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節的哀思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七日】女兒來電話才知道今天是父親節。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二十年當中,不知有多少兒女失去了父親,多少妻子失去了丈夫,多少老人失去了已經做父親的兒子;多少父親至今仍在冤獄中苦苦煎熬!

這裏僅舉明慧網近期報導的被中共迫害致死或至今仍在冤獄中遭受迫害的幾個案例:

王洪章老人生前是濟南鋼鐵集團第一煉鐵分廠的退休工程師。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一日,山東濟南市八十七歲的法輪功學員王洪章老人含冤離世。這位飽經風霜的老人,熬過了的冤獄酷刑折磨,卻因生活困頓、精神壓抑而辭世於家中。

王洪章老人多次去單位要屬於自己的養老錢,最終一個月只能拿到五百元生活費。從二零一八年開始多一些了,逐漸能拿到一千九百元。沒幾個月,老人即撒手人寰。粗略算起來,王洪章老人被剋扣的退休金至少二十幾萬。

王洪章的老伴十幾年前在迫害中離世後,照顧精神病女兒的擔子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一日,大寒節氣後的第二天,天氣異常寒冷。八十七歲的王洪章老人一個星期前摔傷了腰。中午,一位友人來看望他,還給他帶去了二十多塊錢的包子。家中光線昏暗,空氣中瀰漫著怪味。看著飢餓的老人,友人心情沉重,只有多安慰鼓勵他幾句。沒成想,這一次看似平常的探望竟成了與老人的訣別。下午,家人發現老人不知何時已停止了呼吸。

施中會,正定縣正定鎮西柏棠人,原是正定縣信用社職工,一九九七年秋天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他年輕有為,工作積極熱誠,任勞任怨,是單位公認的好人。在家裏,他孝敬老人,謙讓兄弟,教育子女,一家人其樂融融,受到鄰里鄉親們的誇讚。

近二十年來,施中會遭受了正定縣公安局、正定縣610的殘酷迫害,一家人在恐懼與威脅下艱難度日。這些年來,正定縣公安警察幾乎年年都要搜他家,還經常到施中會臨時工作的地方騷擾,指派村委會人員監視,電話監聽等等手段。致使施中會在家中不能正常休養,導致其身體嚴重病變,因醫院搶救無效,終在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六日含冤離世,年僅五十歲。施中會的離世,給他年邁的母親及所有親人留下了無盡的思念與傷痛。

法輪功學員欒凝今年六十歲,大學文化,原來在寧夏勞動人事廳教育中心任副主任。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欒凝因不放棄信仰,先後三次被非法抓捕、四次被非法抄家、一次被綁架到洗腦班拘禁、被單位開除失去養老金等社會保障。三次被非法抓捕,第一次被判刑三年、第二次被判刑四年,在銀川監獄曾被強制集中到磚窯裏出窯(將燒好磚運到窯外)或裝窯(將磚坯運入窯內),遭「頂牆」、 「弓腰」、「紮繩子」等酷刑折磨;在石嘴山監獄五監區時遭「坐小凳子」、「熬鷹 」、捆綁倒掛等折磨。

中共體罰:「頂牆」
中共體罰:「頂牆」
中共體罰:「弓腰」
中共體罰:「弓腰」

二零一九年二月十四日上午,寧夏銀川市中級法院非法對欒凝開庭,欒凝家人為其聘請了兩名律師做了無罪辯護,律師當庭指出:公訴機關提供的證據均是人為製造的,相互不能印證,證據間自相矛盾。其中一名律師在辯護過程中被法官無理逐出法庭。

欒凝平和的辯護發言,感動了參加旁聽的親友,他們都流下了同情的淚水。當天的開庭持續時間約為六小時,法院只允許欒凝家的六名親友參加了旁聽,開庭結束時沒有宣布結果。

近日獲悉,在寧夏政法委、610的操控下,寧夏銀川市中級法院已在四月十六日下達判決書,冤判法輪功學員欒凝先生十年刑期,並勒索罰金十萬。

中共迫害法輪功二十年來,有多少法輪功學員遭受到這樣悲慘的遭遇?有多少法輪功學員的家庭被迫害得支離破碎、妻離子散?

令人遺憾的是這場慘無人道的迫害仍然在繼續著,每天都有許多父親、母親、兒女、年邁的老人遭到中共的迫害。近日,海外媒體報導,美國政府將嚴格審核人權迫害者的簽證、拒絕入境。此消息引起世界關注。

日前,美國國務院官員告訴一些宗教及信仰團體,將更嚴格的審核簽證申請、對人權及宗教迫害者拒發簽證,包括移民簽證和非移民簽證(如旅遊、探親、商務等),已發簽證者(包括「綠卡」持有者)也可能被拒絕入境。

美國國務院官員還告知美國法輪功學員,可以提交迫害者名單給國務院。法輪功學員將根據美國入境、移民法律及總統公告,選取有確切事實的迫害者名單,提交給美國國務院,要求對惡人拒發簽證、禁止其入境,此舉不侷限於直接參與迫害者,也包括制定具體迫害政策、下達命令以及協同者。

中國有句俗話:「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為父親們昭雪的日子到來了。奉勸那些仍然在為中共做惡的人員,不要死心塌地的再為中共賣命了,天滅中共是歷史的必然。拋棄中共,將功補過,選擇自救,才是最明智的選擇。

网址转载: