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過時了?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是老祖先留下的一句話。然而,現在除了年歲大的老人,相當多的年輕人卻不以為然。甚至,有的還會說「好人不長命,壞人活千年」,有的人老做好事,可是苦不堪言,有的人總欺負他人,活得卻挺滋潤。真的是這樣嗎?「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過時了?人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我們先講兩個流傳的小故事:

「修橋補路雙瞎眼」,北宋年間,在一個村莊裏住著一個十來歲、腿患殘疾、父母雙亡的孩子。孤苦伶仃,十分困苦。村子前面有條河,人們過河很不方便。年復一年,誰也沒想改變它。只有這個孩子天天撿石頭,堆在河邊,人們問他幹啥,他說要搭橋,讓鄉鄰行走方便。大家哄然一笑,走開了。但是,年年月月,他都在堅持撿石頭。

鄉鄰讓殘疾的孩子打動了,捐錢、出力,開始建橋。請來石匠鑿石頭,這孩子幫著搬石頭,可是一不小心被鑿飛的石子,崩瞎了雙眼。人們心裏憤憤不平,嘆老天不公。瞎了眼的孩子,還每天摸索著做力所能及的事。功夫不負有心人,終於橋要建成了。

天下了大雨,似乎要清洗石橋上的灰土。人們在橋上慶祝,這時雷電大作,一道雷電過後,人們發現這個小孩被雷擊中,已經死去了。鄉鄰哭天搶地,心中悲痛。這時,恰逢包拯包相爺路過,人們詢問為何上天不公,要這樣對待這樣一個好人。包青天也說不上為甚麼,揮筆寫下了「寧行惡 勿行善」,拂袖而去。

回到京城,包拯本想上奏一路上遇到的大事,但是皇帝心不在焉,很快退朝。退朝之後,唯獨把包拯留了下來。原來,皇后生了一個小太子,哭個不停,誰也沒有辦法,皇帝只好把包拯叫到後宮,讓他看怎麼回事。

包拯放眼一看,這個小太子胳膊上有塊胎記,別人看是胎記,可是包拯看卻是六個字,「寧行惡 勿行善」,而且是自己的筆跡。包相爺慚愧至極,上去在小胳膊上胡嚕了一下,字跡全無,在其他人看起來,是胎記消失了。皇帝不明白怎麼回事,讓包拯用陰陽枕去地府查明真相。

原來,那孩子上世作惡多端,罪業甚大,要用三輩子還那一世造的罪業。上天原來安排,第一世殘疾孤苦;第二世瞎了雙眼;第三世遭雷擊而死。但是,這個孩子,殘疾無助卻一心修橋做好事,於是天公讓他一世還兩世的罪業,讓他瞎了雙眼,可是這個孩子毫無怨言,瞎了眼還摸索著幫忙修橋,天公念其發心至善,就讓他一世還三世的罪業,遭雷劈而死。

以苦為樂,積德行善,還完了罪業之後,轉生為太子,得到的是天子福份。

中國有個成語,叫作「塞翁失馬,焉知禍福」,說一件事的發生,是福還是禍,很難從表面上來斷定。進一步說,一件事發生了,是好是壞,背後很多更深的內涵才是決定因素。其實就是這麼回事。

還有一個小故事。

「七來七往的怨」,從前有一富翁,家財萬貫,卻無一男半女,非常苦惱。於是,無奈之下富翁納了一名小妾,不久小妾生了一個白白胖胖的兒子。富翁非常高興,對小妾和他們的兒子十分寵愛;可他的大老婆因此心生嫉恨,表面上喜歡孩子,可是心裏卻另做打算。

小兒子長一歲多,家裏誰也不懷疑大老婆對小兒子的愛心。一天,趁家人不注意時,用一根細針在小兒子的頭頂,就是百會穴狠狠扎了一針。小兒子不會說話,只是不停哭,家人沒有辦法,七天之後,小兒子死了。不久,小妾獲知是大老婆下的毒手,鬱鬱而終。

沒過多久,大老婆居然懷孕有喜,全家人很高興,富翁喪子喪妾的悲痛也減輕許多。生下一個可愛的女兒,日夜呵護,視如掌上明珠。然而女兒長到一歲時,卻突然夭亡。富翁的妻子嘗到了失去孩子的巨大悲痛。

一年多以後,大老婆又有身孕,孩子到兩歲多沒了,如此一共七個女兒,個個漂亮可愛,就是命不長,或三歲、四歲,最後一個女兒長到14歲,已經定親,卻在出閣前一天的晚上,無緣無故地死去了。富翁的妻子生不如死,悲傷欲絕。

路過一位救度苦厄的阿羅漢,來到富翁家,要見大老婆,大老婆已是奄奄一息,無心見這位僧人,阿羅漢執意相見,只能由別人攙扶,大老婆向阿羅漢訴說失去七個女兒的無比悲痛。

阿羅漢問道,「你們家的小妾在哪裏?她是怎麼死的?」大老婆心內一驚,「這出家人怎麼知道這些事情呢?」於是讓僕人奉茶,請僧人開示。婦人此時默然無語,心中慚愧不已,阿羅漢說:「你殺她的兒子,令她憂悲懊惱而死,她心有未甘,所以前後七次來投生作你的女兒,也讓你飽受喪女的痛苦。」

