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法輪》救了我的命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五日】我是湖南農村人,一九九七年陰曆十一月二十七日有幸得法。修煉前我是一個重病人,病的症狀是吐血,嘔血,上吐下瀉,家人送我到當地醫院檢查。醫生說我是胃出血和支氣管擴張,吃點藥就好。治了半年,病不但沒好,反而加重。又到縣醫院檢查,又說是心臟病、肺結核、頸椎病,左鄰右舍聽說我有肺結核,怕傳染,都不來我家了。

又過了一年,病情更加嚴重了。再到市醫院檢查,這時醫院又確診我是支氣管炎、十二指腸胃潰瘍、肺癌、頸椎病、心肌梗塞。家人為我治病,錢花完了,把家中值錢的東西都賣光了,還欠下許多外債,真是一貧如洗。儘管如此,病並沒好,無可奈何只能在家等死。每天吃點稀粥,活一天算一天。

有一天,大舅子來看我,見我這樣,輕聲的問了一句:「好些了嗎?」我看了他一眼,還沒回答他。他又接著說:「今天我是特意來告訴你一個好事的。我們那裏有許多人煉法輪功,一煉功多重的病都好了。你嫂子也在煉。你想不想去?」我「啊」了一聲,沒理他,他又勸我說:「你現在病成這樣,去試一下吧。」

那時的我受邪黨文化毒害很深,無神論的思想根深蒂固,認為那麼多醫院都沒治好我的病,你說煉功就能好,那不是笑話嗎!大舅子見我還沒心動,又繼續說,「煉功不但病好了,還有書要看呢。有一本書名叫《轉法輪》,很好看,你嫂子天天看。」接著又講了許多人煉功後身體出現的奇蹟,還給我展示了功法的動作。

他這一下把我說樂了。我只上了幾年小學,但對看書很感興趣。平時只要是書都喜歡拿來翻一翻,也想多認識幾個字。我便對他說:「那你就把書拿來給我看看吧!」他就去把書拿來了。

我一看書名是《轉法輪》,好奇的看著這本書,心想,他說很好看,我倒要看看裏面寫的甚麼。於是,我翻開了書,慢慢的看了起來。看了一會,就覺得有點困,便倒頭睡下。

在睡夢中好似有人在叫我,說:「你要返本歸真,返本歸真!」我一驚,慢慢的坐了起來,對著門外喊道:「誰叫我?」沒人應聲,我沒多想,又繼續看書。

看著看著,竟被裏面的法理深深的吸引,我一下懂得了許多做人的道理:人應該善良的活著,不應該為私為我你爭我奪,應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返回自己先天善良的本性,就是返本歸真。我明白了剛才是師父在叫我呢!

這本書我越來越想看,連吃飯都不想放下,一直看到妻子叫我起床,叫我熄燈,我才知道我已經看了一個通宵了!放下書準備去洗漱間,發現我的腿不痛了,能下地了,走走看,還很輕鬆,全身都不那麼疼了,心口的疼痛也好多了。我走到了窗前,睜眼一看,眼睛也亮了──我家三代都是祖輩遺傳眼睛視力不好,看甚麼都要瞇眼看,也看不了多遠。現在眼病也好了,我好像換了一個人!

在吃早餐時我對妻子說,這法輪功太神奇了,我要去學。妻子說,你能走那麼遠?我說能。我迫不及待的去了大舅子家,開始和當地的大法弟子一起學法、學功。三天後,煉功動作基本學會了,準備回家。當地輔導員叮囑我,回家一定要相信大法,多學法煉功,不要放鬆。

回到家裏,我認真學法,並按真、善、忍要求自己,聽師父的話,做一個道德高尚的好人。半月後,我的身體完全康復。

感謝師尊把我從死亡的邊緣上挽救回來!能夠得到大法的救度,我太幸運了!一九九八年開春,我就到外地打工去了,又成了家中的主勞力,挑上二百斤的擔子氣都不喘。凡是認識我的人都說:「大法太神奇了!」從此,我家又過上了安穩的生活,而且外債也一一還清。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黨江澤民流氓集團發起了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警察到處抓人,抄家。中共迫害大法弟子,同時用謊言毒害著世人。有一天,我家突然來了幾個派出所警察和鄉鎮政府人員,進門就翻箱倒櫃,氣勢洶洶,連床鋪都沒放過,就像強盜一樣。我經常看《轉法輪》書,他們闖進來時《轉法輪》就放在書桌上。其中一人拿著看了又看,說:「你們法輪功還看歷史書呀!能了解中國歷史,很好。」派出所所長對我說,「你們反對××黨,才要鎮壓的。」我對他說,「你錯了。法輪功不是你所說的那樣。你也是被謊言欺騙了。」接著講了我修煉法輪功後心身受益和種種好處,還把我的病例拿出來給他們驗證。他很吃驚的「啊!」了一聲,再沒說甚麼,走時對我說:「我們今天本來是來抓你的,聽你這麼一講就算了。」

我知道是師父在保護我,要不《轉法輪》在他們手上怎麼變成歷史書了呢?以後每到一處地方打工,我都把大法的福音和我親身受益的經歷告訴工友和周圍的人,使他們明白真相。他們也都愛聽我的故事。明白真相的人都罵邪黨太可惡了,有的也想學功。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