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臨沂地區法輪功學員遭藥物迫害案例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日】二戰時期,德國與日本法西斯為了研究「細菌戰」,曾經在集中營用各種毒藥毒殺了不計其數的民眾,罪惡震驚世界,如德國「波茲南細菌學研究所」、日本「七三一」部隊,就是當時主要的毒殺機構和兇手。國際法庭在戰後審判法西斯惡徒時,曾經誓言絕不許人類再犯此類罪惡。

不幸的是,這種毒殺人類的罪行並沒有得到阻止遏制。一九九九年夏,中共開始了一場滅絕性迫害,全國各地中共法西斯惡徒以古今中外一百多種酷刑手段虐殺堅守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其中有一種酷刑即藥物謀殺,非常狡詐,不易察覺,迫害者往往以給善良人看病治病為幌子實施藥物謀害,致被害人在不同時間藥物發作而病、瘋、亡,這種法西斯手段造成的命案,全國不計其數。

就前不久,在山東省臨沂市又發生了一起中共惡徒毒殺善良人的罪惡。

沂南縣李長芳被致死經過

據明慧網報導,山東市臨沂市沂南縣依汶鎮隋家店村法輪功學員李長芳,在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三日被警察以「掃黑」的名義入室綁架,非法關押在臨沂市看守所,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七日被以其修煉法輪功的名義非法判刑兩年六個月、勒索罰金一萬元。

七月五日晚上十點,李長芳的家屬接到臨沂市看守所在臨沂人民醫院打來的電話,告訴家屬李長芳病危,需要家屬簽字動手術。李長芳的家屬連夜趕到臨沂市人民醫院,家屬看到李長芳躺在病床上,肚子浮腫,大腿大面積瘀青,牙齒鬆動。醫生說是闌尾炎化膿,需要開刀,沒多久醫生又說胃穿孔。家屬問闌尾炎為甚麼大腿有瘀青?醫生說這個不好解釋。

七月五日,剛剛送入臨沂人民醫院時,李長芳能思路清晰的描述身體狀況。她說,在看守所吃過幾次藥,在臨沂看守所被打針後,第二天身體疼痛、下身紅腫,後轉為紫青色,一看就類似被藥物中毒症狀。李長芳親述:從初期胃痛、脹肚,小肚子疼,繼而下身兩腿內側青紫色,疼痛難忍。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家屬懷疑李長芳是被下不明藥物或打毒針導致此症狀。而醫生聲稱:可能是皮膚病,也可能是感染。家人具體詢問病情時,醫生前後矛盾,語無倫次,也不讓家人看病例與檢查結果。但是到七月十日,突然出現了前後矛盾的造假病例。

七月六日下午,醫生強行對李長芳做了手術,從胸腔開刀到腹部。從此李長芳昏迷不醒,被用各種儀器、呼吸機在維持生命。

七月九日,李長芳的家屬輪流守在重症監護室外一整天。家裏傳來消息說,臨沂市看守所打給沂南縣公安局,沂南縣公安局打給依汶鎮派出所,依汶鎮派出所找到隋家店村,告知村書記說,李長芳在臨沂看守所得了怪病,可能快不行了,叫村委會去人領回家,準備好衣服(裝老的衣服)。

七月十日早晨八點三十左右,在臨沂市人民醫院突然進來五輛警車(其中一輛是法院的車),前前後後出來二、三十警察,大部份身穿便衣,這些人強行威逼李長芳的家屬簽字出院。家人拒絕簽字,身穿便衣的警察開始動手抓人打人,企圖以暴力威脅強迫簽字。李長芳的兒子王小飛上廁所時,遭便衣警察暴打。

七月十日下午兩點三十分,李長芳的兒子進入重病監護室看他媽媽,這時跟進去了三個特勤警察,不讓李長芳的兒子拍照。大約半小時後,再次出現幾輛警車(據悉是臨沂市蘭山區東關派出所)十幾個特警,在臨沂市河東看守所獄警丁某(女)的指認下,把李長芳的丈夫王西傑、兒子王小飛、女兒王嬌及王嬌的六歲的兒子、還有親屬彭輝,強行架進警車,綁架到東關派出所。問他們甚麼理由抓人時,這些警察說是擾亂醫院秩序(分明是他們威逼李長芳的家屬簽字出院,擾亂百姓治病)。現場警車有:公安 魯Q6012警,法院 魯QA368警,公安 魯Q3888警,公安 魯Q3977警。

七月十一日凌晨,李長芳的親屬均被放回家,李長芳的兒子直到下午才被放回家。在這期間看守所和蘭山區東關派出所串通一氣,威逼誘導李長芳的家屬談判,說只要同意簽字出院,會給予補償,家屬可以提條件。

七月十二日,臨沂蘭山區東關派出所警察與臨沂看守所獄警趁李長芳的家屬不在,闖到臨沂人民醫院重症監護室,拔掉正被搶救的李長芳身體上的各種儀器管子與呼吸機,使李長芳死亡。接著警察將李長芳遺體搶走,下午六點左右打電話告訴家屬前去談判,臨沂看守所與蘭山派出所聲稱:管子已經拔掉,遺體將會放在殯儀館(家屬不知道是哪個殯儀館),家屬快來簽字談判。

從整個過程看,李長芳是被逼吃毒藥、打毒針導致病危,又被強行做手術、強迫出院、拔掉呼吸機等綜合性迫害,李長芳等於是直接被謀殺致死。

親屬質疑李長芳是否被摘取器官

中共的罪惡遠不止於此,在諸多此類命案慘案中,人們發現,中共惡徒在對法輪功學員實施藥物謀殺的同時,為了牟取暴利,還以做手術治病、法醫鑑定的名義作掩蓋,在極短的時間內,快速偷偷摘走蒙冤者的器官,然後強迫家人快速火化遺體,焚屍滅跡。這就是中共製造的活摘器官的罪惡──這個地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

李長芳案就被親屬質疑她是否被摘了器官:為甚麼一個微創手術突然改為大手術?為甚麼不叫家人拍照取證?為甚麼不叫家人靠近查看術後親人身體狀況?為甚麼不快速搶救反而強制出院?為甚麼被害人還有生命跡象時就給拔掉呼吸機?為甚麼偷搶冤死者遺體欺騙家人強迫火化?為甚麼家人質疑親人器官是否被偷摘時不敢回應和公開實情?

沂南縣「六一零」、公檢法、臨沂市看守所及臨沂市人民醫院的非法行為已經涉嫌故意殺人罪等及反人類罪,相關的犯罪嫌疑人必須認罪伏法,必須承擔刑事責任。

以下是臨沂地區法輪功學員遭藥物迫害部份案例

沂南縣徐光蘭遭注射不明藥物致死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時年六十八歲的雙堠鎮東梭莊村法輪功女學員徐光蘭帶著兒子劉乃明、劉乃雁和女兒劉乃芝,再次到天安門為法輪功鳴冤,一家四人被便衣劫持關押在北京公安局某處。

聽到劉乃芝一家進京上訪,雙堠鎮政法委書記於厚平、派出所長高洪斌截訪也來了北京,對一家四人毒打,讓他們坐在地上,兩腿伸直,直起腰一動不動的坐著。第三天,把他們戴上手銬和其他幾個法輪功學員押回地方。

當車行到泰安時,徐光蘭開始大口吐血。回到沂南縣,惡徒把徐光蘭拉到醫院,強行給徐光蘭打針,徐光蘭拒絕,醫院就強行給其注射不明藥物,徐光蘭回家後兩天就離開了人世。徐光蘭去世時,派出所警察將劉乃芝兄妹三人強行關押在看守所,孩子們誰也沒能和母親見上最後一面,到年底時,兄妹三人提出抗議,家裏人又被勒索五千元,才將他們放回家。

