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眾生講真相 一路神助樂悠悠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二日】我是一名七十四歲的女性大法弟子,在二十年制止中共迫害的過程中,我始終堅持面對面向廣大民眾講真相,清洗民眾頭腦中被中共灌輸的謊言與毒素,從中有很多收穫,我真切的感受到每一步都是師父在看護,正如師父講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下面講幾個片斷與世人朋友交流。

一、一個男子給我指路

二零一三年的一天,我獨自一人在一條河堤邊的農戶人家講真相,講完一家農戶後,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站在路口告訴我:你不要往前面去了,你轉回去。只見他四十多歲的樣子,穿一件秋衫,一隻褲腳高,一隻褲腳低,好像正在忙碌的樣子。我因一般不走回頭路,又看前面是一個莊園,四面都是房子,還是想往前走。男子說:莊園裏餵了很多狗,你不要去了,說完他就走了。我就朝右拐進一條橫路,那男子就走小路往莊園方向去了。

我講完了一家農戶,剛走完最後一家,那男子又站在前面。我心想他怎麼走的這麼快,我是從屋前面走的,他是怎麼來的呢?我還準備往前走,他說你別走了,你去了轉不出來的,那裏沒有人家。我說看那裏有很多人家,他說那是湖那邊的,你過不去的,你往右拐,這邊能走,可以上河堤,我按他指的方向在河堤上發完了資料,正好上了公路。我後來專門去察看那裏地形,每家農房後面都是菜園,而菜園全部抵著稻田,根本就沒有路。我悟到那男子就是師父的法身安排來幫我指路的,謝謝師父慈悲看護弟子。

二、在湖區小道上穿行

我所居住的地方地處長江中游,是著名的江南魚米之鄉,這裏河流湖泊星羅棋布,人口也很多。過了些天我又到上次的那地方去講真相,這次就走沒講過的地方。我來到河堤上,見河邊上一個莊園,四面都是人家,打著一米多高的圍牆,還安了鐵柵門。我來到莊園門口見一個女子,就想給她送一個護身符,那女子說不要,我就繼續往前走。這時見裏邊一個男子開門出來,他沒吱聲。

我發完了堤邊的人家又來到垸子(在湖泊地帶擋水的堤圩)裏,垸子裏有一條水溝,溝這邊是大馬路,溝那邊住著很多農戶。我就到溝那邊去,遇到人就講真相,沒有人就往農家發資料,不知不覺就來到一個丁字路口。這條路是往田裏去的,路邊沒有住房,只見路口有一本真相小冊子,就像剛剛發的很乾淨的,一點也沒弄髒,我當時想是有人來發過資料了,但我想這也沒有人來過呀,我立即悟到是師父點化我,別往前走了,再往前走可能不安全。

我就右拐彎走田埂,走了一段空路就有一排人家,發完了這排人家我再往右拐就到了湖那邊去了,這時資料也發完了。湖那邊共有三排住房,我就走後面一排,走到盡頭就是一條大水溝。我就問這排最後一家的女主人:這條溝能不能過去,她告訴往右邊順著溝埂端直走,前面有個土壩可以過去,過了土壩再往回走,縫中間有條路是走摩托車的,沿這條路可以看到一個廠子。

我謝過這位女主人,就按她指的路走到了湖中間,老遠又看見一個老大爺站在一輛三輪車旁,他一直在那裏站著,我就走過去向大爺問路。問怎樣走到鎮上去,他指給我一條路,說沿這條路往前走可以到堤上,再沿堤走就到鎮上了。我謝過大爺,一看老大爺是個拾荒貨的,他的三輪車裏只放著三根一尺多長的廢鋼筋。我感到奇怪,這荒郊野外又沒有住戶,拾荒的怎麼會到這裏來呢?我就對大爺說:大熱天您早點回去吧,這湖中間哪有荒撿啊?