婦人一下子明白了這二十年來,雖然暗中害死了小妾的兒子,但是死去的小妾,並不僅僅答應奪去婦人的生命,就算事情的了結,而是讓她每一次女兒出生之後,都時常擔憂女兒的命運,在極端的痛苦中,度過她的一生。

婦人又向阿羅漢哀求懺悔,並希望皈依佛門,阿羅漢知曉婦人劫數已過,二十年生不如死的日子,可以讓她明白善惡有報的道理了,於是點頭允諾,願意救度。

有句話說,世事如謎,的確是這樣的。世事幾個能看透,爭名鬥利苦一生。在生活中,每一個人又何嘗不是被一件又一件偶然的事情煩惱呢?可是,事實上又有哪一件事情是偶然?有人說,眼見為實,看不見就不相信,哪有神?哪有佛?但是,世界上的事情,並不是誰不相信就不存在的。

看見是好事,它可不是一定是好事,看見是吃虧,說不定可以得到真正的福份。

然而,中共從一九四九年開始,從人們一入學開始,到中學、大學、工作,一生中都在灌輸無神論思想。文革十年浩劫,破四舊、毀寺廟,徹底斷絕了中國人與傳統文化的聯繫,其後,又以「一切向錢看」,讓所有人都在利益中忙忙碌碌,甚麼善、甚麼惡,一概置之腦後,「道德值幾個錢」成了口頭禪。

受中共無神論毒害最深的人,就是所謂端公家飯碗的人群。從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集團發動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以來,當法輪功學員給施惡者講善惡有報的天理時,他們大都說:我是共產黨員,不信神,不怕報應,我做了某某事怎麼不報應我呀?等等。

惡報不是法輪功學員願意看到的,所以他們才不顧個人安危站出來講法輪功真相。然而,在天道真相面前,中共媒體從來不會把下面的消息公之於眾,對於公安、司法部門而言,更是封鎖禁區,不讓他們知道這些真實的信息。

潘石,遼寧省朝陽縣柳城派出所所長。潘石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誰勸也不聽,被朝陽市「610」(迫害法輪功非法專職機構)樹為「先進典型」,在城鄉演講二十場,演講時他叫囂:「我不怕報應,就打、就抓(法輪功學員),共產黨我跟定了!」二零一零年十一月,潘石演講剛結束的兩個月之後,他突然腦出血,暴死在大連街頭,年僅41歲。

張峰,原陝西省禮泉縣公安局警察。張峰在建陵派出所期間,追隨江澤民流氓集團,敵視佛法,多次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多名法輪功弟子遭其威脅、毒打、非法勞教。張峰口出狂言:「我不怕報應。」並把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當作往上爬的政績。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二日,張峰猝死在禮泉縣公安局,死時38歲。

袁國峰,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裏水鎮和順共同鄉治安主任,口出狂言:我迫害法輪功十幾年了,身體越來越好,法輪功怎奈我何?我根本不怕報應,我也不相信報應。二零一八年五月一日上午,袁國峰突感到身體不適,經醫院搶救無效死亡,年僅四十二歲。

也有人叫囂在前,果報臨頭之際,也能心知肚明。吉林省女子監獄刑事犯徐豔輝,在包夾法輪功學員耿繼峰時,辱罵大法師父,耿繼峰勸她不要罵,徐豔輝不但不聽,反而叫囂不怕報應,結果她在吃飯時,剛一張嘴,兩腮頜骨「喀嚓」一聲脫落下來,三天不能說話,後來徐豔輝對耿繼峰承認自己是罵大法師父遭報應了。

羅東升,男,原河北省淶源縣公安局政保股(後改名為國保大隊)股長。從1999年開始,羅東升就對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勒索錢財,極盡迫害之能事。2005年,羅東升的妻子心臟病加重,去北京治療,花了不少錢。羅將近一年未能上班。法輪功學員對他及他的家人講真相,其父擺手不聽,後來得癌症身亡。羅有所醒悟,上班後請辭,不幹了,後來調離了國保大隊。

奉勸那些心存僥倖,還在繼續死心塌地為中共賣命的610、國保、警察、法官、檢察官等等,也許你自己,或者你身邊的人,做了惡事,卻沒有後果,那是上天留給你的機會。如果良心發現,那麼一定是陰霾散去,如果執迷不悟,繼續迫害好人,那麼當陰德耗盡之際,也是惡報來臨之時。

據明慧網信息統計,二零一九年上半年中共至少綁架法輪功學員2014人,335名法輪功學員被冤判,45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顯示中共對於法輪功的迫害,仍在持續,相當多的公、檢、法人員,還被中共惡政左右,幹著害人害己的不法行徑。

任何人都不忍心看到或聽到這樣的惡報實例。明慧網經常刊載許多因迫害法輪功、遭到報應的事例,並不是幸災樂禍,而是真誠的為這些生命受到中共的謊言欺騙、成為助紂為虐的幫兇,而深感惋惜。前述因果報應的鮮明實例,值得人們深思。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