法犯罪。其實「為人民服務」是假,「為人民幣服務」才是真。沒有升官發財等等好處,在長達二十年的迫害中,有幾個中共的公檢法人員能積極的去參與迫害修心向善的好人呢?但是幹了壞事,是不可能不了了之的,到時就得去承受自己幹壞事所帶來的惡果,幹多少還多少,必定得一一償還。

其實這些人間的痛苦和償還只是開始,若不醒悟和贖罪,更可怕的生命劫難還在後頭。田萍的事在今天報導出來,是不是對所有至今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的一種警示呢?今天,想提醒所有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輪佛法修煉者,不僅違犯人間的法律(迄今為止,在中國找不到任何一部法律說修煉法輪功以及講真相違法。相反,迫害法輪功學員才真正在違憲、違法),還必受天理的懲罰,也就是惡報。

說起報應,很多持唯物論或無神論的中共人員,既排斥又反感。一說到報應,有人就覺得好像別人在詛咒他。中國人幾千年來都講因果報應。那不是迷信,也不是詛咒,那是對客觀規律和真實事實的陳述。種下了甚麼因,所以得甚麼果,那都是自己做的事最終給自己造成了甚麼相應的後果。

報應確實真的就客觀存在在我們每個人身邊,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從未離開,從未缺席,只是早晚而已。在明慧網上報導出來因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而遭惡報的案例早已超過兩萬例,其實沒報導出來的更多,很多案例觸目驚心,帶給人強烈的衝擊和震撼,而且每天都在增加,惡報中有得絕症喪生的,有在各種災禍中慘烈死亡的,有在絕症中苦扼的,有被抓,被判的,有殃及家人備受身心折磨的……田萍的事只是其中一個而已。

其實田萍們才是這場迫害真正的受害者,中共用鋪天蓋地的謊言矇蔽他們,用物質利益誘惑他們,逼迫他們去整人、害人,讓他們遭受最終的惡報,讓他們得不償失。有人僅在痛苦的遭受絕症折磨這種惡報時,可能已經發現:在迫害好人後得的官位,無法減輕半分在病痛中身心遭受的痛苦;那些在維護邪黨、欺壓善良後得到的獎金,還不夠藥錢……那時候,曾經覺得中共再「強大」都沒有用了,在被絕症日夜折磨中,才發現黨根本給你「撐不了腰」。所有跟隨中共幹壞事的人,一定會成為中共的受害者。

現在的很多中國人真的很可憐,被西來幽靈(魔鬼)中共從小洗腦。沒有了任何信仰,被中共割斷了與傳統文化的聯繫,失去了中華民族的根。中共用唯物論欺騙他們,讓人不相信善惡有報,讓人只相信現實和利益,成為金錢和慾望的奴隸,好被中共利用,整人害人,最後害了自己。其實那些口口聲聲唯物論,不准讓人有對神的信仰的共產黨頭子們自己都不相信唯物論,共產黨老祖宗馬克思信奉撒旦魔教、毛澤東極度迷信風水、江澤民在迫害法輪功後,做下無間地獄的噩夢,到處惶恐祈求,拜地藏王菩薩……早已不是甚麼秘密。報應從未離開過人,只是有些人遭了報應了不知道,不願也不敢相信。

中共在原本敬神信天的神州大地──中國大陸為了維護其統治,為了欺騙人民跟它「戰天鬥地」,強行推行「無神論」七十年了。很多中國人對我們自己的傳統文化根本不了解,所以無知的排斥和否定幾千年來毫釐不爽的客觀規律,把它們一概視為「迷信」。其實中共不敢提因果報應,把因果報應說成迷信,那是因為中共壞事做絕,心虛,害怕最終受到惡報。然而有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歷史內涵的中國人,很多人內心深處還沉澱著對神的信仰,所以包括田萍在內的許多以「唯物論」、「無神論」自居的中共人員,為啥在關鍵時刻不會去求那個黨,說「黨啊,你為甚麼對我不公?」卻這樣說:老天啊,你為甚麼不救救我?老天啊,你為甚麼對我這樣不公平?老天不是我們肉眼看到的那個白雲藍天,老天就是中國人內心中所敬仰和敬畏的佛、道、神。中國人真的是神的子民,不是中共那個西來幽靈的魔子魔孫。所以儘管不少中國人被中共洗腦很久,現實中覺得中共很強大,似乎主宰著一切,但關鍵時刻,心底還是下意識的相信冥冥中有超過中共能主宰一切的老天。

田萍雖然已在為以前的惡行遭受惡報,但還能在這世間活著,還能想得起老天,也許還有機會避開後面的生命劫難,就看她能不能看清人生不幸的根源:就是那些自己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時曾犯下的罪錯,看清中共江澤民是誘使和逼迫自己犯下那麼大罪行的罪魁禍首。

告訴田萍唯一一個能真正解脫苦難的辦法:找到還認識的法輪功學員,真心地道歉,向法輪功師父懺悔自己的罪行,發出悔罪的鄭重聲明,請法輪功學員幫助自己和家人三退(退出黨、團、隊)。法輪大法是佛法,法輪功學員是修佛之人,講「真、善、忍」,以慈悲為懷,你只要真心悔過,他們一定會不計前嫌的盡力幫助你。平時你與家人一起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就看一看,你真能做到時,你們一家人真的能柳暗花明又一村。真的能走出目前人生的苦難和以後天滅中共時生命的劫難。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