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關前 山東省臨沂市30餘人在冤獄中受難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年關前,山東省臨沂市有三十餘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當局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地方監獄)和監獄中迫害,失去自由,不但無法回家和親人們團聚過年,而且正面臨中共公檢法司的構陷和摧殘,處境艱難,請正義人士關注。

臨沭縣五人

大約二零一七年六月六日,臨沭縣朱蒼鎮法輪功學員李入洪被綁架,家中大法書籍和電腦等都被搶走。李入洪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二零一八年,李入洪被非法判刑一年半。

王松豔、陳素霞在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二日因懸掛訴江條幅而被捕,被非法關押一年後。被臨沭縣法院分別對二女士非法判刑三年半,並分別強行罰款兩萬元。過後陳素霞依法進行上訴,臨沂中級法院非法做出維持原判。後王松豔、陳素霞被送到濟南女子監獄迫害。

陳學江,臨沭縣鄭山鎮鄭山街道。二零一七年邪黨「十九大」期間,陳學江開車送貨時,在臨沂重溝派出所附近被搜查,發現車上有幾份大法真相資料,陳學江被非法關押到重溝看守所。遭臨沂610與臨沭縣「610」、公安機關的合伙構陷,被送回臨沭看守所繼續非法關押,二零一八年三月六日,臨沂市臨沭縣610、公檢法枉判陳學江兩年。

劉金果,臨沭縣臨沭街道第四小學副校長。二零一六年三月一日,劉金果被臨沭縣國保大隊邱峰和六一零李方春綁架並非法抄家關押毒打。後來劉金果家人請了律師,惡人千方百計挑撥家人和律師,致使在關鍵的法院階段辭了律師,劉金果被非法判刑三年,同年九月八日,劉金果被送到濟南監獄法輪功專管監區十一監區迫害,遭到罪犯史光興、張夕波、吳克軍的轉化折磨,二零一七年,劉金果被臨沭縣教體局、人社局通知開除公職。年已八十歲的父親受到打擊身染重病。上高中三年級的兒子因迫害帶來的壓力無法正常學習,精神受到刺激,至今仍輟學在家中。

莒南縣六人

彭學娟,女,莒南縣大店鎮小古莊村人。二零一七年二月間, 縣「610」、國保、公檢法對彭學娟構陷、庭審,當庭彭學娟出現高血壓症狀,被送到醫院後走脫,流離失所。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三日中午,她在臨沂市羅莊區住房內被莒南縣城西郊派出所警察跟蹤、蹲坑、非法抓捕關押在臨沂市看守所內。被莒南縣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七月上旬被強行送到山東省女子監獄。

曹國貞,臨沂市臨港區朱蘆鎮人,現年四十六歲,中共迫害法輪功後,曹國貞被非法勞教三年。二零零七年,曹國貞遭到莒南縣警察綁架,並被枉判八年徒刑,在泰安監獄遭到了慘無人道的酷刑摧殘。二零一七年,又被綁架,九月十一日,在律師兩次做無罪辯護情況下,又被莒南縣法院法官閆汝華枉法判決六年,非法罰金二萬元。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被劫持進山東省監獄。

趙麗霞,莒南縣自來水公司退休職工,二零一五年四月,遭嶺泉鎮派出所警察綁架、被非法批捕,家人請的律師為趙麗霞做了有罪辯護,趙麗霞為自己做了無罪辯護,後趙麗霞被非法判七年冤獄。趙麗霞於二零零五年、二零一一年兩次遭非法勞教近四年。

付廷法,莒南縣第八小學教師,被莒南縣公檢法構陷枉判三年,二零一六年六月二日被劫持到山東省濟南監獄,遭監獄拒收後轉回本地。莒南縣610指使看守所不准放人,家人去「610」、國保大隊要求放人,但610、國保大隊不法人員避而不見。六月十七日,時值付廷法的兒子生日,父子離別已八個多月,莒南縣610不法人員再次將付廷法劫持到山東省濟南監獄進行非法囚禁迫害。這是自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付廷法老師第六次遭莒南縣「610」、國保大隊、派出所不法人員綁架關押迫害。

崔建艾,莒南縣大店鎮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五年八月被綁架,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八日遭非法庭審,二零一六年三月份,莒縣法院無視律師有力的無罪辯護,對崔建艾非法判刑八年。崔建艾目前被非法囚禁在山東省女子監獄迫害。崔建艾與妻子王厚嶺曾於二零零三年、二零零五年雙雙被非法勞教三年。

錢金華,莒南縣大店鎮彭家仕溝村民,二零一八年九月底在朋友家串門時,不幸被臨沂國保警察綁架,劫持到河東區看守所,現在已經被非法關押了近四個月。此前,錢金華多次遭到當地「610」、國保的迫害、騷擾,不得不長期流離失所。

郯城縣二人

朱同貴,男,四十五歲左右,青島某大學畢業,家住郯城縣碼頭鎮桑莊村。被迫害流離失所至今,身份證被扣押,一直無法找工作。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三日下午,朱同貴、朱同朝兄弟二人,在臨沂市蘭山區租住房內,遭警察強行爬牆入室綁架,家中電腦現金等私人物品被搶劫一空。當晚,朱同貴遭蘭山派出所警察非法審訊打罵,折磨二十多小時。五月二十四日下午,朱同貴被非法押送至臨沂市看守所(河東區重溝)。朱同貴本來已經被「取保」,應該直接回家,但卻被臨沂市國保劫持到臨沂市洗腦班迫害。七月二十七日上午十點左右,朱同貴的家人與律師去臨沂市洗腦班看望他,被洗腦班頭子蘇偉擋在外面,不讓家人和律師探望。蘇偉表現很惡,威脅、扭打律師。

沂南縣五人

杜以合,五十六歲,沂南縣蘇村鎮東菜園村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九日被非法勞教三年,在臭名昭著的山東省王村勞教所遭受酷刑。二零一八年「青島峰會」前,他從外地打工回家。被沂南公安局、蘇村派出所長任永生等一幫人直接把他綁架到沂南縣看守所,二零一九年一月十日被沂南法院在沂南看守所非法秘密判刑四年,投進山東省濟南監獄迫害。

隋樹昌夫婦,隋樂莊子村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八日被闖入家中的沂南縣特巡警、國保與依汶鎮派出所等警察綁架,被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

劉乃訓、王西蘭夫婦,隋家店村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八日被闖入家中的沂南縣特巡警、國保與依汶鎮派出所等警察綁架,王西蘭被劫持到臨沂看守所,劉乃訓被劫持到沂南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十五天後,兩人遭非法批捕。年關前遭非法庭審。

祖培勇、李長芳,兩人都是隋家店村法輪功學員,於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三日早晨六、七點分別遭闖入家中的縣公安局和依汶鎮派出所警察綁架。祖培勇、李長芳分別被非法關押在沂南縣看守所、臨沂縣看守所。年關前,祖培勇、李長芳遭非法庭審。在實施此綁架前,警察先操控隋家店村主任孫安國及其姐姐孫安菊、村婦女主任賀成娟及其丈夫李波監視該村的法輪功學員。

沂水縣四人

甄潔,沂水縣沂城街道前小河社區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八年一月三日上午在街上被國保大隊、中心街派出所等五、六個警察綁架,家中被抄。甄潔現被非法關押在臨沂看守所。

楊洪寬,沂水縣龍家圈鐘山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一日被警察綁架;七月十八日被構陷到沂南縣檢察院。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遭沂南縣法院非法庭審。

胡凡霞,沂水縣高莊鎮上峪村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八日十一點左右,沂水縣高莊鎮上峪村副書記張志進,帶領縣公安局及610人員,到本村胡凡霞家非法搜查抄家,開著兩輛警車直奔胡凡霞的娘家,胡凡霞正在地裏幹活,這幫人就把她綁架到高莊鎮派出所,審訊後,第二天,就非法送往臨沂市河東區重溝鎮大三官廟村看守所關押。沂水縣法院於十二月二十七日在臨沂非法庭審胡凡霞,並非法判刑兩年。

馬勝才、蔡紅花夫婦,沂水縣龍家圈鎮柴山村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一日被翻牆入戶的沂水縣國保大隊、龍家圈派出所警察等二十多人綁架、抄家。
蔡紅花因血壓太高看守所拒收被送回家。馬勝才一直被非法關押在沂水看守所。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五日,沂水縣法院非法庭審馬勝才、蔡紅花夫婦,當時沒有結果。五月十五日,沂水法院對蔡紅花誣判一年零六個月,對馬勝才誣判三年。

蒙陰縣五人

馮光雲,七十六歲,蒙陰縣法輪功學員,到廣州幫兒子看孩子,因發放大法真相資料,於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七日被廣州荔灣區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廣州荔灣區看守所。

公茂海,六十歲左右,原在蒙陰縣一石材廠工作。中共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後,公茂海遭誣判十四年,二零一四年才出獄。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九日,公茂海去一個同修家串門時,被臨沂羅莊區國保警察、盛莊派出所警察綁架,被劫持到臨沂河東區看守所非法關押至今。警察欲將他構陷到法院。

劉乃倫,五十歲左右,蒙陰縣界牌鎮西界牌村民,原蒙陰縣生產資料公司職工,助理會計師,二零一八年九月份在蘭陵縣被綁架到看守所。中共迫害大法後,劉乃倫多次被綁架,兩次被非法判刑,一次被非法勞教,被單位無理開除,家庭離散,父母冤逝。

闞紅霞,蒙陰縣坦埠鎮西西崖村民;安連玉,是坦埠鎮來石萬村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份在沂水縣高莊集市給民眾講法輪功真相時被當地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到臨沂看守所,後被沂水縣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現被非法關押在濟南監獄。

蘭山區五人

曹淑芳,女,五十多歲,臨沂市蘭山區前十街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四日在向世人講述大法真相時遭大嶺派出所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於臨沂市看守所至今。

李家芳,臨沂市蘭山區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三日晚被蘭山區國保大隊警察撬門入室綁架、抄家,其中五張銀行卡、約五十萬的個人財產也被非法拿走。李家芳被非法關押洗腦班迫害二十七天,之後被劫持到臨沂市看守所。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五日,蘭山區法院在臨沂市看守所非法庭審李家芳,對她非法判刑四年。家人上訴。

虞培玲,原北京友誼醫院病理科臨床醫生,中共迫害法輪功至今,三次被非法判刑,共遭十一年冤獄迫害。虞培玲出冤獄才五個月,又在老家山東省臨沂市被非法抓捕,被非法關押在臨沂市看守所至今大約有兩年。聽說近期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劉洪蘭,女,七十歲左右,臨沂市蘭山區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臨沂市看守所大約兩年多了。

谷松德,臨沂市法輪功學員,於二零一八年六月份被警察綁架,先被非法關押在臨沂洗腦班,後被非法關押到臨沂市看守所。二零一八年十月份被非法判刑四年,現被非法關押在山東省濟南市監獄。

羅莊區二人

胡景桂、胡景慧姐妹倆,臨沂市羅莊區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八年十月份被臨沂國保大隊警察綁架,並被非法抄家,被掠奪走一台電腦,打印機兩台,所有書籍,所有大法書籍,現被關押在臨沂市河東看守所,面臨臨沂公檢法構陷。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