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為同修整理法會徵稿中修自己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三日】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五日早上,我把我手頭上的最後一篇第十五屆明慧網大陸法會徵稿發給了明慧網,心裏輕鬆了。那些日子,一直在整理同修的法會徵稿,感觸很多。

一、同修的修煉故事給予我的啟發

在整理和上傳同修法會徵稿的過程中,經常聽同修講述或者讀到同修修煉中的故事,這些故事給了我很多啟發,也彌補了我修煉中的一些不足,我感受到了師父的苦心安排。

(一)遇到甚麼事就按著法去做

由於實修不夠,遇到事有時會不知怎麼做好,A同修女兒找工作的故事深深啟發了我。

A的女兒想當代課老師,沒去走後門,卻有熟人主動介紹,去了一個農村小學去代課,就是離家遠些。臨近期末,縣城缺老師,讓A的女兒去,離家近,說還有機會留那。但A和女兒考慮教到半截上,扔下孩子們,是不負責任,單位一時也不好找人,就沒去,回話說,不忍心丟下孩子們。

暑假開學,原學校沒有招呼A的女兒去,縣城那所學校卻意外的讓A的女兒去了(許多人都想去),人家說:「為了孩子,可以放棄更好的工作機會,這樣的年輕人太難找了。」按著法走,A的女兒沒費力,沒送禮,卻得到了好的工作。

想到我自己,有時礙於人情,並沒有按照法做,過後很後悔。同修A女兒找工作的經歷提醒我,遇事就用法去衡量,按照法去做,就不會錯。

(二)找回真正的自己

B同修是一位老年女同修,看上去很普通。前一段時間,貼展板回家的路上,她遭遇了一次奪命的車禍,身體幾乎散架子了,很危險,但她沒有一絲念頭自己會怎樣,也沒有動一點去醫院的念頭,過程中,就是想著救人,接觸到的人就慈悲的講真相,讓對方得救,總是替別人著想,對家人也是不給家人添任何麻煩,她說不出來啥,就是虔誠的相信師父,每一步都按照法去做,不承認身體出現的任何假相,在師父的加持下,十天就奇蹟般的恢復了。

我看到了一顆純淨的心,也看到了自己的差距,自己遇到頭疼腦熱,就要養著、好好休息,忘了自己是誰。真的要實修自己,去執著,找回真我。

(三)對改變自身的不足有了信心

一位五十多歲的女同修,教師,她寫了自己學開車的經歷。由開始教練的打擊和她直接勸退,到最後考試時完美的發揮,同修走過了一段實修的過程。我一直對自身一些不足的改變缺少信心,同修學開車的過程中,不管怎樣被打擊,怎樣找不到感覺,始終信心十足,相信大法會給自己力量。

我自己是容易退縮的那種人,同修學開車給了我啟發,不被表象帶動,不被人的觀念帶動,按照法去做,我對歸正自身的不足充滿了信心。

(四)心的容量在擴大

因為這些天一直在整理同修的稿件,同修的正念正行鼓舞著我,我的心裏滿是正念,八十三歲的老同修十幾年如一日堅持講真相,風裏、雨裏,為的是眾生的得救,樸實的話語幾句話就能把人勸退了,從他身上,我看到了一個大法徒的慈悲;一位大姐同修,修煉路上,吃了無數的苦,失去一切,又從新擁有了一切,見證了大法的無邊法力,師父的浩蕩洪恩。

一個一個的故事,有時會讓我流淚,我看到了自己的渺小,心的容量在擴大。

一篇一篇的稿件送到我這,我沒有了不耐煩,沒有了抱怨,更多同修參與法會這不是好事嗎?能為我的同修──助師正法的大法徒,打稿件,這不是我的榮耀嗎?能圓容師父說的,這不是在盡一個弟子的本份嗎?

