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十一年冤獄 北京虞培玲醫生又被綁架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日】(明慧網通訊員綜合報導)原北京友誼醫院病理科臨床醫生虞培玲,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集團公開迫害法輪功至今,三次被非法判刑,共遭十一年冤獄迫害,其中兩次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女子監獄。虞培玲二零零零年因上訪被判刑三年,當年才三十四歲。虞培玲出冤獄才五個月,大約半個月前又在老家山東省臨沂市被非法抓捕,現關押在臨沂市看守所。

虞培玲,北京醫科大學碩士畢業生,就職於北京友誼醫院,家住北京市西城區。修煉法輪大法,不僅解除了折磨她十四年的「強直性脊柱炎」的背痛困擾,而且處處按真、善、忍做好人,家庭和睦,踏實工作,也使她年終總評為優,並成功申請並獲取「市自然科學基金」課題資助,並提升為北京友誼醫院電鏡室副主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集團發動迫害法輪功的運動後,虞培玲就因不放棄修煉而被迫失去正常工作和生活的機會,日記被黨支書曾邵先唆使技師李雲生偷去複印,科研課題被強制中斷並調離專業工作崗位,讓她去門診叫號和擦洗藥櫃,每月工資也降為四百元,一到敏感日還被關進小屋由保安看著,下班後再被關進派出所。永外派出所原副所長楊斌還當著虞培玲的面威脅她丈夫:「她這樣下去,我估計不是被勞教就是判刑,她要判了刑,你出國我不給你辦手續。」這成了丈夫與她離婚的主要原因。虞培玲家裏電話被竊聽,連發信時都有人跟蹤,投入郵箱的信件被私拆並作為所謂「罪證」。

在北京兩次遭冤獄折磨共六年半

虞培玲二零零零年因上訪講真相被判刑三年,當年才三十四歲;二零零五年,虞培玲因散發《九評共產黨》等真相資料,再次被非法判刑三年半,於二零零零年十月三日和二零零五年七月一日先後兩次分別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少管所」和「北京市女子監獄」,間隔時間不到兩年。住宅被非法搜查、搶走書籍、還被單位除名,失去公職。

酷刑演示:碼坐
酷刑演示:罰坐小板凳

非法關押期間,虞培玲被強制洗腦轉化,經歷了打罵、侮辱、體罰、虐待、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坐小板凳和野蠻灌食等,尤其第二次在北京女子監獄八分監區,在當時的監區長黃清華的指揮下,為迫使虞培玲放棄信仰,對她進行了非人的折磨。虞培玲被單獨關押在十四分監區(因這裏暫時閒置而成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牢中牢),由六個罪犯和兩個警察專職迫害她。除了長時不讓她睡覺和端坐小板凳外,最邪惡的是不讓上廁所、不讓洗漱,大小便只准拉在褲子裏,還不讓馬上換,有時能讓漚一夜,手上沾了糞便也不讓洗、還逼著吃飯。

虞培玲被迫絕食抗議,她們就強行灌食並用欺騙手段使虞培玲恢復飲食。為了不讓虞培玲睡著,大冬天往她臉上噴水,往脖子裏灌水,連地上都澆上水,有時整個人被泡在水裏,虞培玲剛擰乾衣服,她們就再澆上,再擰再澆,目的是不讓虞培玲閉眼睡著。搶劫犯鮑海英還在虞培玲耳邊猛敲金屬餐具並用力撕她的嘴,致使虞培玲口角裂開,口腔粘膜潰爛腫脹。因勞而無功,邪悟者沈俊蘭氣急敗壞的大罵並往虞培玲臉上吐口水,還瘋狂的用腳踹她腳面和右側大腿,致使虞培玲右腿青紫變粗。

連日的折磨,已使虞培玲臉色發黑、精神恍惚、渾身乏力、無法正常行走,最後連凳子都坐不住了,連連往地上摔,就讓她坐在地上。後來醫生發現虞培玲臀部被硌出了三個洞、右大腿有大片淤血而把她送到醫院住了近半個月,出院時傷口還沒完全癒合。她們又以此為藉口不讓虞培玲坐,又站了十個月,致使下肢腫脹,兩腳底每天像站在烙鐵上火辣辣的痛。後來成為女監「六一零」頭目的黃清華對虞培玲說:「我轉化不了你,也不能讓你舒服呆著!」

邪惡的迫害不僅給虞培玲身體留下了抹不去的瘢痕,還給她的精神和心靈造成巨大傷害。第二次出獄後,天橋派出所因不願因虞培玲承擔責任,威脅她家人如把她留在北京,很快又會進監獄,結果連北京的家門都沒讓進就迫使家人寫了保證,將她帶回老家山東臨沂。有次虞培玲回北京看女兒多呆了幾天,家裏突然闖進了四、五個人,有片警、司法所、辦事處的,進來後又是照相又是到處看,有一人還未經虞培玲允許直接闖入臥室查看,直到確認她已買了去山東的車票時才離開。