蒙陰縣張榮秋遭毒氣迫害

二零零一年秋,蒙陰縣法輪功學員張榮秋被非法關押期間,惡徒向監室內投放毒氣體,使張榮秋昏死。張榮秋被送醫搶救,醫生們查不出原因,問甚麼原因導致引起的,惡徒們拒絕回答,把她拉回家中一推了之。當時張榮秋生活不能自理,自己不能進食,兩個月後,雙手仍不停的顫抖。

蒙陰縣女教師張德珍遭注射毒藥

張德珍,蒙陰縣舊寨中學女教師,曾多次遭受中共惡徒人員迫害。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日左右,她在該縣岱崮鄉又一次不幸落入魔掌,被縣國保大隊警察強行投進看守所。時任縣「六一零」主任的惡徒類延成,指派警察鮑西同、田列剛等對她拳打腳踢,並用橡膠警棍輪番毒打和十多次野蠻灌食摧殘。最後,惡徒們見無法從她口裏得到一點有用的信息,便頓起殺心。在惡徒類延成、看守所警察孫克海和中醫院長幫兇郭興寶的密謀下,由看守所獄醫王春曉與縣中醫院的兇手醫生強行給張德珍注射了不明毒藥,將其迫害得奄奄一息。二零零三年一月三十一日(古曆二零零二年臘月二十九日),惡人們又一次給她注射了一針毒藥後,張德珍這個善良的女子,還沒來得及與家中親人們見上一面,便含冤離開了人間,時年三十八歲。

蒙陰縣王玲遭藥物迫害致瘋

王玲,三十多歲,蒙陰縣蒙陰鎮。二零零二年夏季的一天,王玲被其娘家人和丈夫主動送到蒙陰縣六一零洗腦班強制「轉化」,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後她回到家中,其家人為達到徹底讓她放棄真善忍的信仰,把王玲強行送進山東濟寧精神病院。在醫院裏,王玲被強制服下氯氮平等藥物、被注射不明藥物。出院後王玲被迫害的精神更不清醒,後致瘋致死。

臨沂市錢法君遭藥物迫害致死

錢法君,男,未婚,臨沂市臨港區壯崗鎮東演馬村民,法輪功遭迫害後,三次被非法勞教。遭到演馬鄉派出所警察徐恆年、韓金城、馬宗濤、盧修田等人的殘酷折磨,傷痕累累。遭到獄警李公明、岳林鎮、楊澎等及猶大王雲波、徐法月、閆化勇的摧殘,經受了「拳打腳踢」、「十字架」、「吊銬」、「電擊」、「大針刺腿」等多種酷刑摧殘。二零一一年,錢法被第三次投進山東第二男子勞教所。在獄警王新江、羅光榮等的密謀下,錢法君遭到獄醫張某某(警號:3731063)等長期野蠻灌食摧殘,奄奄一息。錢法君被送醫搶救時,惡徒從他右腳處輸注了不明藥物,然後將他暫時放回家。毒性在錢法君回家後開始發作,他右腳部位深度潰爛流膿,後來發展到四肢不靈,生活全靠護理,連起床的能力都沒有。錢法君於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七日晚九點含冤去世,時年四十七歲。

沂南縣依汶鎮派出所:
所長劉偉明1357395136 宅0539-3230208

沂南縣國保大隊:
大隊長賀方勝 13305497709(胡發強調離後,繼任)

沂南縣檢察院:苗士武 0539-3296699
沂南縣法院:尹傳偉 18553917169
沂南縣司法局:0539-3238148
沂南縣公安局:0539-3221238
沂南縣政法委:0539-3221415
沂南縣法院:院長李宗強0539-3276110、0539-3221008
沂南縣依汶鎮610辦:咸春亮 13791526321

臨沂河東區公安局:
局長劉星13905397663
新任局長高興先13969980806
治安隊長胡發強13573991801、13573982901

臨沂市中級法院:邱文0539-8138239
臨沂市政法委:副書記黃波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