二、遇困難 找到自己修煉中的問題

我看了同修C的文章,感覺沒有頭緒,寫的內容很多,雜亂,為此,我一直糾結,遇到了瓶頸,整理不下去,沒有進展。

路遇同修D,我說,法會徵稿馬上要截止了,稿還沒改出來,發愁。她提醒我,你不用改,同修的稿是交給師父的作業,你給收上來,交上去就行了,可能你有職業習慣。她接著說,訴江那會兒,有同修就有意見,又不好意思跟你說,說你把人家的語言都變成官方的話了,用人家的原話多好。

我一驚,我一點也沒意識到自己有這麼嚴重的問題,彷彿如夢初醒,我為甚麼要改動人家的文章呢?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後,一下子思維就清晰了。發愁了很多天的C同修的文章一氣呵成,整理好了,堆積的其他同修的文章也都很順暢的整理出來,發給了明慧網。

當我再去看同修C的文章,怎麼那麼好,文章中體現著同修的境界,是我所不具備的,那種語言是我寫不出來的,因為我沒修到那。

我可以改,比如錯字要改過來,我只是幫忙打字,核實引文,讓別人能看懂就行,決不能改變作者本人的特點,不能把別人的文章變成我自己的文章,都是一個模子的。整理文章要把握一個度。

師父說:「那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做甚麼事應該是很快的。放下更多自我的時候,證實法的智慧就會自然而出。」[1]

恰恰是沒有放下的自我擋住了我的智慧,文章老也整理不出來,浪費了時間。

當地另外一個同修整理出來的文章我看到後,我感到了自己的差距,同修整理後的文章真的更能反映出作者的原意,更純淨,更能打動人。而我,由於帶著自己的執著及境界的侷限,文章整理後帶有了我自身不純淨的因素,可能無法更好的表達出原作者要表達的,真是感覺對不住寫稿的同修。

三、要相信師父的安排

(一)

就在我這篇文章剛寫了一小段的時候,聽到敲門聲,D同修來了,拿來一個老年同修的文章,打印好的,但沒有電子版,之前說好了給我電子版的,打字的是同修不修煉的女兒,已經把電子版刪掉了。

這次,我心裏沒有任何不高興,也沒有任何怨言。因為此時的我正在向內找,反思自己的問題,心在法上。照以往,我會對同修表現出不高興,說好了給我電子版怎麼又不給?我沒有順著這個思路,沒動人心,我非常清楚,舊勢力想搗亂,可是甚麼都不會耽誤,我就是少睡一會就行了,法會截止之前,一定能打完發過去的,師父會給我力量。

(二)

同修E,我知道她寫了,但還沒有送來。她每次來敲門的聲音都很小,我在裏屋,有時會聽不到,我就非常希望她早點來,然後,我心裏就踏實了,專心寫我的交流文章,可是她一直不來,我知道了不去抱怨,她肯定是想做到更好,因為她幹甚麼都不敷衍,但我那個心老定不下來,沒定力,這是有我要修的,跟同修沒關係。

晚上七點多,同修E過來,走時,把D同修拿來的稿拿走了,說明天(法會徵稿最後一天)會及時打好,送過來。

如果E早一天過來, D拿來的這個稿我就要熬夜了,可是這下同修E幫助了我。師父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我更加清晰的認識到,我以前的抱怨是對修煉無益的。任何時候都不要去抱怨,不要把困難看大,相信師父的安排,就是想著怎麼樣按照法去做好。

(三)

同修拿來的文章大多都有些問題,有的字跡潦草,有的引用師父的法不准或者沒註明出處,看的我的頭都有些脹,師父說:「看到不對的時候先想自己,是為甚麼叫你看到,是不是你自己有問題了,修的是自己。」[2]我想起自己也是愛糊弄事,不認真,剛剛還把同修晚上送來的一篇文章發到了明慧編輯部郵箱(要求發到法會投稿,又重發了一遍,發兩次,給同修找麻煩了),以後自己要注意,做任何事都替別人著想,儘量不給人找麻煩。

我想到了明慧同修,我們這麼個小地方,才有幾篇文章?而且也有其他同修參與,和明慧同修真的是無法相比,他們會有多麼辛苦,我所能做的就是我自己把發往明慧網的稿件力所能及的把把關,比如引用師父講法一定要粘貼過來,而且最好從原始的師父講法文件中粘貼過來。

有了這個意識後,看到一個同修的文章中用了一個詞語「五脊六獸」,我沒聽說過,同修說從體會裏看到的這個詞就用上了,因為我不知道這個詞的含義,萬一用錯了,我就查了一下,把註解寫在了文章的下面,萬一明慧同修也和我一樣不知道這個詞的含義呢,雖然一個小舉動,我知道我有了一顆為他的心,能為同修著想了。

個人體悟,不足之處,請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