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修自己 證實法救眾生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三日】由於江澤民與邪黨對大法與法輪功學員鋪天蓋地的打壓迫害,人們偏聽偏信了邪惡一言堂謊言的欺騙,邪黨幾十年搞運動對民眾的迫害,人們對它產生懼怕。

因為我丈夫被邪黨迫害致死,所以弟弟一家對邪黨產生高度的恐懼。我每次去二弟家,弟妹總是指著我的鼻子、戳著我的腦門說難聽的話:「你看你都傻了!這會兒你又在琢磨甚麼呢?」等等等等,就連她娘家爹媽也說我:「我告訴你,你少給他們找事兒!」我並沒有給他們帶來甚麼麻煩,也沒有給他們惹甚麼事兒,只想告訴他們大法的美好。

二零零二年冬天,我和同修晚上去貼不乾膠被警察抓進拘留所出來時,是二弟把我接回來的,那時我家因政府搞擴建已被拆遷,已沒有家,因此我就回到二弟家住。

二弟二十多歲時因得胃噴膜痙攣,骨囊腫做了三次大手術,本來就體弱的他隨著年齡稍大血壓也在增高,心臟不好,稍有風吹草動就找上他,每天都要服大量各種藥物,弟妹身體也不太好,當時他家養五百隻產蛋雞,二十多頭豬。這活兒一天下來使他們疲憊不堪。

到他家後我不再給他們講甚麼,因他們不想聽真相,我再講,讓他說出對大法不敬的話不是讓他造業嗎?我不是在做壞事嗎?我想你不聽,我就不講,我是修煉人我就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於是我每天早上起來先打坐,然後在他們還熟睡時就去給豬溫泔水,一邊溫泔水一邊煉動功。晚上他們睡下了我還在給他們拆洗被褥。

那段時間,我給雞餵飼料、飲水、出雞糞、撿雞蛋、賣雞蛋、做飯、收拾房間、餵豬,我無所不幹,但我從來沒有覺的累,我從來沒有把自己當成他們的姐姐,我是大法弟子,做我應該做的事。我邊幹活兒邊聽師父講法。聽法時我從不背著他們,他們也能聽到師父講法的聲音。

一段時間後,他們眼見的、耳聽的法輪功,和邪黨電視演的、電台廣播的、報紙登的、邪黨宣傳的完全不是一回事。一天弟妹跟我說:「姐姐,我看你不像電視上演的,也不像咱村的某某某。」這個某某某曾多次被抓,被迫害,遭過毒打,被迫害致精神有些失常,不管家務,不做飯,不幹活兒,常人不知道她是被迫害成這樣的,以為她是煉法輪功後這樣的,所以對大法不認同。

後來弟妹問我:「姐姐,你們法輪功是怎麼回事?」她主動想了解真相,那現在我再講甚麼她都聽了。如果她不是耳聞目睹大法弟子的所作所為,真的就被邪黨徹底毀了。

師父說救人難,真的如果我們不真修,不實修,說的再好也難以救人的。因為人就看我們的表現。我們不實修,也沒有那個能量清除常人背後干擾他得救的因素,就達不到救人的目地,就白白浪費時間荒廢眾生。

因我替他們承擔了一部份活兒,減輕他們的壓力,而使他們有了休息的時間,精神上也輕鬆了,那年過年時,我把他們家多年不搞衛生的地方都給清理乾淨了,弟弟弟妹高興的說:姐姐在這兒收拾的這麼好,真是像過年的樣子,索性咱把頂棚也重新吊吊吧。

此後他們主動跟著我聽法,煉功了。他們受益了,不吃藥了,身體好了,精神狀態也好了,家庭悶悶不樂的氣氛改變了。

一次我問弟妹:「現在你對大法有甚麼認識感受?」她說:「姐,我這回真的信了,這是真的!姐姐,我想如果你不修煉,你每月的工資也許都吃了藥吧。雖然現在你被開除公職了,但你有個好身體。怕甚麼呢?煉!」

弟妹終於走入大法,成為真修弟子,這些年來她講真相、發資料一直做得很好。

弟弟當時沒有走入修煉,因為他對周易、八卦、算命之類的東西感興趣,這對他的干擾很大。但他支持大法,也做大法的事,他的身體變的非常健康。

有一次,朋友家裝修房子,弟弟去幫忙,不小心從架子上掉下來,摔的七竅出血,不省人事,送醫搶救,結果十一天出院了。弟弟雖然當時還沒有走入修煉,但師父已在管他。

二零零二年過年後,他種了三畝棉花。農民都知道棉花從種到收,地裏的活不斷,夏天正是修整棉花最忙的季節,大熱天,弟弟背上小錄音機,邊幹活邊聽師父講法,帶上乾糧中午也不回家,在地裏幹一天,但身體甚麼事也沒有。

弟弟現在身體很好,也正式走入大法修煉。如今他在家門口開了個小買賣,生意挺好的,也是他證實法的一個窗口。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