老大爺給指的這條路全是水田梗子,我按這條路真的走出來了。若不是大爺指給我路,我是不敢走的。我再往前走了一段路就看見一輛的士,我一招手,司機說正好有個位置,您上來吧。我上了車,坐在車上感到從未有過的舒服,感覺就像坐在搖籃裏一樣晃晃悠悠的非常美妙。我在面對面講真相過程中,這樣的美妙感受有過兩次。

回家後我仔細一想,忽然明白了,給我指路的大爺不是拾荒的,是師父的法身在給我指路。師父在《轉法輪》裏說:「但是我們這裏跟大家講了,我可以做這件事情,因為我有無數的法身,具備我非常大的神通法力,可以展現很大的神通,很大的法力。」[1]師父真是法力無邊啊。

三、在小垸子裏擺脫警車

去年夏季的一天 ,我獨自一人來到一個農村小垸子講真相,這個垸子是個長約六里,寬約二里不規則的長方形,裏面的布局就像街區格子形的。垸子的外堤依傍長江支流的一個外州,另外三面內堤全是依傍農田。垸子中間是一條與外州平行的大馬路,整個垸子裏住著稠密的農戶。我沿堤走了一段後,下坡穿過一片樹林就看見好多人家,我在那裏挨家挨戶講真相發資料,講了一天還有很多農戶沒講完。

過了幾天我又到那裏去,我沿著堤腳邊講真相邊發資料,資料快發完時,我就從一條橫路上來到對面堤腳下繼續講。資料發完了,我來到上堤的滑坡下正準備上堤,就看見一輛灰色的子彈頭車也開到這裏,一看就是派出所的車,離我只有不到兩米遠了。我清清楚楚看見裏面坐著四個男子,都是穿便裝的。我立即對著他們發正念:如果是來迫害我的,那麼你們誰都看不見我;你們要再追我車就壞了。我發正念後,就見車子一溜煙的上了堤。這時我看見旁邊正好有一戶人家,一個婆婆正坐在門口,我就裝著討水喝順勢在婆婆家裏坐了下來。

車子又從堤上轉到垸子裏,在垸子裏轉了一圈。我在婆婆家坐了大約半個小時,估計警車走遠了,我就從婆婆家出來準備到馬路上去坐車。我上到一輛客車上,可是很奇怪,司機說他是往其它方向去的,與我回家方向相反,他還告訴我到前面去找車,說車子都在樹蔭下面。我一聽不是這趟車就下車了,但我又很疑惑,明明看見車牌就是我回去的車子嘛。可我剛一下車,司機啟動車子就飛快的開走了。過了一會兒,又來一輛客車,我就順利上了車,車剛開了不遠,就看見那警車真的壞了,在一家修理處門口掀開了車蓋正在維修,車上的四個男子都站在樹蔭下望著車子。

四、正在拆蓋房子的村子裏

去年夏秋之交的一天,我一個人在一個正在大力拆蓋房子的鄉村講真相,那裏路很難走,沒有大馬路,汽車進不去。但我講真相時,發現有輛汽車也在農家門口走。我往一家車庫裏的椅子上放了一份資料,可資料順著掉在地上了,我想主人也能看見就沒去撿,我就回到路上來了。這時車上下來一個人也進了這家車庫,但他很快就出來上了車。我還在繼續講,那車也開得很慢,因為沒有車路,他們是從農家門口的曬穀場碾著穀子走的。

我心裏有些明白,這時村子裏一個農婦正在她自家菜園裏拔蘿蔔,她菜園旁邊是一片樹林,我就問她從樹林能不能走到堤上去,她告訴我能上堤。我當時穿的紅毛衣,手裏拿著米色長外套。我來到樹林裏趕緊脫下毛衣換上外套,將毛衣裝在包裏,這樣換了裝就從樹林走上堤來。我上堤後環視周圍,只見那輛車正停在這排農戶最後一家的堤滑坡下面。因為我如果繼續往前發資料的話就必定要發到那裏去。這時正好一輛四輪車從我後邊開來,我就請司機帶我一段路,司機熱情的讓我上車把我帶到一個鎮上,在鎮上我就上了回家的車順利回家了。

結語:

朋友,從我的故事中你明白甚麼了嗎?大法弟子走出來講真相救人是做宇宙中最正的事,處處有大法師父保護。中共宣揚無神論,搞假惡鬥,煽動世人參與迫害法輪功,這是在毀人哪!法輪大法是人類得救的唯一希望,希望您能聽懂大法弟子講的真相,從而得到大法的護佑,擁有美好的未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