在江蘇遭冤獄折磨五年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九日,虞培玲又因傳播大法真相,被江蘇連雲港東海派出所綁架,隨身攜帶的三千多元現金、四部手機、手錶等物品(當時列了清單,但沒給虞培玲本人)均被警察搶走,開庭時儘管律師已提出此事違法,但他們至今未歸還。在東海看守所期間,虞培玲拒絕穿號服,被上了帶有兩個大鐵球的腳鐐,並被抬到男號前的濕地上示眾侮辱,一週後卸鐐站起時摔在地上,發現左腿麻木、發涼、感覺異常,堅持煉功後有好轉。

虞培玲被江蘇連雲港東海法院冤判五年,劫持至南通女子監獄六監區非法關押。儘管已知不可能再誘使她向邪惡方向轉化,但迫於上級壓力,獄警還是對虞培玲進行了謊言和暴力交替進行的所謂「學習」。這裏慣用的手段是逼迫同監室的罪犯「陪學」、不讓她們看電視,從而挑起已勞役了十幾個小時的罪犯的仇恨,在警察刻意安排的適時「停電」下,挑起群毆,後因把虞培玲摔碰到鐵床上,頭皮破損血順著脖子往下流而停止。她們還利用同室精神病犯對虞培玲猥褻、打罵、洗澡後鑽到她被子裏,用她的被子擦頭擦腳。當時的教導員吳慧琴曾威脅虞培玲:精神病人打死虞培玲不用償命。在獄警的唆使下,牢犯有恃無恐的任意扔虞培玲的衣服、洗漱用品、晾衣架、往她被子上、鞋子裏澆水。還讓夜巡看著不讓虞培玲睡著,一見她睡著就用各種方式甚至拽頭髮叫醒。虞培玲不配合搜身,惡警屈衛英就把她推到遠離監控處,在很多罪犯的注視下,指揮罪犯唐露(當時做夜巡)強行把她下衣扒光羞辱。

虞培玲不佩戴胸牌,當時的教導員吳慧琴就指使罪犯把她上衣扒光,還拿著相機給她拍裸照,拍完後又指使罪犯把虞培玲由監室赤裸著上身抬到車間,然後再面向門口侮辱。虞培玲穿上衣服後,吳慧琴又開始用電棍電她,見虞培玲沒有反應,只好用「電不足了」收場。因拒絕被勞役,虞培玲被罰在車間站著,加上晚上不讓睡著,量血壓說高了,隨後被叫到警務室,原以為是讓上醫院,結果卻遭到當時的監區長葛云云的電擊(據吳慧琴說這回是充足了電的)。虞培玲當時坐在小板凳上一動不動。事後發現左手臂被電起了很多紅疙瘩。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為了不讓虞培玲盤腿,把她帶到五監區單獨關押「攻關」,安排了六個罪犯日夜看著她的腿不讓盤上,虞培玲絕食十三天抗議,被每日野蠻灌食,灌食時鼻管插進去再拔出來,此外還被按在床上捏著鼻子強行灌食,虞培玲不配合,根本灌不進去,都撒在她身上。虞培玲提醒這樣灌進氣管有風險,吳慧琴說問過,醫生說沒問題。參與灌食的罪犯盛娟說:「挺好,每天可以活動活動。」

監控、再次被非法抓捕

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九日出獄後,虞培玲又被安排回山東,北京有家卻不能回。由於受媒體對大法的抹黑謊言毒害,外孫子的奶奶竟擔心虞培玲會把孩子帶走,不僅不讓她看外孫甚至不願意讓她見外孫子,致使虞培玲沒有工作而女兒還要雇保姆,因不合適不到兩年換了十一個保姆,因缺乏信任,家人還得輪流請假看著保姆。

虞培玲現在無任何經濟來源,專業對口的單位也因上級的壓力不敢用她。北京警方來人和當地政府部門於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五日找到虞培玲,說是關心她的生活,要幫她辦退休或低保,已快一個月了未見回音,虞培玲明白她又被移交山東警方監控。二零一七年九月六日臨沂市「六一零」又打電話給她大妹要求虞培玲每個月要和他們見一次面。

自江澤民發動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以來,十八年了,無論在監獄內還是監獄外,虞培玲都沒有真正自由過。大約半個月前,虞培玲又在山東省臨沂市蘭山區被綁架,現被非法關押在臨沂市看守所。

在此呼籲海內外的正義人士關注和幫助營救這位歷經中共血腥殘害卻依然堅貞不屈的奇女子──虞培玲,幫助她恢復她應有的但卻在十八年的被摧殘迫害中從未有過的自由!

山東臨沂市看守所電話:5398879903,5398879901
臨沂市直工委610辦公室主任范東旭電話:0539-8726628 手機15553950635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